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美国陆军未来作战特点分析

2017-12-28 17:25:58 《现代兵器》 2017年12期

岳松堂+刘哲

2012年以来,随着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以下简称“两场战争”)的结束和国防预算的缩减,美国陆军回归基于能力的渐进性转型,并提出“2020年陆军”建设目标——建成一支能够“预防冲突、塑造环境、打赢战争”,装备最精良、现代化程度最高、能力最强,并具有适应性、创新性、伸缩性、灵活性、多能性和杀伤性的未来部队。

2013年5月14日,美国陆军、海军陆军战队和特种作战司令部联合发布了《战略性地面力量:赢得意志冲突》白皮书,为地面作战力量能在未来“空海一体战”中赢得一席之地“摇旗呐喊”,其核心思想,一是“战略机动”;二是“远征机动”,并将在新版作战概念中进行详细阐述。所提出的“人域”概念以增强地面部队对“人域”的理解、影响和控制能力为核心,以战胜对手的意志为目标,建设能够达成国家战略目的的战略性地面力量。陆军强调其对“人域”的控制优势将成为未来决胜的关键,因此陆军作为联合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未来作战中仍将发挥不可取代的特殊作用。2014年1月,陆军发布《2025年陆军部队构想》白皮书,提出陆军将从部队运用、科技与人员行为优化、部队设计三个方面,到2025年建成一支更精干、更具杀伤力与远征能力、敏捷的陆军部队。美国陆军“2025部队”将是一种分布式、一体化、地区联盟力量,能更好地为联合作战做好准备,能够更好地应对“反进入/区域拒止”威胁,实现美国国防战略提出的“预防冲突、塑造环境、打赢战争”的目标。美国陆军于2014年8月6日公开发布了《2025年部队与未来发展——路线规划》备忘录,指出赛博空间、材料科学和机器人(包括有人与无人的空/地协同)将成为陆军最高优先事务。2016年11月,美国陆军正式提出“多域战”概念,并于2017年2月24日与海军陆战队联合发布了《“多域战”:21世纪合成兵种》白皮书。2017年3月初,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正式发布了《美国陆军机器人与自主系统战略》(RAS),详细论述了如何将新兴技术融入陆军部队未来组织结构,如何发展人机协同能力,以确保作战优势及满足联合作战需求。

基于上述建軍目标和发布的相关文件与提出的相关作战概念,经初步分析,美国陆军未来作战将具备如下特点。

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普遍作战样式

在现役C4ISR系统的基础上,美军计划到2020年建成由陆军“陆战网”、海军“部队网”和空军“星座网”组成的全球信息栅格(GIG,即美军的军用互联网,该计划最初于1998年提出),从而将美军各军兵种的信息系统装备进一步融合成一个网控全军、完全一体化的“内聚式”大系统,实现C4ISR系统与火力杀伤(Kill)系统的无缝融合,使美军具备完全成熟的C4KISR能力,即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以全球信息栅格为基础,美军于2011年12月又提出建设将各层级、各领域信息系统、网络服务等所有信息资源完全有机融合的“联合信息环境”(JIE)计划。

美国陆军2004年开始建设的“陆战网”涵盖陆军所有现役和在研的网络系统、基础架构、通信系统和应用系统,使从军事支援基地到前方部署部队的所有陆军网络都有机地融为一体,不仅可将作战指令即时传达至各作战单元,各作战单元也可随时向上级报告战场态势,并与兄弟部队建立良好的协作关系,从而使陆军整体作战力量实现全球范围的高度一体化。

