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幸福湾的彼得冬营

2018-01-09 04:53:22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52期

卜键

还是在“贝加尔号”测绘黑龙江口和鞑靼海峡,驶出河口湾之后,涅维尔斯科伊率员继续勘察,就在入海的喇叭口左侧不远处,见到一个大海湾。涅氏在《俄国海军军官在俄国远东的功勋》中写道:

从上述这座山起,有一个向东向北方向伸延的、长达二十浬(三十七公里)的巨大海湾,靠海的一面,是低平的碎石沙洲。经过乘坐舢板对这个海湾进行勘察后,发现:从海面进入该湾北部的入口处,在沙洲之间,有一个沙滩,其深度比其他沙滩都深,即落潮时九呎(二米七十),涨潮时十四呎(四米二十)。我把海湾的这一部分命名为幸福湾,因为它是河口湾附近唯一比较方便的港湾。(第117页)

“这座山”指的是黑龙江口左侧的高山,涅氏将之命名为缅希科夫山。在所绘地图上,可看到这个老毛子将清朝山川大送人情,随意命名,除了选用彼得、伊丽莎白、尼古拉等沙皇御名,对他有过恩惠的缅希科夫、穆拉维约夫也赫然在列,当然他最爱的还是自己,竟将鞑靼海峡易名为涅维尔斯科伊海峡。他也以地名表达当时的感受:如其转过北端岬角后满怀希望,便将一个海湾称作希望湾;后来在库页岛东南登陆时大吃苦头,则称为忍耐湾和忍耐岬;而在探明黑龙江通海航道之后,又在入海口左近发现一个大海湾,心中喜悦,遂命名幸福湾。

对于涅维尔斯科伊的新发现,以及总督穆拉维约夫关于派兵占领河口湾的奏报,沙皇尼古拉一世下令組成特别委员会审议。会议由外交大臣涅谢尔罗捷伯爵主持,陆军大臣车尔尼雪夫伯爵首先对涅氏的擅自行动严厉谴责,穆氏提交的派遣70名士兵占领黑龙江口的报告,也受到嘲笑。大臣们表达了强烈的否定态度:涅谢尔罗捷认为黑龙江下游与河口湾属于中国,如果贸然行动,激怒清朝,会严重影响恰克图的互市和两国关系;车尔尼雪夫根据获得的密报,以为清朝在河口一带筑有要塞,驻扎重兵,足以击退从海上对黑龙江的侵犯,派出少数士兵,无疑是让他们送死;亚洲司司长谢尼亚文等人也反对派兵,认为更应该相信前人的结论,对涅氏的考察报告表示不可信。

涅维尔斯科伊拿出航海日志和实地测量的数据,从容对答,显得很有说服力。他说河口湾周边“不仅没有中国军队,而且也没有一点中国政府的影响”,当地部落蒙昧软弱,“不用说70人,就是25人也可使之就范”。他的表达清晰坚定,对会议氛围有所扭转。加上海军大臣缅希科夫和内务大臣彼罗夫斯基的力挺,特别委员会最后虽否决了占领河口,但同意在幸福湾建立冬营。决议特别强调:冬营不能设在河口湾,更不能在黑龙江上;俄美公司可在冬营与原住民做生意,但“无论如何不得以任何借口染指”河口湾和黑龙江。俄廷批准成立一支考察队,调派25名士兵前往兴建和守卫冬营,授权穆拉维约夫行使管辖权,并指派涅氏负责具体实施。

1850年3月27日,被任命为总督专差官的涅维尔斯科伊上校携带训令抵达伊尔库茨克,晋见穆拉维约夫。4月3日赶往雅库次克,再从那里到阿扬港,搭乘“鄂霍次克号”运输船,于6月27日开至幸福湾。穆氏派遣的奥尔洛夫先期到达,对河口湾周边地区海面与河流的解冻期作了大致调查,搜集了不少情报。两日后,俄国人开始在幸福湾东岸的沙洲上兴建彼得冬营。

这个冬营的选址应说颇具军事眼光。既可以扼守黑龙江出海口,控制大型舰只的出入,又便于监视附近海域,防范英美等国捕鲸船的登岸滋扰,还能与俄美公司的基地阿扬港甚至更远的堪察加军港保持联系,获得兵员和物资补给。但涅维尔斯科伊很快就发现,此处也多有不利因素:冰冻期长,解冻后仍有大量浮冰拥塞,一直要到6月底;入口处有浅滩,大型舰只难以进入,也无法越冬,不适于做港口。到了7月,涅氏决定深入黑龙江看看,便挑选6名武装水兵和两个费雅喀通译,乘一艘配备鹰炮的舢板,从河口湾驶入黑龙江,逆流而上。圣彼得堡特别委员会的禁令早被抛于脑后,但他仍感到此行吉凶未卜,叮嘱属下8月初到江口去接应,在那里等上10天,等不到人就设法寻找,找不到则火速报知总督。

俄罗斯海军大臣亚历山大·丹尼洛维奇·缅希科夫

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之后,清廷在黑龙江下游全无布置,除却一年一度的颁赏乌林,对此一辽阔地域直至整个库页岛完全放任,使得当地部落原有的归属感也日益淡薄。涅氏的大胆闯入一路畅通无阻,一直航行至特林,见有几个满洲人和一群原住民聚集在岸边,便带领水兵登岸。以下是他所记与一位年长满洲人的对话:

他傲慢无礼地问我:我为什么,根据什么权利到这里来;我也反问这个满洲人:他为什么,根据什么权利待在这里。满洲人更加粗鲁地回答说:除了他们满洲人之外,任何旁人无权到这些地方来。我反驳他说,由于俄国人有充分的、唯一的权利待在这里,因此我要求他和其他满洲人立刻离开这些地方。满洲人一听此言,一面指着他周围的人群,一面要求我离开,不然的话,他就要用武力迫使我离开,因为未经满洲人许可,任何人都不准到这里来。与此同时,他向周围的满洲人示意,要他们动手执行他的要求。对这种威胁,我从口袋里掏出双筒手枪瞄准这个满洲人……(同前,第135页)

涅氏完全暴露了强盗的狰狞面目,拔枪相指,宣称如果谁敢动一动,就立刻送他去见上帝。这是一种事先约定的信号,俄国水兵立即冲过来,将枪口对准在场的中国人。那些满洲人只是一些商人,手上没有武器。该书写被称作章京的老者吓得脸色苍白,连连鞠躬致歉,又邀请俄国人去帐篷里做客,竟然还告知下江地区不设防的实情。读后不免郁闷:虽说他们是做生意的,但毕竟出身于马上杀伐的满洲,仅仅200年,就蜕变得这般怯懦。之后,这几个满洲人似乎也没有报告官府。

涅维尔斯科伊旗开得胜,乘势发表了一通此地域属于俄国的言论,然后折返。8月1日到达庙街,鸣炮升旗,宣称建立尼古拉耶夫斯克哨所,留下6名水兵驻守,自己由陆路返回彼得冬营。此地物资极为匮乏,远道输送也不易,导致彼得冬营的建设很缓慢。涅氏倒也顾不得这些,作出一些安排,便乘船到阿扬,接着到伊尔库茨克面见总督。穆拉维约夫已前往圣彼得堡,留言要涅氏火速赶去。原来是他在庙街擅自建立哨所的报告惊动俄廷,特别委员会再次开会,虽有穆总督替他背锅,缅希科夫和彼罗夫斯基表示理解和支持,但大多数成员都认为他鲁莽之极,且一再违反规定,应予严惩。未看到这份决议,从其他记载可知,对涅氏的处分是降为列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