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好汉胡拧

2019-12-06 06:59:15 《杂文选刊》 2019年12期

弓长

洛阳,一个因交不起住院费被赶出来的母亲,在皇家游园跪倒在地,抱着奄奄一息的孩子哭泣。围观者众,没有一个出手相助的。一个过路老汉,凑近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围观者,再看看天,吼骂了一声:“什么世道!”老汉怒了。

这愤怒的老汉,想给那娘俩救命钱,可他也没有。他七十岁了,无儿无女,吃低保。低保钱太少,不够吃,他就去民政局喊救命。他叫胡拧,是有名的难缠户。就这么一个难缠的人,就因为这次想做好事没做成,怒了。回到小屋,胡拧在陈年废物中,扒出了他几十年前摆修车摊的老家当。还是在洛阳老街一角的老地方,摆出了他的修车摊。

认识他的人都大惑不解,这胡拧和公家拧了一辈子,几十年前能干时都不干,土埋脖梗了,又要干活了?是不是神经了?

胡拧的手艺是一流的,生意好得不得了。十天后,胡拧带上修车赚来的两千元,到医院找到那娘俩。可是晚了,孩子死了,娘疯了。那小区的人也很吃惊:洛阳身家上亿的人有上千人,可救这娘俩的人却只有一个七十岁的修车老汉。胡拧第二次大骂:“什么世道!”

回来后,胡拧就在修车点搭了个窝棚,日夜守着、挣钱。他还请人帮忙,搞了个很大的广告墙,写满了大字,意思是:我不信我救不了穷人,我修车的钱一分也不花,救天下的穷人。钱数写在墙上,存折放在这里,每天公布,有需要的人可以来拿。

这下热闹了,胡拧成了新闻人物。

挣的钱越来越多,因为很多人都非常理解,不修车也给钱。而且,这修车点成了洛阳的热点,胡同挤满了人,谈论穷人和富人的故事,谁也不敢管,因为胡拧是个难缠的人。民政和社区的官一起来了,还带着几个保安。官说:“胡拧,你现在月收入上万元了,低保能不能让给别人……”还没说完,胡拧的手已经扬起了手中的工具,官赶紧逃。保安刚要發威,早已有群众一下子围上来了,几个保安灰溜溜地逃了。

胡拧也是个笨人,他并不知道怎样把钱给穷人,他分不清谁是真穷人、谁是假穷人。他只得去那医院门口,看还有没有跪地喊救命的人,去了好多次,都没遇到。第二年,胡拧相信了一个老盲流,老盲流给他介绍了一个病痛缠身的人,他爽快地送出去十万元。回来后,他高兴得破戒喝了三两酒。这下招来了记者。记者来了,胡拧不理,只把那存折取来给记者,仍不说话。群众对记者说:“你先去给爱心存折存一万元爱心钱,再来采访。”记者红着脸走了。

十年来,胡拧的墙上公布的钱数共二百五十八万元,已经送给穷人二百三十七万元。无名之举,正气撼天。那些只会发牢骚的人们闭嘴了,有事没事还去胡老修车摊的人就有另一番意味了,不再讽天骂地,不再嘻嘻哈哈,大家都是默默地看,默默地想,有时长叹一声。有个惯偷奇迹般从良,连警方也百思不得其解。前不久,这小偷给胡拧送去一万元,他对找他问话的警察说:“别瞎问!什么都不会让我变好,只有老爷子。”是的,小偷在善恶挣扎的年月里,曾六次来胡老的修车摊,默默地看,默默地想,一坐就是半天。人心是相通的,胡拧的修车摊有一种让人重生的力量。

2019年7月9日,八十四岁的胡拧倒下了,就倒在修车摊上,手里还拿着修车工具。他的遗物是几捆包扎好了的零钱,存折上还有二十一万元,遗书上写明交给老盲流。胡拧老人的吊唁活动空前热烈,百里之外的陌生人都来了,而且久久不去,无声地交流与共勉,无声地仰望一座巨碑——好汉胡拧。

【原载《做人与处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