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假如披头士会消失

2019-11-26 08:34:41 《小资CHIC!ELEGANCE》 2019年39期

刘梦月

丹尼·博伊尔是个不折不扣的摇滚乐迷,即便你从没留意过他的电影音乐,光是看那场变成了英国摇滚乐大联欢的奥运开幕式,还有被请来唱Hey Jude的保罗·麦卡特尼,就能猜到迟早有一天,他会拍一部关于英国传奇乐队披头士的电影。

“列侬不就说过,生活最喜欢和你玩玩出其不意嘛。”丹尼在一次采访中这么说道,生活也和《昨日奇迹》的主角Jack玩了一场出其不意的游戏。在一个全球大停电的瞬间,九流歌手Jack成为了全世界唯一记得并会唱披头士的歌的人。

“如果全世界都忘了披头士”这个脑洞大开的设定,完全过滤了披头士成员的人格魅力,反倒证明了披头士的音乐究竟有多伟大。Jack,一个没有音乐才华,也没有出色外表的歌手,只能在音乐节的小帐篷里唱唱歌,还会被零零散散的观众“嘘”。但从他抱起吉他弹起Yesterday的那一刻开始,就以火箭的速度蹿红,迅速登上了巨大的舞台,收获成千上万的歌迷,披头士的音乐让他的人生飞快地从谷底冲到山顶。伟大的摇滚乐之所以伟大,就在于无论它被谁唱起,无论处于哪个时代,它的旋律永远动听,它所传达的情感永远有和集体产生共情的能力。

“如果全世界都忘了披头士”在电影中其实并不成立,就算其他人都忘了,还是有三个人记得,披头士的音乐不会真正消失,Jack让它重新被全世界听到了,倒是香烟、可口可乐、绿洲乐队、哈利波特这些同样能作为流行文化符号的东西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丹尼·博伊尔是不是想说,披头士早已超越流行文化的范畴了,他们是作为经典存在。有一点很值得深思,我们这一代人对披头士相当陌生,80后都听林肯公园了,90后都听酷玩了,00后都开始看《乐队的夏天》了,每一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音乐,或许未来真的有一天,记得披头士的人只剩下三个,就像电影里那样。丹尼·博伊尔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只要有人能唱响披头士,它的生命力就会被再次唤醒,这是属于人类的集体记忆,它是珍贵且不可泯灭的。更重要的一点是,无论未来的孩子们听的是哪一支摇滚乐队,最终都会溯源回披头士。

丹尼·博伊尔没有像往常那样通过电影对生活做辛辣的揭示,而是在《昨日奇迹》里塞满了能够让披头士乐迷会心一笑的梗,最后还有一枚威力不小的情怀炸弹,当Jack来到一座海边农舍推开门,看见78岁的列侬时,那些看起来好像几年没哭过的中年观众都在影院掉眼泪,当年那震惊全球的一枪开在了所有披头士乐迷的心上,而丹尼·博伊尔试图拍拍大家的肩,在平行世界里完成乐迷们的共同心愿。

“列侬不就说过,生活最喜欢和你玩玩出其不意嘛。”丹尼在一次采访中这么说道,生活也和《昨日奇迹》的主角Jack玩了一場出其不意的游戏。

八三夭:摇滚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

CHIC邀请了摇滚乐团八三夭,来谈谈他们心中的披头士和摇滚精神。

CHIC:这期杂志的主题是摇滚精神,每个人对此的理解都不一样。八三夭的音乐向来都很热血摇滚,能聊聊你们心中的摇滚精神吗?

八三夭阿璞:对八三夭来说摇滚精神其实就是能一直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句话说起来很简单,但就像之前的巡回《一事无成的伟大》一样,每个人每天一步一步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却可能并没有什么成果,但这一步步的累积终有一天能得到你想要的,所以我觉得对我们来说摇滚精神就是脚踏实地的用心、用力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CHIC:从《拯救世界》唱到《一事无成的伟大》,你们一直都是通过音乐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从歌词上看来大家面对生活的心态有所变化,从成团到现在十几年走来,你们对于“摇滚”的理解和最初时一样吗?