战术级作战人员信息网(WIN-T)是美国陆军实现一体化的关键装备。WINT“增量”1已于2004—2012年在全陆军进行了部署;后来为提高网络安全发展了升级版“增量”1b;具备初始“动中通”能力的“增量”2已于2015年6月获批进行全速生产和列装,到2017年年中已经过网络集成鉴定(NIE)形成的“能力组件”,列装了8个师部和14个旅战斗队;具备全面“动中通”能力的“增量”3仍在研发中,“增量”3原计划于2014财年列装,一再推迟后只能继续推迟下去。WIN-T是美国陆军研发的新一代综合通信网络,它采用商用技术,通过有线和无线方式传输话音、数据、视频等信息,是陆军战场网络的关键组成部分,可为战场上的各部队提供大容量和高机动性的通信能力。不过,由于存在过于复杂以至于无法在作战条件下运行、不便运输难以满足实际需要、网络安全方面存在大量漏洞等问题,美国陆军参谋长米勒于2017年6月决定对WIN-T进行为期4~6周的严格评审,美国国会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则决定在《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将WIN-T的采办、研发、试验和鉴定经费削减4.48亿美元。

美国陆军2017年9月透露,由于陆军部队现役网络还没有实现标准化,导致互操作性、安全性低及维护低效等问题,陆军计划于2018—2019年升级全陆军(陆军部队及国民警卫队和后备队)约400支部队的任务指挥网络的所有软硬件,以精简网络设置、改善网络维护、减少培训内容、简化后勤保障、降低士兵负担。具体策略是将十几个任务指挥网络的软硬件版本合并为单一标准,使所有部队均使用软件程序版本相同、外观与感觉相同的通用软硬件集合,实现基层部队网络软硬件的标准化,这意味着士兵在内部不同梯队调动或转移至新的工作地点时,都无需再接受培训就能自如应用网络。此次精简计划涵盖的系统包括作战指挥通用服务(BCCS)服务器、未来指挥所(CPOF)软件与用户笔记本电脑、陆军全球指挥控制系统(GCCS-A)、联合作战指挥平台(JBC-P)、先进的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及其他系统。它们目前主要在指挥所或作战中心环境用于管理任务使命和作战,控制着通用作战图、火力任务、后勤跟踪与感知、态势感知数据等。

根据最新资料报道,美国陆军在2016—2020财年的建设目标是,吸取最新网络“能力组件”在部署使用期间的经验教训,建立无缝的、融合式的、可靠性高的、操作简便的一体化网络“星状网”(即“简化的战术陆军可靠网路”的英文缩写STARNet的意译),说明“陆战网”计划正在与时俱进地向“星状网”过渡。“星状网”将使用标准化地图、信息格式和图标,还将能减轻网络系统的能耗负担,并能利用无线技术对指挥所进行快速搭建和拆卸。2020财年及以后,美国陆军计划开发“下一代网络”(NaN)。NaN将利用超前技术“增强战术赛博作战能力,添加各种动态频谱通路以增加带宽,配备数字助理装置,用于提供所需信息,对复杂战场进行分析,并提出建议。”为了简化战术网络,NaN将少用“人员对人员”通信方式,多用“机器对机器”数字助理通信方式。简言之,美国陆军认识到了充分利用信息和通信对士兵的重要性,并认识到更多地使用“机器对机器”通信方式以简化网络,将能降低成本、提高效能。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这一目标,美国陆军将更多地使用“机器对机器”通信,并对操作人员的用户接口大力进行简化。

高度重视远征作战能力

美国陆军目前制订的部队投送能力目标是:在4天内把1个旅战斗队部署到全球任何地方;10天内向全球任何地方部署1个编制3个旅战斗队的师;20天内部署9个旅战斗队;30天内部署15个旅战斗队。其中前两个目标可满足快速反应的作战需求,后两个目标是为了进行持久作战。为了具备更强的远征能力,新型装备设计应该考虑机动速度、建制内自我保障能力、燃料效率、自行储备能力、电力输出和通用性等因素,还应该开发更便捷的取水能力、更先进的弹药包装以节省空间、在大型通信网络设备运抵之前满足基本通信功能的通信设备等。美国陆军2012年以来寻求发展更强的远征能力和更快的部署能力,并提出了超轻型战车(ULCV)、无人坦克、无人步兵战车等适合遂行远征作战任务的轻型装备发展设想。

