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我在哥伦比亚做大餐

2019-11-15 03:44:48 《海外文摘》 2019年11期

吴宣立

在哥伦比亚的汉语课上,我常给学生介绍中国的美味佳肴:二龙戏珠的精巧别致,满汉全席的富丽堂皇,佛跳墙、麻婆豆腐的掌故等等。而在我播放介绍中国饮食文化的视频之后,学生们每节课都要对我软磨硬缠,不停游说:“大立立,要说这饮食课可是最该实践的,我们什么时候也实践上一把啊?”

住在隔壁的那个美国小伙子早已成为我做的中国饭的俘虏,什么姜汁菠菜、姜汁牛排、菠菜豆腐、炸油条、包子……一个个都是重量级的糖衣炮弹。做包子时,我什么都敢往里放:鸡蛋、白菜、洋葱、丝瓜、胡萝卜、大肉、葱……反正不会出现武侠小说里描写的恐怖场景,吃着吃着就吃出个人的脚趾甲来。

我的学生们没怎么吃过中国饭,我随便一做都比他们的饭好吃很多,以至于我会把自己做的一桌子佳肴和美国小伙子的剩饭比较一番,然后故作震惊状问他:“老天,看看,这就是你吃的饭,多么不可思议啊!”他自惭形秽地说:“这是喂狗的饭。”实际上,每当有人问我“你喜欢哥伦比亚饭吗?”“你怎么不学做哥伦比亚饭?”时,我都想说,孤陋寡闻的人啊,你哪里会知道中国饭菜才是世界第一等啊?

每到周六,我们的中国饭都会准时登场,随便搞上两个小菜,不加任何调料,美国小伙都会十分夸张地吃得很香。我有时会故意倒他的胃口,告诉他刚才做饭时我上完厕所忘记洗手了,他也全然不介意。一次吃鱼时,我看到一块鱼鳞正闪闪发亮,这才想起做鱼前忘了刮去鳞甲。我怎能让他觉察出我的菜做得如此不专业呢?我准备夹鱼的筷子快速拐了个弯,夹起一块鸡,告诉他鱼对大脑好,他这几天用脑过度需要补补,整条鱼都归他了。他欢天喜地把整条鱼送下肚子,赞不绝口,最后还装作十分惊讶地问我:“你来哥伦比亚教中文前是不是米其林三星大厨?”我暗暗发笑,心想:“还大厨呢?在国内我可从没下过厨房。”而且,由于没有发酵粉,我蒸出来的馒头硬得足能砸死人,但没关系,在他看来硬邦邦的馒头也是很好吃的,而且他已决定下一个旅行目的地是中国。

我知道大部分学生都是真心对中国文化感兴趣,但也有好事者居然十分没礼貌地问我:“你们中国人是不是吃狗肉?”我会回答他,某些地方个别人吃而已,不能代表大众。在哥伦比亚等南美人及欧美人眼中,狗狗是人类的朋友,吃狗肉非常残忍,是不可理解的事情。实际上,大部分中国人也这样认为,我们也不吃狗肉,但在国内某些地区,由于风俗习惯问题可能会吃狗肉。

一个学生问我:“你们中国人是不是吃老鼠?”老天,我好像从没听说过谁吃老鼠。但后来一个南方籍留学生告诉我,他的家乡的确有人吃老鼠,但那老鼠是专门饲养的。

还有一个女生问我:“你们中国人是不是吃猴脑?”我答道:“那根本就不是猴脑,而是一道菜,叫‘红烧猴头,食材是猴头菌——一种蘑菇,只不过形状很像猴头而已。我们中国人喜欢把饮食和浪漫结合起来,翻译在译菜名时没有处理好,直译了过来,所以你们误认为是猴脑。”不知这种纸包火的方式能否使他们信服,因为我知道的确有人很残忍地吃猴脑,可怕!我反问她:“你们哥伦比亚有那么多暴力事件,是否意味着所有人都是罪犯?再说了,少数永远无法代表多数,我倒觉得大部分哥伦比亚人非常友好。”我的反问使她无言以对。

