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大漠孤烟一骑奔驰GLC SUV

2019-11-20 02:33:44 汽车之友 2019年21期

程凯

虽然奔驰这几年的市场表现很不错,无论是轿车还是SUV,都能在市场上找到自己的定位。但在潜意识里我一直对它的SUV并不感冒,尤其是GLC,过于偏重城市驾驶的设计以及并不出众的车内配置都是不可逾越的短板。我不希望一辆豪华SUV只停留于大空间和舒适的层面,希望它能成为你的伙伴,停下来思考人生,走起来勇间天涯。这次中期改款的GLC试驾路线从嘉峪关到额济纳旗的戈壁公路,恶劣的路况,枯燥的景观反而让我对它认知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加深存在感,细节处更加精致

这次中期改款给人的最直接感受是更加精致,相比于之前的设计,在前脸和尾部变化比较大,主要体现在细节的雕琢上,不是为了改款而改款,而是通过微整形,让整体效果更加精致化。首先,车头采用了“飞翼式”单幅饰条搭配闪钻格栅,排列有序的镀铬装饰像点点繁星一样,众星捧月般地突出了中央的LOGO,前大灯采用了几何多光束LED大灯,84颗LED光源都能够实现独立点亮与熄灭,从而实现智能的精细化光束分布。保险杠进气口的造型更加圆润,宛如一幅充满正能量的笑脸。可以看出,这一次中期改款,GLC在设计上更向老大哥GLE靠拢,也出现了不少奔驰最新的家族设计语言。整个车身侧面的尺寸和比例没有变化,虽然是加长版,但是很难看出一丝的不协调,尾部的变化比较小,主要集中在保险杠和尾灯的细节处理上。改款增加了中国市场专属的19英寸五幅轻合金轮毂和20英寸AMG风格轮毂,尤其是后者,增添了一份公路上的霸气。

内饰配置有质的飞跃,大空间是王道

与改款前一样,GLC的轴距达到了2973mm,相比于X3和Q5L都有明显优势,加长的100mm轴距完全用于后排腿部空間,同时以加长30毫米的后排座垫让后排乘客的舒适性显著提升。

内饰设计虽然变化不大,但增加了很多实用的配置和功能,这些升级让你觉得奔驰一直在入乡随俗,与时俱进。坐进车内,并没有看见我期盼已久的双大屏设计,还是沿用了独立的中央显示屏。但AMG风格的方向盘和全液晶仪表弥补了不少遗憾。方向盘的握感和质感都属一流,但相对复杂的按钮需要一段时间学习,也许是奔驰想要集成的东西太多,哪个都不舍得丢弃。10.25英寸的中央显示屏中规中矩,显示的信息更加丰富,搭载奔驰最新的MBUX智能人机交互系统。可以通过蓝牙、CarPlay等不同渠道做到手机和车机的连接,同时可以通过语音控制完成部分功能的操作,只是对于声音的识别还有待提高。中央扶手处的手写板可以很方便地操作车机的功能,灵敏度尚可,有时候会有识别慢和指向不准的情况发生。

内部空间和座椅一直是奔驰的强项,前排座椅一如既往地舒适,还有通风和加热功能,对于腿部和腰部的支撑比较到位,长途驾驶不会感到疲劳。后排座椅增加了两侧坐垫的长度,还提供了对于副驾驶的独立控制,可以轻松在车内营造出宽敞舒适的专属座位。

换新发动机,更注重综合表现

在动力系统方面,改款GLC换装了M264系列的2.OT直喷涡轮增压发动机。与旧款M274发动机相比,高功率版的峰值扭矩均为370Nm,而M264发动机的最大功率则要比M274提高了lOkW,达到了190kW。同时新款发动机的压缩比,曲轴箱强度和整机的悬置支架都进行了设计优化。与9速手自一体变速器的配合下,O-1OOkm/h加速达到了6.9秒。全系标配的4MATIC全时四驱系统与带有5种模式的动态操控选择系统,让新一代长轴距GLC SUV面对湿滑、泥泞、砂石、爬坡等复杂路面时都可轻松应对。而新一代GLC 300 L 4MATICAMG-Line更装备越野技术组件,不仅增加了“越野”和“越野增强”模式,同时悬架升高20mm,并带有创新的越野照明功能。

要说动力表现,其实不够惊艳,也许是之前对于奔驰的动力了如指掌,此次更换发动机我觉得应该是为了满足更高的排放法规和达到更有的经济性考虑。这款M264在低速扭矩区间表现依旧完美,无论是公路驾驶还是越野路段,强大的动力输出既不会让你有被踹一脚的突然,也不会对它信心不足。在茫茫的戈壁公路上,-140km/h左右的行驶稳定感彰显出奔驰的功底,悬架对于车身的保护也很到位,韧而不软,经过了1000公里的驾驶,以前我觉得稍显娘炮的GLC,在各种路况下的表现都可圈可点,也许是外表迷惑了我,这绝对是一款适合长度旅行自驾的好伙伴。

更全面,更科技,更本性

任何一次进化都伴随着对于市场的进一步认同,这次长轴距GLC的中期改款虽然在外观上的变化并不太大,但配置的升级和动力更新也让这款车有了更大的进步。1000公里的驾驶,如同以为可靠的伙伴,用颜值和实力证明了奔驰这款当家SUV为何能在市场上长盛不衰。

默默奉献的英雄

这次时间最有意义的一个环节,就是我们与额济纳旗的植树英雄苏和老人一起为治沙护林尽了一份力量。2004年,57岁的苏和主动向组织申请,辞去阿拉善盟政协主席职务,从盟委所在地阿拉善左旗回到700公里外的老家额济纳旗,在大漠中的黑城遗址旁植树造林。15年间,苏和老人已经在黑城治理沙漠7000亩。“在我的有生之年多栽几棵树,就能给额济纳的后人留下一个好环境。”他面对我们时,没有慷慨激昂的话语,只是这种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才有了如今沙漠中的一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