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你是不是喜欢我

2017-08-14 02:08:55 都市丽人 2017年8期

张子曦

“这不是不再年轻,不是失却热情,是恢复冷静,是新生活开始的预兆。”比如撒哈拉的星空,比如盛开的玫瑰,也比如我,这些所有,我都愿与你共享。

簡亦修不得不停下来,冷声问十米后的人,“你打算跟我到什么时候?”

停车场里灯光黯淡,舒微小跑上前,抬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到你答应我为止。”

简亦修甘拜下风,深吸一口气,“小姑娘,我刚才说过了,我不接受采访。”

“别呀!您就这么走了我怎么回去交差啊!”

“那是你的事。”简亦修再度转身。

舒微亦步亦趋,“一刻钟!就一刻钟!”她从颁奖现场出来,甩掉一众同行,跟了这位新晋金奖建筑师二十分钟,绝不能前功尽弃。

可惜简亦修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舒微急了,悲伤而绝望地嚷:“看在我诚心诚意的分上,您就大发慈悲可怜可怜我吧!”

对方置若罔闻。

舒微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她快步跑到简亦修面前,满脸乖巧,“既然简老师现在要回家,那我也不好再跟着您。”

简亦修眉头略微舒展开。

谁料她又接下去说:“不如这样,明天我上设计院专程来拜访您。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不行……”

简亦修眉头皱成“川”字,瞪牢她,沉着嗓子说:“给你一刻钟,问吧!”

舒微给卫允思发信息:师姐,你的内部情报太管用了!简亦修果然最怕别人缠!哈哈哈哈,我一说要去你们单位找他,马上投降乖乖让我问。

“简工这人啊,低调又怕麻烦,你一说来单位肯定急啊。要不是长得帅点业务能力强点,他根本就不会有存在感。”

舒微哈哈大笑,“对了,你有他电话吗?我昨天把采访稿发给他过目,他到现在还没回我。”

卫允思发了一串省略号过来,“估计不会回了。我没和你说吗?他确实是经不住缠,但他不会给别人第二次缠他的机会。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他在心理上以及行为上,应该都已经拉黑你了。”

舒微有点懵,“哈?”

舒微在设计院旁选了家餐馆请卫允思吃饭,以报情报之恩。

她去得早了点,竟然遇到简亦修,对方就坐在她正前方,神色淡然地看手机,桌上空空,显然是在等餐。

舒微也不多想,拎起包就冲过去,“简老师!您还记得我吗?”

简亦修抬起头来,似乎有点出乎意料。

舒微提醒道:“就上次在……”

简亦修满脸写着“你在想什么”几个字,“舒微,我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老年痴呆。”

看不出来嘛,老同志还挺傲娇啊!真是虚长我七八岁——舒微强忍住笑,“我这不怕您贵人多忘事嘛。我给您发了邮件您也……反正辛苦您抽空看看,尽早给我个答复。”

简亦修点了点头,“好。”

“喏,说话算话啊!”她逗他,“不然我要登门拜访的啊……”

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人唤:“亦修?”是个女人,眼里有试探与惊喜。

简亦修微笑,“好久不见。”他坐姿端正,笑容得体,堪称礼仪范本,毫无破绽——但毫无破绽即是破绽。

女人笑道:“女朋友啊?”明明是说舒微,但目光只在简亦修脸上。

简亦修没有说话,还是微笑。

女人指了指隔壁桌,“我先过去。再联系。”

简亦修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舒微,“走吧。”

舒微一头黑线,“喂!你菜还没上哎!”

“我本来就是打包的。”

“……”

两个人站在路边。舒微表示不满,“我约了人的好吗!”

“你能不能换一家……算了,随便你吧。”

“哟哟,”舒微逗他,“前女友,念念不忘,哦?简老师你这样不行啊!”

