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林业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方法探讨

2019-01-14 02:43:20 《吉林农业》 2019年24期

摘要:本文分析了当前公开发表的3种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中存在的评估项目欠合理、没有考虑有害生物对人畜健康的危害、个别评判指标赋分欠合理、存在人为干扰评判指标、主观评判指标过多等不足之处,并从寄主重要性评价指标、有害生物评价指标、有害生物防治难度评价指标等三个方面提出了新的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方法,并将其应用于林业有害生物管理。

关键词: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林业;管理

中图分类号: S763                                文献标识码:  A                 DOI编号:   10.14025/j.cnki.jlny.2019.24.078

1 我国有害生物风险主要评价方法

当前,我国林业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方法,基本沿用“多指标综合评价方法”,只是在具体指标赋分和最终数据合成时有所差异。

方法一:《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准则》(LY/T 2588-2016)风险分析指标体系包括有害生物分布区域内分布情况、传入定殖和扩散的可能性、潜在的危害性、受害寄主经济重要性或受害对象的重要性、危险性管理难度,分别采用直接赋值、几何平均、加权求和、取最大值、算术平均方法进行数据合成。

方法二:《中国林业生物灾害防治战略》中评判标准采用百分制,包括林业有害生物分布情况、发生情况、潜在危险性、危害程度、造成经济及社会影响、对生物多样性影响、寄主种类、寄主面积分布、寄主经济价值、防治难度,最终数据合成采用加和方法。

方法三:《我国林业有害生物危害性评价》(中国森林病虫,2019)中采用的方法,主要继承于方法二,结合方法一,对方法二做了调整。

张国庆在分析农业和林业有害生物风险分析方法之后,根据灾害治理基本原理,对有害生物寄主重要性评价指标、有害生物评价指标、防治难度指标、受害指标以及危险性有害生物、检疫性有害生物进行了数量化定义,并按照其逻辑关系提出了风险值的数据合成方法[1-6]。

2 我国林业有害生物风险主要评价方法简评

2.1評估项目欠合理

2.1.1 个别指标存在重叠 由于分析项目或指标缺少定义,内涵或者外延不清晰,造成个别指标在一定意义上存在重叠。如方法一准则层中“分布区域内分布情况”与指标层中“受害寄主的分布面积或产量”,方法二分析项目中“分布情况”与“发生情况”,方法三中指标“分布情况”与“发生面积”等指标之间,均存在一定意义上的重叠。

2.1.2 寄主种类定义过于狭窄 三种方法对寄主种类定义都为“种”,定义过于狭窄,不能将那些寄主特别宽泛的有害生物与一般有害生物拉开分值。

2.1.3 寄主分布范围定义欠合理 例如,方法一中有两个评价指标涉及寄主分布范围,一个是“分析区域内分布情况”,其评判标准为有害生物分布面积占寄主面积(包括潜在寄主)的百分比大小,显然该评判方法没有考虑到有害生物的适生范围,分母偏大[1-6]。

2.1.4 缺少对随大气传播的有害生物的评价 其实,随大气传播的有害生物危险性更大,传播蔓延速度更快,危害更大,预防与治理更困难。

2.1.5 没有考虑有害生物的暴发性与缓发性 由于这一原因,对于马尾松毛虫(Dendrolimus punctatus Walker)、美国白蛾[Hyphantria cunea(Drury)]等一年多代、周期性暴发或不定期暴发、危害较大的有害生物,分析评分结果就显得偏低。

2.1.6 没有考虑受害寄主或生态系统恢复健康的难易性 近几十年来,我国森林健康水平普遍得到提高,对于松材线虫病(Bursaphelenchus xylophilus)等渐进式危害的林业有害生物,具有较好的恢复性,如王国明、李伟立、吴蓉、孙立峰等分别对浙江舟山岛、皖南、嵊泗列岛、紫金山等地进行的10~30多年的观测与研究,发现松材线虫病的发生,尽管对松林产生很大危害,但对森林生态系统整体而言,可以诱导松林朝着混交林方向演替。

