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美国陆军“下一代班组武器”欲出炉?

2019-11-20 02:44:41 《轻兵器》 2019年11期

D boy

美国陆军在2008年左右测试中的LSAT样枪,该枪发射塑料壳埋头弹

美国陆军官网发布的NGSW样枪设想图,但实际上就是画个样子

AAI公司在2006年向美国陆军提交的LSAT样枪

NGSW计划的来龙去脉

美军NGSW计划并不是突然拍脑袋提出来的,这项计划可追溯到已经发展了十几年的LSAT(全称Lightweight Small Arms Technologies,简称LSAT,“轻量化轻武器技术”之意)轻机枪研究计划。

早在2003年,由美国三军轻武器总规划办公室(JSSAP)主持一项名为轻量化机枪(全称Lightweight Machine Gun,简称LWMG)的研究计划,打算为美军研制一种可同时取代M249轻机枪和M240通用机枪的全新武器,该项目以减轻质量为优先考虑,要求武器质量减轻35%,枪弹质量减轻40%.

经过对竞争方案的论证,JSSAP于2004年选定由AAI公司领导、多家企业联合组成的一个研究团队进行具体的技术研究,项目名称改为LSAT。

LSAT轻机枪的最终目标是发射无壳弹,但考虑到无壳弹技术在成熟度上存在风险,所以LSAT计划同时开展塑料壳埋头弹和无壳弹两个方案的研究,以无壳弹作为最终目标,但万一技术不成熟,则以塑料壳埋头弹作为替代方案。

2011~2012年期间,在美国陆军测试中的LSAT样枪。该枪发射塑料壳埋头弹,外形已经有所改变

AAI公司研制的与LSAT样枪配套的两款5.56mm枪弹。图片上方是外壳呈半透明状的CT埋头弹,下方是CL无壳弹。因为CL弹没有弹壳,所以全弹外形直径更小一些

7.62mm CT型LSAT輕机枪

2006年,AAI公司公布了LSAT计划的两种方案样枪,且都能实际发射。该项目中的塑料壳埋头弹也被称为伸缩式弹壳(Case Telescoped),在项目中一般简称为CT,而无壳弹则简称为CL(Caseless)。虽然CT型、CL型的LSAT原型枪都能实际发射,但显然CT型号的原型枪更成熟一些,所以在2008年就提交了CT型的LSAT样枪及枪弹给美国军方进行测试。2011年年底,还在本宁堡进行了模拟实战测试,包括实弹射击、全副武装越野6km或短途冲刺200m后再行射击、城市战模拟练习等多种测试项目。至2015年5月止,美国陆军已经在接收的10挺LSAT原型枪上一共发射了85000发CT弹。AAI公司的技术人员宣称,LSAT的技术潜能已经发掘到底了,就看陆军到底决定什么时候正式装备。

2012年出现的折叠/伸缩托LSAT样枪

美国陆军测试人员正在试射7.62mm CT型LSAT轻机枪

7.62mm CT弹及其弹链,其改用不透明的黑色材料作弹壳

即使参与过测试的士兵都认为LSAT比M249更好,但美国陆军仍然没有决定采购LSAT,甚至连一个“XM”前缀的命名都没有赋予它,反而要求供应商继续进行各种延伸项目的研究。比如2003年提出LWMG计划时原定是有5.56mm轻机枪和7.62mm中型机枪两种型号的,但在LSAT项目正式开展后一直把精力集中在5.56mm轻机枪上。直到2013年才开始研制7.62mm CT弹及其样枪,7.62mm CT型LSAT机枪的实弹测试也是在2016年才开始。另一方面,AAI公司也在尝试研制发射CT弹的卡宾枪。

在研究7.62ram CT弹的同时,美国陆军又同时研制出一种新的6.5mmCT弹,并同样在2016年通过弹道验证枪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6.5mm CT弹在射程、精度和杀伤效果等方面优于5.56mm CT弹和7.62mm CT弹。

