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君临 H5游戏


总有一个人,比爱情更重要

2019-11-18 01:53:05 37°女人 2019年11期

九爷

1

紫英10来岁的时候,老吕就在外头公然叫她老婆了。老吕叫吕晋,比紫英大3岁,一点也不老,酷帅少年一枚,唯一的缺点,自小有抬头纹,每次一睁眼,额头就分成了几道。男孩之间向来乱开玩笑,也不知道谁开的头,从吕晋10岁左右,就开始喊他老吕。

老吕一点不在意,谁喊都答应着。他是院里同龄孩子头。一些比老吕大的男生都怕他,因为谁惹了老吕,他就跟人拼命。这样的老吕学习自然好不了,基本从上学就开始垫底。但老吕其他方面比较开挂,动手能力极强,把家里的录音机拆零散两回之后,电视机什么的大件儿也敢拆开研究再装上了。

老吕还下一手好象棋,很小的时候,就能跟院里棋艺最高的老头走上几个回合。总之,紫英爸从部队转业被安置到铁路部门,全家搬到家属院没几天,紫英就知道了,老吕是个狠人。那年,紫英10岁,念四年级了。

紫英家搬到了老吕家楼上,经常会碰到老吕。可紫英不想招惹,便躲着他。要么老远看到了躲过去,要么擦肩时一低头迅速而过。但有次,紫英下楼老吕上楼,在楼梯上,老吕伸开两只胳膊把紫英拦住了。老吕说:“小丫头,你躲我干嘛?”紫英否认:“我没有。”

老吕说:“切,还骗我。”紫英白他一眼:“骗你干嘛,你有啥可骗的。”——躲归躲,紫英又不怕他。紫英爸倒是挺喜欢老吕,紫英爸行伍出身,觉得老吕挺有个男人样的。紫英妈也夸老吕:“你看吕晋能那么护着勤生,就说明这孩子心眼好。年纪不大,但懂得是非。”這一点,紫英也认可。

紫英觉得,那些年,老吕甚至比护着她更护着李勤生。

2

勤生跟紫英一个班,跟他妹是双胞胎。勤生没爸了,他妈就在家里开了间水饺店。勤生妈水饺做得很好吃,饺子包得小巧浑圆,讨人喜欢。但是院里人不喜欢勤生妈,她们说勤生妈卖的其实不是水饺,水饺就是个幌子,外面那些男人来她家可不是吃水饺的……还说勤生妈天生狐媚子气。

紫英看不懂什么狐媚子气,只觉得勤生妈很好看,穿衣服也好看。勤生很像他妈,皮肤白白的,五官有种女孩的清秀,衬衣洗得干干净净。有时候紫英放学,会刻意绕去勤生家。勤生听到她妈喊紫英,会探出头来看一眼。清秀的勤生,眼神里早早有了一些孤单的抑郁,看着让人心软。俩人对看一下,也不说话,紫英就走了。

那天在小区外头,勤生被几个男生拦着,问他妈包的饺子啥馅儿的。他们哈哈笑着说:“荤的吧,你妈又不吃素。”勤生咬着嘴唇,突然书包一丢朝笑得最厉害的男生扑过去了。几个孩子顿时扭成一团,没两下就把勤生压地上了。紫英从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立刻飞奔过去,打算帮勤生。

老吕是从紫英后头窜过来的,三两步就窜到了跟前,拳打脚踢加书包砸,瞬间就把几个混小子砸得抱头鼠窜。勤生被解救出来,一身尘土,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全然不顾,摸起半块砖头朝着最后逃跑的男生砸了过去。不偏不倚砸中男孩后脑勺,男孩噗通一声趴下了。

紫英站在那里,目瞪口呆。

3

男孩妈是院里有名的母老虎,儿子吃了这么大亏,哪肯善罢甘休,召集了一堆亲戚就奔着老吕家去了。没错,是老吕家。

事情发生后老吕第一个清醒过来,异常冷静地跟紫英和勤生说,这个事他俩必须咬死了是他干的。勤生不同意,说我敢作敢当。老吕说敢当个屁,别给你妈添乱了,她够难了。勤生一怔,眼圈突然就红了。

老吕说放心吧,我有招对付他们,然后一拍紫英肩膀:“老婆,你可千万别说漏了,跟你妈也不能说。”紫英红着眼圈白了老吕一眼。

那天母老虎领人浩浩荡荡朝老吕家进攻,在楼下开始叫骂。老吕爸妈又气又急,他妈骂老吕,他爸到处打电话找人解决。老吕却趁他爸妈不注意,摸出菜刀就朝楼下窜,窜到二楼,被紫英妈拽住,死死扯进了家中。

紫英爸下了楼,紫英妈让他这个不大不小的领导先出去镇着。然后紫英妈报了警。各方出面,最后没打起来,但老吕家最后还是赔了人3000块钱。老吕挨了他妈两耳光,扇得很厉害,第二天老吕出门,指头印子还在,紫英瞅着,问还疼吗?老吕呵呵笑:“心疼了吧?”紫英掉头走了。

