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英伦摇滚与威士忌

2019-11-26 08:34:41 《小资CHIC!ELEGANCE》 2019年39期

Julie Tu

90年代,摇滚乐的黄金时期,与美式摇滚的狂野烟熏嗓喷发不同,英伦摇滚略带迷幻迷离的嗓音,反而像是在耳边呢喃着对新纪元的期冀与不安,那是一个最混沌的安逸年代,造就了许多未来数十年难以取代的经典。

英伦摇滚与威士忌之于我,在每个生命的阶段里都扮演着不一样的角色与搭配。20岁的我,刚刚脱离十几岁时的稚气,跟着三五好友坐在海岸边上,几个shots的Jameson爱尔兰威士忌与啤酒,咚咚咚一个个帅气的将它沉入杯里,耳边响起Coldplay的Yellow,随着音乐摇摆我们怀着对未来的冀望初尝了成年后的“大人味”;25岁,离乡背井第一次在异地尝到生活并不如想象容易,领着不高的薪水,住在临时租来的小房间,接二连三的打击令我几乎要失去了勇气,用着攒下的小钱买了一瓶Bowmore 12年,挂上耳机播着Suede的Hit Me,伴着酒体透着薰衣草的淡香,回到了不用担心未来的从前,我告诉自己,明天还要站起来继续跟未来战斗,让写下梦想成为女超人的16岁不后悔的骄傲脸;30岁,体面的头衔,舒适的大房子,令人称羡的朋友圈照片,他们不知道的是,凌晨的三点半,我依旧与工作搏命。在人人都向往婚姻生活的年纪,我在连年的打拼里早忘了还有人陪是什么滋味。一杯The Glenlivet 18年和Radiohead的 Creep,是我在这花花世界里坚决不放弃做梦的勇气。

热爱摇滚乐的,大多是心底仍藏着孩子的人。不愿对现实低头,在这残酷的世界里,我们仍愿意交付心灵与真心诚意,希冀能挣扎出另一番风景,如果你问我摇滚乐和威士忌搭配什么才是最佳风味?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对生命的热情。

Sam KuanBarules Cocktails Club 主理人

Ziggy Stardust by David Bowie和Jack Daniel's Tennessee Whiskey最配

身为鸡尾酒圈从业超过15年的资深调酒师Sam,除了高超的调酒技巧为人所知他也是酒圈里的资深音乐爱好者,自组乐团从1998年至今仍不停歇。Sam说:“我生在摇滚乐的年代,成长在摇滚乐的年代,并为摇滚乐送葬。”

2000年,他在地下音樂酒吧第一次喝上JackDaniel加可乐,是因为当时的Rocker并不富裕,只有啤酒和Jack Daniel加可乐可选择,背景音乐响起DavidBowie的Ziggy Stardust 像是当时混沌社会里的一道光束,带给热血的人们希望。那是Jack Daniel黄金的年代,也是摇滚乐最后的精彩。

Sam说,最配 Jack Daniel的是薯条,因为他们还要聊一整夜摇滚乐和梦想,那样的年代,没有太多的物质选择,却有最超脱世俗精神思想。

羊男羊男槽记公众号主理人

Let's Spend The Night Together by The Rolling Stones和泰斯卡10年最配

相信听英伦摇滚的人很少没听过这首歌,而羊男对这首歌印象最深刻是因为电影《海盗电台》(The Boat That Rocked),被勒令关停后全民揪心,在片刻沉寂后,电台播起这首歌,无论寓意还是节奏都让所有热爱摇滚的人振奋起来,共同面对惊涛骇浪。羊男选择泰斯卡10年来搭配这首歌,常年被迷雾笼罩、沿海悬崖惊涛不断的斯凯岛孕育了这个充满个性和不妥协的威士忌品牌,而泰斯卡10年正是其酒厂精神的典型写照,充满激情,同时享受拼搏后的欢愉。

羊男说他最喜欢两种喝法,一是装在随身酒壶里,在旅途中随身拿出来抿一小口,享受烟熏泥煤以及过后的甜香在口腔中萦绕;另一种是做成highball,并在顶端撒上现磨的黑胡椒碎,轻松大口畅快地喝,放松惬意又解压。

RossLife On Mars 主理人

Parklife by Blur和BruichladdichIslay Barley最配

Life On Mars的酒吧主理人Ross是从业超过15年的调酒师。来自英国的他自小被英式摇滚乐曲包围,他认为1994年4月Blur发行迷幻有趣且带有叛逆气息的经典乐曲Parklife和作为以泥煤怪兽闻名的布赫拉迪家族唯一无泥煤风味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Islay Barley很像,同样拥有对原乡的情感,对作品的坚持和打破传统束缚,让他们分别为英伦摇滚乐史和泥煤威士忌家族写下了不一样的诗篇。

不若艾雷岛一贯的重泥煤威士忌搭配重口味的肉品,Ross说精选八家艾雷岛当地8家农场大麦酿制的Bruichladdich Islay Barley和冻肉以及腌渍物最搭,别急着一饮而尽才能品尝出酒里细腻的风味和气质,美酒、三五好友和摇滚乐声中交错,仿佛回到了年少轻狂的英伦岁月。

Jing Yi Chiu保乐力加单一麦芽品牌大使

When the Sun Goes down by Artic Monkeys 和 AberlourA‘Bunadh亚伯乐阿布纳原桶最配

Jing推荐Aberlour A‘Bunadh亚伯乐阿布纳原桶,搭配Artic Monkeys的Whenthe Sun Goes down。威士忌在陈年过程中获得成熟水果饱满而强劲的风味,而人则在成长过程中获得阅历与经验。

这首歌是Jing高中玩团时Cover的第一首歌曲,至今回顾,不管在唱腔表现、歌词意境与编曲技巧上,无不透漏着年少时那略带愤怒的且放荡不羁的心境状态。我且称这个搭配为回顾的象征,听着这首歌,自斟自酌,忽有黄粱一梦之感。

Jing说品尝威士忌的诀窍是:“闻摇闻饮水闻饮”,细细品味威士忌纯粹的风味,再加一点点水,就能先见本色,后品变化。

Hugo YangBar Pi 主理人

Moving by Travis和Dalwhinne 15年最搭

身为资深的调酒师,成都的酒吧达人。Hugo认为提及英伦摇滚绝对不能错过Travis ,他们创作旋律的行进上更为简单,没有过多复杂的和弦,无论是吉他、贝斯或是鼓,自第一张专辑以来,都未曾出现过太多复杂的演奏技巧。反之,他们强调旋律的和谐性。正如同Dalwhinne 15年简单却直率的口感。英伦摇滚搭配三五好友与加冰的威士忌,就是最佳的品饮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