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魏建军:我要看到“中国汽车走出去”

2019-11-13 02:10:49 《中国汽车界》 2019年10期

吴毓

“从研发、采购,到制造、销售,推动全产业链进入欧美市场,进而反哺国内市场”,是魏建军为长城汽车设定的发展战略,也是他为自己设定的一个“目标”一一一定要看到中国品牌走出去。

9月10日下午,在法兰克福展览中心9号馆见到魏建军,他正坐在二楼的贵宾室里,隔着落地玻璃窗,望着被观众环绕的WEY-S、WEY-X两部概念车。第二次来到法兰克福车展,他早已没有第一次的好奇与欣喜,但开拓海外市场、比肩跨国车企的信心,却在心中不断升腾。

长城汽车的展台不大,错落展示6辆整车和2项技术,不断有来自全世界的观众在展车前停下脚步,打开车门进去坐一坐、找到工作人员聊一聊、发现亮点拍下来,是展臺上的常态。

全球首秀的WEY-S概念车代表了第二代VV5的造型方向,采用“先锋张力美学”的全新设计语言,通过锋利的倒角和多维的形态变化,打造年轻人喜爱的动感、时尚造型风格;欧洲首秀的WEY-X概念车,其造型设计灵感来源于飞机机翼,科技感十足的造型吸引一众海外观众和媒体的关注目光。

30分钟前,魏建军在展台上宣布了WEY品牌全新的全球化战略一在德国建立技术中心,以德国市场为起点,计划两年后正式全面进入欧盟市场。

魏建军告诉《汽车人》:从长期看,中国汽车必须要走出去。首先,长城汽车不会做秀。其次,即使有一些风险,我们也愿意去挑战。

能够开门见山地说出这样一番话,足以证明魏建军是一个务实的人,对于海外发展也已经思考良久。短短几十个字,既回答了潜在的怀疑,也表达了执行的决心。

魏建军经历过赛弗、赛影的井喷式发展,也品尝过因同质化而陷入价格战漩涡的苦涩;人才储备、研发实力、零部件品质、市场潜力对于企业长期持续发展的意义,他比其他人更得其中之味。这也是长城汽车高调启动全球化战略的根本原因。

一年前,长城汽车与宝马集团正式签署合资经营合同、建立合资企业时,但并没有选择“拿来”成熟产品、本地代工生产的路,而是将“共同研发产品且共享研发平台”作为合作的重点。在魏建军看来,合资企业已经进入2.0时代,此前的合资模式必须改变。

正是在这一全新认知下,“资源互补与优势互补”成为新合资模式下的关键词。在光束汽车项目中,宝马集团将与合作伙伴长城汽车共同开发新的车型项目,共同引入更多的新兴技术,并创造“在中国研发、在中国生产、向全球市场输送汽车”的全新模式。

这一转变,可以视为长城汽车“走出去”战略的转折点。

在国际车展上亮相,长城汽车不是第一家,也不是第一次。2005年,吉利汽车首秀法兰克福车展,以京剧、红旗等元素为背景,高调亮相旗下产品。一年后,四驱哈弗CUV汽油版、哈弗CUV柴油版和“风骏”皮卡亮相巴黎车展,成为长城汽车全球化战略迈出的第一步。

2019年,是长城汽车第二次参展法兰克福车展。魏建军心里清楚,看似“重复”的海外作客,正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主人”。其中的潜台词则是“把家搬过去”。

在法兰克福展览中心的8号馆,长城汽车旗下的零部件公司一一蜂巢易创、蜂巢能源、诺博汽车系统、曼德电子电器也携一系列创新成果亮相。这是助力长城汽车向世界展示“名片”,更是在为全产业链进入欧洲积蓄实力。

客观地说,在9号馆盛装亮相的两款概念车WEY-X和WEY-S、全新一代P14平台(PHEV系统)和WEY AI智能体验舱(智能网联技术),都只是旗帜,迎风飘扬,甚是炫目,而隔壁8号馆的零部件公司及其众多技术,则展示了长城汽车的真正实力及发展后劲。

蜂巢易创发布了包括4N20发动机、9DCT变速器和6001系列电驱动总成在内的新一代动力总成技术,并分享了“扁-Hair pin”系列电驱动、智能转向EPS新产品的前瞻优势;

蜂巢能源展示了应用“高速叠片工艺”的全系动力电池产品,并分享了建设4万吨规模的正极材料工厂、产能24GWh的电池生产工厂等面向欧洲市场的开放合作计划;

诺博汽车系统亮相了“iNest”智能座椅技术、“NFT”非金属轻量化技术,并公开了“欧洲市场三步走”战略;

曼德电子电器则带来了具备体积小、重量轻、智能化特点的光电系统、电气系统和热管理系统。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品牌进入欧美成熟市场,仍要面临安全法规、消费理念、汽车文化等各种现实挑战;另一方面,中国品牌的整体实力仍然与跨国车企存在差距,且在短时间内差距难以弥合。

同场竞技,不止是—人之力,更要有团队合力。一个品牌出海,仅是到港登岸;整条产业链出海,才是安营扎寨。

魏建军说,中国品牌拥有全球体量最大、发展速度最快、用户需求最多元的市场。中国品牌走出去,不但不会失去中国市场,还能从品质、技术、安全等方面反哺国内市场。

魏建军的表述,明确了“哈弗、WEY以及产业链出海”后的发展战略——第一步是“走出去”,第二步则是“转回来”,或是“赚回来”。

可以预期,进入欧盟市场,只是哈弗、WEY和长城汽车的首阶段目标;以零部件企业铺路,在欧洲建厂,实现“研发-制造-销售”的“欧洲化”,是次阶段目标。中国市场与海外市场的共同发展,才是魏建军的终极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