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通用的死局

2019-11-25 15:29:14 《汽车观察》 2019年10期

黎冲森

美国最大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又遇到大麻烦,因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就工作岗位、薪酬、福利等谈判崩溃,4.8万工人大罢工已持续一个多月。有分析认为,罢工已导致通用的利润损失超过10亿美元。截至2019年10月11日,通用的股票市值蒸发超过40亿美元。通用在美国、墨西哥的工厂也因此被迫关闭。

10月12日,据CNBC报道,通用似乎向UAW妥协,计划在美国本土的工厂直接投资77亿美元,以改善工人的福利条件。而先前通用提出的方案是,在美国投资70亿美元,属直接和间接投资的组合,承诺增加5400个工作岗位。通用认为,新的提议对双方都有利,“公平且值得”,但UAW并不买账,双方的谈判还在持续中。

其实不只在美国,通用在韩国的分公司此前就开始罢工。9月9日开始,韓国通用汽车工会组织了为期3天的罢工,参与人员包括8000多名工会成员和2000多名研发人员。其诉求也是要求公司提高薪酬待遇等,不过最后被公司拒绝。

2019年上半年,通用汽车净收入709.38亿美元,同比下降2.64%,在全球卖出381.80万辆。上半年,美国汽车市场总销量下降2.4%。通用汽车因传统乘用车销量下滑而拖累了其整体销量。在全球汽车市场不景气的状况下,罢工给通用“雪上加霜”。

通用1908年由威廉·杜兰特创建,最初生产别克牌汽车。初期,通用就采取了进攻性的并购策略,收购了奥斯莫比尔公司,收购凯迪拉克、吉姆希等品牌,1911年开始生产雪佛兰汽车。到2009年,通用宣布淘汰奥斯莫比尔品牌。而1955年,通用就成为全球首家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在1950年代,通用在全美汽车市场份额占比达50%,当时有通用的高管还嫌少,称:“每10辆车中,竟然有5辆不是我们的。”

但在最近83年的发展历程中,通用在1936年、1998年、2007年和2019年爆发了4次工人大罢工。其实除了这4次,还有两次:1945年-1946年,美国爆发了工人大罢工运动,其中包括通用汽车工人的大罢工。但这次大罢工运动并非只有汽车业,还涉及铁路、煤矿等诸多领域。另外一次则属“未遂”,即2015年10月,通用通过妥协与UAW签订了为期四年期的协议,避免了一次工人罢工。

而UAW自诞生起,就在历次汽车工人大罢工运动中发挥领导作用,被誉为“世界上最具战斗力的工会”。而通用深受其“害”,在全球汽车业发展史上可能没有第二家。它也是企业究竟该如何平衡劳资关系的镜鉴,值得当代中国车企思考。

1936年:首次交手落败

在美国密歇根州弗林特市,距离密歇根大学弗林特分校约1.6公里处,通用汽车曾在此建有生产基地。1936年,通用此处的工厂爆发了工人大罢工。这次罢工持续44天,延至1937年。

此次大罢工后,通用把工厂迁走了。不过,通用汽车学院(凯特林大学前身)还在那里。后来这所学校的学生每年都有许多人进入美国的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制造商及其供应商那里实习或工作。也就是在这次罢工中,通用成为首家与UAW谈判的汽车企业。

对通用而言,自此就绕不开UAW。UAW于1935年成立,当时美国联邦政府通过了《瓦格纳法》(Wagner Act),旨在保护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1936年至1950年,美国汽车业高速发展,UAW也迅速成长,巅峰时成员高达150万人。

UAW首任主席为前浸礼会牧师霍默·马丁(Homer Martin),思想领导者为鲁瑟(Reuther)三兄弟:维克托( Victor)、罗伊( Roy)和沃尔特( Walter)。其中沃尔特·鲁瑟对工会的影响力最大。

