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无穷远的眺望

2018-03-01 19:34:20 《数码摄影》 2018年3期

在正在成都A4美术馆举办的展览《回路》中,摄影艺术家骆丹首次展示了自己的新作《回光》,这系列作品可以看做是摄影师骆丹由具象的画面主体向抽象的一种转变,也可以是摄影师由对外部世界的观察转向到自我思考的一次变化。本文是攝影评论家、策展人、出版人姜纬在观看其新作后而写的,并配以摄影师的作品自述,以飨读者。

001回光之一project#1

002回光之一project#2

003回光之一project#3

004回光之一project#4

005回光之一project#5

前段时间在成都,我第一次比较完整地看到了骆丹的新作《回光》,有一种很自然的感觉,就好像当时见了他,握了手,互致问候,然后坐下来,点一些喝的,应该是这样的。

我一直认为,骆丹是有脉络的,今天的新作,仿佛昨天已显雏形,联贯,自洽。而脉络是我考察一个优秀摄影师的方法之一。

从广东美术馆摄影双年展上认识骆丹,从那时的《318国道》,到之后的《北方,南方》,再到《素歌》,我确定他有令人信服的脉络。审视性的《318国道》和《北方,南方》,在中国大地上刻画了一个大十字,骆丹必然要构筑起信仰的历史性和可能性,《素歌》在一种基于传统的想象和语言中,人的经验、记忆和命运找到了形式也找到了精神,他求证了这样的历史性和可能性。

再后来,就是《何时离去》。关于这个系列,从脉络角度看,骆丹日渐成名,频频获奖,之前作品都有出版,他就此逼迫自己重归在路上。与其说何时离去,不如说是何时开始。

骆丹过往作品:

北方南方2008年7月7日广东汕尾

318国道之89,2006年7月20日西藏日喀则,CHINAROUTE 318#89,C-Print,95.5×120cm,2006

素歌之29,山涧里的开福,左洛底村,火棉胶湿版玻璃底片,收藏级艺术微喷,SIMPLE SONG#29,KaiFu in a stream,ZuoLuoDi Village,Collodion Wet Plate Glass Negative,Inkjet on Archival Paper,111.8cm×147.3cm,2010

关于摄影师

骆丹,1968年出生于重庆。199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1997年开始从事摄影工作。2008年获得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杰出艺术家金奖。2011年获得美国特尼基金会奖、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和大理国际影会最佳新锐摄影师奖,入选为TOP20中国当代摄影新锐之一。2013年获得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艺术家摄影类大奖。201 6年入选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摄影作品在法国、美国、荷兰、韩国、中国等地展出,并被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特尼摄影基金会、法国兴业银行、美国富达投资等机构收藏。出版有《318国道》、《北方,南方》、《素歌》和《中国当代摄影图录:骆丹》。现居成都,自由摄影师。

008回光之八project#8

009回光之八project#9

endprint

所以,今天的這些新作,并非突发奇想,内在脉络使然。

《回光》的创作背景和动机,后面有骆丹的自述,我无需多言。从记录性、叙事性,到象征性、抽象性,骆丹持续地勘查和发现。在他打量过、体验过、感受过的路途,迟早总会有一束光照亮更加深邃、不曾命名的所在。

这些光,始终在运动变幻,甚至转瞬即逝,不是固定范畴所能给定,因此,每一次的拍摄,都是富有弹性的创造。

或许可以这么描述:骆丹感觉自己的眼睛明亮起来,知道有事发生,知道自己会看见神奇的某物或某物的神奇,他会记住,还能将其呈现、拥有,这像个神迹,带着难以言喻的兴奋之情。记录、叙述甚至具体呈现其变化和形貌,这就是认识的进展,认识的纵向深入;认识深入到一定的程度,也开始横向展开,不断忆起相类似的经验和印象,比如形状、颜色等等,从而涟漪般不断触及距离稍远的事物,显示出高低远近的秩序。

010回光之八project#10

006回光之八project#6

这样一趟认识旅程,最终仍得折返人心,在诸如“究竟发生了什么”的自问中整个地、从头到尾回想一次,画好句点,如此事情才暂告一段落,人也可以脱身如从一个梦中醒过来,重新做回自己,一个稍稍不同的自己。但是,人从认识的旅程归来,看到了一个既开阔又富纵深的更大世界,能具体拟结为图像的成果相对来说总是有限的,更多丰硕的感受微粒般悬浮着,这意味着未完成,是的,认识从不以完成告终,而是如苏东坡说的止于不可不止。

这样的话,这些新作也是骆丹创作脉络的新起点。

《回光》系列是对于摄影这件事,进而对于“看起来具体而坚实”的种种存在,他所做的探究,借助于激光在物体曲面上的照射,身心也投入其中,回旋、转动、弯曲、缭绕,展开无穷远的眺望。骆丹《回光》系列作品自述:

如果存在着一个超级程序员,他创造了宇宙,凌驾于一切之上,我们可能只是在他控制的一个巨大电子游戏里的虚拟存在,正如《黑客帝国》中描述的。如果我们像主角尼奥一样面临宿命中的抉择:吃下蓝药丸,忘掉一切,永远生活在虚拟世界里;或者吃下红药丸,离开虚拟世界,走进真实世界,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量子物理学家表示,整个世界可能是一张全息图,我们看到的所有的形态、形状,都是图中的一小部分。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将波形信息解码为数字全息的、虚幻的物质世界。纷繁的物质,都是解码这个世界的不同表达。客观现实并不存在,尽管宇宙看起来具体而坚实,但其实它只是一个幻象,是一张巨大而细节丰富的全息摄影照片!如果将这张全息照片剪成几个小块,用激光束照射每一小块时,看到的并不是整张照片的几分之一,而是几分之一的整张照片,全息照片中每一小部分反射的都是一个整体。这就是全息宇宙的理论基础。

作为一个“仅具有中等认知水平头脑”的人,对上述理论一知半解的认识,我没有能力去构建符合科学逻辑的全息影像,但它们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这些影像,是一次艺术的“伪科学”试验。激光照射在曲面上反射,放大N倍后形成巨大幻影,光在操控曲面过程中不断运动变幻,摄影将它们凝固。它们引发一系列的思考:关于空间、秩序、结构、实体、虚幻、信息。什么才是真实的存在?这一切都是基于想象,回光——回旋转动的光,它们并非任何实体的再现,是一次游戏产生的影像,转瞬即逝。

011回光之八project#11

012回光之八project#12

013回光之八project#13

014回光之八project#14

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