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以赛事审视广东省高中健美操啦啦操的发展

2019-11-26 12:11:03 体育师友 2019年5期

李晓芸

摘  要:运用文献资料法、问卷调查与访谈法,对近两年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联赛总决赛的参赛高中单位、参赛项目、参赛人数、裁判员、教练员、参赛学校项目开展情况进行现状调查与分析,从中审视广东省高中学校健美操啦啦操发展存在的问题,建议加大宣传推广力度、禁止运动员跨竞技与非竞技项目;提高师资培训力度和难度;成立分协会筹划专业化提升工程;特长与普及相结合,以赛促教、普中培优。

关键词:赛事;高中;健美操;啦啦操;

中图分类号:G807.3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487.2019.05.015

1 研究目的

健美操和啦啦操是高中体育必修选学项目之一。两者是体操项目的分化,是体操项目在要素上的置换与融入[1]。两者都是在音乐伴奏下完成动作,吸收了体操、舞蹈等元素,成套包括操化动作、难度动作、过渡与连接、托举和配合,都强调动作的姿态、力度、美感以及动作的表现力和感染力等[2]。这些相似之处使得啦啦操尤其是舞蹈啦啦操与大众健美操,在学校开展中互为融合,互为促进。

比赛是教学、训练的延伸与补充[3],是学校健美操啦啦操发展的催化剂与见证。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赛事主要由教育系统或体育系统主办,但由于中小学校办学业绩、经费审核等由教育系统主管原因,使得教育系统主办的赛事备受重视,成为中小学体育赛事的主体。直至2016年由教育系统主办的各地市赛与省赛并轨,形成两大主要赛事: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联赛分站赛和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总决赛,这预示着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赛事开始走上正轨。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以赛促教,以赛促学,赛事将带动相应项目取得良性发展。竞赛水平代表学校健美操啦啦操发展最高水平,而且通过赛事可对多个地市、不同学校的发展情况进行对照,为此,通过近两年赛事可以全面、有效审视广东省学校健美操啦啦操的发展情况。

2 研究对象与方法

研究对象为参加2016年和2017年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联赛总决赛的各高中学校代表队。采用现场观察法、访谈法获取一手资料。另通过问卷调查法、文献资料法、数理统计法对比赛秩序册、成绩册进行统计分析,为研究提供客观依据。

3 结果与分析

3.1参赛单位分析

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总决赛参赛队大多是由各分站赛选拔的。从表1中可以得出:2016年有12地市的31所高中参与比赛,2017年有10地市的25所高中参与比赛,连续参与两届比赛的有8地市的15所高中学校。说明参赛单位基本集中在珠三角地区。2017年参赛单位较2016年明显减少,鉴于以下几个原因,参赛单位减少属于正常调整。

(1)2017年较2016年的报名规定有所提高。2016年分站赛获得男单、女单前5名,其他单项前3名,均可报名参加总决赛,2017年所有单项前3名才可参与总决赛。提高了男单、女单竞技水平要求,导致参与竞技项目的单位减少。

(2)2017年较2016年比赛单项设置减少。2016年全国全民健身操等级推广动作12项在2017年限定为其中的4项。

(3)2017年项目设置上将校园青春健身操4项改为广东省学生健美操啦啦操规定套路4项,新事物的出现,需要有一定的适应、过渡期,新项目在推广期,很多学校没有接触或者还没来得及推广。

3.2参赛项目分析

广东省健美操啦啦操总决赛设置项目繁多,主要为竞技健美操、大众健美操、啦啦操。由于竞技健美操的高水平、高难度与大众健美操、啦啦操有着本质区别,所以本研究将竞技性健美操与大众健美操、啦啦操分开讨论,用竞技健美操(竞技项目)来代表高中学校竞技水平,大众健美操、啦啦操(普及项目)代表高中学校的普及水平。从表2可以得出:参加竞技项目与参加普及项目的单位数量基本持平,既有竞技项目也有普及项目的单位数量减半,连续两届参加竞技项目的单位基本稳定,参加普及项目的单位变动很大。从具体变动单位、变动项目的对比及参赛教练员的访谈中得知:

(1)仅参加竞技项目的单位基本不变,多是有培养特长生的学校,他们既可以为学校拿成绩,又可以了解自己的竞技水平,为升学做准备,一举多得。有这类培养目标的地市学校较少,他们在市赛中占绝对优势,除非由于毕业或招生情况导致这类学生有所变动。

(2)连续两届参加普及项目的单位很少,这与开展大众普及项目的学校基数大,且易于培养、易于训练,导致该项目在资格赛(地市分站赛)中竞争悬念较大。部分学校因位置偏远、经费、时间等問题放弃参加省赛。

(3)主观评分类项目的发展始终围绕“难”和“美”两个方面来提高项目生命力[4]。部分特长生在竞技项目中不占优势转战普及项目,由于特长生较普通学生有着高度的协调性、良好的柔韧性、较强的控制力、快速的工作能力、较好的节奏感和艺术表现力,在普及项目上更易出成绩,这也是导致普及项目和既有竞技又有普及项目的参赛单位变化较大的原因之一。

3.3参赛人数分析

由于健美操啦啦操比赛单项多,参与人数也较多。经统计2016年参赛运动员为386人(秩序册中少统计1人),2017年参赛运动员为291人(秩序册中多统计1人)。从表3可以得出:2016年参加一项的运动员占67.36%,参加两项的占24.10%,参加三项的占8.55%;2017年参加一项的运动员占57.04%,参加两项的占26.80%,参加三项占16.15%,参赛运动员总人数较2016年减少95人,而单个运动员参加多个单项的比例增加。通过调查发现:

(1)由于竞技学生基数小,重复使用率较高,如女单、男单组合成混双。另外,多数竞技学生兼顾竞技与普及项目的多个单项,俗话说“能者多劳”,他们在体能和快速学习组合套路上占有明显优势。

(2)竞技健美操没有设定具体的规定套路,只要符合比赛执行的评分规则即可,为此,也有少数学校钻空子,将一套操改变人数、队形、路线、配合动作等变成多个单项。器械操与徒手操也存在类似的钻空子现象。

(3)单个运动员参与多个项目,是导致2017年参赛运动员数量减少的原因之一,而前面所述的单个项目设置减少、项目更换、报名参赛要求提高都是参赛单位减少、参赛运动员减少的原因。

3.4参赛裁判员分析

健美操裁判员执法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到健美操运动的发展,高水平、高素质的裁判员队伍不仅能保障比赛的顺利进行而且能推动健美操运动不断向前发展[5]。(粤教体函[2012]34号)全省性学生年度单项体育赛事、学生艺术比赛计划由省教厅审定,委托广东省学生体育艺术联合会(简称省学体联)具体组织举办,比赛获奖证书加盖省学体联印章。省学体联在承担赛事的同时也承担裁判员的培训工作。因裁判员从各校有资质的健美操教师中抽调,故裁判员也即教练员。为扩大裁判员队伍,裁判员和教练员培训同步,起初由各地市主管部门聘请广东高校知名教授对健美操老师进行最新裁判规则培训,并通过考核颁发裁判员等级证书,之后培训正规化、规模化,次数由一年一次增为多次,时间由一天增为三天,内容由单纯理论培训增设了健美操基本功、套路推广等技术指导。抽调的执裁裁判在赛前再进行实操培训。培训不仅培养了一批有专业素养的裁判员,也提升了教练员比赛规则认知度,逐步解决了各地市健美操比赛执裁杂乱无章的局面。2016年各地市比赛更是提高一个档次,直接由省学体联全盘管理,裁判员培训与管理工作更专业化,全场评分系统采用Nat sport赛事电子评分系统,健美操比赛更加公平、公正,让各地市健美操老师意识到教学与训练要专、精、尖,才能在竞赛中取胜。

3.5参赛教练员(健美操教师)分析

教练员是一个训练团队的核心,教练员的资质水平直接影响训练的效果。中小学校教练员基本由在校教师担任,这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学校健美操师资情况。从对两届省赛的44位教练员调查中得知:

(1)年龄结构:青年占27.27%,中青年占56.82%,表明教练员以中年、中青年为主,偏年轻化。

(2)学历与职称:本科36人,占81.82%,表明教练员学历呈“梭形”。初、中级职称老师是学校健美操教学与训练的中坚力量。

(3)专业方向、运动经历:健美操啦啦操专业方向占56.82%,相近专业方向占22.73%,其他占18.18%。26人参加过竞技健美操训练,35人参加过大众健身操、啦啦操训练,15人参加过体操训练,15人参加过舞蹈训练,表明近一半教练非专业方向出身,虽然相近方向的教练通过培训后上手较快,但仍不敌系统的专业培养。