汉语学得最好的一个学生还算有礼貌,拐弯抹角地问我:“你们中国人吃什么肉?”实际上他是想问我中国人是否吃狗肉之类的东西,但又不方便直接问。我告诉他:“你在哥伦比亚见到的肉和蔬菜,我们中国全有,但我们中国很普遍的肉类和蔬菜,哥伦比亚却没有。让我震惊的是哥伦比亚超市里居然还卖动物器官,肝啊肺啊什么的,太可怕了,我是从来不吃的。”我也不算撒谎,因为我本身就不吃动物器官。

一个女生甚至問我:“中国有没有汤?” 我的天啊!这种问题还用问吗?有几千年饮食文化的中国居然没有汤?“当然有了,而且我们的汤五花八门,不仅味道好极了,还极有营养。”哪像他们哥伦比亚餐馆里的汤,永远都是放上两片土豆,或是两颗玉米,偶尔放上一点肉就让“孤陋寡闻”的他们喝得津津有味了。她继续说道:“我爸爸去中国出差在餐馆吃饭时,就没有汤。”我回答道:“那是因为你爸爸没有点汤啊!”天底下哪有免费的鲜汤啊!

还有人问我:“中国人是不是很能吃?”我回答:“在招待客人时,我们总会多准备一些饭菜来表现主人热情好客,表达对客人的欢迎和尊重。”不像他们哥伦比亚人,招待客人永远都是咸米饭加一只鸡腿再加一些生菜,或是煮一碗面条,上面浇点儿肉沫就把客人打发了。

还有个学生问我:“中国人吃饭是不是会发出很响的声音?”我反驳他道:“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仅是中国,在整个亚洲,由于食物与西餐不同,吃饭时普遍会有点声音,例如吃面条时。但这在亚洲国家很正常,而且并不是那种很响很夸张的声音,我吃饭就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在日本,如果客人在吃面条时没有发出声音或者声音很小,主人就会生气,因为他会认为客人觉得面条不好吃,不给主人面子。”

最后,我对学生们说:“你们该去旅行了!旅行能让你们开阔眼界,用不一样的眼光、从不同的角度去解读这个世界,去理解不同的异域文化,让你们的视野和心胸越来越宽广。这个世界上有人的主食是炸香蕉、玉米和土豆,有人的主食是米饭和面条。一个人眼中的不可接受,在另一个人眼中却是天经地义;不同国家的文化和风俗没有绝对的正误之分。见识越多,你越能接受不同的三观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不同思维方式!”

然后,我表示要请大家吃炸酱面,学生们高兴得手舞足蹈,我则暗暗得意,因为一个“阴谋”即将上演。

那个周末,我跟学生们一起做炸酱面。先和面,然后扯面,由于哥伦比亚的面跟中国的完全不同,根本不经扯,我只得耐着性子,将一团团的面搓成蛔虫状的东西,然后干脆美其名曰“蛔虫面”。学生们问我是什么意思,我笑而不答,只说你们记着中文名字就行了。最后,搓累了,我索性掐上一块面,随便捏成一个小片片,形状像意大利,然后再一捏,又成了美国,学生们兴高采烈,纷纷加入到捏地图的队伍中。最后,蛔虫面连同各国地图一同下锅了。

开饭了,我说:“大家一定要趁热吃,谁吃到最后谁刷碗。”男生们狼吞虎咽,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女生们娇滴滴地埋怨:“你们太没绅士风度了!”现在大家该明白我为何请他们吃炸酱面了吧,因为吃炸酱面是最容易有响声的啊!一些学生嘴上吃得油乎乎的,昔日的绅士淑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有几个男生吃得巨响,我故意提醒他们:“小心,吃饭时不能发出响声。”他们十分尴尬地答道:“太香了,没办法。”一个女生跟我说:“老师,男生们都变成了猪。”话音刚落,她便打了一个响响的饱嗝,大家哄堂大笑起来。我说:“这就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产物啊,我们应该互相理解和尊重。”

吃完饭,我跟他们开玩笑:“你们知道我们刚才用来做酱的肉是什么肉吗?”

“是猪肉啊。”学生们说。

“不对,是老鼠肉。你们不是经常在课堂上嚷嚷着要吃老鼠吗?”我说。

他们顿时大惊失色……

我接着说:“开玩笑的。”

想想十分搞笑,就我那做面水平,放在国内绝对不会有人愿意尝一尝,放在这里却如此有市场,我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

不久前,一个学生在口试快结束时对我说:“大立立,上次你做炸酱面时,我生病缺席了,听说很好吃,你什么时候给我补补这节课啊?”

编辑:周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