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甘肃南部的民间踩字习俗

2019-08-30 08:15:32 《寻根》 2019年4期

赵伟

在甘肃南部的陇南市武都区、康县、成县、文县和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的部分乡村,每年春节期间都流行一种踩字的民间习俗。人们通过在地上行走用脚踩出具有一定寓意的汉字或印章图案,用来禳灾避邪祈福纳祥,有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民俗韵味,蕴含着独有的文化元素。

文县的踩字习俗流行于桥头镇百顷山一带的大小村庄。每年正月初一早晨,当地村民不约而同聚集在本村的洋汤庙前,抬上“洋汤爷”神像,在巫师或阴阳先生的带领下,敲锣打鼓,鸣放鞭炮,焚香点蜡,按既定的字词,沿精心设计的笔画顺序在地上“踩”出一个硕大的“福”字,以祈望四邻八乡的村民福寿康宁。踩字队伍因村庄的大小而异,除了领头者、抬神案者,后面还有锣鼓队、社火队、龙狮队和旗帐队,家家都要参与,人人都有“角色”。

武都鱼龙镇的踩字习俗当地村民叫“走印”,在每年正月十五日进行,是当地各村高山戏表演前的一个重要程式。这一天,装扮好的戏剧演员和社火队的队员集体排着队,在“灯头”的引领下,先上庙“请神敬神”,然后在打麦场或平坦的田地里唱着社火曲踩出一个硕大的九叠篆印章图案,寓意给村庄盖了一枚“扶正祛邪”的印章,可以起到镇宅、驱邪、纳福等作用。

成县索池镇大川村、王窑村、寨子村与康县望关镇寨子村、周家坝镇李山村、太石乡河湾村隔犀牛江相望,距离比较近,这几个村子踩字习俗同属一个谱系。每年正月十五日,参与踩字表演的村民先选一块场地,编排好队列,总领棍双手高擎花棍带领全体演员在锣、鼓、钹、号等乐器声中“起笔”和“落笔”,在地上踩出一个“福”字或四字祈福类词语。近两年,距离武都鱼龙镇最近的康县望关镇寨子村的踩字图案,借鉴“走印”的形式,偶尔也“踩”出一枚篆书的印章图案。成县、康县的踩字表演接近收尾时,还有一个称为“叫锵”的仪式,即总领棍说一串祝福类的话语,祈愿村人新的一年清吉平安。这几个村庄的踩字表演大多以村子为单位,有时候也联络附近村庄共同表演,颇具声势。

舟曲县东山镇的鲁家村、罗家村、湾里村和石家山村,每年春节也有“转灯踩福”的踩字习俗。据《舟曲县志》(1996年版)记载,在东山乡鲁家上湾、真节村一带,自古就有“转灯踩道”和“迎灯”之说。每年从腊月初民间艺人就开始破竹扎灯,裱糊贴花,制作各式各样的灯具,如手提宫灯、八卦灯、花草虫鱼灯、鸡鸭鸟兽灯等,最具特色的是背灯,长约二尺,上端口略小,可插纸花。到正月初十至十五期间,每天夜幕降临后,鸣放三眼铳、烟花,奏响锣鼓唢呐,数百人背起灯笼,手持火把响器,列队入场踏道踩福。引路者为“道头”,按提前定好的字形,谋划协调,迈步前进。转灯人前后相随,人们随各种音响的节奏,手舞足蹈,边唱边走,通宵达旦。所踩之字要保留数日,期盼一年万事顺通。

通观这几个地方踩字习俗所踩出的字符,大致可归纳为两类,一类是图章式文字,一类是篆体印章图案。

先说图章式文字。这类字符一般为福、禄、寿、康、、顺、丰等单字,复杂一些的则有“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天下太平”“国富民安”等图章式文字。

踩字最常见的是“福”字。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尚福、追求福的民族,自古就有祈福盼福、崇福尚福的习俗,福是中国老百姓的一种不懈追求,对福有高度的心理认同感,也深深影响着每个中国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人们通过地上踩福字的形式能满足求福纳祥心理。至于其他单个字和四字词组,依然属于祈福类语义,是期盼新的一年开好彩头,表达乡民们纯朴善良的美好愿望。

再看篆体印章图案。印章是中华民族悠久的传统艺术,其有两大功能,一是象征权力和等级,二是用來证明身份和行为。

东汉开始出现模仿封建帝王玉玺和官府公印而刻造的各种道教法印,盖在符咒、表文之上,用于上章申表、发书遣文、召役鬼神、驱邪治病、养身护体,还可供奉于神坛上通达神灵,助人增福。唐代又出现佛教印章。到宋元时期出现“佛法僧宝”——佛宝指已成就佛道的一切诸佛,法宝指诸佛的教法,僧宝指学佛求法、助佛弘化、广度众生的出家人。这类印章除用于佛教法事、经文、公文,还供信教者钤印,以广善缘,信教者得此,或悬于神龛,或悬于门楣上,认为有祈福、辟邪作用,成为寺院法事活动的专用印记,是佛门庄严的象征。

宗教印章是人神交通之凭信,故印文不同于人们熟知的“本文”,多采取九叠篆书或天书云篆,以突出其神秘性。“九叠篆”又称“上方大篆”,始见于唐代,盛行于宋元。叠是指印文笔画屈曲盘回,九为数之终,则言叠数之多。因宗教印章大,用此体能把印文折叠布局得平满均匀。而“天书云篆”又称“真篆”,笔画屈曲,似篆字形状,传说是天上神的文字,民间多用于遣神役鬼、炼度济人、镇魔驱邪、护身消灾等宗教活动中。当地村民们新年伊始在辛劳耕作的土地上用双脚“画”一枚神秘的印章,其中的文化寄托意义和心理暗示作用不言自明。

