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自然礼赞

2018-03-01 19:56:39 《数码摄影》 2018年3期

姜纬

作为安塞尔·亚当斯曾经的助手和嫡传弟子,约翰·塞克斯顿并没有被导师的身影所笼罩,他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艺术方向。他的使命不是从遥远偏僻的空间带回巨大的力量感,从而创造令人惊叹的景致,而是持续通过对于自然天地的深情礼赞,在令人感到温馨恬静的空间,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让观众浸润在美妙的沉思冥想之中。

上世纪60年代时,在一个有放大机的朋友家里,约翰·塞克斯顿看着朋友从圣诞树上取下一个红色的灯泡用来做安全灯,然后在厕所里,构建出一个魔幻般的环境,经过一连串的神奇过程,影像就在相纸上诞生了,小塞克斯顿大感惊奇,从此他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星期后,在塞克斯顿的桌上,出现了他自己的放大机。

塞克斯顿原本打算成为广告摄影师,然而这一想法在1973年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当年还是大学生的塞克斯顿去参观了安塞尔·亚当斯、爱德华·韦斯顿和温·布洛克的联展,他后来回忆起来依然激动不已:“这是我第一次看照片的时候?目水涌上眼帘,这是鼓舞人心的经历。”

约翰·塞克斯顿

John Sexton

1953年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他曾就读于赛普拉斯学院,1975年毕业于查普曼大学。1979年至1984年跟随安塞尔·亚当斯学习摄影。塞克斯顿曾先后在乔治伊斯曼之家博物馆、亚利桑那大学创意摄影中心、波士顿大学、圣地亚哥摄影艺术博物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和西雅图艺术博物馆教授摄影。1981年获得伊莫金坎宁安奖,2005年获得北美自然摄影学会终身成就奖。作品在美国、德国、加拿大、日本等地展出,并被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亚特兰大艺术博物馆、横滨市立博物馆、斯坦福大学等机构收藏。

塞克斯顿把摄影比喻成创造性和技术性集于一身的劳动,在他看来,拍摄好比是语言,制作工艺技术就好比是语法。再美好丰富的语言也需要得当的语法组合在一起才能表达出来,而没有语言,空洞苍白的语法同样无法表达任何意思。长期以来人们习惯将摄影形容为“用光来书写”,光在塞克斯顿的作品中也一直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他1990年出版的第一本画册就命名为《安静的光》(Quite Light)。他认为摄影作品最重要的就是恰当的光,因此他非常喜爱柔和的光线,比如拍摄树木的时候,会特意选择日出之前或者日落之后,天已经微微亮起而又没有太阳的时候,此时由于没有太阳的直射光,光线极其柔和,万物也不会产生影子,虽然一天之中这样的光线只会持续十几分钟,但他在这十几分钟里创作出了不少优秀的作品。他曾经表示:“我在宁静中看到了魔幻,让我感到安逸,又使我感受到大自然的无穷魅力,令人陶醉而又充满了神秘。适合沉思,适合聆听,也是摄影的好时机。”寻幽探胜,气象万千,一旦独特的心灵遭遇精深博大的山川自然,就会撞击出不同凡响的火花,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这就是约翰·塞克斯顿给予我们分享的一切。

和他的导师安塞尔·亚当斯一样,约翰·塞克斯顿对待摄影认真细致,精益求精,迄今为止只出版过四本画册。塞克斯顿的摄影创作过程也非常严谨苛刻,在材料和工艺方面反复推敲探究,他发明的超声波显影法使其暗房技术超越了导师,让他的作品更加富有感染力。

在今天,約翰·塞克斯顿依然保持着时刻用摄影师的角度观察世界的习惯。他把随身带着的便携相机的取景器,按照4×5的画幅比例进行了重新的分割,以此不断练习自己的能力,他说:“如今相机是那么普及方便,我还在用我的心去拍照,用矩形取景框去勘探、体验和描绘世界。”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