由于6.5mm CT弹的弹道性能表现优越,所以美国军方偏向于采用6.5mm口径的LSAT,取消5.56mm和7.62mm两个方案。也就是说,将来拟只装备一种口径的机枪,而不再装备5.56mm轻机枪和7.62mm通用机枪。于是,便决定继续深挖6.5mm塑料壳埋头弹的潜能。

同时,AAI公司德士隆系统分公司(AAI Corporation Textron Systems,即原本由AAI公司牵头研制LSAT的联合研究团队所成立的实体组织。目前,该实体组织旗下除了AAI公司,还有温彻斯特、HK等公司的人员参加)也在当年试制出6.5mm CT弹的轻机枪及卡宾枪。

新的变化很快就出现了。2017年7月25~27日,美国陆军在本宁堡召集防务供应商举行秘密会议,会后宣布将于未来10年内,为旅级战斗队(BCT)和部分支援单位研制取代M249轻机枪的“下一代班用自动步枪”(全称Next Generation Squad Automatic Poifle,简称NGSAR)。

其实,NGSAR就是LSAT的后续方案,因为NGSAR的技术指标几乎吻合一种采用中间口径的LSAT的方案。与LSAT有所不同的是,NGSAR提出要搭配具有测距和即时弹道解算功能的单兵武器火控系统,因此有媒体报道NGSAR计划时,是用“智能枪械”来称呼的。

武器系统权衡评估美国陆军研究与工程中心在2016年4月有关6.5mm CT弹测试报告中的PPT页面。为便于阅读,笔者将PPT页面中的一部分英文译为中文。图中可见,6.5mm CT弹在存速、终点动能方面都优于5.56mm、7.62mm弹,柱状图中其他口径均有说明是在什么枪上发射,但6.5mm CT弹没有说明是在LSAT上发射,所以测试数据估计是在弹道验证枪上取得的

但对于NGSAR将采用何种口径,并没有准确的答案,有各种传言称NGSAR将采用6.35~6.8mm范围内的一种新口径,后来这个传言更是直指NGSAR将采用美国陆军研究与工程中心(ABDEC)所研制的一种新的6.8mm枪弹。

在美国陆军的原定计划中,将在2022财年尽快将现役的80000挺M249替换成中间口径的NGSAR。而负责研制LSAT的AAI公司德士隆系统分公司也在2018年2月7日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展示了以LSAT技术为基础的NGSAR原型枪。

由此可见,所谓的NGSAR,其实就是采用新口径及安装了火控系统的LSAT,但NGSAR所发射的塑料壳埋头弹已经不是2016年研制的6.5mm长弹头,可能是后来的研究中,技术人员研制出了一种性能更優的6.8mm弹头配装在原来的塑料壳埋头弹上。

然而,在NGSAR计划还没有进入实质性测试之时,2018年7月,美国陆军又宣布了更新的NGSW计划,并选择5家公司提供6种NGSAR项目的原型枪参与竞争。虽然美国陆军没有明确表态,但NGSAR肯定已经被取消,原本只是独家包办NGSAR研究的AAI公司德士隆系统分公司,不得不与其他防务供应商一起参与到NGSW的竞争之中。

NGSW正式出炉

在2018年10月4日正式发布的原型枪需求草案中,美国陆军合同司令部称“该两种武器型号均通用同一口径的枪弹,且要使用由政府提供技术规范的6.8mm弹头。”

AAI公司最初试制的6.5mm CT口径卡宾枪

这两种武器型号分别为NGSW步枪(简称NGSW-R)、NGSW自动步枪(简称NGWS-AR,需求草案中英文为“NGSW-Automatic Rifle”。在美军术语中,班组武器中的“自动步枪”就是指“轻机枪”,这是从美军装备的第一种班用轻机枪BAg即勃朗宁自动步枪沿用下来的习惯)。NGSW-R将取代目前装备的M4/M4A1卡宾枪;NGSW-AR将取代M249轻机枪。