沃尔特大学毕业后进入福特公司,但1932年因组织工会活动而被开除。1935年,28岁的沃尔特协助成立 UAW位于底特律的西区 174分部,并被推选为主席。

1936年12月底,在通用位于弗林特市的两个工厂内, UAW成员因其诉求无法获得工厂认可而感到沮丧。12月 30日,他们占据工厂,静坐并拒绝离开。UAW要求召开全国性会议,代表通用所有工厂集体进行谈判。但通用不接受,坚持以全公司为基础进行谈判。当时,通用在美国14个州的25个城镇中生产雪佛兰、别克和渔夫牌汽车主体。

于是,通用关闭了工厂的暖气,但工人坚持不离开。1937年 1月 11日,当地警方使用催泪弹和警棍向雪佛兰2号工厂发起进攻,工人也投掷汽车部件进行抵抗。2月 11日,在驱散罢工者失败后,通用选择了让步,签署协议,以确保“公司从此以后承认UAW是代表公司员工中的工会成员与公司进行集体谈判的机构”。罢工就此停止。

但双方僵持期间,罢工直接迫使通用7家工厂关闭;当时通用有20多万员工,罢工导致其中约33400人失业。也就在这次通用工厂的工人罢工中,UAW确立起代表汽车工人利益的“化身”。

其实,UAW成立后就组织了系列罢工活动,通过与通用、福特、克莱斯勒谈判,为美国的汽车工人争取了加班工资、带薪假期等权利和福利。

通用的罢工事件后数月,UAW迫使克莱斯勒也签署了类似协议。但当时福特抗拒UAW的做法。1937年5月 26日,UAW决定在福特的荣格河制造区发放工会组织的传单。当UAW成员穿过人行天桥靠近工厂时,福特的保安对他们进行袭击和殴打。随即这事作为新闻头条传遍了美国。尽管如此,福特抗拒UAW的诉求坚持了4年,直到1941年,UAW最终获得了福特的承认。自此,代表劳工的UAW在全美可与汽车公司相匹敌。

此后,1945年 11月,沃尔特还组织了通用的罢工。他要求通用在保持汽车价格不变的情况下,给工人加薪30%。通用拒绝了其诉求。于是,罢工开始,并持续了113天。最终,通用仍拒绝向工会公开其账簿或者与工会探讨定价问题,但同意给工人加薪和提高假期工资。UAW再次迫使通用屈服。

目前,UAW是美国最大的独立工会,代表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家汽车制造商在美国的近15万名工人。UAW在美国汽车业持续斗争数十年,为工会成员争取了条件越来越好的合同,曾促进了美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但后来也阻碍了美国汽车制造业的发展,影响了底特律的命运。

1998年:再次妥协

1998年,通用又遭遇工人大罢工。6月5日,通用的密歇根州弗林特工厂冲压车间,在UAW的号召下,冲压车间的约3400名工人进行大罢工。

起因是,UAW认为通用未履行更换安全性更高的生产设备的承诺。因为通用曾承诺1995年投资3亿美元更新工厂设备,但3年后仍没进展。而此前,因为生产安全事故,通用在美国的其他工厂就发生过7次罢工。

这次罢工从弗林特工厂开始,然后蔓延至通用的其他5个装配厂,人数增加到5800名。1998年7月29日,劳资双方通过协商彼此做出了让步,最后达成共识。通用承诺投资1.8亿美元更新现有工厂设备,而这笔预算原本计划开设新工厂;为挽回停工造成的经济损失,工会同意工人每日工作量增加15%。

其實,此前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美国汽车市场就不太景气,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的销量都大幅下滑。通用面临债务压力,为确保工厂正常运转,不得不压缩成本;无奈之下,工会同意了通用采取削减工人工资、工资冻结和裁员等系列举措。

在此期间,通用还采取了并购扩张策略。比如1990年,通用购买瑞典汽车制造商萨博的股份超过50%。同年,通用购买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摩天大楼复兴中心,将总部迁至底特律市中心。1999年,通用收购了悍马品牌。同时,通用还投资了电动汽车等新业务,这在业内应该算是比较早的尝试。1996年,通用推出了仅供租赁的EV-1电动汽车。但遗憾的是,这款车因持续亏损,看不到盈利的希望,无奈之下,2003年通用将之淘汰。

