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电子烟在韩国:为何逆转

2019-12-26 07:34:33 《财经国家周刊》 2019年26期

耿学鹏

韩国首尔公共场所附近的吸烟区,近来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变化。

与一个月前吸烟区内一大半烟民手里拿着形形色色的电子烟相比,传统香烟如今夺回了它的主流地位。

今年10月,韩国保健福祉部就雾化电子烟发出强力建议,劝告民众在相关危害检测结果出炉前停止使用这一产品。同时,韩国政府提出一系列改进措施,力图消除电子烟监管“死角地带”。

一度“走红”

韩国2007年正式引进电子烟。在韩国政府作出强力建议前,电子烟在韩国正呈现流行趋势。

韩国政府“2018年度国民健康营养调查”报告显示,19岁以上韩国人吸烟率为22.4%,与20年前相比下降10多个百分点。但电子烟使用率呈上升趨势,4.3%的电子烟使用率是2013年有此统计数据后的最高值。其中,19岁以上男性中有7.1%的人吸电子烟,女性中的这一比例为1.1%。

另外,韩国保健福祉部去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接受调查的1530名吸烟者中有394人使用雾化电子烟,占比超过四分之一。

电子烟“走红”的另一表现是,近些年各类电子烟商品在韩国销售量猛增。统计数据显示,韩国一款本土品牌电子烟在第三季度的国内销售额同比增长11.8%,一款美国知名雾化电子烟品牌今年5月在韩上市后单月销量达到610万盒。

610万 一款美国知名雾化电子烟品牌今年5月在韩上市后,单月销售量达到610万盒。

电子烟在韩国一度盛行有三方面原因。其一是心理暗示。商家不断宣称电子烟与传统香烟相比对人体危害小,同时电子烟在外观、烟雾和味道等方面的工艺越来越接近传统香烟,这让许多烟民动心。

其二是价格因素。尽管电子烟器具价格不菲,但每盒烟卷的价格一度低于普通香烟。

其三是流行文化。韩国社会有比较突出的流行文化特征,即容易形成对一种畅销商品的全民追捧。比如两年前一款知名进口加热型电子烟产品在韩上市后,迅速在烟民中流行。商家还趁势推出设计烟杆、皮套等周边产品,俨然形成一种时尚。韩国政府去年年底的一项统计显示,加热型电子烟在全国香烟销量中的比例由前一年的7.3%,增长至去年11月的11.3%。

“强力建议”停用

电子烟在韩畅销也引起不少人的忧虑,包括电子烟对人体具体危害尚不明确,电子烟“流行文化特性的”营销对青少年易产生不良影响。其他国家有关电子烟潜在危害的报告,以及政府监管措施不断出炉,进一步加重了不少人的疑虑。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就电子烟连续发布通告,数据显示,截至10月15日,全美共录得与吸食电子烟相关的肺部流行病病例1479例,涉及除阿拉斯加州之外的美国全境。

随后,韩国政府迅速跟进。韩国保健福祉部10月23日召开记者会,“强力建议”民众在有关雾化型电子烟危害检测结果出炉前,停止使用这类电子烟,并特别提醒青少年、孕妇、呼吸器官疾病患者和不吸烟者等特定人群,切勿吸雾化型电子烟。

保健福祉部官员在记者会上说,美国近来出现不少雾化型电子烟导致肺病案例,韩国国内也出现疑似病例。因此,政府作出停止使用建议,同时将着手检测电子烟危害。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今年10月出现一例与雾化型电子烟相关联的呼吸病患者案例,患者此前由吸普通香烟改为使用电子烟。

保健福祉部这次的建议措施并没有强制力,只能由民众自觉遵守。不过,在政府作出表态后,电子烟在韩国市场的销售形势出现明显变化。韩国三大连锁便利店响应政府建议,大批下架雾化电子烟。连锁便利店是韩国香烟主要销售渠道之一,销量占全国总销量的7成左右。韩国电子烟联合会称,政府发出强力建议后,雾化电子烟在韩销量暴跌70%。

同时,尽管政府这次的建议只涉及了电子烟中的雾化型一类,但其他类型电子烟的使用者普遍产生了疑虑,不少人停止吸食。这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所述,公共场所吸烟区内的变化。

“死角地带”

