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鹿纹释读

2019-08-30 08:15:32 《寻根》 2019年4期

王欣欣 东卫华

猎鹿

宝鸡北首岭遗址发现有锄、矛、铲、凿各1件,都是用鹿角制成。在宝鸡关桃园遗址,发现了23件用鹿肩胛骨制成、有明显使用痕迹的骨耜。《关桃园遗址各个时期骨器选料鉴定一览表》中有64件骨器,其中45件标明是鹿,还有5件分别标注为鹿(小型)2、鹿(大型)1、鹿(斑鹿)1、小鹿1。如果按50件计算,以鹿骨为原料的工具占比达到78%。

殷墟甲骨文当中,有商王猎获大批野鹿的记载。《石鼓文·田车》也有射鹿的记载:“宫车其写,秀弓持射。麋豕孔庶,鹿雉兔。”

1.商鹿方鼎

商代晚期的鹿方鼎,高60.8厘米。在方鼎的四面和四足上,共铸有8个健硕牡鹿的正面头像。方鼎底部正中是鹿的纹饰,歧角硕大、双目圆瞪、支耳张口、竖尾惊蹿的健壮牡鹿。

有学者认为,商代鹿方鼎与兕方鼎,分别是为了烹制鹿、兕铸造的青铜器。我们认为它应该是纪念商王猎获硕大牡鹿、水牛而铸造的器物。

2.商鹿头骨刻辞

商王帝乙、帝辛时期的鹿头骨刻辞,记载商王征讨方国后,回程在“蒿”地田猎,获得猎物祭“文武丁”的事情。目前考古出土的鹿头骨刻辞仅有两件,王巍主编《中国考古学大辞典》:“鹿头骨刻辞,商人晚期甲骨刻辞。”从鹿头骨的残角判断,应是一只雄壮的牡鹿。

3.双鹿纹瓦当

栎阳考古发掘的瓦当,被媒体广泛称为“双鹿纹瓦当”,仔细观察,瓦当表现的是一只猎狗阻截奔鹿的场景。凤翔雍城有“鹿犬纹瓦当”,表现猎犬跃起捕咬奔鹿的画面。

在文献中,狩猎一般都缺不了狗的角色。《诗经·秦风·驷》:“公之媚子,从公于狩……车鸾镳,载猃歇骄。”张衡《西京赋》:“千乘雷动,万骑龙趋。属车之篷,载猃。”猃:长嘴的猎狗;歇,即,意为短嘴的猎狗。《史记·李斯列传》:“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南阳市王庄汉画像石墓《田猎图》,表现一个人指挥三只猎犬围捕失群幼鹿的畫面。

“双鹿纹瓦当”可以命名为“鹿犬纹瓦当”,其表现的是猎犬逐鹿。

羡鹿

1.鹿、、、麟

鹿作为食草性群居动物,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早期先民们生产、生活中的捕鹿行为,就是获取衣、食、工具等资源的手段。对于先民而言,遇到或猎获巨大、健硕的鹿,称得上一件值得纪念的事。

杨树达的《汉书窥管》、黄现的《古书解读初探——黄现学术论文选》认为,“鹿”“禄”同音,以“鹿”双关为“禄”,“鹿”作“禄”解。以鹿为偏旁字,比如“”“”“”“麒”“麟”“”等,都有祥瑞、美好、喜庆的意思。《诗经·小雅·鹿鸣》用鹿起兴:“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西周《貉子卣》,记述了赠送鹿的故事。汉武帝用一尺见方的白鹿皮制成值四十万钱的皮币。

鹿科动物中除了驯鹿雌雄皆长角,獐雌雄都不长角外,其他都是雄性长角。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鹿,象头角四足之形。”

