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遇见人间四月

2017-07-03 06:12:15 《大作文》 2017年6期

赵燕萍

四月的柳絮飘飞,在微微刺眼的暖阳下轻盈柔软得似一个个小小的精灵。它们天真好奇、单纯无邪地在天地之间自由行走,它们是一颗颗不染纤尘的心,对这个世界张开怀抱。四月的记忆就这样从江南水乡的微凉晨风中渐渐浮现出来了。

四月是油菜花开的季节,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我对那片飘着花香的油菜地再熟悉不过了。小时候我不懂事,任性的我经常肆意地奔跑在田野间,把一片片凋落的花瓣无情地踩进田埂的泥土里,随手便采一大束金黄色的油菜花拿在手里、插在头上,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去给外婆看。外婆是绝不会责备我的,顶多说些“油菜花不要摘,等结出的油菜籽成熟后可以榨油”之类的话。只是那时的我又如何会听,依旧我行我素。有一次我看到外婆拾起一支被折下后丢弃的油菜花,端详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松手,弃之土地。

我的整个童年里都有外婆的身影,外婆疼我、宠我,让我至今都觉得我是她心中永远的小公主。

搬家后,我家原来种田和种蔬菜的地全都用来修大马路了。青黑的柏油路板着一张严肃的脸,横在一间间老旧的房屋门前,通向那不可知的远方。从此,只有外婆家老屋后那片不大的天地还可以让我看到整齐的方块稻田和黄的、白的菜粉蝶。

四月的罗汉豆开着小耳朵样的小花,小时候我不会辨认,总是把卷起来的嫩叶错当成“小耳朵”。每当这个时候,外婆就从黝黑的土地上直起身,扔掉手中不长的杂草,耐心地陪我在白色、紫色的花丛里一寸一寸地找、一朵一朵地认,使得后来我在与小伙伴们的寻花大赛中不再被嘲笑,小伙伴們也不再吐着舌头说我“好笨啊”。

可是,伴随着我渐渐长大,离家也越来越远,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看望和陪伴外婆了。每当四月的柳絮无意间飘到我的脸上,摩挲着我心底那个柔软的角落时,那张挤满皱纹的脸就在我的脑海里清晰起来。

我庆幸那个属于人间四月的人至今还能佝偻着背出现在我的面前,令我不自觉就能想起她给予我的种种温暖。

外婆,任凭四月如何桃红柳绿,也比不过你微微一笑带给我的安心,你就是我生命中最美的四月天。