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出租车改革迈出关键一步

2018-09-26 11:30:34 《驾驶园》 2018年7期

李冉

廣州率先取消出租车份子钱,实行新型司企收入分配机制。有舆论认为,这种模式值得期待,出租车行业应抓住机会大力发展。

广州市政府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市交委主任陈小钢透露,广州正鼓励引导出租车企业开展司企收入分配机制改革,建立“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新型司企收入分配机制。目前,广州公交集团已选取首批约200台车开展试运营。这意味着出租车份子钱有望取消。

份子钱成负担

所谓“出租车份子钱”,就是出租车司机上缴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用,既是前者的主要运营成本,又是后者的主要收入来源。出租车公司因为种种原因得到了极为稀缺的牌照资源即所谓“出租车专营权”之后,就对承租司机收一个高价“份子钱”。尽管市场上有众多的承租人看起来构成充分竞争市场,但因为源头的扭曲未得到纠正,使得承租人实际上陷于穷困的境地。一个“的哥”如果要获得平均收入,一天却需要工作10-12个小时,还不能发生任何事故,其本质就是“的哥”收入低于人均水准。而作为出租车营运最大的成本,出租车公司收的份子钱,也是的哥们身上最沉重的担子。

份子钱变抽成

出租车取消“份子钱”后,司机不用再缴纳承包费,而是与出租车公司“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所谓“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新型司企收入分配机制,具体而言,就是出租车企业不再向出租司机收取固定的“份子钱”,而是根据司机运营的每一笔收入进行实时清分,扣除应该支付的租车成本、税费、管理费用,剩余的全部归司机所有。这意味着以后司机到底向出租车企业缴纳多少费用,得根据具体的经营状况而定。一定程度上说,此举其实类似于当前网约车平台对司机的“抽成”模式,司机从此摆脱了沉重的“份子钱”,出租车公司无法延续牌照“食利者”的身份,需要转型为现代化企业管理,方可避免被市场淘汰掉。

各地改革动态

去年12月2日,杭州公布了《关于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拉开杭州出租车行业改革的序幕,“份子钱”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时隔四个月,《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进行了全面修订,并已于5月1日起全面执行。新条例不仅给予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和充分发展空间,也进一步巩固了出租车行业改革的成果。

义务公布了《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承诺2018年以后放开出租车市场准入和出租车数量的管控,而在2018年前的过渡期,综合人口、经济等因素增加出租车运力的投入。按照改革方案,义乌还将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今年营运权使用费将从原先的每车每年1万元降低到5000元,明年起开始全部取消。同时降低份子钱,要求出租车公司将降低的费用落实到出租汽车驾驶员,对主动降低“承包款”的经营企业在新增出租汽车投放时给予一定加分。

网约车倒逼改革

近年随着网约车的兴起,出租车体制改革,包括份子钱模式去留的探索,被推向一个更为迫切的位置。受网约车冲击,传统出租车客源下降,也从内部倒逼出租车企业有了更多的改革动力。一些地方通过补贴、奖励向司机返还一定比例的“份子钱”。而以义乌为代表部分城市,则于2015年在全国率先降低并逐步取消出租车的营运权使用费。之后该做法也在顶层设计层面得到确认,出租车经营权无偿使用目前已基本实现。但是,无论是调低“份子钱”,还是实行经营权无偿使用,都只是对“份子钱”做减法调整,而非根本改革。相对来说,这次广州试点迈出的步子,更接近于人们对取消“份子钱”模式的期待,称得上是真正地向“份子钱”开刀。

国家相关政策

2016年8月,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针对出租汽车“份子钱”问题,明确提出巡游出租汽车经营者应根据经营成本、运价变化等因素及时调整承包费标准或者定额任务等,更好地构建企业和驾驶员运营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经营模式。

在今年两会上,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表示,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将尽力协调好出租车使用者、经营者及互联网经营者,找到三者的最大公约数,尽快让我国出租车管理走上正常轨道。杨传堂说,出租车的总体管理由各城市政府承担主体责任。“到目前为止,各有关省区市,都采取了措施,落实的情况是好的。” 杨传堂说,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此前已经进行了三轮深入调研,并形成了大体轮廓,两会后将继续听取各方面意见,进行第四轮调研,尽快出台改革指导意见。

广州先行改革

广州取消“份子钱”、采取新型收益分配模式的尝试,就是填补制度性缺陷的开始。其实,2016年,广州就提出过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现在,类似的模式终于落地了。此次试点的收入分配模式是,“份子钱”不再固定,而是将每一笔收入的租车成本、税费、管理费等在一个平台上进行实时清分,司机多劳多得。这样一来,让出租车公司和出租车司机成为风险共担的利益共同体,将司机定位在“职业经理人”的位置,是个比较理想的改革方向。然而,由于收入分配模式完全改变,细节怎么填充,试点要怎么铺开,怎么改革才能达到目标,都是很大的挑战。

之前就有部分地方认识到网约车的威力,先行一步取消“份子钱”,将传统出租车与网约车融合管理,不仅避免了出租车被边缘化的结局,而且促进了行业的良性竞争,出租车与网约车互相汲取对方的优点,共享车辆和司机资源,得以共同合作、携手发展。可见广州并非首个取消“份子钱”的城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未来还将有更多城市跟进效仿,从而彻底改变传统出租车的发展模式,终结不合理的牌照租赁模式。

具体成效尚待检验

试点的具体成效,还有待现实检验。但建立全新“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新型司企收入分配机制,从根本上破除“份子钱”的模式值得期待,也应有更多地方跟进。

“份子钱”被取消之后,司机的收入将会有所上升,经营负担随之下降,出租车的吸引力也会恢复。出租车公司应抓住难得的机会,不要再错过时间窗口,加快改革步伐,对现行管理制度进行彻底改革,向网约车学习先进管理经验,实现出租车网络化。同时,政府监管部门也要改变监管思路,对出租车和网约车一视同仁,制定平等的监管制度,让它们处于公平的市场竞争机制里,通过竞争来获得消费者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