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应重视学生“钻牛角尖”的问题

2019-08-27 03:34:00 《速读·中旬》 2019年8期

张清桃

◆摘 要:作为一个教师,每天需要面对不同学生不同的提问。在众多的提问学生中,苛刻挑剔的提问者数量不多,占的比例不大,但问题的难度、对教师构成的压力、对教师形象和威信产生影响等,却是不可低估的。教师面对“钻牛角尖””问题的时候,不能一斥了之,置之不理或含糊其辞。要站在素质教育的角度、本着培养人才的方针,以端正的态度、事实求是的原则、灵巧的方法去认真解答这类学生的提问。

◆关键词:学生;提问;教师形象;态度;方法

从踏上讲臺,学生的提问就从未间断,我对提问学生作了个统计,一类是求知释疑的问,所占的比例最大;一类是求趣怡情的问,所占比例较小;一类是苛刻挑剔的问,所占比例最小。第一类问是正常现象,是虚心好学的表现,值得提倡和鼓励;第二类问有点无关痛痒,可有可无;第三类问则是“指导思想有问题”应当加以引导或制止。

其实,第三类问古往今来不乏其例。虽说提问者人数不多,占的比例不大,但问题的难度、对教师构成的压力、对教师形象和威信产生影响等,却是不可低估的。譬如我去年在一次试卷讲评时,遇到《孟子》里“虽褐宽博”的句子,就按着答案解释:褐为贫贱之人所穿的衣服,宽博为又肥又大的样子。其中有个张虞的同学不理解,便提问:“既是贫贱之人,衣衫应做的短瘦些,以节省布料,为何做的又肥又大呢?”有如我在讲《论语》时: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讲孔子和他学生都忍受穷困清苦努力学习的人。可有学生却认为:孔子正是不甘穷困清苦才开办私人学校。

对这类近乎苛刻与钻牛角尖的问,大多数老师要么板起面孔一斥了之;要么不屑一顾,置之不理;要么模棱两可,含糊其辞。这样一来,学生以后就越来越不敢提问了。其实,从提问的内容和探讨的深度看,提这类问题的,多是一些思想灵活、思维敏捷而又颇具胆量的学生。从素质教育的角度看,这些学生应该是我们着意培养的人才。因此,教师应该以正确的态度,灵巧的方法认真解答这类学生的提问。

一、态度应当端正

除对个别无聊或低级庸俗的提问应给予必要而严肃的批评外,一般地,教师的态度应当热情、诚恳。态度端正了就能给学生一种温和信任的感觉,有助于问题的解答。例如上文所提到的《孟子》里“虽褐宽博”的解释,可以从人物的身份职业上去考虑——贫贱之人多艰辛劳作者,他们不停动,脚不停走,为便于肢体最大限度地活动,虽衣衫质量粗劣,但也必须宽大简便,以便于劳作耕耘。至于孔子开办私人学校打破教育被官府垄断的局面,使平民得到受教育的机会,同时也宣扬了他的儒家思想:政治上,克己复礼,为政以德;认识论上,性本善;处事上,也是其思想核心,仁,所谓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与人;教育上,因材施教,平等教育,辨证对待思与学。教师的态度端正了,还能给学生以更深沉得信任与理解。例如我同样在讲解《论语》章句时,一学生突然站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孔子的话呢?而且有怎么判断是由他学生记录下来的呢?”我回答说:“这是大理学家朱熹说的呀!”“朱熹是哪个朝代人?“南宋人”“孔子呢?”“周朝人。”“周朝与宋朝相隔多少年?”“大概两千年吧。”“既然相隔那么远,朱熹又凭什么说《论语》中的句子是孔子的学生记录的?”这一问,我知道我遇上了爱钻牛角尖的学生。但我不能打消他的求知欲,仍旧面带笑容地给他解答,“两千年年后的朱熹为什么说《论语》是孔子的学生记录的?这当然不会是凭空捏造,除了有关史料记载外,还有后人的进一步证明等。”并当众赞扬提问的学生。可以想象我的解答,不但解决了学生的疑问且鼓励了学生大胆去质疑。

二、要谦虚

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不要总认为教师无所不知,何况“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两千年前的孔子,后世称为“圣人”,可他对小孩争论的“太阳是早上大还是晚上大”的问题也搞不清,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在遇到不能回答的问题时,教师首先想到的不应该是自己的尊严,而是肯定学生的求知态度,承认自己的不足,心平气和地给学生说明,争取以后给出正确答案。千万不能不懂装懂,胡乱答复。在我的教学经历中,当遇到不懂的问题时,我本着实事求是地原则,非但没有减低自己的威信,反而拉近了与学生的距离。

三、要注意回答技巧

对学生苛刻与挑剔的提问,教师一般要讲究技巧。或下面作答,或具体讲解,或略作分析,甚至“指东答西”“答非所问”切忌慌乱无所适从。譬如,我在讲《林黛玉进贾府》,讲到贾宝玉的性格特征时,我问学生:“你们爱不爱贾宝玉?”一些学生说爱,一些学生说不爱。这时,一个学生反问我“老师,你爱不爱?”我听后,用微笑目光看了大家一眼,然后回答说:“我不爱他的多情善感!”这正说明了贾宝玉的形象特征。于是,赢得了学生的热烈掌声。

参考文献

[1]章剑和.他在学习上特爱钻牛角尖,怎么办?[J].辽宁教育,2010(5):20-20.

[2]李兰芳,赵淑云,吴树勋等.不同生长期酸枣叶中总黄酮和芦丁的含量测定[J].中国中药杂志,1992,17(2):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