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来自斯洛伐克的“雷神之锤”

2018-11-21 19:40:02 《兵器》 2018年11期

志刚

2018年8月,瑞典陸军宣布,从英国宇航公司(以下简称BAE)瑞典分公司订购40门120毫米双管迫击炮。它们以瑞典自行研制的CV90步兵战车作为底盘,代号为GRKPBV90。其中迫击炮武器系统的绰号是北欧神话中雷神道尔用的著名武器“雷神之锤”。

双管还是四管?

“雷神之锤”的身管看上去很短,几乎是刚好伸出炮塔前甲。在炮身护盾当中,是四个直径差不多的管子,呈现上二下二的布置,很像是一种四联装迫击炮。然而,无论公司的网站还是瑞典国防部公开的消息,都指出这是一种双管迫击炮。

在网站上,BAE公司还发布了有关“雷神之锤”的一部视频。将它描述为一种模块化的、可以换用多种武器的炮塔。主要表现对象当然是瑞典陆军订购的型号。在介绍实际操作的视频中,两名士兵先是各自从炮塔后方取出一枚迫击炮弹,然后放进倾斜的托盘里。托盘的下方是一个延伸到炮塔之外的滑槽,士兵们用力把托盘沿着滑槽推上去,然后弯腰再次推动一个机构。镜头转向车外,上方的两根管动作起来,先是向下沉,然后向上收起,火炮击发。

从这个过程看,“雷神之锤”显然只发射了两枚炮弹,确实是双管炮。那么另外两根管的作用是什么?

新闻里的蛛丝马迹

在一篇报道中发现,这种120毫米迫击炮并不是西欧厂商生产的,而是来自斯洛伐克。

迫击炮虽然是一种简单的武器,但要把一个型号研制出来并且发展成熟,需要下很大的功夫。以斯洛伐克的国家实力,恐怕很难开发一种全新的120迫。他们所拿出来的,显然是传统产品的衍生物。这种传统产品,应该就是vzor 82 PRAM L,可以翻译为“1982年式迫击炮”。

vzor 82 PRAM L由三个主要部分构成:炮管、炮架和底钣。简单的光学瞄具装在炮架上。从它的名字我们可以知道,这种火炮定型于1982年。当时的斯洛伐克还与捷克联为一体,叫做捷克斯洛伐克。这个小小的东欧国家在传统机械制造方面有着深厚的功底,在枪械、火炮方面的表现尤为突出。因此,vzor 82 PRAM L虽然谈不上性能先进,但完全称得上做工精良,比西欧的同类产品一点都不差。

然而,vzor 82 PRAM L是一种前膛装填的武器。作为自行迫击炮,如果采用前膛装填,一般会把火炮放在车内地板的旋转平台上,在顶甲后部开一个大型窗口。使用的时候打开窗口,让炮弹穿过窗口飞出去。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把迫击炮拆下来,到车外使用。这种技术方案虽然简单、成本低,但是不利于核生化条件下的作战。

后膛装填的迫击炮则不需要在车顶开窗口。乘员在车内打开炮闩,装填炮弹,然后关上炮闩就可以击发。车内可以实现整体三防。

瑞典陆军显然不可能接受没有三防的新型迫击炮。但是怎么才能不出车操作前膛装填迫击炮呢?

在一张瑞典陆军高层视察“雷神之锤”测试情况的照片中,我们发现了秘密所在。或许是为了测试方便,这辆测试车没有安装炮塔的装甲。包括滑槽在内的装填机构都暴露在外。在滑槽的顶部,是一个侧面开口的金属筒,下方还有锁紧机构。再结合视频内容,就真相大白了:上面两根长得像炮管的东西,其实是用来实现前膛装填的供弹装置。炮手需要把炮弹用力推进金属筒,然后再推动金属筒和锁紧机构带着炮弹向前运动,把弹尾对准炮口、松开锁紧机构。炮弹进入膛口后,在重力作用下滑向炮尾的击针。在这个时间里,供弹装置从膛口移开,托盘沿着滑道回到装填位置。整个过程虽然是靠机械完成的,但动力源却还是两名炮手的躯体。所以,它本质上还是一种人力装填的迫击炮。

也正是因为如此,“雷神之锤”虽然设计了可以360°旋转的炮塔,却没有设计吊篮。两名炮手是站在车体地板上操作的。120迫不是一种射速要求很高的兵器,北欧士兵的体力又比较突出。所以这样的设计或许还是可以接受的。

AMOS去哪里了?