但到20世纪90年代末,美国汽车市场开始回暖,通用的财务状况也开始好转,并实现持续盈利。UAW见状,要求通用提高工人的薪资福利,这样劳资关系又变得紧张起来。最终,双方难以达成共识,罢工就开始爆发。

此次罢工前后延续54天,导致通用在北美的装配厂全部停工,造成20亿美元的损失。这对当时的通用而言是致命性的。此后,通用似乎更畏惧UAW,选择了以和为贵,签下公司史上最昂贵的劳资合同,1999年将管理层的奖金提高到创纪录的水平。这似乎为下一次工人罢工的爆发又埋下了隐患。

2007年:后座力巨大

9年后,通用又爆发了工人大罢工。

2007年9月24日至26日,罢工持续仅两天,但参与人数高达约7.3万人,导致纽约、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等地的80多家工厂被迫停产,通用每天损失超过3亿美元。

引发罢工的情形跟上次相似,通用和UAW双方经过20天的谈判,最终没有谈成,在工资、福利、工作保障、设施投资等方面难以达成新的工作合同。

其实,UAW也很清楚,当时汽车行业处于下行周期,工人们更需要工作保障。而此前的2005年,通用亏损达105亿美元,于是决定重组,准备在3年内从薪金名册上裁掉7万人。

罢工发生几个月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经济衰退和信贷萎缩重创美国的汽车企业和车市,福特、通用、克莱斯勒均申请破产重组,同时工人都加入了UAW,当时薪资和福利高达70美元/小时,车企的负担异常沉重。

金融危机加速了通用坠入谷底。2009年,美国政府赶走了通用总裁兼CEO瓦格纳,并任命弗里茨·韩德胜为CEO,同时要求通用6月1日前提交政府满意、工会和90%债权人认可的重组方案。

当时,通用负债高达1728.1亿美元,而总资产仅为822.9亿美元。无奈之下,为彻底清理债务和节省成本等,寻得新的生机,2009年6月1日,通用向纽约南区美国联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而此前4年,通用亏损超过800亿美元。这是美国历史上第四大破产案,也是美国制造业最大的破产案。

通用的破产重组得到了美国政府和时任总统奥巴马的支持,当然支持不是无偿的,是有条件的。根据重组计划,美国财政部向重组后的通用(称之为“新通用”)注资600亿美元,其中500亿美元是让联邦政府持有其60.8%股权。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还指定爱德华·惠特克担任其董事长。

惠特克并非汽车圈里的人,美国政府选择他的主要考量是,改变通用的传统企业文化,监督通用如期偿还政府的债务。因为重组后,政府成为通用的最大股东,董事会自然成为政府所持股份的监督者。也就是说,重组后的通用实际上是一家国有控股型企业。

同时,美国政府又向通用提供援助资金约300亿美元,以保证通用在破产保护期间能继续运营。通用也把其主要优质资产出售给新通用。这样,在新通用的股权结构中,美国政府和加拿大政府共持股72.5%,UAW持股17.5%,债权人持股10%。

让外界备感意外的是,通用的重生速度远超预期。2009年7月10日,通用宣布,签署了协议,新通用开始正式运营。根据协议,注入新通用的优质资产包括雪佛兰、凯迪拉克、别克和GMC四大核心品牌以及销售网络(包括所有在华业务机构及其他海外资产)等。而亏损的品牌萨博、悍马等计划出售。这样,通用40天就成功脱离了破产保护程序。

通用还计划,2010年底,新通用运营34家总装工厂、动力总成及冲压工厂,比2008年的47家减少13家;重建北美经销网络,减少美国境内的经销商数量,并尝试网络营销模式;同时,重点开发环保型绿色车型,包括微型汽车等。

当时,弗里茨·韩德胜对外表示,根据要求,2015年偿还5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贷款,同时宣布裁减450个高级管理职位,包括北美区总裁一职。裁减高层管理者,通用过去极少这样做,以往的做法是,即使其所领导的团队业绩不佳,也只是将其调离美国本土,以示惩诫。

此外,还采取了降低劳动成本的策略,与UAW签订新的合同,希望降至日本丰田公司工人的工资水平,因为此前通用的工人工资水平远高于国际同行。

在工人罢工和金融危机的夹击下,通用陷入了破产重组境地,又在美国政府的强力支持下获得新生。但通用和UAW的关系依然没有根本性改变,隐患依旧,只是在等待下一轮时空环境的转变而重新恶化。正如外界评论的那样,2013年汽车城底特律破产,其中就有UAW的一份功劳。UAW“折磨”通用的新一轮罢工又将何时爆发?