2.2没有考虑有害生物对人、畜健康的危害

缺少对人、畜健康产生威胁的评价,如松毛虫类,其大面积发生时,其毒毛随风飘洒,或者幼虫被雨水冲到河流、水塘、水库中,人畜通过饮水或接触造成中毒(松毛虫病)[7]。

2.3个别评判指标赋分欠合理

由于三种方法评估指标体系都是基于检疫性有害生物定义建立的,使得这类有害生物分布情况赋分偏高,使得一些潜在的、具有较高危险性的有害生物评分偏低。

2.4存在人为干扰评判指标

方法一中“官方重视程度”,应该按照有害生物风险分析结果来确定。显然,将“官方重视程度”在未进行风险分析评价之前就纳入有害生物风险分析指标,将会对分析评估结果产生人为干扰,影响评估结果的科学性。

2.5主观评判指标过多

在三种方法的评判指标中,存在诸如“大”“小”“极大”“难”“易”“多”“少”“强”“弱”“一般”“中等”等主观指标,导致评分结果存在一定的主观性。

2.6数据合成方法有待改进

方法二、方法三均是直接采用加和方法计算风险值,不但没有考虑到有害生物风险的概率性,也没有体现指标之间的逻辑关系。

3 我国林业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方法探讨

3.1寄主重要性评价指标

3.1.1 寄主经济重要性评价指标 以县级行政区域为基本单位,将寄主及其相关产品在林业产值中的比重,作为该寄主的经济重要性评价指标。

3.1.2 寄主生态重要性评价指标 以县级行政区域为基本单位,综合考虑该寄主在当地是否具有其他物种替代性、是否属于国家保护植物,以及受到有害生物侵害后生态系统恢复健康的年限赋分。

3.1.3 寄主种植难度评价指标 以寄主的种植成本赋分,对于我国西北生态脆弱区域的寄主,应该赋给较高分值。

3.2有害生物评价指标

3.2.1 分布范围评价指标 用有害生物分布指数来对有害生物的分布指标进行赋值。有害生物分布指数表示为:有害生物分布指数=全国已经发生的县级行政区数/全国寄主适生的总县级行政区数。

3.2.2 传播能力评价指标 根据有害生物的传播能力赋值。如随大气传播的距离、自然迁飞的距离、随媒介传播的距离,以及随交通工具传播等进行赋值。

3.2.3 繁殖能力评价指标 按照暴发周期或间隔暴发时间进行赋值。

3.2.4 危害性评价指标 对受害区人、畜健康产生危害的,将受害区人口总数(或牲畜总数)作为计算基数(分母),该有害生物发生后,导致受害区人、畜健康受到损害的数量作为分子,计算该比值(患病率)作为赋分依据。或者以直接经济损失,如,将产量损失比率、品质降低比率、寄主死亡比例等指标,作为赋分依据。

3.2.5 寄生能力评价指标 采用对寄主产生明显危害的寄主的“属”的数量进行赋分。可以参照《林业有害生物发生及成灾标准》(LY/T 1681-2006)“表2 林业有害生物成灾标准”,增补“林业有害生物受害标准”,如表1。

3.3有害生物防治难度评价指标

在灾害学中,灾害损失的阈值,是灾害治理决策的重要依据之一。因此,有害生物防治难度评价,可以采用防治成本表示,如用防治成本与直接经济损失比值大小来评价。

3.4数据合成

寄主重要性评价指标值(H)采取加和或赋权加和方法计算,有害生物评价指标值(P)采用取最大值方法计算,有害生物防治难度评价指标值(G)采用取最大值方法计算,最终的风险值(R),采用赋权加和或者乘积、几何平均的方法,由H、P、G合成。

为避免那些对分布不广,但经济重要性很高的寄主产生较大危害的有害生物得分偏低的现象出现,有害生物的风险分析,首先以县级行政区域开展,计算出i县A有害生物的风险值Ri后,再将所有A有害生物造成受害的县(i=1,2,…,n)的风险值Ri加和平均,即得到全国的A有害生物的风险值(RA):