也就是说,参与竞争的投标方要同时研制枪弹(弹头的口径是指定的)、卡宾枪和轻机枪3种产品。美国陆军称,该项目的研发周期为27个月,这意味着大概在2021年的某个时候就可以选出赢家。而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A.米勒(Mark A.Milley)将军更是在2019年4月10日的《陆军时报》上宣称,陆军将计划采购约10万具发射6.8mm枪弹的下一代轻武器用于近距离交火(这个近距离是指轻武器作战的距离,而非CQB室内近战)的步兵单位,这10万具轻武器包括NGSW-R和NGSW-AR。

根据2018年10月4日颁布的NGSW原型枪需求草案,美国陆军对NGSW-R和NGSW-AR原型枪的主要要求是:

a.左右手均能操作;

6.5mm CT弹剖面图,该弹是将一枚直径6.5mm的长弹头装到7.62mm CT弹弹壳内

几种弹比较,从左到右依次为:7.62mm NATO弹、7.62mm C T弹、6.5mm CT弹,5.56mmCT弹

b.有可拆卸的消焰器、消声器和即使刚射击后也能对这两个装置进行安装或拆卸的工具;

德士隆公司公布的6.5mm口径NGSW-AR原型,图中远处是卡宾枪,中间是5.56mm轻机枪,近处是6.5mm轻机枪。实际上,6.5mm CT轻机枪从外观看就是原来的7.62mm CT轻机枪。因为这两种弹的弹壳是一样的,所以最主要的设计更改是枪管部分

德士隆公司在2017年公布的6.5mm CT口径NGSW-AR卡宾枪,外观比2016年时的6.5mm CT卡宾枪有所变化

c.有可快速安装、拆卸的枪背带;

d.有手动保险、半自动和全自动射击模式的快慢机;

e.能够耐腐蚀、耐磨损、抗冲击,发生核生化污染后的洗消、去污剂,战场上的化学品、电磁脉冲和网络攻击也不会损坏枪支;

f.外表不反光、非黑色,外表的颜色要比481号浅狼棕色暗、比499号狼棕色亮;

g.适用于所有环境和气候条件,包括海洋、高空、高湿度、降雨和沙漠条件;

h.与作战服(包括防弹衣和MOLLE装具)、防生化服、潮湿天气和寒冷天气下的衣物兼容;

i.如果NGSW-AR能使用弹匣,则这两种武器之间可通用弹匣;

j.有MIL-STD-1913导轨,能够安装各类现役的光电瞄准装置,如光学瞄准镜、红点镜、激光指示器等。

有趣的是,NGSW未再提出要与最初设想的智能枪械NGSAR一样,必须搭配单兵火控系统。实际上,单兵火控系统是美国陆军正在研究的另一个计划,而这个单兵火控系统原本就要求可通过皮卡汀尼导轨安装到现役武器上使用。因为只要NGSW和单兵火控系统各自都研制成功了,那么组合到一起毫无障碍,所以NGSW就不再提及搭配单兵火控系统的要求。

目前选定的5家防务供应商向美国陆军提交了共计6种候选设计方案,分别为:

AAI德士隆系统分公司(下文简称德士隆公司),其设计仍然是基于LSAT和NGSAR的改进,投标方案的编号为W15QKN-18-9-1017;

FN美国有限责任公司,即比利时FN公司的美国分公司,其提交了两套设计方案,方案编号分别为W15QKN-18-9-1018和W15QKN18-9-1019;

通用動力OTS公司,方案编号W15QKN-18-9-1020;

PCP战术有限责任公司(PCP Tactical,LLC),方案编号W15QKN18-9-1021;

在M110狙击步枪上测试单兵火控系统,单兵火控系统作为美国陆军在研的另一个计划,与NGSW计划组合并无障碍

德士隆公司展出的NGSAR项目中最后的两款样枪,图中近处是卡宾枪,远处是轻机枪。其卡宾枪与最初公布的在外观上有所改变,各军事媒体推测该公司提交的NGSW原型也是同样的外形,因此一度将此视作德士隆公司NGSW的样枪进行报道

