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天津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建议

2019-05-31 08:50:47 《天津农业科学》 2019年4期

尹晓丹

摘    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天津市全面建成高质量小康社会、“五个现代化天津”的必然要求,是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天津工作“三个着力”要求的必然举措。本文总结了近年来天津市农业农村发展现状,包括现代都市型农业取得一定进展、城市化进程进一步加快、农村改革取得一定成效、农村生态环境显著改善;同时通过与上海、北京等地区的对比,发现天津市都市型农业优势发挥不突出、农业组织化和管理服务水平有待提高、资源约束与人居环境问题亟需解决等是天津市实现乡村振兴的制约瓶颈。针对上述问题,从大力发展现代都市型农业为乡村振兴提供動力支撑、加快推进农业高效绿色发展为乡村振兴提质增效、深入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助力乡村振兴全面实现三方面提出了10项具体建议。

关键词:乡村振兴战略;问题;对策建议

中图分类号:F303         文献标识码:A          DOI 编码:10.3969/j.issn.1006-6500.2019.04.015

Problems and Suggestions on Implementing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in Tianjin

YIN Xiaodan

(Tianjin Research Institut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Tianjin 300020, China)

Abstract: Implementing the strategy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is an inevitable requirement for Tianjin to build a well-off society of high quality and "five modernized Tianjin". It is also an inevitable measure to implement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s "three efforts" in Tianjin. This paper summarize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agricultural and rural development in Tianjin in recent years. Modern urban agriculture had made certain progress, the urbanization process had been further accelerated, rural reform had achieved certain results, and the rural ecological environment had improved significantly. Compared with Shanghai, Beijing and other regions, Tianjin had some problems, such as the advantages of urban agriculture were not prominent, the level of agricultural organization and management services needed to be improved, and the problems of resource constraints and human settlements needed to be solved urgently, which seriously restricted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in Tianjin. In response to the above problems, 10 suggestions were put forward from three aspects, which induded developing modern urban agriculture to provide dynamic support for rural revitalization, speeding up the efficient and green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e to improve the quality and efficiency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and deepening the improvement of rural human settlements environment to promote the full realization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Key words: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problems; suggestions

通过多年的发展天津市农业农村工作走出了具有天津特色的发展道路,但与乡村振兴“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相比,要实现乡村振兴还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其中现代都市型农业发展不充分和农村资源环境问题是制约天津市实现乡村振兴的瓶颈。

1 天津农业农村事业的发展现状

1.1 现代都市型农业

农业绿色、集约化发展取得一定成效,种源农业和节水型农业发展良好。畜禽良种化水平不断提高,奶牛和蛋鸡良种覆盖率达到100%,高效节水灌溉面积达174 200 hm2,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0.696,处于全国领先水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迅速,十八大以来工商登记注册合作社年均增长35.1%,截至2017年底达到1.2万家。休闲农业和农村电子商务蓬勃发展,休闲农业带动农民就业超过30万人,约占天津市农村人口的11%,年接待游客数量近两千万人,综合收入突破75亿元,增幅达到20%以上;探索出在市区广布自提点、会员定制等符合天津实际的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模式。

1.2 城市化进程

城镇化水平、农村人民生活水平较高,2017年城镇化率82.9%,比全国高24.38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万元,约是全国的1.6倍;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6%,比全国低0.3个百分点;农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14.5%,比全国高6.4个百分点[1-2]。农村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通硬化道路的村占比已实现100%,宽带感知网速名列全国第三。农村社会事业不断发展,各涉农区图书馆、文化馆、乡镇街综合文化站、村(社区)文化活动室和农家书屋实现全覆盖;全民健身运动广泛开展,具备建设条件的村体育健身场所占比达到100%;免费基础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全面实施,人均补助标准比国家标准高10元;在全国率先建立起统筹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和养老制度。

1.3 农村改革

户籍制度改革工作取得显著成效,2017年1月1日起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全面实行统一户口登记制度[3]。农村土地改革取得一定成效,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完成,蓟州区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工作完成,率先在全国省级层面建成市、区、镇(街)“三位一体”的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服务体系。农村治理体系逐步完善,2018年10月底前完成农村换届选举工作,率先实现书记、主任“一肩挑”。

1.4 农村生态环境

农业废弃物回收综合利用率大幅度提升,秸秆综合利用率提高到97.3%[4],比全国高10个百分点以上[5]。农村人居环境明显改善,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环境集中清整活动基本实现常态化,农村自来水普及率98.7%,高于国家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2020年的目标[6-7],农村无害化厕所普及率93.2%[8],居全国第五位,比全国高出30.5个百分点[9]。

2 天津市实现乡村振兴存在的问题

2.1 都市型农业优势发挥不突出

2.1.1 农业综合竞争能力有待提升 由于农业劳动力、土地、机械、化肥等生产要素成本在上升,农业地均产出水平偏低。农业设施化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2017年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为87%,与德国、荷兰、日本现代都市型农业的设施化率(均超过90%)还有一定差距,且低于上海2.3个百分点[10]。

