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英国新首相鲍里斯一面精英,一面不羁

2019-11-06 03:11:13 公务员文萃 2019年10期

曲蕃夫

当地时间7月23日中午,英国保守党正式公布了新任党魁的选举结果。英国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以66.4%对33.6%的高得票率,在全体保守党党员的投票中击败英国现任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当选保守党的新一任党魁。

由于保守党是目前英国的执政党,约翰逊也就将在前往白金汉宫拜会女王之后,获邀作为英国首相组阁,并正式接替一个多月前已确定辞职的“看守首相”特雷莎·梅,入主唐宁街10号。

从政近20年来,鲍里斯·约翰逊一向是英国政坛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一头金色乱发和民粹政治理念,在近年来为他带来了“英版特朗普”的标签。然而,鲍里斯和特朗普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路径和迥异的政坛经历。

含着金汤匙的牛津高才生

约翰逊全名为亚历山大·鲍里斯·德普费尔·约翰逊,出生于1964年6月19日,是父母四个孩子中的长子。他的父系先祖是一名奥斯曼帝国的记者,他还有法国、德国、英国,甚至沙俄的犹太人血统,最远还可以追溯到英王乔治二世。鲍里斯·约翰逊出生在美国纽约曼哈顿的上东区,当时他的父亲斯坦利·约翰逊正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经济学学位,他的母亲夏洛特则是一名家境优渥的艺术家。根据美国的属地主义国籍法,约翰逊拥有英美双重国籍,而直到2016年出任英国外交大臣之前,他才正式放弃了自己的美国国籍。

在伊顿公学,鲍里斯结识了很多挚友,包括戴安娜王妃的弟弟、第九代斯宾塞伯爵查尔斯·斯宾塞,以及小他两届、三年前因为脱欧公投失败而辞职的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1983年,追随着父母的牛津足迹,19岁的鲍里斯获得了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的奖学金,入读该院久负盛名的古典学专业,廣泛地学习拉丁语、希腊语、文学、历史、考古等课程。

在牛津大学,鲍里斯曾经获选为牛津辩论社主席,并加入了牛津精英阶级学生才能获邀的布灵顿俱乐部。有趣的是,那一代牛津学生在21世纪初涌现了一大批知名保守党政客,包括前党魁和首相卡梅伦、前党魁和外相威廉·黑格,以及在这次党魁竞选中他的直接对手迈克尔·戈夫和杰里米·亨特。

从政生涯的第一个高峰

鲍里斯的政治生涯始于2001年,因为牛津郡亨利选区议员的退休,他决定参加这个保守党安全议席的补选。虽然地区党部对他的评价趋于两极,但最终他还是代表保守党参选并成功当选为国会议员。21世纪初,英国议会正处在布莱尔和工党风头正劲的年代,因此,鲍里斯最初几年的“后座议员”生涯乏善可陈。更惨的是,他初入议会就因为在保守党党首改选中站错队,与后来当选党魁的伊安·邓肯·史密斯不和,既没有在影子内阁中获得职位,也没有很扣人心弦的议会发言,甚至常常缺席议会投票。

2003年,鲍里斯的从政之路迎来转机。军人出身、没有大学学历又缺乏个人魅力的史密斯被党内逼宫下台,霍华德成为新党魁,鲍里斯被新领导直接点名为“保守党新生代力量”,并被任命为保守党副主席。两年后,卡梅伦接任保守党党魁,鲍里斯被任命为“影子内阁”高等教育大臣。

进入政坛高层的鲍里斯依然管不住自己的嘴,他将保守党数年间频繁的更换党首比作“巴布亚新几内亚食人族部落的酋长互食”,一度引来了巴新政府的强烈抗议。但他的大嘴和锐笔依旧颇受英国人欢迎,即使被免去了杂志主编一职,仅靠写专栏、出书和参加电视节目,鲍里斯在2007年的收入达到了54万英镑,在英国议员收入排行榜上跃居第三。

2008年的伦敦市长选举,成为鲍里斯从政生涯的第一个高峰。作为英国最大的直接选举职位,尽管并不在议会中拥有发言权,但伦敦市长的地位和权力在英国政坛绝不能小视。鲍里斯又一次在党内的一片反对声浪后获得参选资格,单挑已经连任两届并成功带领伦敦申奥的工党市长利文斯通。鲍里斯超高的人气以及在媒体圈浸淫多年的人脉,让比鲍里斯年长20岁的利文斯通丝毫不敢小觑这位后生。最终,得益于伦敦最大的免费报纸《伦敦旗帜晚报》点名支持当选,鲍里斯以53.2%对46.8%的得票率挫败了利文斯通连任市长至伦敦奥运会的梦想。