德士隆公司在2019年9月10日第一次公开的NGSW原型,外观上再次发生变化

SIG公司最初公布的NGSW-AR轻机枪, 整体为黑色且没有枪管罩

SIG NGSW-AR轻机枪的射击画面。由于NGSW的招标草案中对外观颜色有要求,所以这支才是提交给美国陆军的样枪,而黑色外表的NGSW-AR是用于商业展销的产品

西格-绍尔公司(下文简称SIG公司),即瑞士西格(SIG)公司的美国分公司,方案编号W15QKN-18-9-1022。

2019年4月,德士隆公司首先向JSSAP办公室提交了他们的NGSW原型枪。紧接着在5月,SIG公司直接对外界公开了他们的NGSW原型枪。

目前,其他3家公司还没有对外公开他们的NGSW原型枪,也不清楚他们会采用自己研发的枪弹还是使用其他竞争对手的研究成果。但估计应该都提交了原型枪(至少估计FN公司应该交付了)。因为美国陆军计划于2019年6月在本宁堡进行试射,开展正式的评估,以测试供应商所交付的原型产品在设计和功能方面的符合性。测试周期预计持续3个月,测试期间,参与测试的士兵也会报告他们对所测试原型枪的接受程度,以确定哪些候选型号能进入下一阶段,美国陆军打算从中选出3家公司进入第二阶段的测试。如果没有交货,就等于放弃竞争了。

不出所料,2019年8月29日,美国陆军宣布德士隆公司、SIG公司和通用动力公司的原型枪获准进入第二阶段。也就是说,FN公司和PCP公司的3种原型枪均被否出局。

SIG公司公布的NGSW-R卡宾枪,因为发射的6.8×51mm弹比原来的5.56mm弹要长,所以弹匣也更宽一些

9月初,德士隆公司宣称他们已经开始小批量生产,估计其他两家入围的公司也一样,因为在第二阶段测试中,每家公司都需要为他们的原型方案各提交53支NGSW-R、43挺NGSW-AR、845000发枪弹、备件、测试枪管、相关的工具/附件、使用说明书以及必要的工程技术支持。而这一阶段的持续时间估计为6个月,参与测试的士兵会进行机动性、接受程度、可控性等方面的测试,并评估这些原型枪在实际作战中的适宜性和有效性。

此外,在上述两个阶段的测试中,会同时进行原型枪/弹的弹道、杀伤力方面的测试和评估,其中的重点是所测试的系统在终点弹道方面的效果。

根据招标计划,最初的27个月用于生产NGSW-R、NGSW-AR和枪弹的原型并进行初步测试,以决定哪一家方案可进入最终的选型阶段测试。而随着测试的进程,随时可能会对NGSW-R、NGSW-AR及其配套枪弹进行进一步的改进或设计更改。预计直到定型为止,可能需要持续8年。

一旦获得采用,后续的生产合同将以固定价格、不确定交货时间及数量的形式签订,交付的合同期最长10年。预计全部采购可能有25万套武器系统(包括NGSW-R和NGSW-AR在内)、1亿5千万发枪弹、备件、附件和配套的售后技术支持。估计第一年的采购金额为1000万美元,产能提高后每年为1.5亿美元。

在目前已知的兩套方案中,德士隆公司的NGSW-AR依然是基于LSAT的设计,其采用的是导气式原理和摆动式弹膛的枪机。配套的枪弹仍然采用原本的7.62mm CT弹的弹壳,但弹壳内装军方指定规格的6.8mm长弹头。目前,其NGSW-R卡宾枪的具体设计还没有更详细的资料披露。

SIG公司在AUSA2018上公布的MCX-MR 6.5mm卡宾枪,外形与2019年提交的NGSW-R卡宾枪没什么区别

SIG公司的NGSW-AR的设计是基于他们在2018年美国陆军年会(AUSA2018)上公布的一种0.338英寸诺玛马格努姆口径中型机枪,采用的似乎是管退式和导气式混合原理,射击时枪管后坐一小段距离以缓冲后坐力。据说,其弹链供弹方向可由射手自由转换成左侧或右侧。