2.1.2 农业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不健全 农业科技成果虽然丰富,但是转化率较低,关键技术领域核心技术创新和掌握不足。农业技术推广应用能力有待提升,优势种业和生物技术输出能力不足。目前的基层农技推广服务工作艰苦、待遇较低,多是依靠政府的广泛动员,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难以形成可持续的长期性的发展服务体系。

2.1.3 农产品品牌化、特色化建设有待加强 截至2018年7月,天津市認定获得“三品一标”且在有效期内的农产品累计1 616个,仅为上海的23.5%。天津市知名农产品品牌83个[11],其中企业品牌53个,仅占天津市农业龙头企业的29.1%,且龙头企业的规模和影响力相较北京和上海地区龙头企业较小。

2.2 农业组织化和管理服务水平有待提高

2.2.1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质量有待提升 近年来天津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增长迅猛,但是实力不强,运行规范性不足。截至2017年底,市级合作社544家,其中示范社仅占28.3%,比上海少24家。市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达到182家,仅为上海的47.9%。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16家,比上海少4家。

2.2.2 农业企业化经营水平不高    天津市目前农业生产的主要组织形式仍然是农业家庭经营,既不利于规模效益的产生,也不利于现代经营体系的建立。农业企业协作生产能力不足,农产品生产主体之间缺乏专业化分工,农业生产、加工、运输等产业链上的主体之间缺乏深度合作,且存在利益冲突。

2.2.3 现代化农产品流通体系有待健全 天津冷链物流业不发达,鲜活农产品的保鲜条件差,使得渠道管理难度增大,流通成本增高,同时限制了消费渠道的发展。农产品流通以传统模式为主,中间环节多、税费多、运输损失率高,运输成本较高,且交易效率低,农村现代电子商务发展滞后。

2.3 资源约束与人居环境问题亟需解决

2.3.1 水、土地等自然资源约束仍然较大 天津市水源主要依赖境外来水,农业用水量占全市用水总量的44.1%,农业用水局面依然紧张。人地矛盾呈加剧态势,天津市耕地面积有限,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027 hm2,远低于全国0.093 hm2的平均水平,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常住外来人口和流动人口数量不断增多,耕地持续减少,农业生产空间日渐缩小。

2.3.2 农村人居环境问题是乡村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 部分农村还存在脏乱差问题,农村人居环境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求和群众期盼还有一定差距。农村人居环境的落后体现了快速城镇化、工业化进程中,城市消费理念与农村基础设施短板之间的矛盾,是农村基础设施的不完善与人们对现代生活水准、便捷的交通、完善的公共服务设施、便利的生活圈要求之间的矛盾。

3 对策建议

3.1 大力发展现代都市型农业,为乡村振兴提供动力支撑

3.1.1 以需求为导向推动农业产业结构转型 继续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保障粮食生产安全的基础上,推进“菜篮子”产品增产。紧密围绕农产品消费需求的变化,尤其是京津冀都市圈高收入地区农产品消费升级的变化,推动农产品生产向多样化、绿色化、高端化方向发展。推动农业物联网技术的研发与应用,推动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更好地适应京津冀地区消费升级[12-13]。

3.1.2 以推广和创新为抓手提升农业科技水平 完善技术创新支持体系,强化农业科技研发激励力度,积极整合京津冀三地人才、资本、技术等优势资源,鼓励生物育种、智能农业、农机装备、生态环保等领域关键技术创新。完善技术宣传与推广体系,做好专业知识培训工作,探索建立与劳动力市场价格相一致的奖励绩效机制,形成农技人员下乡长效激励机制。

3.1.3 以特色农产品为基础推动农业品牌化发展 明确10个涉农区的特色优势产业,推动错位发展。优化特色优势产业布局,支持各区以优势企业和行业协会为依托,打造区域特色品牌。充分挖掘区域地理标志农产品人文、历史价值,推动农产品由规模化生产向优质、专用、特色生产经营转变。推动从市级层面统筹区域地理标志农产品品牌化建设和管理,增强品牌合力,削减市场认知混乱,提升品牌统一竞争力。积极推进“三品一标”建设,探索电子认证书制度。

3.1.4 以农村制度改革为支撑培育壮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积极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探索建立农村集体用地上市流通机制,探索建立农村宅基地和建设用地置换体系,推动农村经济规模化发展[14-15]。鼓励农业经营主体以土地经营权流转、股份合作、土地托管等多种形式开展适度规模经营,推动农业企业现代化经营。深化农村金融制度改革,积极引导社会资本下乡。推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加快明确集体产权归属,完善集体经济统计,探索建立集体经济市场化运作新机制。

3.2 加快推进农业高效绿色发展,为乡村振兴提质增效

3.2.1 以农产品冷链物流为重点打造农产品物流中心区 完善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健全农产品物流体系,尤其是冷链物流体系建设[16]。培育壮大物流龙头企业,整合现有冷库资源,加快建设一批设备先进、高效适用的冷库设施,建立与多式联运相配套的仓储配送设施,提高农产品运输的时效性和经济性,打造京津冀一小时鲜活农产品物流圈。