在2014年9月10日举行的年度机动作战会议上,美国陆军提出了由机动防护火力(MPF)车(即可空投轻型坦克)、超轻型战车、轻型侦察车(LRV)三种轻型高机动车辆组成的车族的需求计划。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超轻型战车,它将能够为9人步兵班提供战术机动性,并可通过UH-60“黑鹰”通用直升机吊运,或装进CH-47“支奴干”重型运输直升机在高热环境下运输,该车还可使用C-130或C-17运输机空投。

美国陆军在2017财年预算需求中单独申请了967.8万美元用于MPF项目,对该全新研制车辆的要求是:可以快速部署但后勤保障需求相对较低,具备足够的防护性能和火力威力,可确保步兵旅战斗队自由行动,目的是提供有防护的远程精确直瞄火力,以确保在进攻作战行动或在防御作战行动中抗击来袭敌军时的行动和机动自由。美国陆军认为,MPF车能够弥补现役步兵旅战斗队在以下几个方面存在的能力局限:捣毁敌军预设阵地;摧毁敌军装甲车辆;通过火力和机动接近敌军;在与敌军的近距离接触作战中确保机动和行动自由。MPF车还必须能够保障步兵旅战斗队指挥官能够迅速破坏敌方据点或封锁阵地,而这些目前还只能由耗时的联合火力或下车火力来实现。美国陆军在2017财年很可能展开MPF项目的行业研究,进行技术、操作和经济可承受性分析,有可能会开展供选方案分析研究,以及寻求新的设计方案或改进现有平台,尽可能制造出样车以评估设计方案。美国陆军计划在2019财年第一季度做出“里程碑A”(开始技术研发)或“里程碑B”(开始工程设计和制造研发)决议。

美国陆军在2017财年还申请了490.7万美元预算用于启动之前称超轻型战车的地面机动车辆(GMV)项目。研制该车的目的是为先期进入部队提供快速机动能力以突击敌军阵地。陆军希望GMV能为步兵旅战斗队的9人制步兵班及其装备提供更强的战术机动能力,帮助步兵旅战斗队从战术机动快速转入下车进攻行动。预算文件称,该车必须能在战场上快速机动,包括能利用“黑鹰”通用直升机执行中等距离的穿插作战行动,以为早期进入部队创造更大的灵活性,使其能够通过空投、空降和/或空中穿插等方式,利用多个简易进入点机动地对付反进入战略威胁,将部队保持作战队形带进战场。该车将作为可快速部署的远征机动作战平台装备到班组级分队,根据地形和战术条件不同可将班组的行进时速由当前的4千米提高到72千米;它不仅能够提供常规手段防护(如重型装甲),还能够为用户提供越野行驶的高速度和机动性,从而可以规避一级和二级公路以及敌方据点。借助自身的机动速度和快速转变进攻方向等优势,GMV车还能帮助步兵旅战斗队为对手制造多重困境。陆军计划采用商业现货或非研发的车辆来发展GMV以满足需求。GMV的车型选择目前有很多,如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最近为其GMV 项目选择了通用动力军械和战术系统公司的第三代“飞行员”(Flyer Gen III)轻型战术军用越野车。

可由CH-47“支奴干”重型运输直升机空运的轻型侦察车将装备骑兵中队,能够执行乘车和下车侦察、路线和区域侦察以及广域安全行动。该车将配置相应的传感器和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预警和侦察组件,携载和保护6人侦察班组,配备足够的杀伤力系统保障获得并维持态势理解所需的通信和作战。

