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基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下的医患关系认知教育

2019-12-12 09:56:23 《科教导刊·电子版》 2019年30期

程鑫华 周霖 曹洪

摘 要 随着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带来物质利益纠纷的复杂,在医学发展与经济发展的前提下,医患冲突也随之愈演愈烈,医患矛盾亦不断加深。本文的选题是基于十堰市人民医院骨科基地建设中住院医师与医患冲突的社会背景,通过研究我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人员对医患关系的认知教育,分析探讨医患关系认知教育对于医学住院医师的重要意义。

关键词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医患关系 认知教育

中图分类号:R197.32文献标识码:A

医患关系认知教育是指医科院校通过各种方法、举措对医学生进行医患关系知识的教育,使医学生能够形成对医患关系的正确认知和相应能力。医患关系教育是基于对医患之间关系的本质和规律的深刻认知,通过医学、法学、心理学、人际关系学、伦理学、医患沟通学等学科知识的系统讲授,以及通过学习提供的其他课程外的途径的学习和体验,形成自觉处理医患关系的能力。

1医患关系认知教育现状

在教育理念上,虽然多数学者认可医患关系认知教育是医学生教育体系中的一个环节,但并未形成广泛的共识。对于医患关系认知教育侧重实践性还是理论性这一问题缺乏定位。医学院校并未将其作为住院医师培养的重点工程,导致医学生关注程度不够、能力培养不足;在师资力量配备方面,没有专业的教师讲授相关知识,缺乏引导医学生增强认知能力的教学经验;在课程设置方面,我国多数医学院校没有开设针对住院医师专门的医患关系认知教育课程,没有专业系统的教材配备,配套设施滞后。

2医患关系认知教育策略研究

加强医学生医患关系认知教育,应当追本溯源,首先明确认知教育的主管部门,制定完善的医学生教学改革政策,确保教育的实施。其次,应当注重认知教育的实用性,课堂教育与实践教学相结合,使医学生能够在实践中领悟医患关系的角色属性、医患主体的权利义务、医患互动的相处技巧等等,真正做到学以致用。此外,构建起医患关系认知教育教学长效机制才能使该教育发挥应有的价值,建立多元化、多层次的课程体系,整合医患关系教育资源,发挥教育实效性;最后,整合社会资源,发挥医校合作共建优势、形成正面、积极的医患舆论环境。

3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所涉及的医患关系认知教育

(1)理论学习。住院医师是医师成长与成才的初级阶段,只要产生了医患关系认知理念,就可成为日后医疗工作行为的指引。住院医师应当用心学习与全面贯彻医疗实践过程中医患之间的医患关系的认识和处理,严格按照法律规定保护患者的权利不受损害,将医者的义务履行到位。

(2)医学实践。医学实践是住院医师医患关系认知的直接来源,住院医师在对医患关系进行全面深入地认识之后,应通过临床实践从职业道德方面加以体会,简言之,就是在开展医学实践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医患关系的认识。

(3)内心体会和感悟。住院医师通过掌握医患关系理论知识和相对机械性的临床实践模仿,将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经验通过内心感悟升华到医德修养。

4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下的医患关系认知教育的意义

基于对医学本质、医患关系概念的理解与分析,对住院医师接受医患关系认知的必要性做了明确地阐述,明确指出在医患关系认知方面,只有接受全面系统的认知教育,并以正确的社会导向为指引,才能培养出专业的、合格的住院医师医师。通过此部分的研究,进而对我国医学人文教育的理论体系进行补充与完善。同时,全面归纳和总结国内外已有的医患关系教育研究成果,对当前医患关系的缺陷和不足进行梳理,找到存在的问题并分析原因,提出解决措施,一定程度上提高当前医疗环境的和谐稳定。

5加强住院医师医患关系认知教育对策

医患冲突的社会背景下,教学基地教育对医学生医患关系认知能力提升具有重要的熏陶作用,是住院医师培养的主阵地。而拓展住院医师医学知识运用领域则需要实践平台的扩大。同样,住院医师在加强素质培养时,避免不了外界多元化社会“声音”侵入所带来的影响。因此,需要发挥教学基地教育的主体地位,发挥基地、社会的协同作用,根据医患矛盾、医患纠纷、医患暴力发展的逻辑规律,通过教学基地引导预防医患矛盾外化,通过住院医师自我教育避免医患纠纷发生,通过社会参与应对医患暴力的侵害。全社会形成正确的医患认知观,是改善医患冲突的重要保障。住院医师教育“内外兼修”才能筑起医患关系认知的理论根基和实践根基,抵御社会医患事件的非专业报道和医患冲突的盲目扩散。

5.1从教学基地教学改革角度

教学基地教学是培养住院医师理性的医患关系认知能力的基础,带教老师是住院医师意识培养过程中最重要的引导者,教學基地不应仅仅是知识的传输者,更应该是医学精英的打造者。与本科培养不同的是,本科是掌握专业知识最基本的阶段,医学生的自主学习更多的是建立在院校、教师的引领和规划之上,而住院医师培养则增加了医学生主动学习和综合培养的机会。对住院医师的教学改革应以学生主动学习为基础,带教老师引导为保证,学校管理为防线,逐渐与社会环境相接轨。对住院医师教育始终围绕“医”展开,只有在充分发挥校园优势的基础上,走出“围墙”式教育,创新教学模式,拓展医学专业实践平台,才能起到预防医患矛盾积累的作用,才能将医患关系的认知教育真正落实到住院医师的行动中来。

