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公司“辟谷”,做好加减乘除

2019-11-06 17:11:34 人力资源 2019年10期

王春雷

辟谷源自道家养生中的“不食五谷”,是古人常用的一种养生方式。它源于先秦,流行于唐朝,又称却谷、去谷、绝谷、绝粒、却粒、休粮等。一般认为,在科学的指导下有针对性地进行辟谷,确实有利于身体的健康,但其功效不应过分夸大,其中的科学原理仍有待研究。

2016年,来自东京工业大学的研究者大隅良典因发现自体吞噬的机制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自体吞噬,即细胞在饥饿的时候,能把自己体内的无用或有害物质自行吃掉以提供自己生存需要的能量。本质上就是通过细胞挨饿,让细胞自己去寻找体内无用或者有害的物质并且消灭它们。这样不仅仅维持了机体的生存,同时也清除了体内的有害物质。

诺贝尔医学奖为断食做了一次背书,辟谷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辟谷,首先要求人们做减法,要知道许多疾病的产生都是因为我们摄入的无用物质太多,导致有用的物质得不到有效的新陈代谢。人体组织如此,其他任何一个组织也是同理的。在一家企业里,如果只一味地做加法,必然会导致组织内部体量过大,无用元素抢占企业资源,最终造成大企业病。这时我们猛然发现,企业也需要辟谷疗法。和人体辟谷一样,企业的辟谷疗法利于企业的健康,但其功效不应过分夸大,做得不好还容易适得其反。

以喜悦为食,员工自带能量

《大戴礼记·易本命》说:“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

《庄子·逍遥游》藐姑射之山上的神人“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佛教《起世经》的记载则显得更加不可思议:人类来自光音天。在光音天时,“身心欢豫,喜悦为食,自然光明,又有神通,乘空而行,得最胜色,年寿长远,安乐而住”。他们刚刚来到地球时仍然以喜悦为食,保持着天人的习性,可以腾空而行。后来,他们因一时贪心起,品尝了“地肥”,身体中的“地大”成分增加。后因贪吃过甚,身体沉重得无法飞翔了。“食之不已,其身自然渐渐涩恶:皮肤粗厚,颜色浊暗,形貌改异,无复光明,亦更不能飞腾虚空。以地肥故,神通灭没。”

组织里如果能做到以喜悦为食,一定战无不胜。最理想的以喜悦为食当属佛教的六和敬。所谓六和敬,即是佛陀摄众的方法之一。和敬是之于自己和他人两个方面来说的。所谓和,就是“外同他善”;而所谓敬,则是“内自谦卑”。六和具体为见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意和同悦、口和无诤、利和同均。公司做到六和敬,当然价值观高度统一、行为完全一致,没有人际关系的困扰和利益的纷争。这时,每个人自带能量,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中去,一切激励措施都显得多余了。

“世外无桃园,佛门无净土”,寺院管理中真正能做到六和敬的少之又少。但我们不能就此否认喜悦为食的力量,这种力量绝非物质待遇可比拟的。阿里巴巴的首任CFO蔡崇信,来阿里巴巴前的年薪是七十万美元,用马云开玩笑的话说:“他的薪水可以买下几十个当时的阿里巴巴。”但他千里迢迢来投奔马云,每月只拿五百块人民币的薪水。

通过辟谷,让企业到达六和敬的状态,让每位员工都有当初的蔡崇信那样的精神,无疑是HR管理的巨大成功。但许多企业玩辟谷式管理,却是“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辟谷疗法也就变了味。

以物质为食,员工必须激励

道家认为:“精满不思淫,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眠。”不淫、不食、不眠,都没有问题,但这是以精满、气满、神满为前提的,普通人万万做不到。《黄帝内经》中记载伯高对黄帝说:“故平人不食饮七日而死者,水谷精气津液皆尽故也。”精神的力量可以创造奇迹,但再优秀的企业绝非仅仅靠精神的力量支撑。

“明知人間苦,偏做苦行僧”,前提是有更大的目标。而且佛家的六和敬也是言利的,“利和同均”的“利”不仅包括经济上的财利,还包括知识上、宗教实践上的佛法之利。“利和同均”并非是平均分配,而是指共同分享。尘世生活中,人类的冲突大半是由于对资源的争夺引起,“利和同均”正是通过分享彰显慈悲和智慧。没有利谁会有动力?佛门不求世俗的利益,却是求更大的利益:超脱生死。

《论语》中说:“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但对于应该得到的利益,并不拒绝,只是“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里的“小人”并不是一个贬义词,一个社会就是由君子和小人组成的,君子是士的阶层,范仲淹笔下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君子的本性,他们更追求人生的价值。但小人是这个社会的主体,他们作为普通人,为生计奔波没有任何过错。马云“不为996辩护,但向奋斗者致敬”,不辩护是承认“小人喻于利”天经地义,“向奋斗者致敬”则是为“君子喻于义”喝彩。