常言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这几个有民间踩字习俗的村镇,虽然相距不远,且踩字细节不完全雷同,但仔细分析,其中仍有相通的文化基因。

第一,踩字习俗作为当地过年期间的表演“节目”,还依附于一项更大的游艺类民俗活动。文县桥头镇的踩字是“传神”的一个神圣仪式。武都鱼龙镇的“走印”是传统戏剧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高山戏表演时的一个神秘环节。成县、康县的踩字是每年耍社火时的一个表演项目。舟曲县东山镇的踩字是晚上转灯时的重要内容。

第二,每一地的踩字习俗都附着不同的人物和故事。文县桥头镇的踩字习俗直接脱胎于当地百姓的民间信仰,与洋汤河流域的“洋汤爷”有关。据当地老百姓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讲述,洋汤爷是唐代一位躲避安史之乱的将领,居住在洋汤天池边,教当地人农耕,给老百姓看病,深受人们拥戴,死后被人们尊为神灵。清代叶恩沛修、吕震南撰《阶州直隶州续志》的“祠祀”之“文县洋汤庙”条记述:洋汤爷,名岐山,龙尾沟人,唐进士,任广昭节度使。避安禄山乱,弃家修道,卒于此,为神。祷雨辄应。宋敕封洋汤大海平波敏泽龙王。

武都鱼龙镇的“走印”与当地高山戏的起源相关。《武都县志》(1999年版)记:明朝初年,战事停息,时局稳定,百姓张灯结彩,划旱船,耍花灯,舞龙狮,热闹非凡。据说明太祖朱元璋的外甥李文忠将军,征战途经此地,体恤百姓。有人传其恩威,倡议在孙家沟、尹家沟和洞房沟三水汇聚之处修建“鱼龙寺”,尊奉李文忠为“龙王爷”,将农历四月十八日定为庙会,并修建戏楼,每年唱戏以资纪念。当地老百姓便把社火场上的小曲和当地民歌,扮成角色,表演“故事”,逐步形成了一种泥土气息浓厚的地方戏曲。早些时候,武都高山戏鱼龙镇的每个村子春节期间都有表演,最盛时曾一度流传到隆兴、安化、金厂、龙坝等乡镇和毗邻西和县、礼县的部分乡村地区。“走印”是高山戏表演时请神的重要仪式。

成县、康县的踩字习俗起源大致可以追溯到北宋时期。据说太尉杨业之孙、杨延昭之子杨文广于治平年间出任成州(今甘肃成县)团练,他重视农桑、体恤民情,旱涝之时赈灾救济百姓,平安之日防微杜渐、筑堤防洪,使成州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生活殷实富足。为了彰显并歌颂这位杨门虎将的功德,也希望今后能长期过上太平盛世的日子,当地一些民间艺人,经过精心筹划编创了踩字的民俗活动,意在褒扬忠烈,祈求风调雨顺、天下太平。

舟曲县东山镇的转灯踩福习俗起源于唐朝开元年间。据当地民间老艺人讲,当时各地连年蝗虫成灾,可蝗虫怕火,于是老百姓试图通过一年一度春节期间的转灯活动,让灯火烧死各类虫害,以消灾去难、纳福迎祥。这是民间社火的一种表达形式。

第三,踩字时的步骤程式基本相同。踩字是一项由多人共同完成的集体性游艺活动,需要选择一块广阔的农田或公共场地。踩字队伍最前面都有领头人,文县桥头镇的是巫师或阴阳先生,其余地方的为耍社火唱戏剧的组织者(武都鱼龙叫“灯头”,康县、成县叫“领棍”,舟曲东山叫“道头”),后面是扮装的演员或社火队队员,最后是旗仗队。参与踩字的队伍少则百余人,多者达几千人。踩字时,领头人要带领队伍踩出要踩的字,因此必须有一定的文化素养和家传技艺,平时要不断研究“所踩之字”的写法、笔画及走势,并做到烂熟于心,才能保证踩字表演顺利进行,并一气呵成。

任何民间习俗都是广大民众千百年来创造并传承的文化生活模式,反映特定族群特有的文化心理和生存智慧。踩字习俗是当地年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意在敬天、祈年、驱灾、避邪,文化内涵丰富,表现形式独特,极具民俗魅力。要将此作为当地乡土文化的精神标识,在实施乡村文化振兴的过程中,保护传承好这项民间文化遗产。

首先,踩字表演参与人数众多,是一年一度春节期间当地广大村民的集体狂欢活动,有利于人与人之间消除隔阂,村与村之间增进交流。据记载,20世纪50年代初的一个农历正月十五日,为庆祝新中国诞生,成县和康县13个村的社火队4000多名演员举行了阵容庞大的踩字表演。他们在老艺人的带领下,成功地踩出“天下太平”四个大字。1995年2月14日(农历正月十五日),成县大川、王窑、寨子3个村的社火队又一次举行了盛大的踩字表演,2000多人成功踩出“福”字,表达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赞美和对美好未来的祝愿。武都鱼龙镇和舟曲东山镇的部分村庄也进行过类似的踩字表演,这一民俗为一些村社、乡镇、县域之间开展民间文化交流搭建了很好的平台。

其次,踩字习俗有着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表演场面宏大而壮观,踩出的字符硕大美观,是乡民集体创作的精神产品,集中展现了山区人民特有的思维方式、想象力和俗信追求,是当地老百姓民间智慧的重要体现和原汁原味的乡愁。

最后,踩字习俗是一项原生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深藏在甘肃南部的大山深处,蕴含着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审美价值,透出无与伦比的自然美、朴素美。我们应适时地让其“走出”養育它的大山,通过现代各类传播平台,把它的文化魅力展示给外面的世界。

作者单位:陇南市委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