5.2 从住院医师“准医生”自我教育角度

住院医师是精英教育,与精英教育相匹配的是综合的认知能力和自我修养能力。住院医师踏入医疗机构更应该最大化的发挥其自身的价值,面对患者应该具备正确的处理能力使医患互动更为高效。医患主体身份的特殊性决定了双方很难站在同一视角看待问题,住院医师在医疗卫生行业中发挥专业优势,其自身应当有明确的价值导向和自我定位,从而以己推人探索患者就诊时的心态、情绪,实现医疗服务的目标。目前医患关系的紧张状态对医患双方都产生了负面的影响。住院医师医患关系认知培养对当前的医患冲突焦灼状态起到了缓冲和预防的作用。住院医师在踏入医疗机构以后,对其职业的专业化评价是衡量住院医师工作能力的重要因素,是患者对住院医师职业信赖的核心元素。住院医师从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其所担负责任的重要性,医生身份的社会属性和职业要求使得医学专业群体对社会公共道德和职业道德产生双重影响。文明的医生让患者感觉被重视、被尊重、被理解,能够减轻患者就诊面临的身体和心理方面的压力从而积极配合,也有助于维持医患和谐。因此,住院医师在从医生涯中首先应当文明行医,才能鼓励患者文明就诊,医患关系才能逐渐走向和谐。

5.3从社会环境角度

医患互动终究要规制于社会环境,成为社会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环境对住院医师培养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同样会影响到住院医师价值观念的多元化和价值选择的多样性。因此,医患相处环节不可避免的增加诸多介入因素,受到医院、媒体、民众和政府的监督。以培养国家需要、人民满意的医学专业人才为己任的教学基地,更应当做到住院医师夯实专业功底和提高医患关系认知能力两者培养的兼顾,将医学教育改革跟上社会环境的发展潮流,有效处理好向社会输送医学人才的同时缓和社会矛盾的双重责任。在多种社会影响因素面前,住院医师对信息时代下的网络媒体更为关注。社会环境具有交互性,尤其是发达的传播媒介让新闻资讯迅速走进人们的视野,医患报道事件鱼龙混杂,媒介增加了公众对医患主体的负面认知,极大地动摇了住院医师群体对医患关系客观而真实的认知。住院医师不仅要在社会环境影响下锻炼理性思考、判断和应变能力,更应明确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树立医务人员新形象。

6总结

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是和谐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医疗卫生服务的需求,缓和医患冲突,营造和谐的医疗环境,教学基地对住院医师医患关系认知教育是培养高素质医学人才的主要内容。住院医师医患关系认知教育是一个具体的课题,教学基地教育模式的确立需要立足目前的医疗大环境,在总结医患经验基础上不断摸索和探讨。医患关系的复杂性使得住院医师未来职业过程中实现医学价值更为艰难,因此基地对住院医师的认知教育需要更新观念,全面落实素质教育精神,对住院医师医患关系认知教育做到润物无声、循序渐进,在激发住院医师认知主动性同时,也需要基地的重视、医疗机构的支持和社会的包容。医患关系认知教育应该伴随住院医师职业生涯,不仅仅是一门课程,更是一种态度、一种价值追求,以此武装自己从容应对医患之间未知的挑战。让现代的住院医师群体成为推动医患和谐、医疗事业蓬勃发展的中坚力量。

*通讯作者:曹洪

作者简介:程鑫华,男,副主任医师;通讯作者:曹洪,男,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参考文献

[1] 张博,汪卓赟,刘瑞.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人文素质教育体系构建[J].现代医院管理,2015(04):51-53.

[2] 邹晓昭,赵铁夫.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人文医学教育现状[J].卫生职业教育,2017,35(05):133-136.

[3] 朋玲龙,季学磊,朱峰岭等.综合医院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纳入医患沟通技能培训初探[J]. 卫生职业教育,2015,33(24):145-146.

[4] 倪宁.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之医患沟通能力培养的体会[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6,3(44):8879.

[5] 罗增香,邢国平,刘国艳等.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学员对医患关系的认知情况调查及教育探讨[J].当代医学,2018,24(17):44-46.

[6] 顾宏林,詹世强,昌耘冰.骨科年轻医师医患沟通现况分析和培训模式探讨[J].中华医学教育杂志,2018,38(05):661-664.

[7] 刘小静,刘敏,蔺淑梅等.浅谈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医患沟通能力的培养[J].养生保健指南,2017(11):254.

[8] 郭铁,雷励,陈焱彬等.以医患关系为基础的反馈体系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的应用[J].中国毕业后医学教育,2019,3(01):65-68.

[9] 陈晓云,李久輝,顾亦斌等.规范化培训阶段住院医师的医患关系模型研究[J].中国医学伦理学,2015(01):5-7.

[10]   赵丽,刘艳成,赵胜军等.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医患沟通能力的考核分析[J].医学与哲学,2018,39(07):68-7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