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淳化阁帖》日课臆说

2018-05-08 13:32:46 《东方艺术·书法》 2018年2期

唐楷之

《淳化阁帖》的产生并不是一次偶然的历史际遇。它源于宋太宗赵光义文治方略,下诏广搜天下法书名迹,命翰林侍书王著甄选内府所藏历代帝王、名臣、书家墨迹,摹勒刊刻,汇编十卷而集大成,其中“二王”法帖占半数以上,是中国书法史上最早的一部丛帖,其刊刻伟业与流传影响具有不朽的意义。上海博物馆藏《淳化阁帖最善本》(美国安思远旧藏)和故宫博物院《懋勤殿本淳化阁帖》是传世宋拓中罕见的珍品,殊为代表。关于《淳化阁帖》版本的考究历来有之,当下图书出版事业兴盛,各种版本出版物都能方便得到,这对于古代碑帖研究和临习真是幸事。宋《淳化阁帖》与晋王羲之《兰亭序》一样,甫一问世即随着历史长河绵延,传说和摹刻流转不衰。相关的研究有上博编《淳化阁帖最善本》(上海书画出版社2003年第一版),尹一梅主编《懋勤殿本淳化阁帖》(商务印书馆2013年第一版),上博编《兰亭》(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一版),以及何碧琪著《淳化阁帖史话》(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年第一版),陶喻之先生文章《淳化阁帖管窥三论》和仲威、沈传凤先生《<淳化阁帖>概说》等重要专著和论文。在日常临习《淳化阁帖》时,阅读相关理论研究的成果有助于打通图像与文献之间的文化意涵,这在今天高等书法教育研究中是相当欠缺而急需的重要内容。唯此,才能有效的将“书法”推向“书法学”的高层次学科范畴,对文化型书法家的养成具有积极作用。

2015年开春后,笔者每日以日本二玄社版《王羲之尺牍集》上下两册和《懋勤殿本淳化阁帖》下册“二王”法帖进行通临,共计八十六纸,笑日“他年展开当知我崇王书若此矣。”事过三载,既往临书已卷折束之高阁。如今为友人牵挂,嘱为之作一小文刊发,于是捡拾观照,自省一二,缀述于后,敬请大方批评指正。

一、从善如流

日课临习固然重在养成日常书写之习惯,无论养生,还是臻艺,都是一种“与古为徒、其命维新”的雅量。临习碑版刻帖更要注重版本流传与考证,注重善本珍品之鉴赏,择其善者而师之。沙孟海先生指出:“我们学习书法必须注意刻手优劣问题。”这是学习古代碑刻遗存首要之理。今天看来,这般讲究和学识更要大力倡导。上博《淳化阁帖》具有墨迹般明晰的笔顺关系,笔画棱角分明精到,轻重顿挫节奏自然,姿态变化丰富,行气贯畅,诚古代刊刻法帖之最善本。故宫懋勤殿本亦是内府宋拓之珍品,拙见临习《淳化阁帖》以二者为上善之选。

二、书刻并举

自《淳化阁帖》问世,对其讥评不绝。一是质疑编者王著的水平;二涉刻帖意韵不足;三则”石刻不可学”(米芾语)。总此三点,并不能抹杀《淳化阁帖》传世的文化价值和书学意义。古人强调学书以真迹为上,真迹富含韵趣,刻帖因摹刻失真乏味,又辗转传摹诸多舛误,故不主张师法刻帖。这些问题或作为临习的要求自有道理,也提醒学者从善如流,择其善者而师之。笔者的学习体会是“书刻并举”,这是由于《淳化阁帖》保存了大量“二王”法帖,对于精研“二王”书学是不可逾越的范畴。其次,个中传世书帖(或摹本)与刻帖可资比较学习。籍原典出发,精准临摹而力达帖学笔法、笔意、风神,有“不二法门”之功。其三,“书刻并重”是一场完美的高峰体验,是帖学系统内在的自我印证与实践,从而以书法图像史建立起当代书家学科化的“帖学观”。尊重书史图象与文献,激活当代研究理论的价值,追求笔精墨妙、以技进道的法帖精神,不为某家某派所囿。

三、道在瓦甓

《庄子·知北游》记载东郭子问道于庄子,庄子答日:“在瓦甓。”寓指高明的智慧、深邃的思想起于平凡、琐属而低下的事物,在此也指称通常看不起眼的日课书写行为和习作。孟子言:“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道不远人,即心是道,近取诸身。习以为常的日课是从容自在、怡然书写最好的方式。纵观古今,王铎、启功等书法大家对《淳化阁帖》的临习,可见日课修为对书法家艺术风格、学识涵养起到了潜移默化、点石成金、乃至开宗立派的巨大作用。北宋欧阳修藉苏子美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极其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然能得此乐者甚稀。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今晚知此趣,恨字体不工,不能到古人佳处,若以为乐,则自是有余。……其愈久益深而尤不厌者,书也。至于学字,为于不倦时,往往可以消日。乃知昔贤留意于此,不为无意也。”欧阳永叔公传达出来的意思其实就是一种高贵而单纯的日课书写生活,是一种古代文人、士大夫乐在其中的莫大享受,自古以来都是一份奢侈的清福,其中“道”的旨意深邃而难为外人道也。于今,日课仿佛渐行渐远,于其有助于涵养心性的观念和作用被渐渐忘却。日课法帖如臨至尊般的自觉性深层次体悟,已不再作为当下书学研究和书坛主导风气而成为书家们普遍乐于交流探讨的主体内容。“道”的核心价值仿佛被当下功利性书法创作所侵蚀,“为道日损”,其基堪忧。

董其昌直言:“学书不从临古入,必堕恶道。”“临帖如骤遇异人,不必相其耳目、手足、头面,而当观其举止、笑语、精神流露处。庄子所谓目击而道存者也。”“道在瓦甓”、“目击道存”,不正体现了日课传承书学道统的深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