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马丽 演员不能被定位,或者被类型束缚住

2019-01-28 03:49:58 《南都娱乐周刊》 2019年2期

傅圆媛

马丽在电影上今年开始发力。

新作品打破观众印象

“我从未想改变,而是做着本职工作”

近年来,电影《夏洛特烦恼》和《羞羞的铁拳》的高票房成绩成就了马丽“双十亿电影女主角”的称号,也令其火速被观众熟识,其“喜剧人”的形象更是深入人心。而在喜剧欢笑的背后,马丽也有着绝大多数喜剧人都拥有的“辛酸”,但她对喜剧也同样“敬畏”,“ 喜剧好像不是谁都能演的,你要放弃很多 ,首先在作品上,你要放弃自己美丽的那一面,而我刚刚让别人认识我的时候,找过来的全都是让你去牺牲掉自己形象(的作品),就是要扮丑,他们认为的喜剧,就是我要给你安个龅牙,然后给你点上满脸的雀斑,给你化得特别脏,我拒绝了,他们说,你是不愿意扮丑吗?我说真不是。”马丽内心对于喜剧角色有着自己严格的原则,“如果这个角色是一个好的角色,多丑我都不怕,但是我不希望以这样(扮丑)的方式去取悦观众,这个是我不认可的,我希望去塑造角色,我需要这个角色是有血有肉的,而不是特别表面化、特別外在的东西。”

在以喜剧题材获得成功后,马丽却似乎开始打破观众对她的“固定印象”。在近日登上银幕的影片《来电狂响》中,马丽不再承担“笑点担当”,她演绎的职场女强人韩笑有着干练的外表,却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同时遭受着职场性骚扰与抑郁症带来的双重“打压”。

从《来电狂响》到马丽即将上线的作品《东北虎》、《逆流而上的你》与《阳光不是劫匪》,许多人纷纷猜测起马丽或将“转型”,或是在“刻意”接拍新题材寻求“突破”。而采访中,马丽对这一问题给予了否定答案。在马丽的态度中,她本人从未想去“改变”,而是依旧做着演员的本职工作:“我是个演员,演员不能被定位,或者被一种类型束缚住,演员就是应该去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不同类型的片子,去尝试,只不过是这一次我让观众看到的是和以往不一样的类型而已,我觉得不能算是突破吧。”另一方面,她也依旧难掩对于喜剧题材的热爱,“我喜欢喜剧,到现在都希望每年能有一部喜剧电影或者电视剧,因为喜剧给我带来了快乐,也给观众带来了快乐,是一个积福的事情,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直面“性骚扰”话题

“善良不代表软弱,女性要学会保护自己”

“一个好的演员,TA一定是能够真正走入到角色内心”,这是作为演员的马丽对于职业的一则信条,但她也感叹,“演员其实是个高危职业,我就觉得哪天我会猝死,就是在角色里,情绪你就是大起大落”。出演《来电狂响》中的韩笑就是这样一个“危险”的事,马丽告诉记者,“当你进入角色的时候,你感受到她所经历的一切,你走入她的世界,挺可怕的。”一场戏中,韩笑公然遭遇领导的性暗示,马丽切身感受到了角色的情绪,“我情绪很难控制,我拍那场戏,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手都是麻的,(也感到)晕眩。”而在随后的“跳楼”情节拍摄现场,马丽也切实感受到韩笑的危险心境,“我在天台上抽了一支烟,当我把这个烟无意间扔到下面,我看着那个烟头从上面高空坠落,我反而感受到一种自由,一种快乐的感觉,那个就不会是马丽的感觉,马丽知道那代表死亡,代表消失,代表坠落,但是那一刻的韩笑反而希望自己像那个烟头一样,无拘无束地到另外一个世界,那个瞬间我很后怕,我就觉得我会跳下去,这就是抑郁症患者。”演完这一角色后,马丽也有了新感触,“我就觉得更加应该去多关心身边的朋友,家人,希望他们能够以一个乐观的心态吧,面对生活。”

在探讨“入戏”之外,对于影片所关注到的职场性骚扰这一社会议题,马丽也阐述了她的态度,她与记者分享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曾经,在拍摄《羞羞的铁拳》时,马丽在一次逛超市时遭遇了来自陌生人的“性骚扰”,几秒钟的时间里,马丽选择叫住作案者并报警,她曾在网络上呼吁,也在我们的采访中再次对“沉默者”给予鼓励,“希望有相似经历的人能勇敢发声。(如果)我们不发声,他们就会更加猖狂,但现在我觉得他们应该会顾忌一点,因为我们变得勇敢了,以前我们都太保守,这种事情不想跟别人说,其实这没什么好丢脸的。”就如马丽在微博总结的那样,“善良不代表软弱,女性更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借用一句话:不畏不怖不怂不退不磨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