2019年:意志消耗战

2019年9月15日最后一分钟,通用超过4.8万名工人在UAW的组织下又罢工了。这是美国近12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性罢工。

此次罢工导致通用在美国9个州的33个工厂和22个零件配送仓库关闭。通用约10000个美国的供应商受到影响。有人推算,罢工期间,通用平均每天损失5000万至1亿美元。

导火索是通用准备在人力成本更便宜的墨西哥生产卡车。其实,早在2018年11月通用就宣布,为筹集资金投资电动汽车业务,计划2019年11月关闭4家美国工厂,其中3家工厂已停产。2019年底前全球裁员15%,其中管理层裁减25%,薪资制员工及合同制员工的人数降至15%,这样全球裁员人数或达14700人。在全球范围内关闭7个生产基地。通用称,整个重组计划2020年底前将公司成本降低45亿美元,将增加现金流60亿美元。通用的这些做法激怒了UAW。

UAW认为,通用近两年利润不错,尤其过去一年利润达80亿美元,理应多分利润给员工,兑现每年涨薪的承诺,但通用只愿照常支付工资,还认为在美工厂已经给工人很高的工资待遇。UAW还认为,2009年通用破产时,员工作出让步助其渡过难关,而现在公司决定关闭美国4家工厂,是“背叛”。

从财报来看,通用的盈利状况的确还不错。2019年上半年,通用的净利润45亿美元,同比增长32.08%。过去三年,美国消费者的新车购买量创新高,通用在北美的利润总额达350亿美元。通用坦言,取得较稳健的业绩主要凭借在北美市场的销量表现和有效的成本控制。

有分析认为,UAW组织罢工的另一个目的是为转移视线和摆脱丑闻。此前,UAW董事会成员Vance Pearson因涉嫌挪用工会经费被美国司法部提起刑事讼诉,UAW主席Gary Jones等高管接受联邦政府调查,他们涉嫌滥用职权、勒索汽车业高管并收受回扣,涉嫌挪用会员会费来支付高尔夫郊游、高级雪茄和私人别墅等费用。

事实上,此次罢工前,UAW与通用已谈判数月,因为双方签订的4年期劳工合同在2019年9月14日就到期,所以双方一直在就员工的新一轮四年期劳工合同展开谈判,但到9月15日凌晨仍未谈妥。

UAW的意见是,通用应将部分工厂从墨西哥转移到美国,为美国本土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但此提议遭通用拒绝。UAW还认为通用应提高薪资福利,但双方在薪资、医保、福利、临时工和利润分成等问题上分歧很大。

UAW副主席、首席谈判代表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表示,双方意见相距甚远,通用在谈判中几乎没有任何让步,拒绝工会的合同提议,罢工是工会的最后手段。

另外,近年来,通用计划将研发重点放在电动汽车领域。UAW指出,电动汽车生产所需的劳动力较少,担心公司无法保障工人就业数量。

而在通用看来,公司新增70多亿美元的工厂投资,直接增加5400个新职位,提供更高的利润分成、国内领先的健康福利及每人8000美元的合同改签补偿,通用已经给出了诚意,在此情况下,UAW仍选择罢工,令人失望。通用认为,四年前与UAW签订的劳资协议已经给工人较为优厚的条件,并加薪3%,而关闭国内工厂是为应对市场转移,未与工人分享利润是为确保经济下行时员工能保住饭碗。

据报道,双方最初谈判时,通用拟要求工人支付15%的医疗费用。尽管它低于美国全国平均水平(28%),但远高于目前工人支付的3%到4%。当时UAW犹豫不决,后来通用收回了此提议,维持现有水平。

但为降低罢工造成的影响,10月7日,通用宣布暂时解雇其在墨西哥工厂的415名工人。而早前一周,通用已临时解雇墨西哥另一家工厂的6000名员工。这使其北美皮卡生产线全部陷入瘫痪。

罢工还在继续,尚无法预测何时结束。双方的谈判时断时续。对UAW而言,与通用的谈判结果非常重要,因为其直接影响UAW后续与福特、克莱斯勒谈判的底气。

走得出怪圈吗?

