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共享单车 三国演义

2017-09-05 15:15:32 《中国自行车·骑行风尚》 2017年3期

天空

摩拜、ofo、小蓝,以及永安行、小呜、小鹿、优拜等各路诸侯,在2017年,上演了一出现代三国演义。

这天下从无到有,分而又合,一将功成,万马殉道。

战船连营一把火

人间正道两心知

江湖传言,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有如七百里连营再加上铁索连舟,稳固得不能再稳固了,客栈酒肆里的茶博士都是这么说的:

“单车平均押金200元,如果每辆车能让6~10个人把押金留在APP里(毕竟我们不会每次用车都把押金拿进拿出的,这是利用人的懒惰,更何况退押金还有账期),那么就有1200-2000元被暂时绑定在这辆车上。”

“而这辆车的购入成本,也据“业内人士”评估不会超过200元。大型工厂规模化生产之后,成本还可以大幅下探。”

“于是,每一辆共享单车,要生生从市场上“吸金”至少1000元。如果投放1000万辆车,那么就派生出100亿元的“资金池”,相当于一个农村信用社。”

“资金池里100亿的现金,可以派生出500亿的贷款业务,这是金融的基本套路。500亿放在投资市场上,每年约有35亿的收入,刨去利息、运营等费用,10-20亿利润是有的。一年挣10到20亿纯利润的生意。中国有几家上市公司能做到?怪不得能估值上百亿!”

“再来,在你跨上共享单车前,无论是摩拜,还是ofo,都必须把你的电话号码、真实姓名、身份证号都发送过去……”

但过于美好的江湖传言并没有让人欣喜多久,随着多地共享单车监管办法的出台,共享单车野蛮生长的时代即将结束。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联合多部门发布了《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公开征求意见稿),自2017年4月21日至5月4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至今,全国范围内已有北京、天津、深圳、成都、上海、南京、济南、海口8个城市先后发布了类似征求意见稿或管理办法。各地的意见稿都对单车押金、单车数量、乱停乱放等问题,给出了方向性指导。

押金,第三方监管势在必行

摩拜单车押金299元、ofo小黄车押金99元、小蓝车押金99元……乘以数千万的用户数后,共享单车企业坐拥数十亿元押金。

但用户退押金难等问题时有曝出,规模如此庞大的押金如何使用、由谁监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在各地征求意见稿中可以看出,大多地区拟实行第三方机构监管制度。

北京征求意见稿指出,收取押金的共享单车企业,须在北京市开立资金专用账户。公示押金退还时限,及时退还用户资金。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负责企业资金專用账户监管,并且加强对企业资金专用账户管理,防控用户资金风险。共享单车企业退出运营前要向社会公示,退还用户押金。

深圳也在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收取押金的企业,须设立押金专用账户,接受第三方监管,保证专款专用。

北京征求意见稿公布后,摩拜和ofo等共享单车企业对此作出回应。摩拜方面表示,在押金监管方面,摩拜单车是行业内最早一家实现押金安全监管的企业,100%确保全体用户押金安全。同时积极落实北京征求意见稿中的相关要求。ofo方面表示,期待相关部门尽快出台押金规范,保证用户资金安全并及时退取,避免共享单车行业出现押金乱象。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副院长邓建鹏表示,共享单车企业要开设资金专用账户,并由央行相关部门进行监管,能对共享单车企业起到有效的监督和规范,防止企业私下里挪作他用,“押金具有担保性质,使用户不会破坏单车,因比一定要专款专用,绝不能被用于投资、借贷等用途”。

经此一役,即将出台的政策如同三昧真火,火烧赤壁顺带着火烧了连营,唾手可得的巨额收益变得不那么清晰了。而小蓝单车则迅速推出了骑行半年卡,从商业模式上避开了“押金”的概念,以及它马上会迎来的不确定性风险。

刘皇叔北海救孔融

吕奉先乘夜袭徐郡

21世纪的华夏商战中,只有BAT是真正的“皇叔”。完成融资后,ofo的股东名单中同时存在腾讯系资本与阿里系资本。ofo随后宣布,其与蚂蚁金服双方将在支付、信用、国际化等领域展开合作。

具体来说,ofo将为蚂蚁金服推动的无现金社会战略落地提供用户场景。同时,蚂蚁金服的用户平台、支付能力和信用体系,将帮助ofo提升用户体验。同时,ofo在海外市场的快速布局和蚂蚁金服正在进行的国际化也能开展协同。

由此可见,此次投资的逻辑主要集中在平台支付,及信用体系带来的免押金服务上。此前,ofo于B+、C、D轮获得滴滴融资,考虑到腾讯目前是滴滴的重要投资人与合作伙伴,外界往往认为ofo与腾讯存在一定关联。

这也难免让人猜测:此次选择阿里系资本进入,ofo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押金和支付吗?

