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家有“小貂皮”

2019-11-18 01:11:05 37°女人 2019年11期

慕小溪

顽皮小魔王

儿子跳跳异常顽皮,整天爬墙上屋,追狗撵鸡,我这个当妈的每天跟着提心吊胆。

一天晚上,我去厨房切了一盘水果,回到客厅就不见了跳跳。屋里静悄悄,儿子必是在作妖。那段时间,跳跳喜欢与小伙伴玩藏猫猫,在家里,我们娘俩也经常一个藏一个找。

家里就这么大,找他其实很容易。我掀开窗帘,没有;打开衣柜,没有;踩着凳子看了看橱顶,也没有。我又去打开洗衣机、电冰箱,将整个屋子翻了好几遍,还是没有看到跳跳的影子。

我急了,满屋子大声喊:“我数到三,你给我出来!一,二,三。”可屋子里没有一点声音。我也没听到他开门出去的声音,那他应该还在屋子里。可是他在哪里呢?

为今之计,只能智取了。于是,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就向门口走去,开了门,又把门用力摔上。其实,我根本没出去。没几分钟,卧室那边有了动静,跳跳赤着脚跑出来,大声喊着:“妈妈。”看到我虎着的脸,他知道这次玩大了。我问他:“藏哪里了?”跳跳答:“衣柜里,我躲在衣服里面,用衣服盖住了。”

看着跳跳得意扬扬的样子,我更加生气,照着他的屁股,赏了他一道名菜“笋子炒肉”,还大声质问:“你还长本事了你!说,以后还敢不敢了?”跳跳皮糙肉厚,脸皮也厚,笑嘻嘻地说:“嘿嘿,一点也不疼。”

爱好“武打片”

身为一个男孩子,跳跳对打架有着非同一般的兴趣。

有一天吃过晚饭,我带着跳跳在楼下的小广场玩,两个邻居因为一点琐事吵了起来。后来,他们拉开场子,挽起袖子,看样子要以武力决胜负。周围的人早拉着孩子躲得远远的。

跳跳反倒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认真地盯着他们看。我扯着他的胳膊,强行拖着他离开这是非之地。跳跳拼命挣扎,还大声喊着:“妈妈我不要回家,我要看武打片……”我哭笑不得。

剑拔弩张的气氛,被跳跳这一嗓子搅散了,连打架的两人都禁不住乐了。一场纷争烟消云散。

跳跳对没有看到真人版的“战争”颇感遗憾。回到家,他穿上迷彩服,把玩具枪全数倒在地上,开始在客厅里进行“作战演习”,还给我编排剧本,要我先全力抵抗,再竖白旗投降。然后,他嘴里模仿着枪的响声“哒哒哒”对着我一阵扫射。

后来,我筋疲力尽,瘫倒在沙发上,气都喘不匀了。而跳跳趴在客厅的地上,鞋子也不知扔哪了,光着脚,头上圈着两根从绿萝上扯下来的枝条,开始匍匐前进。我叹口气,每天不折腾到12点,他是不睡觉的。

前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几乎可以预想,这样“兵荒马乱”的生活还要持续好久好久。看着在客厅上蹿下跳的跳跳,我心中不禁哀号:“让我把这个儿子塞回肚子里,重新赐我一个女儿吧。”

爱哭鼻子的男子汉

我越来越羡慕那些有女儿的人。每当看到穿著漂亮花裙子的可爱女孩,就忍不住夸:“你女儿真可爱,有女儿真好。”

当着跳跳的面夸了别人家的女儿两次,就伤了跳跳的自尊心。那天,他向我表达不满,要讨还公道:“妈妈,你这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再说,女儿是小棉袄,可我是你的小貂皮呀。”

见我来了兴致,跳跳更加起劲地说:“小貂皮比小棉袄更上档次啊。过年走亲戚,都穿貂。你看看那些女孩,动不动就哭鼻子,你揍我我都没哭过鼻子吧?再说,我是男子汉,还能保护你。”

跳跳自小嘴皮子利索,我早已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还学会据理力争了。不过,他确实很好养活。

我不会做那些精致得像画一样的饭菜,通常都是做熟了就行,有时自己都觉得难以下咽。可跳跳从不挑食,白菜土豆到了他眼里,仿佛山珍海味;他心大,从来不记仇。闯了祸被训、被冷落,也不恼;老公出差时,我很害怕,一有点风吹草动就睡不着。跳跳开始尽“男子汉”的责任,睡觉前先在屋子里巡视一番,看看门窗是不是关好了,天然气是不是关了。

跳跳一直与我们挤在一张床上睡,分床计划实施了许多次,均以失败告终。眼见他一天天长大,一天,老公与儿子暗戳戳达成了一个协议。那晚,儿子乖乖地抱着他的小被子,去了他的房间。

凌晨,房间的门悄悄地开了。一个黑影站在床前,喘着粗气。我吓了一跳:“儿子,你怎么啦?”跳跳呜呜地哭:“妈妈,我不要自己睡。”老公睡眼惺忪地问:“你不想去迪士尼了吗?”他的眼泪流得更凶,哭得呼啦呼啦的:“不去了!”

唉,这个爱哭鼻子的男子汉哟。

(林冬冬摘自龙源期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