明显能看出, SIG 6.8×51mm弹的弹壳由两种材料构成

装在可散弹链上的SIG 6.8×51mm弹

从左至右依次为SIG公司的6.8mm混合弹、6.5mm混合弹及7.6 2×51mm混合弹

通用动力公司目前推广中的传统口径的半塑料壳弹

通用动力公司参与NGSW项目而推出的6.8mm半塑料壳弹

在2018年美国陆军年会上,SIG公司还公布了一种称为MCX-MR(MR是Medium Range的缩写,即“中程”之意)的卡宾枪,该枪是一种发射6.5mm枪弹的MCX卡宾枪,但在设计上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改变,比如设计了两个拉机柄,除了原有机匣尾部上方的T形拉机柄外,在机匣左前方也设有一个可折叠的拉机柄。该拉机柄在射击时不随枪机一起运动,但当枪托折叠后,却会挡住这个侧面拉机柄的操作。

MCX-MR卡宾枪发射的6.5mm弹被命名为6.5mm克里德莫混合弹(6.5Creedmoor Hybrid),之所以称为“混合弹”,是指它的弹壳由大半截的铜身加上一个钢制的弹底构成,这样设计是为了减轻全弹的质量,同时减少抽壳故障的发生。因为这种新弹的膛压高,发射时弹壳贴膛比较紧,如果用铜底缘,抽壳时可能会拉断。因此,SIG公司在2019年提交的NGSW-R卡宾枪其实只是把原来的6.5mm口径MCX-MR卡宾枪改口径为6.8mm。

SIG公司配套的6.8mm混合弹(6.8Hybrid)规格为6.8×5mm,它其实就是采用6.5mm混合弹的结构,只是弹壳尺寸由7.62×51mm弹壳缩颈而成,并装配上一枚军方指定的6.8mm弹头。

SIG公司提供的NGSW宣传照。左为SIG NGSW-AR轻机枪,沙漠色外观且有枪管罩;右为SIG NSGW-R卡宾枪

在一组关于美国陆军人员测试德士隆公司原型枪的照片中,同时出现了这一张FN HAMR轻机枪的照片,猜测这个就是FN公司提交的方案

据称,SIG公司目前已经在阿肯色州的工厂生产了40000枚6.8mm混合弹,并将继续生产60000枚。据说,SIG公司的6.8mm混合弹性能接近0.270英寸温彻斯特短马格努姆弹(全称“.270 WIN Short MAG”,简称“.270 WSM”),在NGSWAR的16英寸(406mm)枪管上的初速超过3000英尺/秒(914m/s),而在卡宾枪的13英寸(330mm)枪管上的初速则达到2850英尺/秒(869m/s)。

NGSW最关键的技术是总体减重和增效的新枪弹。在这个计划中,美国军方指定的是弹头,并向参与竞争的企业提供了图纸,要求竞争方自行研制使用这种弹头的枪弹。有消息指出,美国军方提供的这种弹头在图纸上标称为“6.8MM GENERAL PURPOSE(GP)”,即“6.8mm通用”之意。通用的意思是指,这种6.8mm弹将同时取代5.56mm和7.62mm两种口径。

今年还有报道指出,美国军方已经为还未定型(至少已经有埋头结构和传统结构两个方案了)的新枪弹指定了一个测试型号,称为XM1186。这种新的6.8mm GP弹头并不是特种作战司令部在2000~2009年中期评估的雷明顿6.8mm SPC口径,仅仅只是弹头直径相同而已,6.8mm GP弹头更长,弹道系数也更优。而且6.8mm GP弹头极可能就是在2016年测试的6.5mm CT弹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的成果。军队对XM1186的希望是比现役7.62mm NATO弹有更轻的质量,同时增加射程和杀伤力。只是目前有关该弹的具体情况仍然处于保密之中,只有实际参与该计划的公司才能获知。

