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核霸全球

2017-12-28 17:51:58 现代兵器 2017年12期

张向忠

与奥巴马时代宣称核武限制政策截然不同的是,特朗普政府一上台就宣称要扩充美国核能力,命令国防部长马蒂斯牵头进行核态势评估,甚至一度传出“扩充10倍核弹头”的惊天假消息。今年以来,美空军先后授出下一代陆基洲际弹道导弹项目和下一代核空射巡航导弹项目相关重要合同,加快推进B61-12战术核航弹工程研制,美海军启动“哥伦比亚”级战略导弹核潜艇建造,标志着美国陆、海、空“三位一体”战略核武器开始进入更新发展期,全球头号核大国的新一代核武器开始露出庐山真面目。

保持绝对核优势:“三位一体”核力量全更新

《防务新闻》网站披露,美国国会预算局2017年年初已经公布了最新的核武器现代化计划预算,2017至2026年的未来十年是美国核武器改进的关键时刻,一批项目将完成早期设计阶段进入生产,主要包括:海军以新的“哥伦比亚”级核潜艇代替“俄亥俄”级核潜艇,空军重点发展可执行战略核打击的B-21战略轰炸机,以下一代新型洲际弹道导弹替换现有的“民兵”Ⅲ,同时发展远程防区外武器、打造新的核弹头巡航导弹。

美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核武库更新项目初步计划耗资4000亿美元,占美国未来十年总体国防预算的6%。预算分配主要包括五大方向:

1890亿美元用于战略核弹头及陆基、海基、空基运载平台。包括国防部计划的下一代战略核潜艇、洲际弹道导弹和战略轰炸机开支,以及能源部关于核弹头、核反应堆的管理开支。

90亿美元用于战术核弹头及其载具,包括国防部的战术飞机费用和能源部的短程战术核武器管理以及战机运作费用。

870亿美元用于美国能源部下属核武器实验室及配套设施费用,包括核武器实验室和其他生产设施活动经费,这些非直接关联某一型号的核武器,是维持当前和未来核武器储备的相关活动经费。

580亿美元用于国防部的整个核武器指挥、控制、通信和预警系统。允许核武器运营商与核力量沟通,发布命令与控制核武使用,并检测受到攻击或排除误报。

570亿美元为机动划拨经费,可能用于额外增加成本,“在预定时间内,按过去的类似规模项目的成本成长比例,新一代核武库的成本超额大约为570亿美元。”美国国会预算局在报告中指出,新的核武库更新预算金额还包含过去几年内已经拨款的一些项目,这在此前的统计中是没有包含的。此外,许多核武器改进计划已经有了更好的方案,这进一步提高了预测成本。

从国会预算局的预算方案内容看,主要是基于奥巴马时代既定的美国核武器改进规划,尚未体现新总统特朗普的决策意图。而特立独行的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就明确提出,“在世界对核武器有清醒认识之前,美国必须大力加强并扩大核能力。”他还对国防部长马蒂斯下令,“启动新的核态势评估,确保美国的核威慑力量具备先进性,足够强大、足够灵活、具备足够弹性,随时准备好能够保护我们的盟友和应对21世纪威胁。”8月28日,特朗普再次宣称:“我作为总统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对我们的核武库进行现代化升级。我们希望美国永远不必使用核武器,但我们不能确保美国永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特朗普将“确保美国的‘三位一体核战略现代化,以保证其继续构成有效威慑”视为其政府的重要目标。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10月11日撰文指出,五角大楼目前正在进行新一轮核态势评估,预计将于明年年初或12月完成。这次审查将评估“三位一体”核武库的每一个要素,以确定美国需要保留什么样的核威慑力量,才能在新出现的威胁面前保持领先地位。國防部长马蒂斯明确表示,核态势评估审查并不考虑任何特定对手,而是重点评估“未来所面临的不可预测的情况”。他同时透露,美国的新一代核威慑力量仍将由“三位一体”核武器构成。他相信,“三位一体”核武库及其框架是正确的发展方向。

《国家利益》网站报道称,“三位一体”核武器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是美国核威慑力量体系所必不可少的,必须及时进行现代化更新,以确保“侵略者不敢对美国或其盟友发动核攻击”。核武器的更新不应该受到国防预算份额分配的影响,省什么钱都不能省核武器的钱。美国空军参谋长大卫·古德芬指出,目前部署的陆基“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已经服役45年,是时候升级换代了。《国家利益》网站警告称,“民兵”Ⅲ核导弹老化严重,当火箭发动机的核心部件和固体推进剂发生老化后,将会增加发射失败的可能性,严重削弱美国核导弹的可靠性和战略威慑性。“如果对手知道我们的导弹不可靠,将变相激发其对美国发动核攻击的可能性。”