(4)带队经历:带竞技项目的29人,带普及项目的43人,两项都带28人,另外有17人還兼带其他运动队,表明教练员带队任务较重。参照运动经历,7人没有竞技健美操的训练经历却带竞技健美操队,有8人没有大众健身操啦啦操训练经历却带大众健身操啦啦操队,教练员不专业、半专业的现象对该项目在学校的开展有很大影响,表明教练员的专业性仍需提高。

3.6参赛学校健美操啦啦操开展情况

学校健美操啦啦操开展目前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特长生的培养,一个是选项课的普及。参赛的11个市28所学校中,13所学校招健美操特长生,11所参加竞技健美操项目,仅有2所没有组建竞技健美操队,访谈中得知,这2所学校以啦啦操(含技巧)来打开学生的升学渠道。28所学校中12所未开展健美操选项教学,6所学校是为了保障特长生的专业训练无暇顾及选项教学,他们担负着特长生的升学压力,以竞技成绩搏取高校入学资格。16所有竞技健美操队的学校中仅1所未参与普及项目比赛,从各单项参赛运动员名单和比赛现场表现中可以看出,大多数竞技项目运动员参与了普及项目,他们成为普及项目队伍中闪耀的明星,让普及项目更加出彩,甚至有队伍全员用特长生参与普及项目,这无疑大大提高了普及项目的完美性,但也增加了非特长生的取胜难度。

体育教学为学校的日常工作,但难以量化评比,竞赛和高考成了学校对体育教师评价和对外宣传的主体,为此,竞赛和升学自然成了体育老师的工作重点。但从健美操啦啦操的长远发展来看,仅靠部分特长生维持该项目的发展是不够的。另外,教育部要从2018年初中起始年级开始执行,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6],这无疑要对健美操啦啦操的长远发展提出新的方向。项目的发展需要有学生基础,选项教学是发展的一个良好平台,让更多的学生参与到项目的学习中,参与到项目赛事中,普中培优。

4 结论与建议

4.1高中健美操啦啦操项目在广东省珠三角外其他地区的发展相对薄弱。加大珠三角外其他地市的项目推广和宣传力度,增加有健美操啦啦操专业方向的相关高校对中学进行一对一的扶持。

4.2部分以前参加竞技项目的单位转战普及项目,导致参与普及项目的单位变动较大。项目发展需要扩大普及面,让更多学生参与到健美操啦啦操中,禁止特长生参与普及项目,同一运动员只能参加2个单项。

4.3赛事由上向下、统一管理,竞赛执裁走向正规化、专业化,但需要去功利化、形式化,加大培养力度、考核力度,严格把关培训质量,为保障学校师资的专业化提供帮助。

4.4教练员(老师),偏年轻化,精力有限,且有不专业、半专业现象。建议在省体联健美操啦啦操协会的主导下,带动各地市成立分协会,由分协会筹划市内健美操老师专业化提升工程项目。

4.5教师以竞赛和升学为工作重点,存在短视现象,忽视了项目的长远发展。建议以选项教学为根基,特长与普及相结合,以赛促教、以赛促学,在普及基础上,普中选优、普中培优,形成良性发展。

参考文献:

[1] 王之春,苏晓敏.体操项目流变——健美操与啦啦操的分化与发展[J].军事体育进修学院学报,2011(4):57-60.

[2] 王洪.啦啦操教程[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13.

[3] 傅雪云,江山.江苏省中学生健美操比赛组织结构模式和参赛情况的调查与分析[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5(4):41-43.

[4] 王之春,骆意,苏晓敏.论体操、健美操与啦啦操的衍生与回归[J].体育文化导刊.2011(11):155-158.

[5] 陶李军,李海.湖南省体育院系健美操专修生裁判能力构成及评定[J].体育科技文献通报.2011(4):34-35.

[6] 教基厅〔2018〕5号.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EB/OL]. http://www.moe.gov.cn/srcsite/A06/s3321/201802/t20180223_327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