免押金服务是核心

ofo方面宣称的三个合作领域“支付、信用、国际化”,已有前两项进入实操阶段。

支付层面,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目前是ofo的支付方式之一。更为重要的是,ofo此前与蚂蚁金服还展开了免押金相关服务。3月16日,ofo宣布与芝麻信用战略合作,上海地区芝麻信用分650分以上的用户可通过信用授权免押金使用小黄车的服务。4月18日,ofo再次宣布,杭州地区信用免押金。

而免押金,是蚂蚁金服与ofo当前的最大维系。目前,作为民间资本中最为完善的体系之一,蚂蚁金服几乎成为共享单车厂商尝试免押金的唯一选择。这一形势无疑为蚂蚁金服增加了话语权,同时也是其入股ofo的契机。

线下支付的远景

今年以来,微信支付已经碾压支付宝,成为线下场景第一,对共享单车的大力进军也凸显出了腾讯与阿里围绕线下支付的白热化竞争。

微信支付与支付宝正逐渐减小差距。作为当前最火热的新兴支付场景之一,共享单车已成各家争取的重要对象。由于摩拜由腾讯直接注资,投资ofo几乎是蚂蚁金服的唯一选择。毕竟在真正的大战场上,此处的曹操也只能是彼处的吕奉先。

曹操仓亭破本初

玄德荆州依刘表

共享单车行业最近有个调侃的说法——共享单车留给投资人的颏色已经不多了,兵马与城池的结合,差不多和谐了。

2016年对资本来说是个寒冬,唯独共享单车成为创业最大的风口,资本趁热蜂拥进入这一行业,各大城市的共享单车“颜色”之战日趋激烈,成为继团购大战、外卖大战、打车大战之后最受关注的商业战场。但市场对共享单车的投资热情仍然不減,小鸣单车、由你单车、酷奇、优拜单车、小蓝、哈罗单车、永安行等,共享单车新品牌不断冒出来。明知市场格局“大局已定”,为何投资人仍然义无反顾进入这个行业?

资本奇迹

2016年一年间,共享单车的两个主要参与者——摩拜和ofo融资不断,其融资速度、资本参与密度、业务扩张速度在整个资本市场上都是过去几年所罕见的。就连BAT大佬也不禁感叹,共享单车的发展速度甚至比当年的滴滴还要快。

共享单车为什么如此火爆?一个重要原因是,共享单车在解决最后一公里公共出行的问题上更贴近需求实际,且更有效,更具创新。因此,共享单车成为目前创投圈最热门的行业。据统计,2016年国内共享单车市场规模达到8.3亿元,今年全年市场规模将逼近25亿。

仅至2017年上半,ofo背后已有十几位投资方,摩拜背后的投资方则更多。两家公司聚拢了目前中国实力最雄厚的财务投资人和战略同盟者。

不被看好的成长初期

“在一开始,几乎没有人认为共享单车是个大生意。”

随着2016年4月摩拜在上海上线了1000辆单车,事情开始有了转机——一些投资人主动找上门来。B+轮之后,2016年9月,随着摩拜从上海进入北京,更多投资人开始跃跃欲试,“就像秃鹰在腐肉上方盘旋”。

2016年9月26日是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那一天,滴滴宣布战略投资ofo。

“前所未有的故事性”

当摩拜和ofo的市场份额超过85%,市场对共享单车的投资热情依然不减。在市场因为共享单车投放产生丁名种乱象的悔兄下,共享单车新品牌仍不断冒出来。为何资本仍然乐此不疲地进入这个行业?

回看前两年的互联网行业,在某种程度上说,中国互联网江湖已经再无“故事”可讲。每个城池都被精兵强将把守,互联网国战的上半场宣告结束。在这样的背景下,资本变得前所未有的焦躁,他们手握大量兵马,但没有了战场。

共享单车正好就出现在这个风口,带着皇室正统的血脉,却流落民间德艺双罄,具有讲述宏大故事的可能性。智能无桩、智能定位、移动支付,这些当下最接地气的互联网技术让大家眼前一亮,瞄准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随着城市拥堵、环境污染的日益加重,以政府为主对此类绿色环保出行模式有着无限好感。由于“滴滴”的前车之鉴,资本都想尽早拿到入场券,成为早期投资者,获取高额回报。

但在滴滴进入之前,投资人还在观望,但就是不出手。滴滴的入局让事情产生了本质变化,紧跟着腾讯入局,市场瞬间被引爆了。

最后的巨头之战

作为摩拜单车的战略投资者腾讯早在2016年10月即参投了摩拜单车的C+轮融资,并于2017年1月领投了摩拜单车的D轮融资。目前腾讯为摩拜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在10%-15%。