积极参与“全球公域进入和机动联合”作战,并提出“多域战”概念

为反制“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反进入”即防止敌人将美軍阻挡在作战区域之外,“区域拒止”即防止敌人在作战区域内限制美军的行动自由),美军2010年《四年一度防务评估》报告正式提出了“空海一体战”理论。该理论设想以中国为作战对象、以西太地区为主要战场,针对我军“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以海空军为主体实施空海一体化联合作战。美国陆军为在亚太“再平衡”战略和“空海一体战”中赢得一席之地采取了五项主要措施:一是进行太平洋战区预置建设以形成威慑;二是使“斯特瑞克”旅战斗队等快速反应部队时刻保持战备状态以随时投入战斗;三是扩展太平洋战区的陆军防空反导能力,已于2013年4月—5月在关岛部署了1个“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连,并于2017年9月12日完成了1个“萨德”连在韩国的部署,还正在论证在日本部署“萨德”的可行性;四是重组太平洋战区陆军司令部和参谋机构,2013年7月太平洋战区陆军司令部被重新升格为四星司令部,划分到该战区的8.2万人陆军部队将从2014年开始部署到位(欧洲战区陆军部队到2017财年前后则将缩减到3万人);五是在装备发展方面,美国陆军计划为“影子”200和“灰鹰”无人机研制“远征部队组件”,使它们能够编组飞行以提供72小时预警覆盖,满足浩瀚太平洋对无人机的长航时需求。

由于美国一些国防官员和分析家认为,“空海一体战”理论的范围太过有限,且未能体现美军联合作战特点(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认为过于聚焦海军和空军所扮演的角色),2015年1月8日,美国国防部正式将“空海一体战”理论更名为更加强调四个军种联合作战的“全球公域进入和机动联合”理论,以安抚在“空海一体战”理论中“受伤害”的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美国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正依照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签发的第3010.02D号命令,组织并领导“全球公域进入和机动联合”理论的发展、鉴定和落实工作。

2016年10月4日,美军高层在陆军协会年会上以“多域战:确保联合部队未来战争行动自由”为主题展开研讨。陆军新近提出的“多域战”概念旨在扩展陆军在空中、海洋、太空和赛博空间的作战能力及与其他军种的联合能力,以更好地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陆军希望通过“多域战”概念从战争理论高度对未来战争进行剖析,明确其在未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以更有针对性地指导作战体系构建和装备体系发展。

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在2016年11月11日发布的更新版顶层作战条令《陆军条令出版物3.0:作战》(ADP3.0),亦首次将“多域战”概念列入其中:陆军将作为联合部队的组成部分开展“多域战”,以获得、保持和利用对敌军的控制;陆军负责威慑、限制地面敌人行动自由并确保联合部队指挥官在“多域战”中的机动性和行动自由。美陆军还计划将“多域战”作为核心作战概念列入新版野战手册《FM3-0:作战纲要》中。

2017年3月21日,美国陆军参谋长米勒在“未来战争”会议上透露,陆军正在创建一支试验性战斗部队——多域特遣部队,为未来极具威胁的快节奏战场开发新型战术。多域特遣部队虽然规模相对较小,约1500名作战人员,但将具备在太空、网络、海上、空中和地面遂行作战的能力,以支持其他军种的作战。陆军负责计划、作战与转型的副参谋长安德森表示,这支部队将具备各种能力,包括航空能力、机动能力、通信能力及网络能力,意味着它将编配直升机、步兵战车和/或坦克、通信部队和技术部队来保护或攻击计算机网络。试验性部队的最终目标是发展成为一支具有自持能力的常规部队。