即没有造成受害的县级行政区域(包括没有分布)不参与加和平均。这里的“受害”,按照本文“表1 林业有害生物受害标准”评价[8-15]。

4 应用研究

4.1 检疫性有害生物数量化定义

应该参照《植物检疫条例》“第四条 凡局部地区发生的危险性大、能随植物及其产品传播的病、虫、杂草,应定为植物检疫对象”,将检疫性有害生物定义数量化,即同时具备以下4个条件的,方为检疫性有害生物:(1)有害生物分布指数≤0.4;(2)人(或牲畜)患病率≥0.05,或者达到《林业有害生物发生及成灾标准》(LY/T 1681-2006)“表2 林业有害生物成灾标准”的;(3)能随交通工具进行远距离传播,传播距离≥50km的;(4)暴发间隔期≤3a的,或者呈且渐进性、没有明显暴发周期、常年处在暴发状态的有害生物。

4.2 有害生物與危险性有害生物数量化定义

一般有害生物数量化定义:达到本文“表1 林业有害生物受害标准”的,为一般有害生物。

危险性有害生物数量化定义,同时具备以下三个条件的,方为危险性有害生物:(1)有害生物分布指数≥0.1;(2)人(或牲畜)患病率≥0.01,或者达到《林业有害生物发生及成灾标准》(LY/T 1681-2006)“表2 林业有害生物成灾标准”的;(3)暴发间隔期≤5a的,或者呈且渐进性、没有明显暴发周期、常年处在暴发状态的有害生物。

在《林业有害生物发生及成灾标准》(LY/T 1681-2006)中增补林业有害生物受害标准(本文“表1 林业有害生物受害标准”),在该标准“表2 林业有害生物成灾标准”中增补人患病率(≥0.1‰)、牲畜患病率(≥0.5‰)和被侵户比率(≥1‰)。

参考文献

[1]张国庆.生物灾害学[EB/OL].(2012年4月10日)[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21810.

[2]张国庆.灾害学基本原理[EB/OL],(2012年4月10日)[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18034.

[3]张国庆.林业生物灾害防治[EB/OL].(2009年3月11日)[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418292.

[4]张国庆.有害生物主要防治技术[EB/OL].(2012年5月17日)[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418297.

[5]张国庆.过度行政、过度应急与灾害科学治理[EB/OL].(2019年8月23日)[2019年8月27日].https://wenku.baidu.com/view/770080c4ff4733687e21af45b307e87101f6f8fa.

[6]张国庆.有害生物风险评价方法商榷[EB/OL].(2019年8月16日)[2019年8月27日].https://wenku.baidu.com/view/b7a63e75294ac850ad02de80d4d8d15abf230064.

[7]张桢.潜山县松毛虫病调查分析及精细化预防对策[J].现代农业科技,2015,(15):148-150.

[8]余燕,李尚,王振兴,等.马尾松毛虫幼虫发生严重程度的预测研究[J].安微农业大学学报,2017,44(05):882-893.

[9]张国庆.系统法学:良法善治方法[EB/OL],(2013年4月16日) [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data/attachment/home/201304/16/153824kl1yn6clk43444o9.attach.

[10]张国庆.减熵化理论研究[EB/OL].(2015年10月25日)[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417907.

[11]张国庆.企业减商化研究[EB/OL].(2016年6月15日)[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417909.

[12]张国庆.系统企业学:再生 进化[EB/OL].(2013年5月21日)[2019年8月27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attachment&id=417908.

[13]程娴,张书平,余燕,等.用模糊综合评判法预测马尾松毛虫幼虫高峰期发生量[J].植物保护,2019(04):116-121.

[14]余燕,张书平,等.马尾松毛虫灾情指数的方差分析周期外推预报[J].植物保护,2019(03):125-133.

[15]周夏芝,王振兴,等.马尾松毛虫幼虫高峰期发生量的预测模型研究[J].应用昆虫学报, 2017(06):1031-1043.

作者简介:张善苗,大专学历,工程师,研究方向:林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