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与孤独共舞

2019-08-27 03:34:00 《速读·中旬》 2019年8期

魏怡丹

孤独,在百度词条里的解释是,“孤独,在中国文字里解释,孤是王者,独是独一无二,独一无二的王者必需永远接受孤独”。王者往往是孤独,但在现代社会里,孤独已经不是某一阶层的特权,无论是出入高档写字楼的都市精英,还是穿梭于市井的走卒小贩,孤独都无可避免的。

陈奕迅有一首歌叫做《孤独患者》,歌词中写道:“欢笑声欢呼声,炒热气氛心却很冷”,聚光灯打在你的身上,却感觉像是被刺骨的寒冰包围着,众人眼里你是焦点,但在你的世界里你是孤身一人。

我相信,人都多多少少有孤独的时候。孤独不等于一个人,孤独也不等同于寂寞,孤独是一种状态。即便身处在吵杂的人群中,也感觉不到温暖,周围的人来来去去,都与你无关,这是孤独。

现在人们越来越爱说,“我是一个孤独的人”。“孤独”这个词好像变成一个炙手可热的形容词,孤独的夜晚、孤独的人群、孤独的背影、孤独的你和我,万事万物皆可孤独。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微信列表里躺着几百个联系人,群里有上百条的未读信息,朋友圈每时每刻都有新的动态,要说生活的内容,现在比以前丰富了太多。但是上百个联系人里真正说话的不过寥寥,群消息上九十九加的红点信息与你有关的少之又少,给朋友圈的点赞仿佛是批阅奏折,他人的生活始终与自己无关。我们习惯了在微信和QQ里找寻虚无的归属感,群里说上几句话,再发一个滑稽的表情,机械操作下的内心没有一点涟漪。当夜深人静,微信圈里渐渐沉寂的时候,我们失去了“红点”的陪伴,又一下跌进了孤独的黑洞里。

我时常也觉得自己是孤独的。从初中到大学,我担任了大大小小的职位,平时跟同学打交道比较多,所以得来的评价几乎都是“随和、平易近人、好人缘”。的确,当我确定要跟一个人交朋友时,我会主动搭讪,笑意盈盈。但我对每个人好像都是笑呵呵的样子,朋友说,“你对每个人都一样,都看不出我对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旁人都觉得我拥有很多朋友,路上总能遇到点头相笑的人,但是我自己清楚,我表面上的好相处,是带有距离感的。有一个高中的男同学在毕业后的一次聚会上和我聊到这方面,他说:“有时候觉得你说的话很官方,让我有一种要仰头看你的感觉。”当时我很惊讶,因为我一向对自己的亲和力感到自信,却不知道会给人这样一种距离感。

原来,有些人的友善,并没有看上去的那样柔软。孤独并不只属于沉默寡言的人,外向的孤独患者,才是这个社会更多的存在。娱乐圈中有不少明星都被曝出有憂郁症,可镜头面前的他们却从来都是光鲜亮丽的样子。面对观众,他们时刻保持着饱满的热情和活力,可是褪去光环,退到闪光灯和镜头后,他们或许比普通人过的更孤独。

孤独,常常是在四下无人的时候突然爆发出来。一涌而上的情绪顷刻间就包围了全身,觉得没有人理解自己,没有人是真正和自己站在一块的,这时人仿佛陷入了恶性的情绪怪圈,没办法自我疏解。严重的孤独患者,甚至会想要逃离他们觉得虚假的世界,投奔永恒黑暗的怀抱。

我们并不把孤独定义成一种病,当然现代人身上的确有许多奇奇怪怪的现代病,但孤独,作为一个中性词,有它自身更多的解读性。

研究表明,自闭症患者里面,拥有超人天赋的比例远远超过平常人,这就是为什么总有天才的自闭症艺术家。外国有一个自闭症小女孩,她画的画可以卖出几千甚至上万美元,因为在她的画里,人们看到的是肆意张扬的色彩和绝妙的构图,这些都是普通小孩难以做到的。自闭症孩子的世界里,只有他们自己,和他们愿意关注的事物。他们有的可以一整天玩着一卷纸巾,做着重复的拉扯和撕碎动作,有的则像上文中的小女生一样,能对着画布画上一整天。你不能否认他们是孤独的,因为他们融入不了这个社会,无法与他人沟通交流。但赋予他们才能的,也是孤独,正因为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从而激发出最大的潜能。也可以说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从未感受过孤独之外的世界,所以没有对比造成的心里落差,孤独自然也变成了不孤独。

孤独的人对温暖的感知很敏感,因为在黑夜里,即使是一小束灯光,都会显得特别闪耀。我看到孤独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心生疼惜,看到他孤零零地在角落里,就会想过去拍拍他的头。这或许也来源于一种共情感,仿佛是从他人身上看到了隔离在人群之外的自己。

有些人享受孤独,他们不喜欢在被簇拥在人群里中,他们喜欢在角落里吟诗。恰当的孤独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人最舒服的状态。因为此时不用顾及周围人的感受,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翘起二郎腿,就是舒心之境。

我也格外喜欢一个人的时光,小时候父母就经常留我一个人在家,可是越长大才越体会到独处的舒服。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自己更倾向于独居动物,塞上耳机,在窗前认认真真读一本书,是我最喜欢的状态。

人是矛盾的个体,我享受孤独带给我的宁静,但也讨厌孤独带给我的寂寞。但是既然孤独已经成为现代社会人情发展不可摆脱的附属品,那我们就只能学会和它相处,与它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