打击精确化是美国陆军在一体化联合作战立足的重要基础之一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作战理念的日益更新和精确制导弹药的大量使用,“发现-定位-跟踪-瞄准-攻击-评估”杀伤链逐渐缩短的趋势愈来愈明显:海湾战争从发现目标到实施打击的反应时间是80~101分钟,科索沃战争缩短到30~45分钟,阿富汗战争缩短到15~19分钟,到伊拉克战争已缩短至10分钟。因此,美军宣称,战场网络化杀伤链“可以在数秒内而不是数分钟或者数小时内,实施高度精确的打击”,“发现即摧毁”即将成为现实。美国陆军认识到打击精确化是其在一体化联合作战立足的重要基础之一,因而高度重视精确制导弹药的发展、列装和实战使用,目前已在世界上率先建成了由120毫米APMI精确制导迫击炮弹(最大射程6.3千米)、M982 155毫米“神剑”精确制导炮弹(射程7.5~40千米)、M31 227毫米制导火箭弹(射程15~70千米)、Block IA型整体战斗部陆军战术导弹(射程70~300千米)组成的间瞄火力精确打击体系,精度都在10米以内,并从2005年以来在“两场战争”中得到实战检验。美国陆军目前正在研制“增量”3制导火箭弹和最大射程达300千米的“增量”4制导火箭弹,还正在研制具备对机动目标遂行精确打击的数字式半主动激光制导“神剑”炮弹(即“神剑”-S)、“增量”5制导火箭弹和远程精确火力项目,以进一步完善其精确打击体系。

2016年8月,美国陆军授予雷声公司570万美元、为期9个月的风险降低合同,就美国陆军的新型战术弹道导弹项目——远程精确火力(LRPF)项目开展基本系统设计工作。雷声公司透露,LRPF将是一种可用于打击各种现代化目标的经济可承受性更好、生存能力更强、体积更小、精度更高的战术弹道导弹,其长度与现役“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同为3.96米,直径从ATACMS的584毫米减至406毫米或更小,采用整体式单一战斗部,使用现役M270A1和M142多管火箭炮发射,每个发射箱可装载2枚导弹(只能装载1枚ATACMS),具备在GPS 受到干扰的“反进入/区域拒止”环境下的作战能力。最大射程接近500千米(不违反美苏1987年《中导条约》,该条约要求美、苏/俄彻底禁止射程为500~1000千米的近程导弹及射程为1000~5000千米的中程导弹)的LRPF将取代日趋老化的现役ATACMS。为遵守《集束弹药公约》(美国虽未签署,但计划从2018年开始实际遵守),2018年之后,ATACMS将不能再使用携带子弹药的战斗部(即集束战斗部)。

2016年8月的风险降低合同完成后,雷声公司又于2017年6月被授予价值1.16亿美元、为期34个月的技术成熟度评估与风险降低阶段的合同。該阶段将在白沙导弹靶场进行3次制导飞行试验。雷声公司已于2017年3月进行了LRPF战斗部的测试。各子部件试验完成后,将开展导弹与M270A1和M142“海玛斯”多管火箭炮的发射器和弹药箱的集成工作。着眼于未来,雷声公司采用开放式、模块化系统架构对LRPF进行设计,使其能集成不同的或新的导引头,以打击陆上机动目标和海上浮动威胁。

无人化作战和有人/无人协同作战将成为重要作战样式

在“非接触”和“零伤亡”等作战理论的牵引和信息技术的推动下,武器装备智能化程度不断提高,主要包括无人机和无人地面车辆(小型无人地面车辆通常被称为“机器人”)的陆军无人化装备已在预警侦察、扫雷排爆和后勤保障等重要战术领域发挥作用,并正在迅速向武装攻击型发展。

