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整理典故 传承传统文化

2019-08-30 08:15:32 《寻根》 2019年4期

郅公林

巩义市小关镇小关村,是一个有数千年历史的古村落,仰韶文化时期这里就有人类定居。这里有汉初文化的烙印。有青石铺路、长五百多米的明清一条街,有一片青砖灰瓦四合院,有飞檐斗拱的庙宇、牌坊,有一年四季清澈见底的小河。这里物产丰富,民风淳朴。我家世世代代都居住在小关,我就是喝小关的水、吃小关的米长大的,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乡愁只会越来越浓而不会有丝毫淡忘。

小关村有张、王、李、赵、郅、白等几十个姓氏。小关村却不以姓氏取名,说明这里的环境能吸引外地移民来此繁衍生息。经过小关人的共同努力,历经明清两朝数百年的建设,小关有了一条颇具规模的老街——鳞次栉比青砖灰瓦宽敞明亮的门面房、上铺八砖的厢房、木楼板木楼梯两层小楼的上房,使小关成为巩义东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集市、庙会,熙熙攘攘的人群,各种民间文艺和老街戏楼上的大戏,这些场景常在我脑海出现。

20世纪70年代后,改革开放使小关村经济、社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道路更宽,楼房更高,村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改善,我们都经历了这个过程。大变革的浪潮也使小关村的古建筑同全国其他一些地方的古村落一样,基本上不复存在。文明与时代同步,我们并不苛求历史。虽然说昨日之日不可留,但是,今已逝去的明清一条街,我们亲身经历的那一段岁月,那些古色古香的古建筑,寓意深刻的三雕文化元素,淳朴的民风民俗,美好的自然风光,我们有责任记录下来,让子孙后代知道小关村过去是个什么样子,小关先人曾经创造了什么样的辉煌。

我愿意记录小关的风土人情,除了深厚乡土情结外,还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20世纪70年代我到法国购买设备,顺路在意大利考察了威尼斯水城和罗马,目睹了当地政府对古建筑的精心保护,细致到百年以上的普通民宅沒有政府批准外观一律不准改建,连一根根锈蚀严重的窗户铁栏杆也不准换掉,甚至一片锈结都不准打磨掉,而是用最好的油漆刷上。罗马斗兽场因战乱破坏遗留下来的残垣断壁及周围的古建筑,文艺复兴时期所建的凯旋门、宫殿等都是原样保留。二是有一年我随巩义市委、市政府考察团到江苏等地考察时,看到当地对古村落、古商业街的保护,很有感触。还有2011年到广西北海参加第二十一届世界客属大会,除了知道客家人都是河洛人的后代,还参观北海市区各具特色的得到有效保护的古建筑,对我的震撼无法用言语形容,就像烙印一样至今仍不时在脑海中闪现。回想我们的祖先在社会动乱、交通十分不便的时代,就能把小关建成巩义东部最为繁荣昌盛的、文化浓重之镇,时逢太平盛世,我们就更应该把小关建设得更美好。

党的十八大以后,党和政府提出在城镇建设中,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为此我就萌生了把小关过去的青山绿水、明清时期修建的商业街等,通过回忆而留下文字资料的想法。在与几位老友交流时,没想到他们不但也有此想法,而且更有一种紧迫感。所以,共同的心愿、目标、思路,很快形成一种共识,经共同商量,将这本书定名为《小关风土录》。

这本书的内容我们有个要求:篇幅长短皆可,但所有内容必须真实,要符合历史。大家都这样做了。这里要特别提到白俊爵、张桂月两位,他们都是80多岁的耄耋老人,身体也不是很好,但一听说整理小关过去的历史掌故,都十分积极,两人很快便写出了五篇文章。还有张光哲、孙云灿,也是年过八旬,都撰写了多篇文章。

这本书的面世,若能给研究小关的历史、给我们的后代在历史认知上留下一些有用的资料,提供一些记住乡愁的思路,我们这些老人将不胜欣慰。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因为书中记录的明清一条街、庙宇等古建筑,大多已不存,所搜集到的碑文因风雨剥蚀也大多漫漶不清,加上多数知情人也已过世,故而书中若有不太准确之处,敬请指正。

是为序。

(本文系作者为《小关风土录》一书所作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