简亦修没有回答,望着仿佛看不到头的街景,“从前我总是想,再见她应该是怎样的心情,但真的见了,发现……”他自嘲地笑了一声,“内心毫无波澜,热情尽失,我可能真的不年轻了。”

舒微站在台阶上,从这个角度平视简亦修:他俊朗的脸上有一丝茫然,但眼底始终平和——像个少年。舒微放纵某种念头侵占自己的意志,举高手臂揉了揉简亦修脑袋:“这不是失却热情,是恢复冷静,是新生活开始的预兆。”

简亦修的表情精彩纷呈。他先是僵了一下,在意识到发生什么后,随即抽了抽嘴角,然后盯住舒微,半晌才咽了口口水说:“谢谢——对了,你约了人吧,我先走了。”他居然逃了。

舒微目送他离开,给卫允思打电话,“师姐啊,不然我们换家店吧?”

这天下班早,舒微决定去看看师姐——顺便把样刊拿给简亦修。谁知道卫允思请了假去参加表妹婚礼。那就没办法了,她只好“亲自”去找简老师。

简亦修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你、你怎么来了?”

舒微扬了扬手里的杂志。

“快递过来就好了嘛,还麻烦你亲自跑一趟。”简亦修起身给她倒水,“喝茶还是咖啡?”

舒微揶揄他,“你这是要留我啰,不怕我在这喝茶影响你工作啊?”

“不太忙——红茶还是绿茶?”

“既然这样,”舒微指了指外面,“要下雨了,恐怕打不到车,你能……送一送我吗?”

简亦修放下杯子,点了点头,“走吧。”

路上舒微问他:“简老师,你接受我采访是不是因为我烦得你招架不住?”

简亦修头也没回,“你知道就好。”

“这样啊——可是我听人说,一般这么烦的人,你都会拉黑人家。为什么……你还送我?”

简亦修一脸“Excuse me”,“我印象中这好像是你的要求吧?”

舒微侧过脸笑眯眯地看他,“简亦修,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简亦修没有说话,穿过街道,停在路边瞪着她,“你给我下去!”

当然要下去,因为已然是目的地。舒微对他吐了吐舌头,“谢谢简老师,再见啦!”

卫允思说:“微微,坦白从宽,你是不是心里在打小九九?”她吃着舒微送过来的蛋挞一脸八卦。

“没有。”

“那你还有一盒要给谁?和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一样吗?”

“师姐,你一定要拆穿我吗——算了,反正被拆穿了。你慢慢吃,我去问候一下简老师。”

简亦修在办公室正襟危坐,一件白衬衫穿得让人想入非非,舒微敲门进去,“简老师,下午茶。”

“我说过我不吃零食。”

舒微不说话,显得闷闷不乐,简亦修忍不住又说:“喝红茶还是绿茶?”

“不喝了,我还要回去上班。”这是真?。舒微告辞,但走到楼下发现手机落在简亦修办公室了,复又上楼,结果走到门口一看,简大设计师偷偷摸摸地吃着蛋趑笑成一个少年。

卫允思又说了:“微微,你一个星期没来看我了。”

“忙啊!你想我了啊!”

“不是我想你,是简工跟我打听你。不过他声明,说是‘随口问问的。”允思告诫她,“你看他这个人,嘴硬傲娇又能忍,你可别跟他耗着,务必及早拿下!”语气无比八卦。

师姐说的有道理。舒微打算找个机会约简亦修,就算不能速战速决也必须推动战略发展嘛。

结果自己还在谋划,简亦修倒先约她了,“28号你有空吗,一起吃饭吧?”

舒微都懒得看日程,简亦修约她,没空也有空啊!

结果临近日期才发现:28号居然是七夕节!这就让人有点激动了!

餐厅里座无虚席、人声鼎沸,哪有浪漫可言,舒微促狭道:“简老师,你说你挑哪天不好,非挑今天,人这么多。”

“我挑今天的意思你不懂吗?”

舒微脸都红了,“你不说我怎么懂。”

“我担心你没人约。”

“……”

餐毕,两个人漫步街头。霓虹之上没有夜空,整座城仍然被光亮覆住,舒微抬着头说,“可惜看不清牛郎织女星。”

“有一年去非洲考察,我在撒哈拉看过星星……”简亦修收声望着她,“不如……下次一起去吧。”

舒微安静了几秒,然后抬起头笑眯眯地看他,“简亦修,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很喜歡我?”

他老脸红了一下,“是啊!”

“就这样?”

“不是,玫瑰和礼物在车里,我本来想在路上表白。”简亦修牵住舒微的手,“你等一下能不能装作很惊喜?”

“我确实很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