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砚语茗心

2019-12-01 11:56:56 《投资与理财》 2019年11期

林凯军

与老砚相交既久,言语戏谑无拘,尝谓之曰“君之职位,贵不可言,曩李耳、毛润之、冼星海、沈从文皆出此门,观君亦非池中之物,俟后必成大器。”后果于西泠展拔头筹,戏语竟成谶矣。

老砚雅好极多,于砚、于茗、于壶、于犬、于斗则心有所耽,知其兴趣广泛、涉猎颇多,而非白发死章句者也。

余观其作,或如锥画沙意趣悠远,或勾画了了若不经意,或刀砍斧剁杀伐决断,或提经穿纬紧密布局。冲切随意,劈削自如,行止有度,揖让得体。韵致于明清之际,着意于秦汉之间。萧散简远,神定气完,有圭臬之堂皇端正,存鼎彝之古意斑驳,显猎碣之盘金错铁,承笺札之随意安详。若枯松挂绝壁,如奔雷击寒丘,同战阵结缜密,似斗角之精微。妙之至哉,不可言喻。则雄浑、冲淡、含蓄、清奇之誉用于此間亦不为过。

老砚自榜其堂曰“砚茗堂”,盖以其好品茗赏壶,刀耕笔种为乐,余则谓之“砚语茗心”。砚语者,叩砚作声,濡砚为铭,金石为友,不虚此生。茗心者,饮之清心,嗅之倾心,佳壶在手,淡然忘忧。

萱庐言:砚者,人谓即墨侯,坚定沉着,磨之则细润无声,叩之作金器之响,观之似膏脂之嫩,抚之若处子之肌,虽不能言,实最可人者;佳茗,雅号涤烦子,升清降浊,明目涤心,驱邪存正,适口润肠。初淡而渐浓,最后而回甘,一如人生之轮回,非精于此道者岂可得知哉?

李智野

1969年6月生,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书法家协会理事,北疆印社副社长。别署砚茗堂、老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