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浅谈陶瓷艺术动物画的技法和创作

2018-01-24 10:44:40 《景德镇陶瓷》 2018年5期

冯雯

陶瓷绘画不同于纯粹的中国画,它是一门工艺性很强的陶瓷艺术表现形式。在进行陶瓷绘画创作时,它既要照顾到中国画的美学要素,又要考虑符合其工艺特性,它的一切艺术美感最后都要通过“火”来实现,也就是“泥与火”的完美结合。不同的造型决定不同的绘画装饰,陶瓷的造型有平面和立体两种类型,平面的造型有如纸的特性一样可以进行独立的纯绘画创作表现,这与一般的中国画本质相同,最终作为一幅画供人们欣赏。陶瓷绘画同中国画的不同除材料和表现技巧外,更大的不同多是在立体的三维空间上进行装饰,陶瓷绘画装饰必须考虑艺术形象的塑造是否符合陶瓷的外形美。在陶瓷造型不同的角度塑造不同的形象,但彼此又相互关联和协调,共同构成一个整体的美。这种呈现出来的美感不是平面的表现所能达到,它所展现的是瓷器的质地美、造型的形体美、绘画的装饰美的综合体。

走兽画从唐代开始渐渐形成自己的獨特风格,走兽可分为工笔白描走兽、工笔淡彩走兽、工笔重彩走兽、写意走兽。一般来说,动物最难画的就是它不规则的皮毛。先用少许的深黑加上天蓝或代赭,打好料笔后,以排列整齐的短毛勾勒出动物的外形,然后进行平拖笔染,注意染色时尽量不要把勾好的线搅起混色,再进行反复撕毛、调整。对于不同的动物,处理毛的方法也不完全相同,身体各部位毛的画法也不一样,不同的形态、姿势、皮毛的走向,画法也不同。①较长毛的画法:用笔流畅,细柔变化序中有乱、乱中有序,多半是采用下笔轻、起笔轻,一般来讲,除毛较长的动物外,长毛多数是生长在尾、颈、肚等部位。②短毛的画法:有两种,一种是下笔重,起笔轻,除短毛的动物外,长毛动物的短毛一般是在四肢、鼻梁、爪等部位。另一种是下笔轻、起笔重,笔者称之为“顿笔”,一般是在动物的四肢弯曲部位以及鼻梁和眼的交接处,注意在画动物弯曲部位的毛时一定要用“顿笔”的方法将短毛以小点状为中心向四周呈放射状展开,形成柔软而蓬松的皮毛感。③乱毛和创伤毛皮的画法:在画的同时,动物的毛受外界因素的影响,使其原有的毛发生变化,可根据所需的变化来打乱毛皮,使它更接近自然。

动物在陶瓷绘画中称之“走兽”,走兽瓷画也是从中国画里面派生出来的。在景德镇的瓷文化中,画走兽的师傅大多是画花鸟的,花鸟和走兽同属于动物类,在清代康熙以前,景德镇画走兽的师傅是以中国画为范本,所画的动物大多数夸张、变异,不讲究结构层次,同时它是作为陪衬出现在画面里,如在元青花瓷器的《鬼谷子下山》梅瓶,鬼谷子坐骑老虎便是夸张的。明代的红绿彩中的马、牛画都很抽象。自清代乾隆时期,意大利画家郎世宁来中国以后,他把西方素描、油画技法带到中国,以西画的光感、透视融入中国传统绘画形式之中,形成中西合璧的画风,走兽瓷画也发生巨大变化,很多中国画的大师受郎世宁的影响,在创作的过程中都加入油画透视关系,这一时期也是传统走兽走向现代的转轨时期。到了近代景德镇的许多瓷画家继承了传统技法,同时又吸收西画技法上有益元素,创作与众不同的风貌,形成了一个新的画风。对今后瓷画走兽的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如邓碧珊画的《鱼》、张志汤的《马》、毕渊明的动物,都受到他的影响。毕渊明在景德镇瓷画界号称“毕老虎”。毕渊明致力攻画猛虎,集画虎名师张善子、高奇峰诸家之长,家父毕伯涛的祖传家教,细心观察各类虎姿雄威,潜心探求画虎真功。在毕渊明的笔下,寒日卧虎如磐,巍然雄据;光天立虎如松,气宇轩昂;碧水游虎如龙,悠悠成趣;平地奔虎如风,势不可挡。毕渊明真可谓“虎神生灵气,百态动千姿”,令人赞叹不己。除精于画虎外,毕渊明还擅长山水、翎毛、花卉、人物等绘画艺术。毕渊明的画能寓动于静,于平淡中显奇特,给人以刚劲高吭之感。既道劲奋发,又深沉磅礴,时如风卷残云,时如夜半清笛,真是千变万化,富有新意。由于毕渊明有高超的文化修养,雄劲飘逸的书法,不同凡响的诗章,意趣盎然的神采,故能在一件瓷画中集诗、书、画、印于一体,使画富有广泛奇特的意趣。如他的作品《声震山谷》画面构图严谨,动静相衬。虎的神武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威在眼中,目光炯炯、虎视眈眈,虎的形象结构准确,动态和气韵生动,仿佛听到山震地摇之吼声,运笔苍劲,实处刻画入微,虚处芦苇叠影,出落潇洒,深山雾气朦胧神秘,作品染色秀丽,层次变化尽在虚实浓淡之中。

