参考网


金融风险攻坚战下一步

2019-12-26 07:34:33 《财经国家周刊》 2019年26期

王丽娟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之一,这其中,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回顾这场风险化解行动,2019年是尤为关键的一年。

这一年,从包商银行被接管,到网贷平台平稳清退;从结构性去杠杆稳步推进,到资管新规全面落地;从监管机构密集的罚单,到放贷领域全流程风险排查,整个金融风险攻坚战向全面、纵深推进。

对于金融工作和金融工作体系运行,2019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业内普遍认为,这是对过去金融去杠杆工作的肯定。

在化解金融风险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保持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

展望2020年,在化解金融风险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保持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在业内人士看来,金融监管政策预计将保持稳定,大概率不会继续加码,也不要期望会显著放松。

监管从严

在中国金融发展历程中,即将过去的2019年是可以被重点记录的一年。在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上,金融监管表现出一些突出特点。

一是清退有序。年初一份关于网贷机构处置和风险防范的文件指出,引导机构退出是今年的主要工作方向。在主动和被动退出网贷经营平台数量不断上升,以及头部机构转型压力逐渐加大的背景下,这场网贷风险专项整治逐渐接近尾声,且无大型风险事件爆发,亦未形成向传统金融机构传递风险的隐患。

一年时间内,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已从年初的1021家,降至11月底的374家。其中,云南、河北、四川、河南、山东、湖南六省宣布取缔辖区内所有网贷平台。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认为,转型小贷公司是监管层留给网贷平台的一条出路。网贷行业过去多年探索积累的资源和经验将被小贷公司继承,也将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为普惠金融发展做贡献。

二是整治深入。2019年,有关金融产品各个环节的监管政策和整治行动逐渐落地。其中,最重磅的资管新规全面落地,影子银行监管落到实处。另外,营销、数据、催收等领域的监管效能显著,推动整个整治活动向全链条深入。

3676 截至12月14日,银保监系统今年累计开出了3676笔罚单。

8月份,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金融营销宣传行为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严禁未取得金融业务经营资质的市场主体开展金融营销宣传活动,并对持牌金融机构提出了严格营销宣传的要求。

9月份以来,大数据风控行业迎来严查,杭州、深圳等多地公安出动警力,带走多家大数据风控平台高管协助调查。

2018年开始的关于暴力催收的整治也并没有放松迹象,使得人工智能催收系统需求火爆上升。

三是罚单密集。延续了2018年密集处罚的监管手段,截至2019年12月14日,银保监系统累计开出3676笔罚单,与2018年规模差不多。

与以往不同,2019年银保监会不仅嚴厉打击违法违规机构,对个人违法违规行为也加大了惩治力度。

风险收敛

结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和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息来看,集中整治和多措并举取得了明显成效。

一是影子银行得到有效控制。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首先银行业资产增速从过去的14.5%压降到8%左右,压降的大部分是影子银行规模。其次高风险影子银行数字压降超过了15万亿元。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认为,影子银行经过两三年的整治,不仅规模大大压缩,更重要的是风险得到了收敛,为今后整个市场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二是高风险机构得以平稳有序处置。以包商银行被实施接管为例,果断实施接管发挥了及时“止血”作用,避免了风险进一步恶化,接管托管工作进展顺利,未出现客户挤兑等群体性事件。

一位股份制银行战略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还有很多中小型银行,尤其是农商行存在经营困难,但是有了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的案例在先,稳妥化解中小银行局部性、结构性流动性风险是可控的。

三是在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过程中,有效打击非法集资活动,稳步推进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稳妥有序压降存量风险。

四是监管制度短板逐渐补齐。资管新规及配套实施细则落地,发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相关指引文件,研究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等等。

京东数科研究院研究总监朱太辉认为,由点到面逐渐排查金融风险,不断改革完善金融制度,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根本保障。

攻坚治本

按照计划,2020年,金融体系力争从基本完成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完成攻坚战的既定任务。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稳委)第十次会议指出,下一步要坚持既定方针政策,调整优化思路和举措,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注重在改革发展中化解风险,多渠道增强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资本实力,完善防范、化解和处置风险的长效机制,保持金融体系稳健运行,维护经济社会大局稳定。

尤其在当前形势下,稳金融对于整体宏观经济层面的稳定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因此,一些受访专家认为,2020年,金融监管政策继续加码的概率不高,在保证金融体系能够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情况下,平衡好防风险和稳增长的关系。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下一步改革,一方面,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确定方向后尽量做到手段平滑,特别要考虑到实体经济的可承受能力,避免形成新的风险;另一方面,还应长期把握“在改革发展中化解风险”的思路,坚持消灭风险隐患。

朱太辉认为,从长远来看,风险攻坚战是个阶段性任务,推动监管体系更加完善、更好适应金融发展才是根本,保持监管体系动态改革和完善很有必要。

“监管目标不只是防范风险,应该做到服务实体经济与防范金融风险并重。”在朱太辉看来,这两个监管目标长远来看应该是一致的。在这方面,金稳委将发挥更好的协调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