目前,其他3家参与竞争的防务供应商还没有正式公布过他们的设计,故只能作一些猜测。

通用动力公司提交的枪弹方案是他们目前推销中的半塑料壳弹。这种半塑料壳弹的弹壳壳体大部分采用塑料材质,只是弹底部分为金属,这样的设计比SIG公司提交的半钢壳设计轻得多。至于武器部分,有传闻说是一种无托结构。

而FN公司的原型枪似乎是基于FN HAMR轻机枪的改膛型,配套的枪弹是什么类型,暂时没有信息。至于PCP公司的方案,目前并无相关资料。

美军“未来”武器仍难产

过去,HK公司为了宣传无壳弹的优势,将3种口径的枪弹从单兵负荷均为7.35kg进行对比。虽然G11失败了,但此图还是证明在同等负荷下,5.56mm比起7.62mm的携弹量要多很多

近几十年来,美国陆军已经开展了多项“下一代”单兵武器研究計划,但每次都“难产”。所以几十年来,美军士兵一直使用反复改进的M16/M4系统。而这一次的NGSW计划,连方案名称都直接用“下一代”来命名。其实在笔者看来,现代轻武器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很难再有长足进步。这也是美军“未来”武器屡屡难产的原因,因为无论美国军方的作战人员还是管理经费的国会议员都看不到这些“未来”武器能为士兵的作战能力提供质的飞跃,所以不值得为了这一丁的性能提升,花费大量的资源(包括人财物)去采购、换装全新的轻武器,尤其是涉及到整个口径系统的更换。

虽然新枪弹是NGSW计划的重点部分,但成熟的弹头设计和减轻质量的组合材料弹壳的技术跨度不像无壳弹那样大,所以NGSW在技术上取得成功并不难。最大的问题是美国陆军能否下决心全面更换已经服役了几十年的两种口径。尤其是替换5.56mm计划在近十年来已经提出过多次,但每次都没有成功。比如以前提到的6.8mm SPC弹,最终都是因为“不值得”为一点点的性能提升,而花那么多的资源去更换整套现役的口径系统,所以被放弃。

Mk48轻机枪及其配套的200发7.62mm弹链箱。如果换成CT弹,也只是“薄”了一点

Mk48轻机枪及其配套的200发7.62mm弹链箱。如果换成CT弹,也只是“薄”了一点

XR-68步枪是基于AR-15的设计,下机匣侧面鼓起的部分据说里面是空的,可用于安装NGSW配套的电子设备

XR-68步枪配用的6.8mm舍伍德弹,其只是改变口径的传统铜壳弹,没有减重的结构或材料

新的6.8mm GP弹弹头性能比起5.56mm弹弹头来说并不是“一点点”提升,而是全面占优,正如美国陆军部队发展处处长杰弗里·A·诺曼上校(Col.Geoffrey A.Norman)于2017年5月在《任务与目的》杂志上所宣称的:“我们希望能达到约600m,即使目标受到防弹衣的保护,也能产生致命效果。”“我们需要在阿富汗这样的地方有远程杀伤的能力,在那里你要从山顶到山顶进行远距离战斗。”NGSW计划的6.8mm枪弹就是要解决5.56mm步枪弹在中远距离上杀伤力偏低的问题,而且如果它的杀伤效果达到比7.62mm NATO略高、质量却又更轻一些的时候,那么新的6.8mm弹很有希望取代7.62mm NATO弹。

然而,如果要用这种新弹取代5.56mm NATO弹,那么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单兵携弹量的大幅减少。在目前已经公开交付的两种枪弹中,德士隆公司的塑料壳埋头弹可能是质量最轻的,但其质量依然比现役的5.56mm NATO弹要重;全弹长度虽短一些,弹体直径却比7.62mmNATO弹还要大。所以士兵携带这种枪弹时,并不比现役的7.62mmNATO弹会多很多,而比起5.56mmNATO弹,携弹量就要大大缩水了。如果真的用这种新的6.8mm弹取代5.56mm NATO弹,那么所有人的携弹量都会大减。