《庄子》中有一则庄子讲给惠施的寓言:南方有一种鸟,它的名字叫鹓雏。那鹓雏是从南海起飞,要飞到北海去,不是梧桐树就不栖息,不是竹子所结的子就不吃,不是甘甜的泉水就不喝。在此时鹞鹰拾到一只腐臭的老鼠,鹓雏从它面前飞过,鹞鹰看到仰头发出“喝”的怒斥声。人们过分地把注意力放在鹞鹰的狭隘上,却忽略了鹓雏和鹞鹰各取所需,谁也没有资格要求对方和自己一样。做企业必须有一个比赚钱大得多的目标,甚至在这个目标面前,金钱一文不值,但企业主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员工为实现老板的理想而奋斗。人类必须饮食,员工必须激励。

“辟谷”疗法的加减乘除

电脑有垃圾怎么办?杀毒。垃圾太多,病入膏肓了怎么办?卸载软件!卸载后还要重装一个好系统。

企业的“辟谷”疗法就是先做减法,彻底清除体内垃圾;更关键的是做好加法,为企业良性循环安装一套好系统。

首先,做减法,大道至简。

老子《道德经》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对治之道就是“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企业这个系统运行时间长了、规模大了,靠简单的亲情、文化管理就不灵了,要代之以规章制度。而规章制度又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一方面“法令滋彰,盗贼多有”。于是“律师是合法地胡来,公司政治就是在规章制度的框架下搞职场宫斗”。这时,不妨做个减法,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巧弃利,来个“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别人羡慕王总的公司效益好、福利高,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王总却说是“一俊遮百丑”,效益的光环掩盖了管理上的百病丛生:业务副总躺在本已人员过剩的金牛项目上居功自傲,还频频抱怨“小马拉大车”,要求增加人员;业绩好伴随待遇好,员工开始了双因素理论下的不公平感;新项目毫无进展……自嘲“妇人之仁”的王总下决心来一次“辟谷”疗法:

减法第一步,把金牛项目划出来,一个人守成即可。这时候发现,作为金牛项目,对客户的一切“斗智斗勇”都是多余的;作为守成的项目,对内的激励措施也是多余的。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巧弃利,一切大道至简。

减法第二步,成立新项目开拓部门,将闲置人员全部安排进来。用金牛项目的部分利润保证该部门人员的基本待遇,用新项目的收益恢复创业初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奖励制度。在这种适度饥饿的环境下,通过细胞挨饿,让细胞自己去寻找体内无用或者有害的物质并且消灭它们。王总努力做到“老板不仁,以员工为刍狗”就可以了。

其次,做加法,事半功倍。

如果把“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理解为圣人什么也不需要做,那做圣人就太容易了。《道德经》的智慧就在于“圣人不仁”的前提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有了“道法自然”这样一套好软件,“电脑”自然可以运行顺畅。

老子知道“道法自然”这套系统一定会被病毒侵扰,当完美只存在于理想中时,《道德经》也给出了药方:“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在无法完美的公司里,儒家的智慧更派上用场了。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比做减法更重要的是做好加法。

做减法考验勇气,做加法则更考验智慧。加法做不好,就会成为新的垃圾。如有人戏言“心灵鸡汤是干垃圾,文化苦旅是湿垃圾,励志故事是可回收垃圾”,就是因为心灵鸡汤、文化苦旅、励志故事被做过了头或者被扭曲。

王总知道做完了减法,人浮于事、职场宫斗消失后,面对新挑战,主要问题有三:一是员工有努力的愿望但缺少工作的能力,所以加强业务能力培训;二是市场形势不好、新业务不容乐观,所以业务上不忙于扩张,而是在低风险前提下小规模拓展;三是虽然有人不适应公司的新变化辞职了,但人员仍然过剩,王总改不了“妇人之仁”的老毛病。“总不能动不动就裁员吧,经济学家赵晓不也说过‘彻底的市场经济是无耻的嘛。”但通过做加法,正能量多了,工作上不再化简为繁,代之以事半功倍。

再次,加减法之后,自然有乘除。

做加法,事半功倍。加法多了就直接变成乘法,这时就会发现“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做减法,大道至简。减法做多了就成了除法,一切变得没有那么复杂,心灵也变得纯洁起来。大道至简,成功其实很简单。正如英国心灵导师詹姆斯·艾伦说的那样:“不论是眼前目标还是人生目的,心灵纯洁者更容易成功。”

但就像辟谷一直存在爭议一样,企业的“辟谷”疗法也有风险,加减乘除都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