美国陆军非常重视无人机系统的发展,已为旅战斗队和火力旅编配了RQ-7B“影子”200、RQ-20A“美洲狮”、RA-11B“大鸦”无人机系统,为战斗航空旅编配了MQ-1C“灰鹰”无人机系统,并经历了“两场战争”的实战检验。到2014年10月,美国空军的“捕食者”无人机和陆军的“灰鹰”无人机(该机为“捕食者”的陆军改进型)已经飞行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300万小时,完成了22.2万次飞行任务,其中大约90%的飞行任务为作战飞行任务。2013年11月底,美国陆军建立“帆布背包”便携式无人机体系的计划获得批准。根据“两场战争”的经验教训,美国陆军一直在对“灰鹰”进行改进。2017年8月6日,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对增程型“灰鹰”(GE-ER)无人机进行了42小时续航飞行试验,比原型“灰鹰”的续航时间(25小时)提高了68%。增程型“灰鹰”采用205马力DEL-120柴油循环发动机取代160马力涡轮增压柴油机,并在增长的机翼上嵌入了多个软油箱,大大增加了续航时间。其他改进措施还包括安装合成孔径雷达/地面移动目标指示器、机载数据中继站、战术自动着陆系统、雷电防护系统、数据链路加密装置、飞行防撞系统等,并将具备自动再启动能力、应急放油能力、损伤容限分析能力等。该机将于2018年中正式进行作战试验后开始量产列装。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已与美国陆军签订了160架原型“灰鹰”和约60架增程型“灰鹰”的订购合同,并正在就原型“灰鹰”的延寿项目进行谈判,以期将其全部改进成增程型“灰鹰”。“灰鹰”无人机主要用于预警侦察、通信中继和火力打击。

2017年3月初,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正式发布了《美国陆军机器人与自主系统战略》(RAS)。该战略详细论述了如何将新兴技术融入陆军部队未来组织结构,如何发展人机协同能力,以确保作战优势及满足联合作战需求。该战略为陆军RAS计划的制定与实施提供了统一的认知框架和未来资源分配指导,并明确了用于指导RAS技术发展的五个能力目标:增强态势感知能力;减轻作战士兵体力和认知负担;改进后勤供应并提高供应效率;提高部队机动能力;提高部队生存能力。该战略还制订了RAS发展的近中远期目标。近期(2017—2020年)目标:提高步兵分队的态势感知能力;减轻步兵身体负担;利用自动化地面补给系统提升保障能力;利用改进型清障系统提高士兵机动能力;通过使用爆炸物处理机器人提高部队生存能力。中期(2021—2030年)目标:增强先进小型RAS及蜂群的态势感知能力;通过使用外骨骼减轻步兵负荷;通过全自动护送作战物资提高保障能力;通过无人战斗车辆和先进有效载荷提高机动能力。远期(2031—2040年)目标:利用蜂群系统的持续侦察能力增强态势感知能力;利用自主空中物资投送提升保障能力;利用无人战斗车辆提高机动能力。总之,RAS战略将引领美国陆军在自主性、人工智能、通用控制技术、统一架构、互操作性通用平台和模块化有效载荷等方面实现技术进步。

另外,美国陆军还正在有人/无人协同(MUM-T)作战能力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主要表现在所有安装战术通用数据链的无人机均可由最新改进型AH-64E“阿帕奇·卫士”攻击直升机乘员在50千米外的地方进行控制,直升机可直接接收无人机传感器数据并传输至100千米外的地面站,大大提高直升机乘员和地面指挥官的态势感知能力,从而实现直升机和无人机之间的数据实时共享和有人/无人协同(MUM-T)作战。随着OH-58D“基奥瓦勇士”武装侦察直升机的逐步退役,美国陆军已决定组建有人/无人混编陆航营,为现役师属战斗航空旅的攻击直升机营编配24架AH-64E直升机和1个MQ-1C“灰鹰”远程/多功能无人机系统连,为重型攻击侦察营编配24架AH-64E和3个RQ-7B(V2)“影子”200无人机系统排。首个重型攻击侦察营已于2015年3月组建完毕,计划到2019财年完成10个营的组建,并全面具备有人/无人协同作战能力。