从美国公开媒体的潜台词可以看出,尽管可预见的时期内全世界不大可能爆发核战争,美国现役核武器无论规模还是技术水平,在全球核大国中都并不算落后。但是,美国陆基战略核武器服役时间已经接近半个世纪,弹体老化对核威慑有效性的影响不容小觑。也有分析认为,美国的潜在战略对手正在全面升级防空反导系统。未来十年内,以S-400、S-500等为代表的俄军远程防空/反导导弹系统将构筑起层层防空系统,这意味着美军现役洲际弹道导弹以及空射巡航导弹的突防效果将大打折扣。为了确保击破对手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企图,美军选择更新核武来保证其巨大的领先优势。当然,这只是技战术层面的种种借口。更深层次的战略考量在于,美国作为全球范围内多个盟友的核保护伞提供者,想要盟友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就必须确保其核武器始终处于绝对领先的水平,以维护其全球顶尖的核威慑力。因此,维持核霸主地位才是美国更新核武器的真实战略目的所在。

陆基核武器:强调多功能、模块化

掌管美军核武库的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于2017年8月授权诺·格、波音两大军火商开发美军下一代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揭开了“民兵”导弹继任者的面纱。

《国家利益》杂志8月21日披露,美国空军与波音公司、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分别签订合同,授权其研制新型陆基洲际弹道导弹,以替代日益老旧的“民兵”Ⅲ战略核导弹。这份全称为“陆基战略威慑”(GBSD)项目“技术成熟与风险降低”(TMRR)阶段合同约定,波音公司、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分别赢得了3.49亿美元、3.28亿美元的订单,这两家军火商将利用为期3年的合约时间,平行推进新型战略核导弹的研发工作。2020年8月20日,美空军将最终选定其中一家来生产制造美军新一代陆基战略洲际导弹。

拿下订单后,波音公司战略威慑系统主管弗兰克·麦考尔说,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民兵”系列核导弹问世以来,波音公司一直为该项目提供技术支持。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首席执行官韦斯·布什对新项目表示期待,“希望能够推出安全、韧性强、价格可承受的现代化战略威慑系统”。几家欢喜几家愁。在此次新型陆基洲际导弹竞标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本来也希望“分一杯羹”,孰料竟然失败出局。竞标结果公布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发言人欧文斯对此表示失望,但表示不会上诉。

由波音公司生产、维护的“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是美国海陆空“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在去年夏季,美国空军就曾向国防部提议,对日益老旧的洲际弹道导弹、核巡航导弹进行升级换代。美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说,“我们的导弹研制于上世纪70年代,许多装备日益老化,以至于维护费用比替换还要昂贵。”美空军全球打擊司令部指挥官罗宾·兰德上将表示,长期以来,“民兵”Ⅲ导弹一直是美军的陆基战略核力量,但“该平台如今已日益老化,必须投入大量经费才能维持可靠性和有效性。”相比之下,“发展先进陆基导弹是最实惠的洲际导弹更新方案,我们将充分利用现有战略基础设施,以更加成熟、更加先进的技术,更高效的操作、维护和安全理念制造新型导弹。”

在美军提出的设想中,新一代陆基洲际核导弹将采用高超音速弹头,可直接利用“民兵”Ⅲ导弹的发射井。空军核武器中心希望研发“综合型”陆基战略洲际导弹武器系统,带有发射和指令控制系统,采用模块化架构设计,既可以作为洲际战略核导弹,还可以作为运载火箭、反导拦截导弹使用,确保新导弹能够适应未来技术变革和新的战略环境威胁变化。

尽管这种高效费比的理念看上去很美,但实际上,新一代陆基洲际弹道导弹代价不菲。据美国空军估算,新导弹的总开支将耗资620亿美元,而美国国防部下属成本评估与计划估算办公室的估算额更高,为850亿美元。

海基核力量:导弹再升级、新艇将开建

美国《星条旗报》指出,美海军计划在2020年后用新型“哥伦比亚”级取代现役“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侦察兵》网站报道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于8月下旬赢得了海军升级“三叉戟”ⅡD5型战略导弹的合同。

“三叉戟”ⅡD5是美国和英国部署的潜射弹道导弹,也是英国部署的唯一一种核武器系统,其拥有洲际射程,可以携带数枚核弹头,使用多个独立打击目标再入飞行器。“三叉戟”Ⅱ目前部署在美国“俄亥俄”级核潜艇和英国“前卫”级核潜艇上,预计还将部署在正在开发的“哥伦比亚”级和“无畏”级弹道导弹核潜艇上。