SIG公司的半铜壳弹也只是质量稍轻一些,但士兵携带时所占的体积与7.62mm NATO弹所占的体积是完全一样的。

MARS/钴动力公司公布的NGSW-R卡宾枪,配20发弹匣

MARS/钴动力公司公布的NGSW-AR轻机枪,图中也配20发弹匣,据称另有70发弹鼓提供

美国陆军高层中一直有几个人痴迷替换5.56mm的“中间口径”,因为他们认为M16或M4所发射的5.56mm弹在目标超过100、200m后,杀伤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有必要采用一种在中远距离上仍然保留有较大杀伤力的新枪弹,像2000~2009年中期的6.8mm SPC弹以及其他类似计划就是这些人推动的。然而,并非所有一线战斗人员都赞同这样的观点。

例如,现在美军特种部队中越来越多地装备比M4更短的短突击步枪(MK18或全长254mm型HK416),就是因为他们发现使用步枪射击的目标大多在150m范围内,如果目标再远一些,作战分队中通常有车载或机载的重武器提供火力支援,而即使是一支轻步兵单位中,也少不了狙击手与机枪手。现代步兵战术是多种武器的协同,并不是采用线阵战法年代、所有人都只使用一种枪的情形。

7.62mm NATO弹的体积是7.96cm3,而7.62mm CT彈则是6.52cm3。单纯从体积数值上看CT弹确实是减少了18%。如果只从仓库堆放的角度看,相同的库储容积确实可以让CT弹的储存量增加18%。然而当士兵把弹链包带在身上时,却不能这样看。从空间占有程度来看,1发7.62mm CT弹就相当于1枚没有弹头的7.62×51mm弹壳,所以当一名士兵把100或200发容弹量的弹链箱装在战术背心的弹链包里时,并不会因为弹的长度短了一点,他就会叠加两层弹链箱来携带多1倍的枪弹,这样做会太累赘。

当然,如果一名士兵在同样携带600发弹链及一挺机枪时,装备NGSW的士兵显然比装备M240通用机枪或Mk48轻机枪的士兵要轻松。

从左到右依次为:5.56mm NATO弹、7.62mm NATO弹和MARS/钴动力公司的6.8mm短马格努姆弹。可明显看出,这种6.8mm弹与7.62mm NATO弹一样长,但直径要粗得多

如果是步枪型的弹匣,无论是6.8mm CT弹匣还是SIG公司的6.8×51mm弹匣,都比5.56mm弹匣占体积。比如德士隆公司NGSW-R所配的弹匣比M4所配的弹匣长,却只能装20发弹。而SIG公司的NGSW-R卡宾枪,也是只配了一个20发弹匣,这种弹匣其实就是一个7.62mm NATO弹匣。曾经有厂家生产过30发的7.62mm NATO弹匣,但因为体积太大,压满弹后的质量也太大,导致使用不便,所以并没有被军方采用,只在民用市场上销售。如果SIG公司也设计一个30发弹匣,估计也会导致战斗全重超出军方指标的结果。因此有一些评论认为,NGSW只有轻机枪项目是可取的(相当于一套更轻巧的Mk48),但卡宾枪项目则不被看好(相当于缩短的AR10或SR25),更有人不客气地指出:如果真的用NGSW-R取代M4,简直就像“用M14换HM16”一样。所以如果NGSW-R能获得定型,也不能取代M4,但可以取代M110A1、HK417这类紧凑的中/近程狙击武器。