美国陆军网站2017年年中透露,美国陆军航空与导弹研究、开发与工程中心(AMRDEC)下属的航空发展局已开发出一套名为“无人机控制最佳角色分配管理控制系统”(SCORCH)的无人机控制系统,可使空中任务指挥官同时管理多架无人机,在不增加操作员工作负荷情况下提高任务效率。从2013年8月开始研发的SCORCH系统由智能无人机自主行为软件和高级用户界面组成,使1名操作员能同时有效控制3架无人机,以支持美国陆军的MUM-T能力——在遂行MUM-T任务时,SCORCH系统使AH-64E直升机乘员从控制单架无人机扩展到控制多架半自主无人机,可将控制任务委托给1架或多架无人机,从而将人机互动、自主性和认知科学领域的最新技术融合到陆军作战体系中,提高了陆军的态势感知能力和任务成效。SCORCH系统计划于2018年5月完成研发。

据预测,到2020年前后,美军战斗力将有四分之一来自以无人机为主的无人化平台。

赛博战将为美国陆军具备绝对优势提供新舞台

21世纪以来,赛博空间已逐渐成为世界主要国家战略利益拓展和军事博弈的新舞台,赛博空间对抗(即赛博战)也已成为各国国防领域关注与研究的新热点。赛博空间的优势将决定其他空间的优势,赛博空间的失败也必将会导致全维空间的失败。美国是赛博空间的开拓者和引领者,美军正在大力发展赛博战能力以期获得并保持赛博空间的绝对优势,在保证美军作战行动绝对自由的同时,全面压制对手并剥夺对手获得赛博优势的能力。美國陆军于2010年发布了《美国陆军赛博战概念能力计划(2016—2028年)》,并正式启动了陆军赛博司令部(亦称网络电磁司令部、网电司令部或网络司令部),还于2011年成立了专业化赛博战部队——第780军事情报旅。陆军赛博司令部已开始制定2020年陆军赛博战略计划,目的是使陆军到2020年具备全谱赛博行动能力,确保任务指挥,实现赛博行动自由——这意味着陆军将像在地面空间那样,在赛博空间也享有同等程度的行动自由。美国陆军时任参谋长奥迪尔诺2013年7月批准组建陆军赛博卓越中心,用于培训陆军赛博战人员;该中心已于2014年初具备初始运行能力,2015年11月具备全面运行能力。

美国陆军于2014年2月发布的野战条令《FM3-38 赛博行动》则标志着其赛博战能力建设已进入实战化阶段。美国陆军赛博战能力实战化发展主要体现在扩充赛博战部队和启动赛博战装备研发项目:到2014年年底,陆军赛博战人员已由2012年的6000人发展到1.4万人,包括正在组建的41支赛博战分队和2014年9月组建的首支“赛博防护旅”,同时陆军正式部署战区赛博战部队;启动的赛博战装备研发项目包括研究未来30年发展方向的“赛博技术发展趋势”以及为旅及旅以下部队开发的“战术赛博战验证机”和“网络化的旅级赛博防御系统”等项目。2014年10月美国陆军宣布成立新的“赛博战实验室”。

美国国防部于2016年2月9日发布的预算文件透露,它在2017财年预算中为赛博战建设申请了67亿美元预算,比国会批准的2016财年预算多9亿美元,以大力支持美军由6200人组成的133支赛博战分队建设,使其于2018财年具备全面作战能力。2016年7月,美国陆军将原属于陆军直属机构的陆军赛博司令部提升为军种司令部,而原隶属于陆军赛博司令部的陆军网络事业技术司令部和陆军情报与安全司令部提升为陆军直属机构。

美国陆军2017年7月还新组建了一个隶属于陆军实验室的赛博研究与分析实验室,用于跟踪快速发展的网络技术,并将先进成果快速应用于实战;在面对紧急威胁或特殊任务时,亦可直接遂行赛博战任务。2017年8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2009年成立的隶属于美军战略司令部的美军赛博司令部升级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地位与美军中央司令部等一级作战司令部持平。赛博司令部的升级意味着今后它将无需通过相关军种,可直接指挥所属的各军种赛博任务分队,使赛博部队成为一个独立军种,从而有利于简化时间紧迫的赛博作战行动的指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