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感悟

2019-12-06 06:59:15 《杂文选刊》 2019年12期

忙,应有所值

当今,不少后生不知心疼长辈:老妈汗流满面煎炒烹炸围着灶台转,老爸穿梭往来端菜摆盘围着餐桌转,他们却漠视无睹,只顾网上寻乐,玩得淋漓酣畅。沉溺网络,只会枉耗光阴。

身为晚辈,珍惜有限时光,为老人安享晚年多忙些才有所值。多想想双亲冷暖苦乐,多看看生活上有啥不便,多陪伴说说知心话,多帮忙做些家务事。不坐享其成,更不疏远淡漠。父母舐犊情深,子女理应反哺。传承中华传统美德,是晚辈的本分,也是人的良知。

(读2019年11月封面《都在忙》)

冯 侠(辽宁)

势利眼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师也成了势利眼,“让学生详细填写父母的工作、职务、头衔,好心里有数,以便开发资源。”这也难怪教师。曾经教师的社会地位不高,往往被人瞧不起。教师出去办点事,远不如公务员顺利。犹记得当年物品紧缺,供销系统很红火。一次,我去供销社买肥皂,售货员问我:“你是乡干部吗?”我答:“不是,我是教師。”售货员说:“那没你的供应。”我问:“为什么?”售货员说:“上面的规定。”教师想要买到货,只能开发资源。如果朝中有人,岂不小事一桩。当然这事现在不会再发生,这是社会的进步。法治国家,必须摒弃官本位的种种陋习弊端。

(读2019年11月《“秀官图”与“护官符”》)

苗志学(陕西)

穿越时空的秦香莲

《假如秦香莲不告陈世美》并非是替古人担忧,而是借古讽今:现代的秦香莲大多已经不告陈世美了。秦香莲在“日记”里为什么追悔莫及,因为她从古代穿越历史的时空,来到当今互联网时代,看到现实生活中不少贪官是“一夫多妻”,在众多女人中,游刃有余地穿行在法律责任、道德底线、情感纠葛之间。现在的陈世美会把“房子给你,汽车给你,存款也给你,再把你调到一个好单位”,这样的“幸福生活”让你无法拒绝,告状只能是“双输”。可见,并非现在的“怨妇”没冤情,而是现在的“驸马”会忽悠,太聪明。“拈花惹草”可以免责,只要不是公开的“欺男霸女”,都可享有“法外开恩”。

(读2019年11月《假如秦香莲不告陈世美》)

曹 勇(安徽)

气质:灵与肉的姿态

钱是个好东西,但却不是最好的。不能为了好的丢掉了更好的——高贵的灵魂。股市大鳄因自卑于“破落户出身”的身份而焦躁不安。而“打了折扣”的贵族后代,为显示其贵族气质,仅凭一份中等收入,即便囊中羞涩,也要倾其所有义无反顾地买下一瓶两千元的香水。这些靠浪费与铺张凸显的品味与气派,确实只能是暴发户才会有的心态和作派。其实,金钱财富对于肉体与生命而言没有太大意义。真正的贵族反倒视名誉和尊严为个人或家族生命,甚至贵重于生命。因此,金钱财富跟生命灵魂应该是没有距离的。所谓的贵族气质与贵族无关,倒是与心灵的贫瘠荒凉不无关系。

(读2019年11月《暴发户气质》)

筱 杨(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