石鼓文当中的“鹿”就是头戴枝角的牡鹿;而“”字,顶上无角,头部上翘的弧线,表示硕大的耳朵,腿部增加了表示雌性的“匕”符号。

在自然界,雄性动物一般都具备美丽、健硕的体征。头戴花角的硕大牡鹿,也被称为“”“”“麟”。“”的本义指的就是牡鹿,而专指女性为“佳丽”则是历史演变的结果。角是鹿科动物所特有的结构,是雄性鹿科动物的第二性征,也是区别于其他有蹄类的标志之一。

《康熙字典》:“麝,《广韵》同,牡鹿也。中山王《文木赋》:宗骥旅。”《康熙字典》:“……并音嘉。《说文》:牡鹿,以夏至解角。《尔雅·释兽》:鹿,牡麚。又,,短。马融《长笛赋》:寒熊振颔,特髟。”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麟,大牡鹿也……《玉篇》曰:麟,大也。”

白川静《常用字解》:(丽),象形,鹿角之形。亦有“”为两张鹿皮的说法。据甲骨文、金文字形观察,“”看来表示鹿角并立。一对鹿角为美丽之物,因而“”有优美、美丽、并立、两立之义。字上部之“丽”乃“”初文。因此夫妇称“伉俪”。

牡鹿的角每年都会脱落和再生,“丽”有了“附着”“附丽”的意思。《周易·离》:“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日月有升沉,百谷草木有荣枯,就如同附丽、附着于天空和大地一样。

2.“子母鹿纹瓦当”

凤翔博物馆、凤翔秦文化研究会所编的《雍城秦汉瓦当鉴赏》中有一瓦当,“母鹿大而长的双角,圆而壮的身体,健壮有力的腿,极为传神逼真。大鹿腹部下方有一个十字形符号,寓意不明。雍城遗址出土,凤翔博物馆收藏”,书中称为“战国子母鹿纹瓦当”。戴少婷《浅议鹿纹瓦当》称其为“子母鹿纹瓦当”。

“子母鹿纹瓦当”释名有误。这面瓦当表现的是长着巨大歧角公鹿的健硕和美丽,之所以表现一大一小两只鹿,一是牡鹿在保护小鹿,二是营造对比效果。宝鸡西周茹家庄墓地出土有玉鹿,突出表现牡鹿高耸的歧角和硕大的耳朵。

徐中舒《甲骨文字典》:“家,《说文》:‘家,居也,从宀,省声。”

家,从“”得声。周初青铜器利簋上“甲”写作“十”。赵孟《六体千字文》“家给千兵”,大篆“家”写作,应是从“十”(甲)得声。

瓦当上的“十”,既有“甲”的意思,也有“”的内涵,说明这是一只最健硕、最美丽的大公鹿,并不是子母鹿,这面瓦当定名为“鹿纹瓦当”。

壮硕、白色的牡鹿,常被古人视作神异、祥瑞。《魏书》:“神元年二月,定州获白,白鹿又见于乐陵,因以改元。”

《辽史·耶律夷腊葛传》:“辽法,歧角者,惟天子射之。会秋猎,善为鹿鸣者呼一至,命夷腊葛射,应弦而踣。”《辽史·国语解》:“裂皮。,牡鹿。力能分牡鹿皮。”

“嘉”有“美、善、吉、贺”的意思。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嘉,美也。见释诂,又曰:嘉,善也。周礼:以嘉礼亲万民。郑曰:嘉,善也。所以因人心所善者而为之制。按部曰:吉也。羊部曰:美与善同意。经有借假为嘉者。如大雅、周信马由缰毛傅皆曰假、嘉也是也。有借贺为嘉者。觐礼古文余一人嘉之,今文嘉作贺是也。从。者,陈乐也。故嘉从。加声。”

“鹿纹瓦当”应有“嘉禄”的寓意。

3.辕首饰鹿纹

宝鸡茹家庄出土了一件造型别致的辕首饰,一侧为浮雕兽面,另一侧是一个下体仅穿裤衩,披发文身,双手抱兽面的男子。此男子鼻头宽厚,束宽腰带,背部刻有两只相背的小鹿,双角分枝,回首鸣叫,形象十分生动,明确是牡鹿。

