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空中广告

2019-11-15 03:44:48 《海外文摘》 2019年11期

马丁·施拉克

收到恐吓信之后,弗拉德·西特尼科夫越发认定自己是对的。有人写信指责他和他的团队:“你们罪大恶极!”有人骂他:“您只在乎钱,真不要脸。”这个俄罗斯商人想进军最后一块无广告的净土——夜空,激起了很多人的愤怒。

西特尼科夫的初创公司Startrocket打算在550千米的高空设置一块巨屏。由200颗迷你卫星组成的卫星群发出广告信号,无论是在柏林、北京还是圣保罗,地球上每个地方都将不时看到霓虹灯广告。

天文学家和航天专家提出了抗议。他们担心天空广告发出的光会干扰科学观测,同时警告这种行为将造成更多的太空垃圾。

抗议并没有让西特尼科夫感到不快。这位44岁的老板头脑灵活,他在莫斯科的广告公司有百余名员工,客户包括汉堡王和欧莱雅。他的想法很多,一计不成,再试其他。他是怎么想到在天空打广告的呢?看到一家新西兰公司利用升到空中的迪斯科球灯打广告后,他就开始琢磨如何把这个方法用到更大的地方。

他和莫斯科斯科尔科沃科学技术研究所的研发人员合力制定了一个方案。西特尼科夫把赌注押在了这些鞋盒大小的卫星上。它们在太空中排列成方形,还可以像帆一样展开,每块卫星大小为25平方米,表面覆盖着一层闪亮的铝箔。当它们转向阳光被照亮时,在地球上看起来就像是显示屏上的一个像素点。

西特尼科夫觉得天文学家们的反对是无理取闹。他的理由是:在地球上的任何角落,每天都最多只能看到六分钟天空广告,而且仅限于晨昏时分。

弗拉德·西特尼科夫并不是第一个想在天空中打广告的人。上世纪90年代,美国就有人提出过类似的计划——为“霸屏式的天空广告”颁发许可,最终被立法否决。109个国家共同签署了协议,承诺不污染太空。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的德国代表伯恩哈德·施密特-泰德表示:“我担心俄罗斯可能会颁发许可。”

比起许可,西特尼科夫更关心钱。项目启动需要大约2000万欧元资金。他想出了一种特别的运营模式:现在预订广告位,只需支付约1.8万欧元,就可以获得八小时广告时长,未来的广告费用将会涨到目前的十倍。据他说,已有汽车公司、饮料巨头和时尚品牌联系他,不过他也承认至今还没有卖出一分钟的广告时间。

多年来,斯图加特传媒学院的市场调研专家安德里亚斯·柏茨恩一直在研究用户对广告形式的接受情况。他认为,一些正在开拓市场的公司在推广新产品时,可能会对这块天空巨屏感兴趣。但是,柏茨恩并不看好它。200个光点不足以呈現一个简单的标识。知名品牌并不满足于让更多人知道自己,而更在意将其产品和积极的使用体验联系在一起。长久来看,天空广告并不能做到这一点。柏茨恩认为:“在欧美国家已经不流行巨幅广告了。”

另外,俄罗斯人低估了技术难度。550千米的高空中仍有一层薄薄的大气,可能会使卫星减速并因此坠落。“卫星群可能在几个月内全部在低层大气中被烧毁。”亚琛应用技术大学的航天工程师伯恩德·达赫瓦尔德说。要避免卫星坠毁并使其保持队形,就必须借助推进器让卫星保持在运行轨道上,这就需要大量燃料。“这个项目是可操作的,但技术要求远远超过了现有水平。”

但是,弗拉德·西特尼科夫仍然坚定地要实施他的计划。不久前,他进行了第一次设计测试。他和他的科学团队用热气球把一个表面覆盖着金属箔的金字塔状物体升到几千米的空中,来测试一个像素点。西特尼科夫说,人们要是抬头看天,就会看到反光。

西特尼科夫希望两年内把卫星发送到运行轨道。第一条广告已经确定好了,也是给反对者们看的——和平标志。

[译自德国《明镜周刊》]

编辑:周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