不同于绝大多数市长非民选的英国城市,直选的伦敦市长对于伦敦的治安、交通以及城市建设都有着相当大的权力。鲍里斯首先针对伦敦的治安环境下手,将自己任命为伦敦大都会警察管理局的主席,并支持大都会警察(即“苏格兰场”)拥有更大的警权。

比如,鲍里斯支持警察在伦敦街头有拦截搜查的权力。这项警权长久以来极具争议,因为警察在实践中难免针对特定社区和特定少数族裔展开搜查,这恶化了伦敦作为多元种族城市的种族关系,并在2011年一定程度上助推了爆发于北伦敦托特纳姆地区的严重骚乱。但客观上讲,鲍里斯的市长任内,伦敦的凶杀发案率降低了五成,涉刀凶案率也下降了三成以上,而这两项指标在2016年鲍里斯卸任市长后的两年均出现了大幅度的反弹。鲍里斯在市长任内一直深受苏格兰场警务人员的欢迎,而伦敦在鲍里斯执政的八年间免于遭受严重的恐袭,2012年伦敦奥运也得以平安举行。

城市建设方面,鲍里斯扩张了伦敦“可负担住房”的建设,八年内新建了约10万套属于此类别的住房,比起利文斯通八年任内的数字有所增长。由于供给稳定,伦敦的房价经过2008年经济危机的打压,在低谷徘徊几年后并未出现报复性疯涨。但鲍里斯卸任后,由于英国脱欧、英镑贬值和外来炒家的刺激,伦敦房价在2016年后出现了一波狂涨。时至今日,伦敦的首次购房者也已经越来越难以追上房价上涨的速度。由此,在2016年鲍里斯卸任市长后马上做出的民调显示,伦敦市民对他的市长任期的满意度为52%,不满意度只有29%。

入主唐宁街10号之路

2010年,保守党重新夺回了被工党控制13年的议会,卡梅伦正式就任首相。鲍里斯在整个联合政府任期的五年内蛰伏,对国家和议会事务三缄其口,也甚少就伦敦以外的政治事务发表评论。但2015年大选前他将卸任伦敦市长并重回议会舞台中央,早就是个公开的秘密了。八年的伦敦市长生涯过后,鲍里斯已经积累了相当的政治资本,再也不是那个在党内根基甚浅的记者,而是时刻有能力挑战党首乃至首相大位的实力派。

2016年2月,鲍里斯正式宣布自己的脱欧派立场,表示卡梅伦首相提出脱欧的负面影响“太过于夸张”,而欧盟则被他形容为“继拿破仑、希特勒等人悲剧的失败之后,又一次想要重建罗马帝国一统欧洲的尝试”。鲍里斯登上脱欧派航船的当天,国际外汇市场英镑重挫2%,充分说明了他对于脱欧派大业的分量。

也许是深感局势混沌,鲍里斯没有选择坚持,他宣布不参加党首选举,目送特雷莎·梅当选,并接受了梅在新内阁中为他安排的外交大臣一职,正式进入了英国内阁核心。

鲍里斯在外交大臣任上的表现其实乏善可陈,其中主要的原因是梅为了削弱外交大臣在脱欧过程中的权力,新设了脱欧大臣和国际贸易大臣两个职位,架空了外交大臣职权。鲍里斯起初对此似乎也并不十分在意,还是保持着自己一贯的风格,英国利益优先,亲美反俄。在俄国叛逃间谍父女在英国被毒杀一案发生后,鲍里斯支持英国王室成员和全体官员抵制俄罗斯世界杯。

俄罗斯世界杯尚未结束,鲍里斯就在切克斯会议上反对特雷莎·梅的脱欧协议。他用一封无比华丽的辞职信,宣布自己无法支持首相的方案,只能辞职。鲍里斯和脱欧大臣戴维斯的双双挂冠而去,开启了保守党内持续一年的动荡,也让英国无法如期脱欧。最终,特雷莎·梅在今年6月含泪辞职。

鲍里斯则终于迎来了他等待已久的机会。他毫无迟疑地报名参选党首,在党内初选中每一轮都遥遥领先所有对手,甚至在最后一轮初选中,鲍里斯鼓动支持自己的议员同僚策略性投票给较弱的对手亨特,以淘汰掉曾经背后捅刀自己的戈夫。他的隐忍和自信,在这一次党内选举中爆发出了全部能量,并最终在全体保守党员的邮寄投票中战胜亨特,如愿入主唐宁街10号。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