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一次鸿门宴

2019-12-12 06:11:00 《烹调知识》 2019年12期

刘玉玮

“七七”事变前夕,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等为分化我军官兵,便通过冀察政务委员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联欢宴会,招待日驻北平连以上军官,由驻北平的第二十九军团以上军官作陪。还邀请了吴佩孚等人。

席间,几名日本军官跳上桌唱起了日本歌曲,以示挑战。在场的第三十七师第一零零旅旅长何基沣当即跳上桌,唱了一首中国歌曲,以示应战。接着,一名日军顾问又舞起刀来,我方第三十八师第一一四旅旅长董升堂愤然跳上席,打了一套八卦拳,又耍了一套大刀。独立二十六旅旅长李致远也舞了一趟“滚堂刀”。以示中国军人不可欺。日军目瞪口呆,纷纷上前敬酒,企图将李灌醉。李致远冒死与之对饮。日军见不是对手,又提出比书法。哪知正中我方下怀。吴佩孚挺身上前,当场挥毫泼墨,写出一个大条幅,那苍劲有力、龙飞凤舞的醉笔,惊得日本人无不吐舌称好。

最后,日本人高喊號子,将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及北平市长秦德纯高举过头顶,我方军官也把两名日军军官举起来。此时,双方剑拔弩张,怒目圆睁,如临大敌,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宋哲元见势不妙,忙讲了几句所谓中日应亲善之类的话,总算没出事。

宴会结束后。二十九军全体军官昂首挺胸,大义凛然地走出了怀仁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