美国海军希望洛·马公司改进“三叉戟”导弹的Mk6指挥系统,升级Mk4重返大气层弹头,并对导弹进行中期延寿。整个导弹升级计划将包括物资采购、人力支出和技术维护服务在内,合同价值为2220万美元。这项工作将在加州森尼维尔市、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和美国的其他地方分开进行,预计2017年9月30日完成。美国《原子科学家公报》披露,升级后的“三叉戟”D5导弹升级后预计将继续服役50年甚至更久,能够携带三种弹头,分别为10万吨TNT当量的W76/Mk4和W76-1/Mk4A核弹头,以及45.5万吨W88/Mk5型弹头。

在升级导弹的同时,美国的新一代战略导弹核潜艇也正式浮出水面。《简式防务》网站报道称,美国海军已经与通用电船公司签订价值51亿美元的合同,授权该公司设计美国海军下一代“哥伦比亚”级核潜艇。该合同主要包括新潜艇的设计完善、零件与技术开发、导弹发射筒模块、以及核反应炉原型和制造工作等,通用电船公司主要负责蓝图设计、技术研发与机电配置,而负责实际建造的分包商应该是亨廷顿·英格斯造船厂,该厂拥有美国唯一能够建造核动力舰艇的坞港。

从技术上看,“哥伦比亚”级大量沿用美国新型“弗吉尼亚”攻击型核潜艇已经验证过的泵喷推进系统等先进技术,导弹发射筒数量将从上一代“俄亥俄”级的24个减少到16个,空余的潜艇空间将用于各类生活设施,以改善艇员水下生活条件,提高新潜艇的人机功效。《简式防务》披露,“哥伦比亚”级的技术未来将应用到英国“无畏”级战略核潜艇上,因此,英国将承担7.5亿美元的研发资金。

美国海军、通用电船公司网站介绍,首艇“哥伦比亚”号计划于2020年年底开始建造,编号SSBN826,将于2031财年形成战斗力,并进行第一次实战巡航部署。新一代“哥伦比亚”级计划建造12艘,以取代现役14艘“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

空基核武器:更准、更快、更隐身

2017年8月23日,美国防部、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宣布,美空军分别授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声公司一份为期约5年、总金额均为9亿美元的“远程防区外”(LRSO)武器项目“技术成熟与风险降低”(TMRR)阶段合同。两家公司都将按合同开展研发工作,发展下一代核空射巡航导弹的各项技术,演示其可靠性和可维护性。合同规定的工作将在2022年之前完成。美空军计划在2022年将该项目推进到“工程与制造发展”(EMD)阶段,最终发展出一型下一代核空射巡航导弹,取代1986年入役、正面临着越来越多威胁和可靠性挑战的AGM-86B空射巡航导弹。新导弹计划在2026年投产,2030年之前入役。

按照美空军的计划,LRSO导弹将配装美空军B-21“空袭者”、B-2A“幽灵”和B-52H“同温层堡垒”三型核轰炸机。按洛·马公司的说法,LRSO导弹将能够穿透先进的一体化防空系统并在其防区内生存,能够在极远的距离上打击战略目标,可支撑美空军战略威慑和全球攻击能力。美空军没有透露关于LRSO导弹的任何指标要求,但该导弹的射程被认为可能低于 AGM-86B,后者的射程为1300海里(2400千米)。美空军还要求限制该导弹的长度,这可能是为了使之能够装载在B-21轰炸机的弹舱内。洛·马公司的LRSO工业界团队目前分布在美国本土11个州,共有800多名人员参与。

2015年12月8日,美空军举行核打击演练,1架B-52H轰炸机从内埋弹舱投射了AGM-86B核空射巡航导弹。该导弹发射重量1430千克,射程2400千米,搭载当量20万吨梯恩梯的W80-1核弹头。LRSO导弹将更换W80-4核弹头,目前不能排除该导弹采用马赫数3一级超音速巡航导弹方案的可能性——在美空军“远程高速涡轮喷气式发动机”(STELR)项目资助下,罗·罗公司北美自由工厂和美国威廉姆斯国际公司分别发展了弹用高速喷气式发动机,已在地面试验中实现马赫数2~2.5条件下超过2小时的运转,并可能完成了马赫数3.2、持续时间长达1小时以上的地面运转试验。