囿鹿

商纣王有鹿台,周有灵囿,秦也有苑囿,汉、唐有上林苑。苑囿之中自然是域养、繁殖野生动物的地方。

《诗·大雅·灵台》:“王在灵囿,鹿攸伏。”“毛傳:囿,所以域养鸟兽也。”域养,即域而养之。《石鼓文·吴人》:“中囿孔□,□鹿□口。”

《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张说,安丘侯,“元狩元年,侯拾嗣,九年,元鼎四年,坐入上林谋盗鹿,又搏,完为城旦。”

1.“鹿甲天下”与“马甲天下”

王世昌《陕西古代砖瓦图典》:“既有‘马甲天下,也有‘鹿甲天下,不可指鹿为马,也不可指马为鹿。鹿是禄谐音,‘禄甲天下是吉祥语。其实汉武帝对马也十分器重,‘马甲天下含义是很深远。”

鹿纹甲天下瓦当上,右边的鹿头上有硕大的角,表示是鹿,左边是跟随的牝鹿,建议定名为“鹿甲天下”。

张廷皓《西汉鎏金铜马的科学价值》:“大宛马头上不可能生角,但汉代人却以此‘异相作为区别于其他马种的特征之一。这一难得的实物资料恰好说明,鎏金铜马的马种是大宛马。”

汉武帝获得大宛天马,创作了宗庙乐曲《天马歌》。杜甫《房兵曹胡马诗》:“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瓦当上马的形象,头方,颈部长而细,四肢修长,体长略等于体高,尾础高,正是大宛天马的典型特征。马头上怪异的“V”字形符号,一支表示从侧面视角的耳朵,垂直头顶的一支代表大宛天马头上的肉角。第二个残缺的形象应为张嘴鸣叫头上有肉角的牝马,瓦当的整体寓意应是“天马甲天下”。

两面瓦当之所以呈现这样的图文设计,反映了古人同声相应、以音成义的表达方式:“”鹿“甲”天下,“天”马甲“天”下。

鹿和马都是一雄多牝的交配、繁殖方式。“贰师将军李广利征大宛获取善马,曾分牡牝书于史籍,这一迹象说明大宛种马确实曾用于改良中原马种,否则直书牡牝则毫无意义。”

《汉书·西域传》:“自是之后,明珠、文甲、通犀、翠羽之珍盈于后宫,蒲梢、龙文、鱼目、汗血之马充于黄门,钜象、师子、猛犬、大雀之群食于外囿。殊方异物,四面而至。”

《汉书》所说“入上林谋盗鹿”“汗血之马充于黄门……殊方异物,四面而至”,说明“鹿甲天下”“天马甲天下”分别属于汉代苑囿掌管繁育鹿、繁育马的机构,瓦当上文字与图案具有标志宣传和希冀的用意。如果生育出了白色的鹿,其代表着灵瑞,寓意就是“‘嘉禄‘甲天下”。

2.神村

《旧唐书·李晟传》:“乃使王必、李演率骑军,史万顷领步卒,直抵苑墙神村。晟先是夜使人开苑墙二百余步,至是贼已树木栅之,贼倚栅拒战。”

张永禄的《唐都长安》载:“光泰门,唐长安禁苑东垣偏南门,门外临于水,为禁苑东面重要门户。德宗兴元元年(784年)朱之乱,李晟收复京城,陈兵于此光泰门外,与叛军大战,并从光泰门入禁苑驱逐朱出长安……门址约在今西安城东北郊米家崖附近。”神村也应在今长安东北郊米家崖附近。

汉武帝时有人入上林苑盗鹿,汉武帝用苑囿白色的鹿皮制作皮币,北魏因获得白色鹿而改年号“神”,唐代“苑墙”附近的神村,显然与白色的鹿有关,与苑囿当中鹿的繁育有关。

作者单位:北京服装学院  宝鸡北首岭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