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斯人仙逝 归山道孤(二)

2019-12-25 01:25:06 《棋艺》 2019年8期

庞小予

吴县是在1996年被国家体委授予全国首个“象棋之乡”的。在此之前吴县的两个重大赛事,是使全国棋坛瞩目、国家体委感到满意的,这就是1994年4月的“东吴杯”国际邀请赛,1995年10月的“吴县市杯”全国象棋个人锦标赛(这一年吴县刚刚撤县建立地级市)。高手们良好的棋风、精湛的棋艺、姑苏园林、太湖的旖旎美景都使人终生难忘,周孟芳先生当时虽已退休,但青春焕发,于这两场“战斗”中作出了较大的奉献。

周孟芳先生与笔者半个多世纪的半师半友情,始于1962年国庆。上一年,我的一则排局在《象棋》月刊“棋局测验”上发表,当年我幸运地获得市赛冠军,时苏州市总工会安排我俩于市工人文化宫大象棋表演。那时角直受白浪包围,乃水乡泽国,全无现今l小时的陆上公交线。上一天,周先生舟行近4个钟头抵苏,下榻简陋的招待所,方能于10月1日上午出席苏州市大型游园会之棋赛。记得那天,绿树掩映的文化宫秋阳醉人,丹桂飘香,林丛中鸟鸣婉转,渔港里金鱼唼喋,一派吉庆祥和气氛。

我们棋赛结束,已经聊了不少,当天下午,周先生邀我去招待所讨论古局,全无一点看轻年少自己10余岁,尚在中学就读的笔者。他展示给我与棋友们研讨排局的信函,其中有上月刚刚辞世的国家体委棋类司负责人,著有《竹香商兑》的张雄飞,《象棋》月刊副主编陈松顺,广东的彭树荣、陈洪钧,上海名家瞿问秋、杨明忠,广西周寿阶等,这批大家,我早在《象棋》月刊上拜读其大作,今见得亲笔墨迹,真是喜不自禁!后来我们同车抵达位于人民路的怡园,于石听琴室、破仙琴馆,此市内棋坛高手聚弈之处看望苏州棋友。

周先生待人真诚,深得棋友们的好评。自上世纪70年代棋坛复苏,活动渐多,除了吴县,另外如1979年4月第四届全运会棋赛在苏州举行,1985年9月,当年的全国个人锦标赛于南京市举行,我们一起担任裁判,工作之余,交流探讨,其乐融融。

棋外,周先生知识面开阔。如谈及音乐,世界上的大家,像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柴科夫斯基、冼星海等,他均能谈出其生平、贡献、轶事等。我曾于他角直居所,聆听他在西洋乐器之皇钢琴,及乐器之皇后小提琴上演奏出优美的名曲。多才多艺,腹有诗書,棋人之中还较鲜见。

本文末,再说说1973年9月,那次上海队应邀来苏州,我们陪同游玩名胜西园,于500尊罗汉堂之轶事。周先生向棋界客人们介绍着此尊那尊佛祖,并随意地笑问客人比较吻合哪尊;记得“棋国双枪将”徐天利指着第123尊“无胜尊佛”笑道,我就像此尊。周先生首先愕然,因为棋坛刚刚复苏的这一年,沪粤的两次主客场友谊比赛,徐天利对“羊城小霸王”蔡福如的4局棋,徐取得7分!大家也表示不理解。而于这一年5月份我曾赴上海观摩其主场,看到了徐天利先行,以其最拿手的七路先锋快马冲击四届全国冠军杨官磷,结果告负,遂私告了周先生。周先生笑着分析道,1957年、1958年,徐天利加盟的这两届国赛,均后手战平杨官磷,包括今年徐杨的4局,确实均为不胜,但是打了当年上海市赛的棋谱,徐天利的先手飞相局,及后手反宫马,感觉出神入化!且徐天利处于上升势头,希望将来国赛恢复,徐杨如遭遇,徐天利比较上风。真预见准确:国赛恢复后,至1980年、1981年两届全国个人联赛,徐杨方得以相遇,徐天利即祭出飞相局及反宫马,先走后走均于杨官磷枰前取得全分。再表当年西园罗汉堂内,旷代棋王胡荣华手指“斗战胜佛”(《西游记》末,如来加封悟空之尊号)笑道,那就是我。众皆抚掌称道。

往事如烟,但一点也不漫漶,仍清晰如昨,唯斯人已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