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一席谈

2018-03-01 18:58:31 《数码摄影》 2018年3期

5.5環的晚八点半

这张照片拍摄于晚上八点半左右,在北京大兴五环与六环之间的一家宾馆前的空地处。宾馆朝南,拐过去紧挨着是一家中型超市——我在这条街对面的小区里和朋友一起租住,我们戏称这儿是五点五环。

九月末的晚风已经很舒适,但这并不是一个惬意的晚上,自己刚刚参加工作,活计还没有完全上手,加班近乎常态,而且上班的路程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家,所以每次从地铁口出来天总是黑的。从超市出来,有点疲惫的我手里提了一大袋水果和酸奶。路过宾馆前,异域情调的音乐声从大音箱里传来,而紧挨着宾馆的是一家兰州拉面馆,里面的几名回族店员总是在傍晚时分换上华丽的民族服饰跳新疆舞,有时候还会伴着舞曲现场弹奏一种我不认得的乐器一一大学时有个室友是个漂亮的维族女孩子,所以每次看见维族元素或者清真字样的时候都会想起她。

跳舞的人们真的太欢乐了,衣袂和裙边画出一个个的同心圆,像他们脸上惬意又满足的笑容。我还没吃晚饭,却不禁停在围观的人群中看着这份暖暖的喧嚣,渐渐走了神。我想起了刚刚告别的校园生活,我幻想天南海北的室友们什么时候能再次齐聚,会是在某人的婚礼现场吗?毕业时开玩笑,让终于结束几年异地的那个维族女生晚点结婚,因为刚刚上班的我们可能得攒好往返机票的费用……

终于,欢快的舞曲进入了尾声,我也准备离开,一回头,发现跳舞的人与围观观众的影子刚好被清晰投射在身后的一整块铁皮板上,我把手里的袋子放在脚边,举起了相机——刚好一个推自行车载着孩子的妇女路过人群后,我按下快门,将这几组互不相识的人的影子拍下,数了数,一共8个。

北京啊,北京!早晚高峰地铁里人们脸上的焦躁、戾气、漠然是你,五环外晚间人们脸上的惬意和安然也是你。

人生如戏

缘巧合下,我认识了梅兰芳大剧院的年轻京剧演员——小白。

这张照片拍的就是后台工作中的她,借着梳妆台的几盏灯,我用一台小微单记录下了这唯美的一刻。当我偷偷按下快门的刹那,梳妆打扮准备上场的她和我吐槽到:“‘白老湿,你应该提前跟我吱会一声!我好摆一个‘美美哒的造型。”

京剧是中国的国粹,但遗憾的是,现在年轻人中还喜欢这门艺术的人已经不多了。一位老票友曾经对我说:“还是喜欢小时候,那时候京剧院年轻人很多,大家都喜欢看戏。现在文化多样化了,互联网也发达了,看京剧的人却少了,真希望年轻人能多来看看戏呢!”小白说她的师傅曾经告诉她:“唱念做打练的是筋骨,它是对京剧这门传统艺术所持有的严谨态度……想在这个圈子里面成为好角儿,你就得刻苦的练功,观众只看你舞台上的表演好坏,上了台你每一次的表演都要表现得百分之百的完美……”

镜头下的她有些许羞涩,与舞台上英姿飒爽的“穆桂英”、儿女情长的“白娘子”完全不一样,她在年轻一代的京剧演员中算是有天赋的,而且特别的用功,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成绩一一天赋只是一个人成功的条件之一,老师会根据你的天赋开发你的潜力,但是具体能开发出多少,还是要靠你自己的刻苦。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都说对于艺人来讲舞台就是人生。其实对于我们平凡大众来说人生何尝不是一部大戏呢。网通社高级编辑。

黎巴嫩

初次到访黎巴嫩,下车的第一眼便是满枪眼的墙壁和玻璃,还有大街上来往不断的坦克、巡逻车以及背着真枪实弹的警察们。走在大街和集市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警卫们,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在我身边蔓延着,但是生活还是热闹的进行着一一生意小贩的吆喝声、男人喝茶抽水烟的水波声、女人背着孩子的急促喘息声,在大街上的各个角落存在着。

驱车30公里便是叙利亚境内,在的黎波里的一个难民营里遇到许多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他们生活依旧看似并没有太多伤心和难过,在和一个小妹妹交谈之时,得知她的悲惨遭遇,我问生活这样对你,你难道不绝望吗?她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道:“我一定会开心的过好今天,因为我并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一句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今天才能加珍贵让我顿时呆住了,我静静地看着她,眼里竟全是泪花。在黎巴嫩我拍下了这张照片,满是枪眼的墙体,静静地矗立在城市中心,既使逝去也是重生。而一切也都是生活,只是生在了不同的地方,生在了不同的家庭。有的人的快乐是财富,有的人的快乐是爱情,有的人的快乐是荣誉,而有的人的快乐是活着。

自画像

我有收藏盘子的爱好,每一次旅游回来一般都会带回一个当地的盘子,大部分摆在书柜里,有几个挂在厨房的墙上,其中有一个盘子我一进厨房都会看到,盘子的图案是手绘的,蓝色打底,开满鲜花的树上栖息着两只小鸟,画功拙朴,但很耐看。那是我有一年去耶路撒冷,在老城的小巷里一家很小的画室购得。

耶路撒冷是一个宗教气场非常强大的城市,我想这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城市因其特殊的历史地位成为三大宗教的共同圣地。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在圣殿山看过老城的全景,然后去主泣教堂参观,我在教堂里以十字架为前景拍下一张阿克萨金顶清真寺的照片,而清真寺的下面就是著名的哭墙。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又来到老城,在老城区的小巷子里转,路过一家小店,橱窗里摆满了盘子和花瓶,刚刚开门,还没人光顾,一位年近八十岁的老妇人,看到我进来微笑着打声招呼就继续低头工作了,我仔细环视,发现墙壁上挂着一副漂亮的肖像,我好奇地询问画中这位美丽的女人是谁?老妇人平静地回答:“这是我的自画像。”惊讶之余我拍下了这张自画像,惊讶于耄耋之年还可以从事热爱的工作并且自食其力。

现在我常常想,有生之年一定再回去看看这个充满回忆的城市。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