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特斯拉现在是“自己人”

2019-11-13 02:10:49 《中国汽车界》 2019年10期

黄耀鹏

9月3日,特斯拉车主的一封联名公开信火了。名义上,信写给工信部和国税总局,落款是“爱国的积极纳税人&特斯拉车主”。虽有呼吁舆论站台的嫌疑,但公民个人公开要求退税,在我国税法实践中并不多见。

导火索是特斯拉进免税目录了。8月30日,特斯拉全系车辆进入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虽然迟至第26批,但对于特斯拉意向购买者而言是不小的利好。因为这笔“免税”为计税价格的10%,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进口车的计税价格为到岸价+关税+消费税。特斯拉为电动车,所以与排量挂钩的消费税为零。

在同一天,特斯拉则忙于上调全系售价,进口model 3、model X、model S三款车型不同版本均涨价,平均涨幅超1万元。虽然特斯拉官方调价是“常规操作”,一年调价多达8次,但在免税的同一天上调价格,显然有自己的考虑。

特斯拉的另类操作风格

意向客户、下单车主、已付款提车未缴税的“拖延症车主”笑了,老车主们怒了哭了伤心了。后者涵盖了从2018年1月1日起到2019年8月30日的车主。据说最极端的版本是,30日当天上午拿到绿色完税小本本,下午听说进目录了。特斯拉急于在当天采取“对冲”措施,一则为了分享免税果实,二则也为了安抚老车主。显然,安抚的效果很差。

老车主们第一反应是拉群,和官方售后反映。售后服务的回答也很官方:“特斯拉曾多次进行免征购置税目录申请,但是最终能否进入目录,特斯拉并没有决定权,也无权对外发布任何相关信息。该目录由工信部、税务总局等部委联合审核并统一发布。企业在提交申请材料后,与普通消费者一样只能通过最终发布的目录获知产品进入情况。因此特斯拉并不存在所谓故意隐瞒信息的情况。”

特斯拉官方还奉告车主们,“要建立合理预期”。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还是少琢磨为妙。

特斯拉和普通消费者一样,只能通过工信部官网获知消息。这话没毛病,因为工信部的确没有义务。向申请者提前透露审批信息。而特斯拉坚决只认官网信息,拒绝打听小道消息,也没毛病。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一次。刚下单就遇上降价,客户称导购暗示要涨价,才匆忙提前下单。因为特斯拉对官方价格操作方式,异于传统车企,引发的价格争议,比4S店加价争议性更大,至少后者在理论上不被主机厂所支持。俗话说,官方炒作,最为致命。特斯拉能这么做,因为它对门店的完全控制,也不同于传统主机厂。

而特斯拉的回复,确实也只限于理论上。人是社会人,人也是理性人。居于信息劣势的消费者们,并不相信近期穿梭于北京、上海的马斯克,会见了一系列政界商界重要人物,居然没有获知进入“目录”的信息。

不过,即便特斯拉提前得到风声,它敢说吗?万一兑现出了差错咋办?假定特斯拉客户经理们悄悄向客户咬耳朵,“晚点下单,这几天有税收大礼包”。万一没等到免税优惠,只等到车辆涨价,那么客户们是否又会跳脚说特斯拉误导群众?

争取免税,于理有据?

当然,公开信写的很有水准。据说是车主们联合法律顾问起草(或者车主中就有律师)。不过,去掉其中颇具浪漫气质的语言,核心观点有以下几条:

一、此前四部委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免税公告中,指出税收优惠日期从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

二、第26批目录未规定免征起始日期。

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税务总局规定的,已缴纳车辆购置税,符合退税标准的有三种:其一,退车;其二,设有固定装置的非运输车辆;其三,其他依据法律法规应予退税的。

《公开信》选择拥抱第三种情况,也是无奈之举。我国作为大陆法系国家,在几乎所有法律条文列举条件时,往往附加上一条“口袋条件”,第三种就属于“口袋条件”,释法权属于颁布法律的权力机关。

《公开信》又煞费苦心地找到《国税总局关于免征车辆购置税公告》,其中一条“符合免减税条件,但已征税,按照免减税额申请退税”。

且不说这个“其他条件”是否应该这样解释,《公开信》最大的逻辑漏洞,在于其回避了“税法缴纳不溯及以往”这一重要原则。特斯拉进入“目录”之前,显然不符合免减税条件。这一条件在8月30日第26批目录公布后才发生改变。税收法定原则没有理由对此前的合法征税予以退还。

实际操作中,不乏这种没“踩上点”的先例,结果是“并未发生一例退税”。譬如2015年10月1日开始实行的1.6升及以下排量汽车购置税减半,如果开发票日期在此之前,则无缘政策优惠。

如果再找近的例子还有。要知道,在第26批目录之前,还有25批分期进入目录,无一例外,都将税收优惠的时间分界线卡在进入目录的当

特斯拉和普通消费者一样,只能通过工信部官网获知消息。这话没毛病。因为工信部的确没有义务,向申请者提前透露审批信息。而特斯拉坚决只认官网信息,拒绝打听小道消息,也没毛病。天。没有听说哪个缴税车主跑出来喊冤,偏偏只有特斯拉车主矫情,犯了公主病?

从座上宾到“自己人”

其实这样的车主诉求应该在此前存在,只不过他们根本没有形成声浪足够大的舆论,也就没有进入公众视线。这恰恰说明,不但特斯拉是媒体的宠儿,连特斯拉车主或者准车主们,也颇具网络舆论的话语权,至少是具备影响网络舆情的意愿和能力(虽然可能没什么用)。很多车企都嚷嚷客户的年轻化,还各种暗示客户的职业和社会阶层。但特斯拉是真正实现这一点的企业。比特斯拉贵的品牌和产品也有很多,但只有特斯拉消费圈形成了舆论压力。从这一點上看,我们对特斯拉给予的种种礼遇,选择恰当。它身上的诸多标签,诸如“最成功且惟一成功”的美国新能源创业企业、创始人形象最多元的企业、华尔街的前宠儿、纳斯达克的背叛者、中美贸易争端的风向标……令其总处于聚光灯下。作为政策实施的标志,再合适不过。

进入免税目录一直是特斯拉想要的。此前未能进入并非由于外企身份,而是由于“超级充电”不符合国标。现在超充模式仍在,但国产版本已经做了对国标的适配。问题在于,国产特斯拉尚未下线,就已入目录,还不说明问题吗?

即便单从马斯克的拜访日程上,也能很容易得出结论:特斯拉的未来在中国。这家企业已被视为“自己人。它的商业成功,与中国在特殊历史时期的改革开放成功,搭上了点勾。

一方面,特斯拉上海工厂投产后,上海方面的支持力度,譬如供应商、税收和土地优惠、资金支持,只会增强不会减弱。这是国内一大票创业企业梦寐以求却不得的待遇。特斯拉从座上宾到“自己人”,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转变是历史性的,也赖于当前的特殊贸易局面。

另一方面,对此前在电动车上骗补、停留在PPT造车圈钱的企业,构成毫不含糊的警告。市场机会窗口正在缓慢而坚决地合拢,特斯拉在中国的成功,对大多数创业企业来说,不是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