老吕那天没去上课,中午在学校门口挨个堵院里男孩,警告谁再胡说八道,脑袋挨砖头的那小子就是例子。勤生最后一个出来,走到老吕跟前,定定地喊了声:“哥。”老吕一拍勤生肩膀:“好好念书,考个好大学给你妈争气。”勤生用力点点头:“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紫英站在两人不远处听着,看着,心里翻滚着。

4

勤生没辜负老吕的叮嘱,高考成绩出色,去了省城一所大学学建筑。紫英考得一般,只考上了个专科,在本市读。老吕早已毕业,被聘到一家电器公司做售后,很快做到主管。

然后在紫英上大学的第二年,旧家属院开始拆迁,就在拆迁即将尘埃落定时,紫英爸出了事,即将退休的人了,一辈子靠着死工资过日子,不知怎么突然有了贪念,被查出在拆迁过程中犯了错误,判了3年。

紫英跟她妈一时间众叛亲离,亲戚朋友都躲着。只有老吕凑得比任何时候都频繁,老吕说:“没事紫英,还有我呢。”长大以后,老吕不再叫紫英老婆了,成熟了,有些话反倒说不出口。

紫英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小到大,老吕习惯了为她出头,她也习惯了接受。但这次,紫英还是跟老吕说了谢谢。紫英说得很慢:“哥,谢谢你。”老吕顿了一下,随即嗨了一声:“都叫我哥了还客气?”紫英的眼泪骨碌就下来了,是的,她叫老吕哥了,终于叫了。因为这么多年,在她心里,老吕就是哥。一直都是,而不是别的什么。现在,她不能再这么含糊不清了。从那之后,紫英就没再改口,跟勤生一样,管老吕叫哥。

大三的寒假,年后第三天,老吕喊了勤生和紫英吃饭。那天老吕多喝了一点酒,突然问紫英:“这辈子,我也就是你哥了呗?”勤生突地抬头看紫英一眼,紫英也看一眼勤生,然后又看老吕,心里微微一酸,但还是认真点了点头:“嗯,你是我哥。”

老吕苦笑一下:“也行,哥就哥吧。”然后老吕说:“那你就嫁给勤生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嫁给他,我放心。”勤生慌得筷子都掉了,结结巴巴说:“哥,这玩笑开不得。”老吕瞪勤生一眼:“咋了?我妹配不上你吗?”

半天没说话的紫英咳了一声,白老吕一眼,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不知道啊,你是我哥,勤生是我小哥,全世界那么多男人,我干嘛非搞个近亲结婚啊,跟你们说实话,我有男朋友了。”

5

紫英没撒谎,她男朋友叫程光,紫英同学,大一开始追她。锲而不舍追了一年多,紫英同意了。本来打算毕业再跟他们说的,结果被老呂这么一逼,提早曝光了。

紫英从手机里扒拉出来程光照片给俩人看,老吕醉眼朦胧地瞥了一眼:“切,小白脸。”勤生也探头看一眼,附和道:“嗯,小白脸。”紫英被气乐了,指着勤生道:“就跟你不是小白脸似的,哈哈哈。”

勤生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老吕为勤生撑腰:“既然都是小白脸,那你还舍近求远?”紫英急了:“咋又绕回来了呢。”这次勤生倒是附和了紫英,拍拍老吕胳膊说:“对啊,咋又绕回来了呢?哥你没听过这样一句话吗?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哈哈哈。”老吕跟着大笑,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那晚,把喝到东倒西歪的老吕送回去之后,顺路,勤生送紫英。快走到紫英家门口时,勤生喊了紫英一声,幽幽问道:“以后,你会不会后悔?”紫英一怔,转头在路灯底下看勤生无比清晰又不无遗憾的眼神,许久,摇摇头:“对我来说,老吕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人,是手足,我不舍得伤害他。”她又静静看着勤生,问道:“你呢?以后你会不会后悔就这么放弃了?”也是半天,勤生摇摇头:“不会,对我来说,老吕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是手足,我也不舍得伤害他。”

紫英的泪刷地就下来了。老吕当然很在乎,他能接受紫英不爱他,嫁一个陌生男人;但不能接受这些年他一口一个老婆,把紫英捧在掌心时,紫英心里装着的,却是同样被他护着的勤生。

当然,依着老吕的性子,即使他们在一起了,他也不会表现出愤怒难过或其他。相反,他会表现得很大度,会给他们送一份大礼,像双方的大哥一样。可是他的心,会很疼。

老吕借那点酒意试探的时候,紫英就知道了,勤生也知道了。他们不是今天才决定放弃的,他们一开始,就决定了放弃。为老吕,值吗?他们还年少时,就喜欢上了对方,都是自由身,却一起放弃了。

可是不值吗?老吕为她为勤生做的一切,爱人也未必撑得起。没人知道爱情的保质期究竟有多长,可是亲情不一样,只要紫英愿意,她会拥有老吕一辈子。勤生也一样,爱情固然重要,但老吕这个兄长,也重要。在爱情和老吕之间,他们都选择了后者。

因为这世上有一种人,比如老吕,真的比爱人还难得。

(大浪淘沙摘自桌子的生活观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