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从心

2018-01-09 04:53:22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52期

杨璐

“从心”说的是遵从内心的声音去生活。在过去的若干年里,因为生活方式类媒体的报道,最容易想到的演绎就是某人逃离格子间,寻找诗和远方。它频繁得几乎成了一种主流生活方式,也就听起来像“心灵鸡汤”一样容易。可实际上,这种个人的自主选择是消费研究里一个重要的命题,它几乎等同于消费主义。因为在消费社会里,文化和社会资源之间,生活方式和它的象征以及所依靠的物质资源,全都是依靠市场调节的,而市场的背后是个人自由和自我表达。

从心不是模仿某几种具体的生活方式模板。它要付诸行动,从内在逻辑分析,要迈过两道门槛:一个是选择的自由权,它需要你勇敢;一个是表达的自由权,它得借助足够丰富的物质形态。

李想是一家淘宝店的店主,就像现在最常见的电商模式,她还是服装厂的厂长、自己店铺的模特和直播播主。特别的地方在于,李想不是张大奕那样的形象,她的体重有200斤。“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就体现在李想身上,她的五官甜美,笑起来很有魅力。一个漂亮的妙龄女孩是很在意穿着的,李想说,这样的体型很难买到合适的衣服,很多人就长期穿运动服。她一点儿都不喜欢穿运动服,所以,一直去外贸店里淘衣服。那些为西方人设计的版型虽然需要改短袖子和裤腿,领子也松大不合身,但起码是时装。淘着淘着,李想辞了工作,开了一家大码服装店。

瘦在这个时代可不仅仅是体态美丑的问题。健身广告的“自律让我自由”就很直白地说明了瘦和肌肉线条的道德主张。苗条健美的身材无声地宣示着身体主人对自我的控制力,而胖的隐含意思经常是贪婪、懈怠和对人生的失控。现代文化让减肥和塑身成了隐形的紧身衣,束缚在女性的身体上,成了一种具有规训力的规矩。李想也尝试过各种减肥方法,但是她的人生里没有演绎出减肥成功的励志故事。胖就胖吧,她沉浸在生活里解决实际问题,这种衣服的货源少,款式也老气,她把表妹培养成打版师,开了一家小工厂和淘宝店,卖那种带有流行元素的大码女装。

媒体和舆论时常教导人们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好的生活,可这种内容的频繁报道,形成一种约定俗成,也就带有某种强制性。即便发自肺腑地喊出“不过标配的人生”,追寻诗和远方,可逃离了那些客观的人生坐标,是否又落入了无形的规训?李想没有变成窈窕美女,人生依旧励志。因为真实的世界里,脂肪与成功本来就不像健身廣告说的那样具有因果关系。别人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的时候,李想都在为生意奔波,她今年的销售额超过了1亿元人民币。那些把家或工作室搬到郊区的人们,也许未必逃离了都市规则,有多少人只是换了一个生活环境,或者是一项白领转型的创业呢?

形式不重要,从心是选择的自由。生命只有一次,我们得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不是年龄、职业、社会身份规定的,也不能是媒体和广告所营造的。讲到这个层面,从心还只停留在不算深奥的人生道理上。当如此生活的人越来越多,它就成了商机,并且能改变市场形态。从心的另外一个含义是表达的自由权。有李想和她的客人们选择“胖就胖吧”的生活方式,就得有时尚的大码女装成为一个新品类。长得胖也有时髦的权利,不能被市场的贫乏所束缚。李想说,从前这种类型的服装大部分是黑色的,她自己也有很多黑色的衣服,真的穿烦了。她就生产了粉色的衬衫和粉色的大衣,卖得非常好。大码美女们以时髦的穿搭和精致妆容作为表达工具告诉大家,胖不是对生活的放弃,这依旧是美好的,跟你的生活并无区别。

个性化设计的篮球在淘宝上很有市场

从心已经成了气候,可以用另外一个角度量化。打开超级购物平台淘宝,像大码女装这样为小众人群服务的店铺已经不少见,甚至淘宝在今年“双12”确立的未来方向就是个性化,这种大规模的舆论造势不是有庞大的数据作为支撑,就是看到趋势而进行的方向调整。

个性化得有丰富的品类作为土壤,接得住各种小癖好和小情趣。吴国威创立了一个篮球品牌,像潮牌生意一样,生产各种带设计图案的篮球。他说,他太喜欢打篮球了,每天都要玩几个小时。高一的时候,他想拥有一个特别的篮球。可篮球都是标准化产品,买不到特别的。吴国威就自己设计了一个粉色的篮球,并且找工厂做了一批。“我父母是反对的,我就把收藏的一些球鞋给卖了,用这些钱作为生产资金,然后在网上卖。”吴国威说。

他放学回家就得一个人去搬货和发货,可这并不孤独,通过互联网,他找到了不少同好。高中一年级,粉色篮球卖了30万元人民币。吴国威说,销量意想不到地好,给他代工的工厂看到这个行情,甚至偷偷拿他的篮球出去卖。为了杜绝这样的行为,他后来入股了这家工厂。从高一到大四,吴国威用课余时间把篮球生意经营得风生水起。他做各种颜色的篮球,并且提供定制服务,可以在上面刻字。他还做反光篮球,平时看是白色或者黑色,在灯光下却变成了彩虹般的图案。

个性化还得真正契合人们的心理需求。摸爬滚打了7年,1995年出生的吴国威现在也有了很多心得,他老练地说,有商业品牌看到市面上他的产品,觉得是个商机,就投入了生产,可效果并不好。还有周围学美术的同学觉得自己设计更专业,后来也做不成。因为他的设计完全从打篮球的人,比如他自己的需求去设计。情人节,他就生产一个定制款,给女朋友们提供有价值的礼物。反光篮球不但有个性,还能在光线不好的场地显得很醒目。他还会赞助一些学生的篮球活动,寻找同好和宣传自己。这一切商业动作都在青年文化的语境里,外人体会起来有困难。

既然是听从内心召唤的生活方式,内心就是最好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