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试论颜色釉山水瓷画的艺术性

2018-01-24 10:44:40 《景德镇陶瓷》 2018年5期

赵中良

摘要:颜色釉与山水题材的结合,正是颜色釉工艺与中国山水画创作及审美的有机结合。创作者通过配釉、施釉、烧造等步骤来创作颜色釉瓷品,从而完成自己设计创作的艺术品,这对推动当代陶瓷山水瓷画的创新与个人风格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颜色釉 山 水 装饰 艺术

我们华夏民族的陶瓷装饰历史悠久,其中颜色釉、粉彩、青花等都是其最为主要的装饰方式。而最初的颜色釉瓷品从专门针对祭祀使用,到现在各种装饰的结合,每个时代的颜色釉瓷品都继承着不同历史时期的信息和反映每个时代的文化特征。而颜色釉山水瓷画,更是颜色釉众多题材里最为举足轻重的一种。

颜色釉山水瓷画有着独特的创作技艺和审美方式的特点,在众多山水瓷画当中是最为引人注目的类型。而颜色釉山水画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以丰富的肌理表现和独特的设计风格来契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

早在清朝康、雍、乾时期出现的郎红、祭红等都属于颜色釉瓷。颜色釉瓷可以通过釉的变化和流动,创作出任何画种都表现不出来的肌理效果。例如花釉、结晶釉、裂纹釉等,在某些方面,颜色釉瓷已经超越了传统的绘画。

颜色釉的肌理正是坯胎表面所形成的纹理结构,这种结构是或粗糙、或光滑错综复杂没有规则的变化。这既受到瓷器本身材质的影响,又受到其他窑温或者天气的影响,更受到创作者日积月累的经验所把控。颜色釉瓷画表面是错综复杂的纹理结构,它不仅包含着客观的材料性,更包含着创作者的主观思考,是作者对自然、人生甚至宇宙的感悟。而观画者通过创作者对颜色釉山水瓷画的塑造,从而产生丰富的联想,体会创作者的思想精神。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颜色釉瓷还只是简单的用肌理效果来表现,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左右,潘文复等人才开始使用颜色釉来进行山水画的创作。但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之后,颜色釉山水画开始逐渐走向高峰,成为受人瞩目的陶瓷装饰。当代的颜色釉瓷画家,已经可以熟练自如地掌控颜色釉的肌理,通过肌理的表现来创作心目当中的图像。颜色釉山水瓷画在这十数年间的发展当中,颜色釉己然超越了自然形成的主要创作方式,画面中塑造的图像现在是人工肌理为主融入自然肌理的艺术效果。现如今,配釉和施釉是颜色釉山水瓷画艺术家的拿手好戏,配釉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可以是两种釉甚至多种釉互相调和,也可以是通过投放异物至釉料当中,例如玻璃、金属、砂石等等来呈现自然的肌理。而施釉,则是创作者最为核心的技艺。传统的施釉方式还是以喷釉、荡釉、刷釉、泼釉为主。这主要的目的都是为了均匀肌理。而颜色釉山水瓷画的创作者追求的是独特的肌理效果,用个性化的方式施釉,主要采用刷釉、喷釉等施釉方式。创作者持笔刷釉,就如同在宣纸上用毛笔画画,创作者可以将釉料刷在坯胎上形成山石景物的形态,烧成后与油画的肌理效果相似,形成色彩斑斓的艺术效果。喷釉则是采取不均匀的局部喷洒方式,烧成后会有独特的背景肌理。

无论是创作,还是之后的审美,颜色釉山水瓷画与传统的中国画不同,它既不能单纯的用陶瓷工艺来诠释,又不能定义为传统的山水画,它就是结合工艺与绘画艺术的“混血儿”。两者相互兼容,形成审美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共通和共融。从传统山水画的规范来说,它是自然与人文紧密的结合,“天人合一”是对其最恰当的形容。颜色釉山水画创作者通常利用大自然的变化与人的想象力相结合,这种结合势必会创作出独一无二、层次不同的山水画作品。颜色釉瓷与中国画一样源远流长,内容丰富,更是华夏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景德镇颜色釉山水瓷画装饰工艺发展己然成熟,创作者积极摄取传统山水的有益元素,将之推向更高的审美高度。这个高度体现在陶瓷工艺技术,这个技术将人类的情感发散更加地紧密结合,不仅扩展了陶瓷多元化的文化内涵,更加扩大了陶瓷文化的审美规范。颜色釉山水瓷画艺术家在创作作品的过程当中,体现着工艺技术与情感的交融。利用所掌握的陶瓷工艺技术与造型美术素养并夹杂着丰富的情感进行创作,将自身的学识、素养、知识等融入到作品当中。

颜色釉山水瓷画也常与其他彩类相结合,颜色釉的颜色活跃、丰富且表现力强。而其他彩类,例如粉彩、新彩等都不会有太多变化,只是作为整体画面的点睛之处。潘天寿在《黄宾虹先生简介》中写道: “然画事中,用墨难于用笔,尤难于层层积累,先生于此,特有创发。五彩六黑,錯杂兼施,心应手,手应笔,笔应纸,从三五次至数十次……”。这种积墨的方式,正是运用到传统山水画创作中的“法”的最高境界。而颜色釉与彩绘类结合的山水画创作也是遵循这一方式,不单是颜色釉,乃至叠加的结晶釉、裂纹釉等,都可以作为山水画创作的基础材料。而釉上的彩绘,例如古彩、粉彩、新彩等,都可以跟之前颜色釉的基础,据画面的效果进行覆盖、调节、填补等。从而创作出作者内心想要表现的理想效果当创作者思维成熟时,寻求合适的釉料进行烧造,创作出理想的质感和肌理,这与下一步釉上加彩需要紧密的配合。颜色釉山水瓷画与彩类的结合不仅仅是区域性审美的独特性表现,长此以往的发展,慢慢也会成为像青花斗彩一样在陶瓷史上留下其独特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