所以在笔者看来,阻碍NGSW前景的最大障碍不是技术,而是一线作战人员对这种卡宾枪的接受程度。只有让作战人员接受,美国国会通过没问题(近几十年来,美国国会已多次否决或阻碍一些他们认为“性价比低”的“未来”军备项目),NGSW才能取得成功。不过根据以往经验,每每都是在研究项目决出赢家后,再取消采购计划的。所以笔者估计NGSW也是这样的遭遇。至于这个计划最终鹿死谁手,笔者就无法断言了,而且,甚至可能会发生选中A方案枪去搭配B方案弹的情况。笔者认为,德士隆公司的6.8mm CT弹成功的机会比SIG公司的6.8mm混合弹要高一些,因为通过公布的7.62mm CT弹和6.5mm CT弹的数据推断,它的质量起码能比7.62mm NATO弹减轻30%以上。而SIG公司虽然宣称他们的枪弹能减重20%,但在没有公布具体数据前还是令人存疑。虽然钢的比重略低于铜,但由于其弹壳与7.62mmNATO弹基本一致,而美国陆军指定规格的长形弹头的质量与7.62mm弹头的质量差不了多少,发射药方面也减不了重,因此SIG公司的枪弹质量是最大的劣势,而这恰恰是NGSW项目最重要的指标。

几种枪弹主要诸元对比表

注:虽然暂时还没有6.8mm CT弹和6.8×51mm弹的数据,但前者的长度、直径与7.62mm CT弹相同,而后者的全长、直径则与7.62×51mm弹相同。至于通用动力公司的6.8mm弹,笔者通过测量图片上的像素进行计算,推测其最大直径略小于11.5mm,全长可能为67~68mm

事实上,NGSW计划很可能就是为了推6.8mm CT弹上马而专门搞出来的,因为不经过招投标就直接采用新枪是违规的,因此美国陆军就按照德士隆的武器系统性能参数,作为NGSW的要求来进行招标。SIG公司和通用动力公司也清楚自己只是在陪标,但他们乐得利用这个机会来宣传产品。尤其是SIG公司,不时对外公开他们的NGSW原型枪、弹的照片。2019年9月初,SIG公司在给他们的用户发公开信时,还大玩文字游戏,把“入围第二阶段”描述成“被陆军选中”。而相比之下,德士隆公司就稳坐钓鱼台,懒得去做宣传,直到2019年9月10~12日期间举行的机动作战人员会议,才第一次公开他们的NGSW原型。

与SIG公司一样,也有其他企业在蹭NGSW的热度。比如在2019年5月,有公司推出一种名为XR-68的新枪新弹,说是要交给美国陆军参与NGSW测试。这套XR-68由加利福尼亚的VK集成系统公司(VK Integrated Systems)和新罕布什尔州的巴克斯坦咨询有限责任公司(Bachstein Consulting LLC)联合研制,后者设计了一种基于7.62mm NATO弹的缩颈6.8mm枪弹,并命名为6.8mm舍伍德(6.8 Sherwood)枪弹,再由前者基于AR15设计了一支步枪来发射。

而在8月28日(即美国陆军公布3家入围名单的前一天),一家叫钴动力(Cobalt Kinetics)的公司也发布一条新闻,宣称他们与另一家MARS公司(Modular Automatic Rifle System的缩写,即“模块化自动步枪系统”)合作研制了NGSW-R和NGSW-AR样枪及配套枪弹,并已经提交给美国陆军测试。

事实上,这4家公司两对组合的NGSW完全不在美国陆军的缴标名单中,而且这4家公司设计的枪弹也完全不符合NGSW的要求。比如XR-68配套的6.8mm舍伍德弹的弹壳采用全铜结构,没有任何减重设计,配套的武器也只有一支普通结构的AR15步枪,没有轻机枪型号。

而MARS/鈷动力的方案则是一种弹壳直径更粗的6.8mm短马格努姆弹,所以枪弹的质量和尺寸都会更大。配套的NGSW-R是一种基于AR15、枪管长13英寸(330mm)的卡宾枪,而把枪管延伸至18英寸(457mm)长并通过皮卡汀尼导轨装上一个可变成两脚架的前握把后,就成为NGSW-AR轻机枪的原型。明显可以看出,这4家公司的两套所谓NGSW原型都是瞄准了民用市场,只是借用NGSW计划来炒作的。

(本刊将持续关注NGSW的发展,敬请关注!)

编辑/曾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