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王国锋摄影的知识分子性

2018-01-21 10:39:16 《东方艺术·大家》 2018年10期

Bernet

艺术圈有过一个关于当代艺术的学理讨论,就是当代艺术究竟更靠近社会学,还是更接近诗学。换言之,它是现代科学的一部分,还是艺术表现的一部分。讨论的实质是因为出现了“当代艺术”这样一种新的学科,大家觉得艺术的意义从此变得不一样了,却又搞不清它的本体和未来的方向。

这种变化的一个重要经验来源是,当代艺术更多加入了知性的色彩。一般而言,知性的工具是文字,而且是理论化、说教化、叙述性的文字。艺术,无论是哪种艺术,一贯都以创造感性的“美”为神圣目标的,怎么可以如此知性呢?

当代艺术执意要做这个事。它先是扮演起了哲学家的角色,对艺术本体究竟是什么、如何认识和改造它,进行了物质化、图像化的哲学表达。于是有了关于杜尚的《泉》、玛格丽特《这不是一个烟斗》的用物质与图像对艺术本体进行诘问和改造的试验性作品。再往后,这种功能又变化了,其指向和用途便流进了社会学,在知识阶层、公共话语的各种表达中有所作为。

相较于以前的艺术,当代艺术在介入社会方面是无与伦比的。它不是福柯、鲁迅的那种学术理论、杂文等的说理文字的介入,而是以图像的方式完成的。图像是个什么东西?图像必然是直观的。如果文字有抽象理性和具象感性的不同,那么图像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抽象一说,它都是具体可“感”的。哪怕是所谓的抽象画,不也是具体的造型和色彩用来给你“看”的么?既然如此,就必然要依赖感官的直接领会,那么其中的诗性、艺术性便天然存在于其中了。

因此,当代艺术呈现出了所有艺术形式所没有的特别的功能。它可以用以在知性上启蒙大众,或会承担起告诉人们一些道理的责任,揭示出事物背后隐而不现的真理。而与此同时,感性的、美的诸多元素又深植其中,或者说根本就是那些可感的颗粒、细节组成了整件作品,支撑起了它的表达。那种一贯认为用艺术讲道理是僵化、败坏艺术的论调,在此就被多元的创作手法、无所不用其极的材料、细腻的艺术表现技巧,以及对所传达“道理”的深度的追求等等堵住了嘴。当代艺术便如此成为了新的文化杂交品种!

看王国锋的作品,明显感受到了他作为一个生活在当代的艺术创作者身上具有的知识分子本色。这不是那种沉浸在自我小美中搔首弄姿的传统文人,而是秉持着用图像启迪众人的责任的现代艺术家。图像是他进入世界的方式这可以被称之为一种类似天赋的东西吧!启迪、认知或追求真相、真理则是他作为知识分子的内核。由此我们看他的摄影,才会将其放在当代艺术的视角和高度上来审视。

王国锋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他拍摄的关于朝鲜的系列。他将青少年手风琴表演、独唱或表演人员行少先队礼等画面拍摄出一种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感觉。它在那个时空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知道他的形式却毕竟又没有实地见过,通过王国锋的摄影看到后又顿时发觉它与我们认为的现实是有差异的,艺术家似乎是要说清更真的真实。在这种复杂的观看经验中,我们已经开始进入艺术家为我们设下的认知迷宫了。舞台上的少年像是一个个木偶,又比木偶生动,因为充满了肢体语言的细节和人与人之间微妙的互动关系,高度清晰的图片、充盈的色彩又在提示着其中半真半假的文化性。这种无疑是只有在权力高度集中的国家才会出现的一幕,滑稽、细腻、虚幻,同时又是高度逼真的。此外,帷幕丝绸般的垂下或盘起,在谨严的舞台秩序下显示出缥缈的意境,高度极权国家的诗意由此透露了出来。种种细节的发生,体现了当代艺术作为社会研究一面的艺术性,这是其他任何文本不可能具有的。

在另一幄巨幄的朝鲜士兵集体鼓掌的摄影作品中,那种舞台上的缥缈美感也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整齐划一的政治荒诞美学。我们的类似经验有,球迷在看台上欢呼时整齐的摄影,学校或企业拍摄的集体照等,但都因为没有达到过如此高度的统一性而使对王国锋摄影的观看经验显得充满力量感。

王国锋还有一个系列关于朝鲜的摄影作品是将不同职业的朝鲜人放在镜头下审视,拍出一张张既有职业属性又富有个人特征的照片。一般而言,在集体社会中只有作为国家宣传存在的职业照,而不存在对个人进行近距离观察的摄影。王国锋将对个人的凝视与对朝鲜人民职业及面貌的宣传融合在了一起,男人、女人、教师、军人、运动员、售货员等都作为一个特别的“被看物”加以对待,从而激起人们的特别感受。

王国锋另一组作品是他所拍摄的广场上的建筑,他以高度逼真的视觉手法将建筑物的宏大与细节同时保留在一幅摄影作品中。他常用的手法是建筑前没有任何人,而是一个巨大的建筑物突兀而富有张力地出现在画面上,充满笔直的线条感,无论是北京站还是那些欧洲建筑,顿时出现一种有别于人性的物质性,体现出特有时空下权力主体的威严和冷峻。在其他几幅关于建筑的摄影作品中,王国锋将建筑的另一半用色光拉长了换之以一幄抽象画的形式。面对这样一幄作品,我们不禁要问,艺术家为什么要这样去处理呢?在视觉上,它是新奇而富有冲击力的。在这样做的意义上,却无法以直观得到解答。但可以肯定,它破坏、干扰了以往你所认为的充满权力感的宏大建筑,以一种更加前卫、嚣张、无意义的方式冲击,改造了它。王國锋用个人化、自由化为前提的抽象美为建筑物做了弥撒,从而催生出新的感知体验。

王国锋的观念图像作品《新闻》系列同样引入注目,同样注重给人启迪。他捕捉了一些国际上重要政治事件的图像,在核心位置上用中英文分别写上“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吗?”“他们是谁,他们看到了什么?”等文字。图像与文字的关系在这里既产生出一种张力又殊途同归。在绘画中,笔墨、肌理等是属于艺术特有的感性语言和痕迹,而图像作为信息的传达,既包含了表意性,同时也拥有天然的可感性。这里的作为说明信息的文字是干涩直白的,图像则在与文字配合的同时加入了一些模糊性、设计性的语言,使整幄作品给人一种强烈的观念冲击。王国锋的艺术便在这样的手法的处理下,产生出认知与反思的诱惑力。

在作品《共产主义博物馆》中,他将那些与共产主义教义和实践有关的旧物陈列在展厅之中,有别于一般的展厅陈列,他将展厅一分为二,一半是黑白色的、另一半是彩色的,使作品产生一种过往与今夕的对比感。黑白部分无疑是属于过去的,那是真正的记忆的部分,象征着彼时的真实,同时也告知别人它是虚幻的。彩色的部分是在今天语境下对过去的复原,是一种明显的虚设,同时作为当下的摆设,又是真实的被陈列物。艺术家的思辨、机智包括细腻、精致的还原方式,在这件装置加摄影的作品中被一览无余。此外,王国锋还创作有很多的录像、行为作品。

王国锋的作品处处体现着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冷静与客观,在当代政治哲学意义上,对广大民众给予开放的真实信息是正义的前提,知识、信息的不对等如何去实现民主政治呢?当代艺术家运用自己的智慧、工具、手艺加入到了知识分子的队伍中来,成为当代文明的记录者与创造者。仅凭这一点,当代艺术便超越了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艺术形式,其中的优秀艺术家也将在这场运动中被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