小时候笔者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喜欢绘画,特别喜爱画小动物,父亲说我的动物造型很准,将来画陶瓷会比别人学得快。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父亲就让我来画瓷器,说瓷器画得好不仅收入高,而且又不要出去找工作,客户会找上门,以后还可以评职称。笔者在画动物的时候,也特别注重这些。如画小熊猫就是采用他们的丝毛技法,先用淡料勾线画出整个熊猫的形态以及眼睛、鼻子、嘴唇。再用彩笔调好樟脑油和乳香油,用扁锋、散锋丝毛法蘸淡黑料画出熊猫黑毛部分,丝毛的时候较注重毛的结构、起伏变化和毛的方向,使之看后舒畅。待料干以后,又重新丝一遍毛发,白毛凸起部分采用底色留白方法.要丝出白毛的明暗结构关系,加重五官的颜色,再继续用散锋丝毛法深入丝出动物毛发厚重感,这样创作的动物瓷画,看起来舒服,动物的毛发有茸茸质感,最后配以与熊猫相关的背景山石、竹林等。竹子有时采用工笔勾线填色方法,石头运用斧劈皴勾染,具有立体感、自然感。

在创作个人绘画风格作品的同时,笔者也喜欢借鉴其他艺术家的绘画风格,如张松涛、徐天梅、游艺等老师作品,特别是徐天梅动物瓷画在陶瓷上的表现,徐天梅老师通过对动物骨骼结构、肌理驰懈、皮毛、斑纹等内外形体及生理特征的描绘,在描绘动物上,表现出了细腻入微的质感,令人叫绝。展现在人们面前的鸟兽,不仅形神兼备栩栩如生,而且具有中国画的韵味,还赋予鲜明的性格。他笔下的动物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动物的写照,还经过画家的艺术再创造,赋予了思想感情的拟人化动物形象。游艺老师的动物画在瓷器上更具有表现力。如他画的瓷板《雄狮》,画面雄狮静立于画面中间坡崖上,雄狮皮毛的皴描率意而神生,色彩渲染适合,线条勾勒匠心独运,身后的老松树一前一后,一浓一淡层次分明,相互映衬。脚下石块和远山运用彩笔皴擦勾染,游艺老师画动物巧妙而娴熟地掌握客观对象的形态和神韵,固能得心应手地致力于描绘之事物。

传统的工笔动物画法在表现动物的皮毛上是面面俱到,多数将一根根的毛发表现出来,色彩相对较为单调,而现代新彩陶瓷写实动物画首先在用色上要远丰富于中国画,在皮毛间有复色和环境色的变化,有时无需将动物皮毛表现得一根根生硬的感觉,而是更好地表现出动物皮毛的松软、有弹性的特征,质感强,给人视觉上是柔软的皮毛感即可。动物是人类的朋友,要画好走兽瓷画,首先要了解它、走近它,要了解动物生活习性、动物的结构规律,这样才能画好动物瓷画。只有经常去大自然实地写生,用心揣摩动物的结构、规律特征,才能创作出优秀的陶瓷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