根据摩拜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自从3月29日全面接入微信以来,摩拜单车4月份活跃用户量环比增速超过200%,一个月新增2400万注册用户。而摩拜内部人士则公开表示,9亿微信用户是决定战局的“神兵利器”。

4月22日,蚂蚁金服宣布以上亿美元入股ofo,参与到共享单车之战。4月29日支付宝上线“扫一扫骑单车”功能,首批接入ofo、永安行、优拜6家共享单车,共计600万辆共享单车。支付宝的这一步已经晚了微信支付2个月。

在业界看来,拥有腾讯加持的摩拜单车和阿里投资的ofo,已经成为腾讯和阿里的战争。而腾讯,既投资了摩拜,因为它和滴滴的特殊关系,相当于也间接投资了ofo,这直接增加了未来两家公司合并的可能性。

关云长刮骨疗毒

吕子明白衣渡江

摩拜、ofo相继拿到巨额融资之后,近日,摩拜接入微信,ofo又给滴滴开放了入口,共享单车大战再次陷入对峙状态。同时,被看作下一个共享经济爆点的共享充电宝的融资消息又铺天盖地而来,在短短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密集融资超过3个多亿,红杉、IDG等资本相继入局。

共享经济被再次推到了资本浪潮之巅。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量资本砸向共享单车市场除了让这些企业估值飞涨之外,却并没有解决市场的根本问题。

我们相信,目前的共享经济中,是藏着剧毒的。摩拜可能会永远成为微信的子业务,如果事实如此,可能这就不只是刮骨,甚至可成为截肢疗毒。但依靠巨头总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共享经济所谓的共享本身,就深藏着性质上的毒性,必待将来一一偿还。

“共享”其实是租赁

拿着自己买来的东西去出租,这是所谓“共享经济”的一贯逻辑。

相对于传统的租赁业务,目前所谓的共享经济,其商业模式只不过是把签署租赁合约的过程简化并在移动终端上完成,将租赁前的所有行为转移到了线上。于是无论是摩拜还是ofo,还是新杀入市场的共享充电宝,无论模式是轻是重,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这种做法。拿到融资后购置“出租物料”,大量投放市场,补贴吸引用户,然后拿着用户进行下一轮融资。

人性还是企业义务

有人说,共享经济最大的困难就是考验人性。共享经济用户群体庞大而复杂,其整体素质与整体的社会经济文化环境有直接的关系,更何况共享经济要面对的是所有人。这不是能依靠监管和追偿解决的问题。更况且,一个盈利性机构的私利,全社会并无责任去为其提供保障。

在北京市中心地区也会发现,方圆1-2公里并无一辆单车可使用的尴尬情况。不是二维码涂抹,就是上了私锁。共享单车这个在互联网边缘的地带俨然成了一些人的私有物。在他们对共享单车的蚕食成了常态,又拿什么去要求其他人去遵守规则?恐怕在那个时候,这个由亏钱补贴所制造的“生态”将不复存在。商人的大义

对于摩拜和ofo来说,资本迅速催大业务量,一轮又一轮的资本击鼓传花的游戏,使共享单车市场迅速暴涨。此前两年,滴滴也走了类似的捷径,现在正在痛苦地“刮骨疗伤”。而刚刚兴起的共享充电宝看来毒性更强。

然而,需要问的是,这些共享经济的玩家们走了捷径,什么时候会偿还”?

企业逐利,资本更加逐利。实际上,共享经济这个很好的理念,被心急的资本扭曲了价值。但“流量”和“门户、入口”此类的概念,显然已经支撑不起資本庞大的野心。

这是一个创业最好的年代,同时也是创业最坏的年代。在信息技术高度发展之下,共享经济的出现无疑是未来新经济形态的一个重要萌芽。然而,人造“风口”频现已经使得创业脱离了创新业务的本质。繁荣之下,危机四伏。

狂躁的资本,想要挑战一起成规,但终究难以凭空创造整个市场循环。

江山一统待有时

群雄再起绿林中

虽然共享单车的战局看似已进入摩拜、ofo两强争霸的局面,但第三名之后的各路诸侯却并没有停止入局和招兵买马的步伐。

据报道,今年4月25日,由你单车UniBike宣布获1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未披露。这是其继去年11月获得摩拜单车百万级preA轮融资后,拿到的第二笔融资。

再往前,4月17日,Hellobike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据悉,此次融资由成为资本领投,A+轮及A+轮进行投资的老股东跟投。同日,1步单车宣布完成B轮融资,中海外资本、川商投兴创基金战略投资,具体金额未公布。层出不穷的中小平台融资事件,使得共享单车领域分外喧嚣。虽然摩拜ofo在资本、资源、进入时间等各个层面,已经有了较大程度的领先,但即便如此,市场也远未到达饱和的程度。ofo创始人兼CEO戴威甚至直言,中国市场单车存量6亿多辆,2000万-3000万辆才占5%,市场还远未到达“负经济”状态。

