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消失”的菲尔普斯

2019-11-15 03:44:48 《海外文摘》 2019年11期

凯伦·克劳斯

世界游泳锦标赛的举办地韩国光州已是三更半夜,但在地球的另一端正是早餐时间。迈克尔·菲尔普斯、他身怀六甲的妻子妮可和两个儿子(三岁的布莫和一岁的贝克特)正在度假。

七月,德雷塞尔打破了菲尔普斯的100米蝶泳世界纪录。我曾给他打过电话,问他对此有何回应。本次世锦赛上,来自匈牙利的19岁小将克里斯托夫·米拉克又打破了菲尔普斯的200米蝶泳世界纪录。如今,在自己最擅长的泳姿上,菲尔普斯名下一项世界纪录都没有了。这是2001年以来头一回。

不过34岁的菲尔普斯并没有沉溺在哀伤中。说起德雷塞尔比赛时不费力的泳姿,菲尔普斯的语气中满是敬意。他时不时地提高音量以压过布莫的声音,小家伙找不到毛绒玩具“猴宝宝”了,正难过着呢。

一周后,菲尔普斯在位于亚利桑那州的天堂谷乡村俱乐部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聊了聊他淡出世界纪录这件事,以及他从泳坛退役之后的生活。在俱乐部里,他正在指点好友埃里森·施密特,帮助她改进自由泳技术。施密特离开泳池后,一位身着菲尔普斯个人品牌出品的泳裤的男子走了进来。即使是面对陌生人,菲尔普斯也会告诉他们游泳的小诀窍。

还有两条好消息,一是布莫找到了他的“猴宝宝”,二是菲尔普斯觉得自己的蝶泳纪录被打破也没什么关系。

以下是记者与菲尔普斯的对话。

当两项蝶泳世界纪录都被打破之后,你会不会感觉像丢了两件传家宝?

这事太疯狂了,蝶泳对我来说是意义最重大的泳姿。一周之内两项纪录都被打破,这绝对出乎我的意料。200米蝶泳的纪录被破,对我来说尤其难以接受,因为我保持这项纪录的时间超过了我迄今为止人生的一半长度。而且,在我游出成绩之前,这还是我姐姐惠特尼擅长的项目。所以这不只是“我的纪录”那么简单。很长时间以来,蝶泳都是菲尔普斯家族的专长。100米蝶泳的纪录被打破之后,我给教练鲍勃发了一条短信,说:“我对上帝发誓,如果我的400米个人混合泳纪录也被破了,我就去科罗拉多斯普林斯找你训练。”我觉得那项纪录目前还比较安全。纪录被打破让人沮丧,但看到新人取得突破,我很高兴。必须得有这种表现,才能让一项运动发扬光大。

北京奥运会上你那创纪录的八块金牌,以及你总共赢得的28块奥运金牌,简直无法超越,你认同吗?

德雷塞尔在韩国赢下八块奖牌之后,有一篇报道的标题是这么写的:“凯勒布·德雷塞爾超越菲尔普斯”。不,他并没有超过我。2007年世锦赛我夺得七块金牌的时候,我打破了五项世界纪录。匈牙利选手米拉克打破了一次世界纪录,我打破过39次。所以加油吧,再打破十次,且保持个18年以上,最重要的是时长。这周我收到了很多人发来的短信,说的都是我在奥运会上取得成绩的周年纪念日:三年前,我成为了第一个四次卫冕同一个项目的游泳运动员,那是200米个人混合泳;11年前,我在北京夺得了4x100米自由泳接力的金牌。

哪一块金牌对你来说意义更大?

虽然我也很想选在北京取得的某块金牌,但对我个人而言最难忘的仍然是里约热内卢那一块。这仅仅是因为我的大儿子布莫也去了赛场。

如果没有2014年酒驾的那些麻烦事,你会在2016年奥运会上表现得更好吗?

如果没有2014年的低谷,也就没有2016年的成绩。那一次酒驾并不是一件好事,但现在回头看,是它塑造了今天的我,让我能够看到布莫每时每刻的成长,还有贝克特,他现在就是只鹦鹉,我们说什么他就重复什么。回到十年或者八年以前,我绝没有半点机会能像现在这样看着这些小不点儿长大,乐在其中。

你现在和这项运动之间的联系有多紧密呢?

我觉得我离游泳已经很远了,也许现在是我有生以来离它最远的时候。这单纯是因为生活中有很多别的事,我们还要迎接第三个小宝宝。如今,每天安排孩子们上床睡觉前,我们会经过走廊,他们看到那张我游蝶泳的大照片时都指着它叫爸爸,这种感觉真好。但我很少跟现役游泳运动员交流了,也没去看过多少游泳比赛。

你如何看待游泳比赛里使用兴奋剂?

我曾经很明确地说过,看到有些人抄近道用兴奋剂,而不是在训练中付出一个冠军应该付出的东西,真让人丧气。我理解那些公开反对兴奋剂的人的沮丧心情,但是关心别人正在做什么,就是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上。真正能够还这项运动清白的只有国际泳联。

照顾怀孕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的感觉怎么样?

以前,从健身房到游泳池再到泳池以外的地方,都有人告诉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从来没有料理过自己的生活。而现在,我正在努力弄清该怎样照顾两个孩子,管理好一个家,去全球各地旅行,还要确保妮可需要什么就有什么,确保她感觉舒适、心情平静。当初我们带第一个孩子时心里完全没数,带两个孩子时也那样,对于该怎样带三个孩子,我们现在仍然没谱。

你平常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早上,布莫会把我们弄醒。六点到九点,我一般都在跟孩子们玩。我差不多每天都会负责早饭,通常做的是薄煎饼或者鸡蛋,每天都有水果。布莫爱吃薄煎饼,贝克特则什么都吃,不管是燕麦、麦片还是酸奶。从9点到12点,我不是在打电话,就是在家里各处忙这忙那,或者出去办事。最近我正在收拾每个房间,为第三个宝宝的如期到来作准备。

下午,我会在健身单车上骑50到90分钟,然后做一些腹肌训练和拉伸运动。我还经常做晚饭并享受其中,它让我感觉平静。那时孩子们在外面玩,所以家里很安静。我曾经边烧饭边聊天,同时做好几件事,结果这个烧坏了,那个没做熟。我意识到,如果不想一不小心把房子烧了或者把家人毒死,我就得在厨房里专心致志地干活。

[译自美国《纽约时报》]

编辑:要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