美空军核武器中心在犹他州希尔空军基地设有洲际弹道导弹系统理事会,“陆基战略威慑”项目办则是该理事会的一部分。美空军核武器中心代表美空军装备司令部,在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的支持下负责系统协调美空军核装备管理的所有事务。该中心拥有大约1100名人员和17个全球各地的场地,总部位于新墨西哥州科特蘭空军基地,其他场地包括马萨诸塞州的汉斯科姆空军基地、犹他州的希尔空军基地、佛罗里达州的埃格林空军基地、俄克拉何马州的廷克空军基地和德国的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

此前,美空军B-52H可以在一侧翼下同时悬挂6枚AGM-129隐身核巡航导弹。该导弹具有很好的隐身能力,发射重量1334千克,最大射程可达3700千米,核战斗部当量5~15万吨梯恩梯。与AGM-86B相比,该导弹更轻、射程更远,生存力也更高。但是在2007年,美空军决定销毁当时在役的大约460枚该型导弹,其中最后一枚已于2012年4月销毁。美空军曾明确指出,可由轰炸机和战术飞机搭载使用的AGM-158B隐身空射巡航导弹不能作为LRSO导弹的方案,原因是后者的生存力要求要比前者“高很多”。从技术角度看,美空军也有可能为LRSO导弹选择亚声速高隐身方案。

远程隐身核导弹只是美国空基核武器的一部分,作为战术核武器的核炸弹也进入美国核力量更新议事日程。8月初,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保罗·塞尔瓦空军上将宣称,为提升核威慑能力,美军未来需要发展爆炸当量低于两万吨的战术核武器。美国国家核安全局8月29日发布公告称,为了未来替换日益老旧的现役核炸弹,美国在融合已有B61-3、B61-4和B61-10三型战术核炸弹性能基础上,研发了B61-12型核航空炸弹。

对B-61 航空核弹进行升级的计划,也是美国核武器现代化的核心项目。按照升级计划,现有的5种型号将被B-61 的第12次升级产物B61-12核弹统一取代。B61-12核弹升级计划主要内容包括翻新核弹头的核部件与非核部件,解决老化问题,保证弹头长时间服役,提高弹头的安全性、可靠性和安保水平。

与之前老式B-61 航空核炸弹采取自由坠落重力方式不同,B61-12是一种制导核弹,可由B-2、B-21、F-15、F-16、F-35等多种机型搭载,具备高度精准性(美国现有核弹的圆概率偏差在110~170米之间,而采用制导后B61-12的圆概率偏差仅为30米),可以对地下指挥机构、掩体等实施有效打击。此外,B61-12还具有在300吨、5000吨、1万吨和5万吨之间灵活选择当量的性能优势。在未来的“有限核战争”、常规战争乃至“定点清除”中可以作为一种“可用的核武器”使用。一旦挂载在F35等具有隐身能力的四代战机上,将给对手致命打击。美国学者通过计算机模拟预测,如果美国使用在地面爆炸的大当量核武器打击敌方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将会造成300万至400万人死亡。而如果使用在空中爆炸的低当量B61-12核弹,伤亡人数将降低至700人。

8月8日,美国空军在内华达州托诺帕试验场成功完成了B61-12型核炸弹的第二次质量鉴定飞行试验。试验中,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2架F-15E战斗机投放了2枚未带核弹头的B61-12型炸弹,重点评估了该型炸弹的非核功能和F-15E战斗机的武器投放能力。美军将从2020年3月起开始实战部署该型核炸弹。美国核安全局局长弗兰克·克洛茨认为,“升级计划可使该核弹系统再服役至少20年”。核安全局还表示,首枚B61-12核弹将于2020年3月前完成。届时,B61-12将全面取代现役的B61,成为美国空军核武库的支柱。当然,这款新型核弹价格不菲,400枚造价就高达110亿美元,是美国历来最昂贵的核弹。按照计划,美国将在2025年之前生产约480枚该型核炸弹,并部署在比利时、德国、意大利、荷兰和土耳其等5个国家的6个空军基地。

目前,美国“三位一体”核力量的数量规模和技术水平在全球范围内都遥遥领先。但为了保持战略绝对优势,美国政府明知核力量过剩,依然不惜血本投入。据路透社报道,今后10年间,美国核力量的现代化改造耗资预计将超过3500亿美元。分析人士估算,如果美军全部替换老旧的核弹、核轰炸机、导弹、核潜艇,未来30年间美国政府或将为此“买单”1万亿美元。

从美国下一代核武器的发展情况看,不仅带有明确的威慑指向性,其核打击的突防性、精确性、攻击力极大增强,加之美国政府正在大力研发导弹防御系统,试图打造“矛尖盾厚”的战略攻防系统,此举极有可能打破核大国之间维持半个多世纪的核态势平衡,迫使其他国家采取战略反制手段,势必引发21世纪的新一轮核军备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