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基于韩国文化外交的思考与启示

2019-08-27 03:33:34 《速读·下旬》 2019年8期

许项静

◆摘 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求我们发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其中就包含文化外交。而如何开展文化外交?韩国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启示。作为文化外交大国之一,韩国的成功经验可以从政府与非政府两方面来进行分析。分析韩国经验我们可以得出,开展中国文化外交,一方面需要开发本土文化,借鉴他国文化;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实现政府、企业、大众三方面联动,推动文化外交持续健康发展。

◆关键词:文化外交;经验借鉴;韩国

从1957年在美国华盛顿召开“韩国古代文化展”,到“韩流”席卷世界,韩国通过开展以文化为载体的外交,一方面为本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提升综合国力;另一方面也向世界各国输出韩国文化,讲出“韩国故事”,塑造了以“活力韩国”“文化韩国”为代表的国家形象,满足国家政治需要,进一步提升了韩国文化软实力(吴瑾,2018)。而中国与韩国同为东亚国家,一脉相承(张逸轩,2017),韩国的成功对于中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本文通过从政府与非政府角度探究韩国文化外交成功原因,从中总结经验力求为中国文化外交提供有益的指导。

一、政府层面推动文化外交

(一)政府全面支持文化发展

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文化对经济增长的辅助作用,1972年8月制定的《文化艺术振兴法》可以说是韩国近代以来真正文化政策的起点;80年代后半期,韩国社会开始讨论文化福利的问题,政府加大对文化艺术的参与、振兴和帮扶;到金泳三时期,韩国制定了《文化畅达五年计划(1993—1997)》,强调文化的产业化概念,确立了现代意义上的文化政策。不过真正韩国真正将文化产业确定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核心,并从政策上加以大力扶持的是从金大中政府开始的。出于扭转亚洲金融危机及韩国接受IMF救助而受损的国家形象和应对经济危机的需要,1998年金大中总统上任后,正式提出了“文化立国”的发展战略。

(二)文化外交成为重要外交手段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韩国的文化外交已经开始。20世纪60年代,朴正熙政府正式提出文化外交,与多个国家签订文化协定,构建反共阵营。20世纪80年代,韩国利用“汉江奇迹”的宣传和亚运会、汉城奥运会的举办,正式开展国际文化外交。到20世纪90年代以后,在1997年版的《韩国外交白皮书》中,韩国直接将文化外交列为促进全球化的一个手段,文化外交机构广泛成立,到李明博政府时期提出“建设先进一流国家”的愿景,并塑造一个“全球化韩国”形象,即用文化提升國格;朴槿惠政府时期更是将“文化隆盛”作为一大国政目标,文化外交地位空前提高(詹德斌,2013)。

二、非政府层面支持文化外交

(一)企业大力推动

韩国文化外交离不开企业的助力,企业让韩国文化外交更具有竞争力和可存续性。例如,SM Entertainment娱乐公司打造的韩国男子偶像团体EXO,组合的五首单曲《Wolf》《咆哮》《上瘾》“CALL ME BABY”“Monster”在YouTube上播放量超过一亿,截止2018年11月12日,10张专辑世界范围内销量累计超过1000万张,为韩国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MBC电视台热播剧《爱情是什么》成为打入中国的第一部影视作品,代表作《大长今》将韩国本土饮食、服饰文化与其他国家文化相结合,传达人类共同的价值观,既获得了超高的收视率,同时又传播了本国的文化传统、价值理念。

(二)人民积极参与

政府和企业在文化外交上面起了主导作用,但人民的力量更是基石。朝鲜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在文化外交的发展上从源头提供支持。据了解韩国经纪公司的练习生人数已经超过1500名,最小的甚至小于八岁,这些练习生从小就被选进公司,经过长达近十年的练习,最终在将近200个人里面脱颖而出一个,正是他们的支持,让韩国文化产业生生不息,后继有力。

三、韩国文化外交对中国的启示

(一)开发本土文化,借鉴他国文化

对于文化本身而言,必须立足于开发本土文化,将传统文化与时代特征相结合。中国拥有五千年的文化积淀,不妨开发利用,并为传统注入新的元素,赋予文化以时代的价值,增强文化本身的生命力。中国可以借鉴韩国模式,在推出文化时积极吸收他国元素,例如语言、生活习惯、价值观念等,降低他国的心理排斥。

(二)实现政府、企业、大众三方面联动

首先,政府要制定明确的文化战略,支持文化发展,提供资金、技术、法律规章、政策文件等各方面的保障,推动文化繁荣,形成文化外交的坚实基础;同时要重视文化作为外交的价值,而不仅仅是民族和美学价值,重视文化外交作为“第三种外交”的作用,把文化外交列入重点外交领域,不要为短期利益所迷惑,而要发扬工匠精神与实干精神,生产出高水平的产品,形成中国文化产品的核心竞争力。第三,人民大众要积极参与文化发展和传播。大众是文化形成的源泉,是文化发展的动力,要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与创造性,推动文化形成与发展。最后,充分发挥政府在文化外交中的主导作用,充分发挥企业与大众在文化外交中的辅助作用,实现政府、企业、大众三方面联动,推动中国文化外交有效为中国服务。

参考文献

[1]吴瑾.公共外交新思维:国家营销——以“韩流”为例[J].《现代营销》下旬刊,2018(8):3-4.

[2]张逸轩.“韩流”对中国外交与文化的影响分析[J].中国市场,2017(9):62-63.

[3]詹德斌.韩国文化战略与文化外交[J].国际研究参考,2013(11):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