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尤里·安东诺夫 爱骑行的“战斗民族”

2017-09-05 15:22:26 《中国自行车·骑行风尚》 2017年3期

震惊!他来中国竟然是为了……

Yuri Antonoy今年27岁,他的家在莫斯科旁边很小的一个小镇,骑行的人很多,自己也非常喜欢自行车。说到与自行车结缘的契机,尤里进入自行车世界的那条路,跟大多数车友差不太多。

“我在附近的社区里有几个朋友,都是我们那儿自行车俱乐部的会员。”尤里说,“所以他们邀请我一起加入了俱乐部。这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喜欢上了自行车,骑着车跟其他人-较高下的感觉简直无与伦比。那时候我进步神速,所以我决定就这么骑下去。”

“但是莫斯科的气候并不太适合骑行。”说到这,尤里略微皱起了眉头,“每年的冬天总是很长,并且寒冷异常,就像电视剧里说的——凛冬将至,会有漫长的时间处在大雪封锁一切的状态里。所以一到了暖和的时候,只要勉强能够外出活动,我们都会无比珍惜可以骑车的好时光。”

“是的,所以我来中国了,因为你们这没有冬天嘛,哈哈。”

“但寒冷是打不倒我们的,一月份的时候我们在莫斯科组织了一次骑行活动,那天白天的气温是零下27℃,夜里则是零下36℃。但我的很多朋友依然都过来参加了骑行,一共有几百人,在严寒中骑车游行。”

俄罗期人自古就爱自行车

Yuri Antonov告诉我们,其实俄国也是一个传统的自行车大国,对自行车的热爱一点也不会输给中国。从邮递员到杂技演员,从模特到列夫·托尔斯泰,无论是在沙皇俄国还是苏联时期,自行車都是人们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曾有这样一个故事被广为流传,俄罗斯农奴埃菲姆·阿塔莫诺夫(Efim Artamonov)在1901年将第一辆自行车献给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这一发明早于西方很多年。据说,阿塔莫诺夫骑着这辆奇怪的车子曾经从乌拉尔骑到了圣彼得堡,还有传说,阿塔莫诺夫因为这一杰出发明而获得自由,但这一发明却很快被人遗忘。

当然,阿塔莫诺夫的故事很有可能为后人杜撰,但俄罗斯人对自行车的喜爱却不容忽视。上世纪20年代,莫斯科红场举行劳动节游行活动,就有庞大的自行车方阵。在有据可查的历史里,1936年就曾有护士们参加从莫斯科到高尔基市(现下诺夫哥罗德)的自行车骑行活动。

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也留下了和自行车的珍贵合影,那是远在1896年,他和妻子准备骑车出行,至于是参加聚会、外出采风,还是纯粹享受骑行的乐趣,就不得而知了。

莫斯科的骑行热度,超出你的想象

说起爱骑行的莫斯科人,尤里坚定地看着我们说:“你们绝对想不到!”

第一届莫斯科骑行狂欢夜,是尤里最难忘的回忆。那是7月的时候,最适合骑行的宝贵夏天,那天夜里,莫斯科市中心地带灯火通明,就像过节一样。

夜幕下的自行车队伍呼啸而过,擅长街头健身的戡斗民族”有理由擅长任何体育项目,飞驰而过的车灯仿佛连到了天上。

“那天有上万人参加,”尤里说,“这就是嘉年华,你们知道嘉年华的真正含义吗?对,末日狂欢,这些人仿佛骑车来到这,就没想要骑车回去。”

据了解,这次骑行活动是由莫斯科交管局主办的,并有当地的多家骑行俱乐部配合,活动从夜幕低垂开始,目的是鼓励市民环保出行和倡导骑行安全,但谁也没有想到,市民的反响会有这么热烈。

“莫斯科最近几年还开始流行了复古骑行,”尤里自豪地说,“就是人们都穿得像福尔摩斯和华生,我在中国也见到过类似的活动,但要说起规模,还是我们莫斯科更胜一筹。或许是因为文化传统吧,自从红场的自行车方阵之后,仿佛俄罗斯就习惯了用大规模骑行的方式来搞庆祝。不管最终目的是为了表现女性的盛装,还是要挑战寒冷,我们总是能够凑出上万人,一块骑车。

沉迷中国文化的尤里

来中国时间不长的尤里,在“圈内”已经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了。

“中国的东西南北我都去过了,新疆、齐齐哈尔、广州、南京、苏州等等。”甚至,他还学会了一点方言:“波勒盖卡马路牙子卡秃漏皮了”,腔调拿捏得有模有样。

沉迷于中国文化的尤里,对方块字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虽然不完全准确,却颇得“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六书之要义。

他指着“学习”二字对我们说:“你看这个‘习字上面是鸟儿在拼命地拍打翅膀,所以鸟会飞翔是在生活中通过模仿习得的;而“学”字是老师在上面用教鞭打“儿子”,所以学习是通过后天刻苦的钻研领会出来的。他又拿繁体字“道”字举例:“道字上面两点一横是阴、阳,下面是自然,三者交融产生智慧于‘首,你的脚跟着脑袋走,知行合一,就是道,道要符合自然的法则。“尤里自豪地讲述着。

他还在纸上写下“郁”、“斗”、“国际”等多个繁体字。尤里说,自己平时喜欢使用繁体字,因为繁体字保留了好多中国传统的智慧和思想。并不是说用简体字不对,但有些简得太离谱。“我不希望繁体字被很多中国人遗忘,因为这不仅是中国的宝贝,更是全人类的珍贵遗产。”

要做中国通

尤里的业余爱好可谓广泛,平时他喜欢画油画、弹钢琴。来到中国后更把练习书法、喝中国茶吃中国菜列入了自己的爱好中。虽然帅气的尤里一下就在骑行圈里走红,被车友们称为“最帅歪果仁车友”。然而尤里对自己的外貌从来不放在心上,尤里说,自己更加注重一个人的内涵,真才实学。

莫斯科也有共享单车

时刻关心家乡自行车事业的尤里告诉我们,从今年起,莫斯科市政府每年将增加50个自行车租赁站和500辆自行车,以推进城区自行车道路网的建设。

不久前,在莫斯科举办的世界自行车大会上已经做了相关的介绍,自从四年前莫斯科市推出自行车租赁服务以来,市民的需求一直在增加。2016年租赁自行车使用量比2014年扩大了15倍,达到150万人次,其中大部分租车人都是年轻人。

其实早在多年以前莫斯科交通部门就制定了市内自行车道路网发展方案。目前,莫斯科市中心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街道翻修整治工作,交通部门正与建设部门积极对接,推进自行车道路网建设工作。目前,莫斯科自行车道路分布在市内各个地区,总里程约为210公里,尤里说,虽然与北京相比仍有差距,但一直在努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