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李斯的月夜和雨夜

2019-11-06 03:11:13 公务员文萃 2019年10期

李碧华

26岁的李斯,是楚国一个看守粮仓的小文书。粮囤附近有草苇围住的粪坑。李斯如厕时,见到枯瘦瑟缩又沾了粪的小耗子,他想:人生如鼠啊,不在仓就在厕。他不禁长叹:“一辈子有无出息,全看为自己找一个什么位置。”

在一个月夜,他想,该换一种活法了。

清早,他匆匆离开家乡、亲人、没前途的把老鼠腰斩的守仓员职位……这一走,终其一生没有再回去。他高升了。

很多年以后,他像当日杀鼠一样,被判五刑加腰斩——劓刖、割舌、剁肢,笞杀同时执行之际便腰斩,最后慢慢碎尸。一家老小、三族亲戚、宾客门生……不分男女,一律斩首。七八个刽子手斧起刀落,也是一直忙到傍晚,雨夜。雨整整下了一个月。

以上是钱宁作品《秦相李斯》中生死兴衰的始末。

在辞典里,再惨烈也不过占了几句:“秦朝丞相,定郡县制,开中国地方制度新局面。为赵高诬陷谋反,腰斩于咸阳。”而腰斩,在中国古代酷刑中,也不过其中一项而已。

每一個人,当要过另一种生活时,必然也有另一种结局在等他。这是当时的货仓管理员上厕所时所料想不到的。而斩杀他的指鹿为马的赵高,亦逃不了“夷三族”的下场。

历史便是这样了。

(摘自《谁需要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