八三夭阿璞:当然!八三夭已经玩在一起很久一段时间,我们从高中就是同学,大学一起组团,一路玩到现在——从《拯救世界》到现在《一事无成的伟大》。心态上其实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变,其实说真的,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改变,从《拯救世界》我们刚大学的时候写的这张专辑,那时候我们的梦想就是想唱歌给大家听。到后来,人生有经历一些不同的挫折或失败,才写出这张《一事无成的伟大》,我觉得对八三夭来说,有一首歌的题目很适合我们《我不想改变世界我只想不被世界改变》。其实对我们来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一直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最摇滚的事。

CHIC:在《一事无成的伟大》这张专辑里有重新唱了《最后的831》,来自2013年的发问“未来的那个你,是否活得过瘾?”,2019年的你会怎样回答?

八三夭阿璞:其实2013写的这首《最后的831》,那时候乐团经历了可能会解散的风波,所以写下这首歌,现在每次表演这首歌的时候,感触也很深,因为它代表着八三夭这个乐团的精神,希望未来的自己能活到自己想要的模样。说过瘾也蛮过瘾的,说累也很累,能够唱到我们梦寐以求的各种大型演唱会,但是也要被奔波的旅途折磨着。对我们来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很爽的事情,就是《最后的831》里面那句“未来的 那个你 拥有什么表情是快乐 或伤心 有没有无愧我心”,所以我觉得能够无愧于自己的初心才是最重要的事。

CHIC:很多摇滚乐队的组成都来自披头士的影响,但80之后再年轻一点的年代,听披头士的人就越来越少了。请问八三夭的各位对披头士是怎样的情感?

对我们来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很爽的事情,就是《最后的831》里面那句“未来的 那个你 拥有什么表情 是快乐 或伤心 有没有无愧我心”。

八三夭:虽然没有目睹披头士辉煌的年代,但是他们的歌曲能够流传那么长时间十分了不起。披头士对我的情感更多是他们衍生的影响,例如他们很直接的影响未来绿洲乐队的诞生;Abbey Road专辑的歌曲也间接产生许多相关文化,例如他们抢眼的专辑封面,建立经典录音室,阅读伊坂幸太郎的小说作品「Golden Slumber」也是很特别的体验。他们复古的grooving与合唱与和声,至今听到依然吸引人,例如Come Together或者Yesterday 。

CHIC:英国导演丹尼·博伊尔的电影《昨日奇迹》讲了一个“披头士消失了之后,世界会怎样”的故事,在他的想象里,可口可乐、绿洲乐队、香烟都消失了。你们觉得如果披头士从未存在,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八三夭:我认为时间是条河流,如果过去发生改变,可能是一个石子造成了波澜,但它依然会继续往同一个方向流去。披头士真的给世界带来一股前所未有的旋风与改变,但我相信如果没有这个超级巨星的诞生,在那样的环境下,依然会有某个乐队得到大家的瞩目,但是这世界的流行文化也会截然不同。

CHIC:请各位推荐一首自己最喜欢的披头士的音乐,聊聊关于那首歌的回忆。

八三夭:小时候喜欢几首耳熟能详的歌,例如Yesterday 或LetIt Be ,现在最喜欢他们的Black Bird ,非常空灵又很独特的歌曲,使用的吉他进行非常有趣。

CHIC:剛过完生日趴,最近一场又一场的演出进行下来,有哪些想要和夭怪们分享的心情和计划?八三夭阿璞:11月23日将重返台北小巨蛋,举办我们第二次大型巡回演唱会《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蛮开心相隔一年半后回到小巨蛋。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紧张啦!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八三夭,能够在演唱会会场见到大家。而且为了配合这次演唱会,我们也会发布全新单曲,这次单曲跟以往很不一样,有非常多合作,希望大家期待一下。

如果想要了解摇滚精神,你还可以看

八三夭阿璞推荐

很有趣的是,我觉得最摇滚的摇滚电影并不是在讲乐团。我觉得真正很摇滚的是像《猜火车》、《斗争俱乐部》其实这些都是非常反派、反叛、反社会的一些情形,这才是我觉得摇滚最真实的模样。其实我觉得摇滚在这个时代,已经改变成各种形态在我们生活中。现在没有世界大战、没有饥荒,我们能反对的其实就是自己的人生。那我们希望去突破,去主导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这才是我觉得这个时代很摇滚的样子。

八三夭推荐

即使许多人批评它为了电影美化部分事实,但我认为它拍出了非常多玩乐团的真实面。大部分乐团电影都聚焦在热血青春,但是它花许多描写创作人的心理挣扎、乐团成员彼此的相处、乐团面临世人眼光的压力等,巧妙的反映许多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