83年间,百年老店通用内部已经爆发4次工人大罢工。在历次与UAW博弈中,通用似乎总占下风,常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据招商证券统计,UAW每次谈判均能带来工资的显著提高。20世纪70年代以前,几乎每次劳资谈判都伴随着罢工,而每次协议的签订也都意味着通用涨薪近10%。到20世纪70年代,UAW有意克制了罢工活动,但工资涨幅却提升到新的高度,10年间平均工资年化增长率10%。

从中可以感知到,对于代表美国和加拿大汽车工人的UAW,的确不能小觑,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制造商常被其搞得不堪重负,甚至陷入破产重整境地。

客观上说,UAW曾为工人争取实际利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其一味地为工人争取高薪资和福利也给汽车制造商造成了很大伤害。比如其“岗位银行”(jobs bank),要求企业不得裁减冗员,有义务为他们重新派岗,且此间不工作也可拿到95%的薪资和福利。这实际上就是一项“大锅饭”制度。又如其“30年退休”(30 and out)制度,允许工人工作30年后就有退休资格,享受完整的退休金和医保。这导致有些工人50多岁就能退休,且退休金完全由通用支付。所以,专家认为欧美的工会制度已误入歧途,不适合制造业发展。

从企业而言,通用等受够了UAW的“纠缠”,但又没法甩脱,只能不停地提高工人福利,并最终被高成本拖累,比如通用战略性退出俄罗斯、委内瑞拉市场,结束在澳大利亚的汽车生产,出售欧宝业务给标致雪铁龙集团等。又如,早在1990年代,通用就准备电动化,开发了EV1电动车型,并承诺重振电动皮卡工厂和生产电池电芯的工厂,但总是举棋不定,尤其遭到UAW的反对后又缩了回去。

在美国开厂,工会让人生畏。面对UAW,通用在历次罢工中的表现也许会被人看作“軟弱”。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以看看福耀集团和特斯拉两个例子。

2019年通用工人大罢工,让福耀集团创始人曹德旺无意中火了一把。2019年8月,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夫妇投资拍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上映。它通过美国人的视角讲述了福耀在美国开工厂的故事。巧合的是,2008年12月通用关闭的俄亥俄州代顿工厂,6年后由福耀接手。

福耀刚进入,便遇到工会提出的薪酬、工作条件、带薪休假等问题。与通用和UAW不断纠缠的做法不同,曹德旺态度强硬,直接拒绝工会的要求。2017年11月,美国劳资委组织了一场官方投票,试图解决福耀是否需要成立工会的争议。结果,444票赞成,868票反对。福耀在对阵中胜出。

曹德旺说:“如果工会成立的话,我就关厂不做了。通用怎么倒掉的?通用就是死在工会上面。(工会)整天不干事,反对,美国制造业衰败就是这样引起的。”

而特斯拉CEO马斯克也是反工会的典型。马斯克公开抨击UAW,指责UAW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汽车制造业,无法忍受工会工人进入特斯拉的工厂,并支持非工会体系的电动化供应链。

UAW几乎见证了美国汽车制造业发展的重大变迁。2008年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商前往华盛顿请求援助,2013年底特律宣告破产,高成本迫使汽车工厂纷纷撤出,人口规模从200万锐减到70万。UAW成为众矢之的。

通用与UAW周旋了80余年,被UAW施予的压力有增无减,这促使通用坚定意志到他国建厂。但通用与UAW之间的隐患至今没有解除,甚至成了死局,也许若干年后UAW导演的工人罢工戏码还将重演。通用最终走得出与UAW艰难博弈的怪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