电子烟之前在韩国兴起,与韩国政府在这一领域监管规定的模糊不无关系,尤其是电子烟目前无法归入香烟相关监管法规。

今年,与吸食电子烟相关的肺部流行病在美频传坏消息。韩国政府迅速跟进,就雾化电子烟发出“强力建议”。

提到监管政策,需要首先明确电子烟的定义和分类。按照一般定义,电子烟为仿卷烟的电子产品,通过雾化等手段使尼古丁或其他成分转化为蒸汽并供用户吸食。目前在韩国市场上主要流通的电子烟产品大致可分为加热不燃烧型和雾化型两大类,雾化型电子烟又可以分为含尼古丁成分和不含尼古丁两类。

韩国现行《香烟事业法》规定,以烟叶或烟叶一部分作为原料加工生产,可吮吸或吸入蒸汽、可咀嚼或闻味的产品,均被认定为香烟产品。按照这一定义,只有含从烟叶中提取尼古丁成分的产品属于香烟,而含有从烟草根茎部分提取或合成尼古丁成分的产品则不属于香烟。因此,许多雾化型电子烟及加热型电子烟通过规避以烟叶为原料,避免归类入香烟。

可以说,电子烟目前在韩国尚处于法律监管“死角地带”。能否归入香烟产品的重要影响在于,电子烟是否适用韩国政府旨在敦促民众戒烟的一系列政策,包括提高烟草税率和香烟价格,以及限制相关广告宣传等。

韩国目前对普通香烟每盒(20支)征税2914.4韩元(约合人民币17.5元),其中包括香烟消费税1700韩元、国民健康增进负担金841韩元、个别消费税594韩元等。

电子烟目前在韩国暂列入工业品,不按烟草税缴纳。

具体而言,雾化型电子烟的征税率以尼古丁含量计,每毫升尼古丁溶液征收1799韩元(约合10.8元人民币)税款,其中包括香烟消费税628韩元、国民健康增进负担金525韩元、个别消费税370韩元。一些雾化型电子烟的尼古丁含量较少,因此每盒纳税金额可降低至约1200韩元。

加熱型电子烟每盒(20支)征税2595.4韩元(约合15.6元人民币),其中包括香烟消费税897韩元,只有普通香烟消费税的一半左右。另外,国民健康增进负担金和个别消费税分别为750和529韩元。

实际上,韩国政府2017年10月对加热型电子烟已经有过一次提税,把这类电子烟的税率由52%提升到了90%。时任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金东兖表示,提高征税与商品价格之间没有联系。但加热型电子烟厂商随后不久便宣布,把烟弹价格从每盒4300韩元(约25.8元)提价为4500韩元(约27.1元),即与普通香烟相同的水平。

监管何去何从

随着电子烟的潜在危害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韩国保健福祉部今年10月也提出了一系列相关监管立法改进措施。

其一,把香烟界定范围从以往的烟草叶原料产品,扩大到涉及烟梗、烟草根部等原料的产品,强制要求包括电子烟在内的烟草生产商和进口商提供香烟和烟雾中所含成分和添加物清单。同时,分阶段禁止在产品中添加香剂等可能诱使青少年和女性吸烟的生产行为。

其二,修改《国民健康增进法》,在电子烟对公共健康造成负面影响时,相关部门可以及时采取没收和禁售等措施。

其三,尽快完成电子烟危害性调查研究,尤其是确认电子烟是否会引发肺部疾病。

同时,韩国企划财政部等部门将根据产品《安全基本法》《消费者基本法》,严格电子烟生产商和进口商审批手续,包括:要求电子烟生产商和进口商提交主要成分信息。在尼古丁含量超过1%时,进口商必须提交有毒物质进口申报材料。进口以烟梗等为尼古丁提取源的产品时,必须提交出口国制造许可等文件。

保健福祉部还计划通过各级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等机构,向青少年宣传电子烟的危害,同时对向青少年销售电子烟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

不过,有韩国媒体分析认为,这些改进措施的推进仍面临不少难度。比如,香烟定义的修改涉及《香烟事业法》修订,继而涉及“香烟消费税”“地方教育税”“个别消费税”与“国民健康增进负担金”等一系列税收政策大范围修改,属于“大工程”。

另外,一些韩国民众敦促政府以民众健康为根本出发点出台改进措施,而不是只盯着增加税收的经济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