3.2.2 以“互联网+”为依托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鼓励创意农业、分享农业、众筹农业、电子商务等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发展。加快构建集现代农业、乡土风情、生态景观、休闲度假、文化娱乐和农事体验于一体的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产业体系[17]。统筹布局,整合现有各区的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推动现有的各区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与淘宝、京东、顺丰优选、中粮我买网等平台链接合作。推动农业全产业链信息化改造,持续改善农民应用信息化的能力,特别是智能手机的应用[18]。

3.2.3 以开源节流为方向推动节水型农业发展 深化农业用水定额管理,建立健全农业节水长效机制。进一步推广滴灌、喷灌等节水灌溉形式,逐步取代大水漫灌。推进以奖代补方式,鼓励农民自愿参与节水灌溉工程建设和管理。加强微咸水的开发和利用,加强雨洪资源利用和再生水回用,最大限度开发可供农业利用的水资源。

3.3 深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助力乡村振兴全面实现

3.3.1 以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前提鼓励全员参与人居环境整治    做好宣传工作,让农民切实认识到人居环境整治的重要性,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19-20]。发挥先进村庄的示范带动作用,充分调动农民的主动性。探索建立激励机制,促进农民积极参与整治。强化政府资金投入,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农村环境整治。

3.3.2 以因地制宜为着眼点健全村庄人居环境整治长期规划    扎实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同时推进长期规划的制定出台。借鉴城市生活垃圾、生活污水等环境治理经验,同时警惕城市污染物流向农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重点因村而异,突出村庄发展特色。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与美丽村庄、示范小城镇、特色小镇、农村危房改造、脱贫攻坚等行动有机协调起来,使之相互促进。

3.3.3 以机制体制建设为重点建立健全整治长效机制 健全农村环卫工人聘任机制。完善硬件设施配备,不断提高农村环卫保洁机械化水平。完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督查检查机制,扎实有效推进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工作落实,保障农村人居环境问题不缺、不漏、不反复。

参考文献:

[1]天津市统计局.天津统计年鉴[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8.

[2]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M].北京:中國统计出版社,2018.

[3]张艳.天津市推进户籍制度改革 明年起取消农业非农业[EB/OL].(20169-12-30)[2019-03-04].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16/12/30/031454631.shtml.

[4]作者不详.天津市2018年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工作方案[EB/OL].(2018-06-06)[2019-03-04].http://nync.tj.gov.cn/ztzl/

tjsnjgzbtxxgkzl/qjnjgzbtxxgk/dlq/xztzdlq/201806/t20180619_250

95.html.

[5]侯燕纯,白雪.2020年秸秆综合利用率或达85%以上[EB/OL].(2018-06-17)[2019-03-04]. http://www.chinadevelopment.

com.cn/news/ny/2018/06/1287814.shtml.

[6]作者不详.关于天津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EB/OL].(2019-02-12)[2019-03-04]. http://news.enorth.com.cn/

system/2019/02/12/036837506.shtml.

[7]于文静.我国农村自来水普及率到2020年将达到80%以上[EB/OL].(2016-01-12)[2019-03-04]. http://www.gov.cn/

xinwen/2016-01/12/content_5032318.htm.

[8]作者不详. 2017年我国各地区农村无害化厕所普及率统计表[EB/OL].[2018-11-20]http://data.chinabaogao.com/gonggongfuwu/

2018/11203QW52018.html.

[9]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0)》[EB/OL].(2018-09-26)[2019-03-04].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8/0926/c1001-30315263.html.

[10]上海市农业委员会办公室.上海农业和农村发展报告[EB/OL].(2018-07-16)[2019-03-04]. http://www.shac.gov.cn/nw/

shnyhncfzbg/index.html.

[11]作者不详.天津发布首批83个知名农产品品牌助推品牌强农[EB/OL].(2018-02-02)[2019-03-04]. http://tj.people.com.cn/n2/2018/0202/c375366-31214911.html.

[12]李周.乡村振兴战略的主要含义、实施策略和预期变化[J].求索,2017(12):44-50.

[13]李锦华.打造新时代都市现代农业升级版[EB/OL].(2018-

04-28)[2019-03-04]. http://www.crnews.net/zt/2018dsxdny/tjzf/

94187_20180428025110.html.

[14]陈锡文.乡村振兴战略 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J].中国农村科技,2018(1):14.

[15]涂圣伟.加快释放农业要素配置红利[N].上海证券报,

2017-01-05(8).

[16]危利军.湖北省生鲜农产品细分视角下的冷链物流市场研究[J].商情,2017(24):92.

[17]房艳刚,刘继生.基于多功能理论的中国乡村发展多元化探讨——超越“现代化”发展范式[J].地理学报,2015,70(2):257-270.

[18]宋志敏.“互联网+农业”背景下河南省新型农业经营主體培育研究[J].河南农业,2018(3):4-7.

[19]张丙宣,华逸婕.激励结构、内生能力与乡村振兴[J].浙江社会科学,2018(5):56-61.

[20]于法稳,侯效敏,郝信波.新时代农村人居环境政治的现状与对策[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3):6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