早在21世纪初,BAE公司就为瑞典陆军研制了一种双管自行迫击炮,就是著名的“先进迫击炮系统”(AMOS)。

AMOS是一种全自动后膛装填的120毫米滑膛迫击炮,采用数字化火控,具备计算机控制的多发同时弹着功能。它的身管的大部分伸出炮塔之外,这与“雷神之锤”那短短的外露部分形成了鲜明对比。AMOS的持续射速可以达到每分钟12发(双管)。AMOS的曲射射程达到10千米。它还可以进行直瞄射击,射程大约在1500米。

AMOS的模块化程度很高,除了装在地面平台上,还可以装在小艇上,充当浅水重炮艇上的武器。

AMOS的一大优势,是可以发射“斯崔克斯”制导迫击炮弹。这种弹药采用热成像导引头,可以像普通炮弹那样发射。发现坦克等地面车辆后,用自身携带的小型火箭发动机控制飞行方向,实现攻顶打击。

可以看出,无论从那个角度说,“雷神之锤”比之AMOS都有着显著代差。但是根据我们的搜索,瑞典陆军上一次签署与AMOS有关的合同是在2006年,采购两辆样车,并研制相关技术和型号。这两辆样车同样采用了CV90步兵战车底盘,瑞典陆军编号为SSG120。当时预计,瑞典至少要购买12辆SSG120,后来又传出消息要购买更多。到2010年,这两辆样车交付瑞典陆军,进行相关测试工作。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这个型号批产交付的消息。在维基百科关于瑞典军队的装备列表中,也没有找到SSG120。

可是最近两年,“雷神之锤”又突然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显然,SSG120失宠了。

瑞典陆军为什么会放弃先进的SSG120,选择落后型号呢?这恐怕是因为成本问题。

不到130万欧元的单价

首先是采购成本。AMOS有两种主要型号。除了瑞典陆军采购的SSG120,还有一种采用帕特里亚公司AMV型8×8轮式底盘的芬兰陆军型。后者的合同价格是1亿欧元24辆,平均单价超过400万欧元。但是AMV底盘单价只有210万欧元,CV90底盘的单价达到440万欧元以上。如此测算,SSG120的单价肯定超过了600万欧元,甚至会更多。

而“雷神之锤”的合同价是多少呢?瑞典陆军将支付5.75亿克朗——也就是不到5500万欧元——采购40辆GRKPBV90,单价只有不到130万欧元。这里需要注意的是,GRKPBV90所需要的底盘并不是新造的,而是从瑞典陆军现役CV90战车中划拨出来的,也就是拆掉原有的40毫米炮塔,再把“雷神之锤”装上去。这比采购全新的SSG120节省得多。

另外是使用成本。作为一个人力资源昂贵的国家,瑞典陆军其实更重视一种武器是不是能用更少的人操作。AMOS和“雷神之锤”的炮塔里都需要两人操作,在这个重要问题上得分一样。那么,“雷神之锤”当然就更有竞争力了。

最后,AMOS的优势在于可以全自动作战。但如今冷战已经结束,瑞典陆军不再需要面对从前那么严峻的战场态势了。所以,AMOS最大的优点对今天的瑞典陆军已经没有意义。那么,何必采购AMOS这么昂贵的装备呢?实际上,BAE公司在宣传“雷神之锤”的时候,特意强调了经济性,把没有炮塔吊篮和人力装填作为重要的卖点。“雷神之锤”的爆发射速也可以达到每分钟16发、持续射速可以达到每分钟6发。虽然比不上AMOS,在多数场景下也够用了。BAE公司还特意指出,“雷神之锤”也可以发射“斯崔克斯”制导炮弹。那么,瑞典陆军会怎么选择,就没有悬念了。

老树也能开新花

一种在上世纪80年代定型的简洁迫击炮,居然能在30多年后的今天再次披挂上阵,成为“最新装备”的核心要素,或许是很多兵器迷想不到的事情。然而这对于兵器设计师、特别是欧洲传统军工厂商的设计师来说,并不是稀罕事。

BAE公司就是其中一个典型。这是一个非常善于利用资源的企業。不但在全球各地大量收购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中小军火商,还能发现vzor 82 PRAM L这样小众但性能不错的武器,把它用在恰当的型号上,满足用户的需求。

与此同时,这个案例也说明,枪械和火炮领域中,“低技术”老型号未必没有价值。一些经典老兵器经过了时间的考验,有着不可忽视的价值和潜力。设计师们在思索新型号的时候,完全可以从老兵器身上获得灵感和思路,甚至直接选用核心部件,融合先进的设计思想,形成合理好用的新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