今年以来,根据地域划分的“独立王国”和依托政府建立的服务合作关系,成为各路新兴人马借以翻身的重要途径。

小诸侯,退守一隅

在共享单车领域,资本早已成为硬性的准入条件。这也是摩拜、ofo业已建立的行业门槛。根据统计,截至目前,出现在App Store里的共享单车APP已达40个,同时,共享单车行业融资额已逾70亿元人民币。

由于共享单车是依赖单车数量的重资产业务,融资额便直接决定了厂商投入运营的单车数量。据分析,若以单车制造成本和融资总额来计算,其他38家APP加起来,也不足ofo运营单车数量的一半。

投入车辆数量上的劣势,使得共享单车领域第三名之后的玩家,已经不可能具备全国性的投放能力。这主要由于共享单车需要保证单个地域的覆盖密度来维持必要的用户体验,和单车的日租次数这个重要的运营指标,并不能牺牲密度以完成更多地域的覆盖。

这一系列原因决定了各路小部队只能退守二线、缩短战线、对较少城市进行覆盖。

本地化资源的赌注

不过,这种战略还是对摩拜、ofo形成了一些威胁。就如同一些网络棋牌室的业务,安居三线的话,地头蛇总有还不错的生存空间。

最近获得B轮融资的Hellobike正是三线战略的代表

。据了解,目前Hellobike的市场重心主要在杭州、厦门、南京等二三线城市。Hellobike创始人兼CEO杨磊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二三线城市目前的竞争压力较小,而且在保持同样的投放量的同时可以达到较高的覆盖率。

虽然二三线城市的单个市场容量逊于一线城市,但由于行业巨头在这类城市的优势并不稳固,故还有一战的希望。如果能在这些地域成功建立稳定用户群,便能在共享单车领域“喝一口浓汤”。由此,部分中小玩家甚至开始聚焦于单个城市的共享单车市场,诸如新入局的“1步单车”,只在成都本地运营。

但是,寄希望于深耕本地化市场的区域小诸侯,只有能拿出足够的本地化资源,才可能从“地利”上取胜,而需要倚仗的是各路资源。

政府关系

在任何领域,政府关系往往决定着一家厂商在当地的发展,一些原本在当地从事其他公共事业的从业者,有可能会更早与当地政府建立联系。Hellobike方面曾表示,在其进驻的二三线城市,十分注重与政府的关系维护,在不少城市,政府都为其划设了停车点。这消除了政府层面对共享单车发展的影响。

本地校园和企业园区

接近封闭的园区市场,虽然在城市开放市场大行其道后鲜被提及,但考虑到这—市场更为健康的发展模式,尤其当ofo已在去年年底在校园市场完成盈利,这一市场仍对中小玩家有着较大吸引力,包括unibike目前也开始主攻校园这—细分领域。如果有本地资本的导入,加之本地企业、校园支持,甚至做到“独家准入”,有可能帮助一些中小玩家建立壁垒。

政府力量或成竞争格局变量

然而,共享单车企业与政府的关系不能只停留在维系政策关系层面上,而是需要上升到更上层的合作上。

在三四线城市,推出共享单车卡、找线下跟商超合作代卖,尤其是与当地一卡通公司合作、将共享单车纳入到一卡通体系,才是最好的办法。

此时,原本与政府就有合作的共享单车厂商,就有可能通过一卡通这类合作,在区域市场上获取优势。而地方政府,在这一模式中将成为十分重要的变量。

但是同时,很可能由政府亲自主导的共享单车区域经济,已经在路上。根据北京市房山区政府在去年披露的信息,房山辖区内的燕山地区首次投入高度类似共享单车的无桩公共自行车。与摩拜、ofo一样,这一无桩单车也只需扫码就可骑车。不同的是,该自行车在社会资本共享单车要求将车停入白线内的基础上,进一步划定了虚拟“电子围栏”,车辆只能在划定的虚拟围栏范围内还车。

而房山区政府采购的车辆来自一家名为北京途自在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根据官网介绍,该公司“自主研发了新一代智能无桩自行车、用户APP、运维APP及后台管理系统”,并可通过扫码的方式即可进行借车、还车。在该项目中,正是由政府挥动指挥棒进行主导,共享单辁止提供相关解决方案与后续运营及服务。

业内人士表示,类似房山区的举措,已被多个地方政府正在进行调研并论证可行性。尤其是四线及以下城市,考虑到投放难以收回成本,互联网企业都不愿意投放,但共享单车在这类城市依旧存在需求,当市场经济无法解决,政府就有可能介入。

这时,政府与共享单车企业以PPP(即Public-Private Parrnershi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合作后,就会对之进行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